【秦鵬直播】阿富汗前部長德國送外賣 火爆中國誰最尷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5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8月24日晚上6:30,北京時間8月25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阿富汗部長在德國當外賣小哥,火爆中國網絡,尷尬了誰?美國90天病毒溯源大限到期,美國報告長什麼樣?

近日有德國媒體爆料稱,阿富汗前通信和信息技術部長賽義德‧艾哈邁德‧沙特‧薩達特(Sayed Ahmad Shah Saadat),目前正在德國萊比錫市送外賣。消息火遍了中國網絡,有網友稱「此生有幸入華夏」,不過也有人說,這說明這個部長沒有貪污……

拜登政府要求調查COVID-19病毒起源的90天大限到期,所有人都在翹首期盼這份報告什麼樣。美國媒體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等,先後報導了他們從美國政府了解到的信息,我們今天來分析一下,看看還未公布的報告,可能會是什麼樣子?

阿前部長在德國送外賣火遍中國網絡 誰最尷尬?

Sydney:美國總統拜登表示,美軍會在8月31日前撤出阿富汗。連日來,阿富汗相關的消息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重點,阿富汗女性權力能否得到保障,喀布爾機場撤離月底大限前能否完全撤離,以及如何預防極端分子趁亂混到各國難民之中,等等都成為一些焦點話題,我們看到今天G7和聯合國有關機構都召開了特別會議,討論阿富汗問題。

秦鵬:是。每到這個時候,很多人就會感慨,寧為太平犬,不做亂世人。不過,比起那些不打就跑或者放下武器投降的幾十萬阿富汗政府軍,很多阿富汗人還是不願意接受塔利班的野蠻統治,很多人走上了街頭抗議,而阿富汗副總統和傳奇英雄阿樹德之子等等,則組織起武裝力量,在北方對抗塔利班,讓塔利班順利建政的夢想也碰了一個壁。

Sydney:不過,我們今天的重點,我們想來談一談,阿富汗加尼政府的一位前部長,去年就離開阿富汗,去了德國的的故事,他現在火遍了中國網絡。

據德國當地報紙《萊比錫人民報》(Leipziger Volkszeitung)21日報導,曾擔任阿富汗政府的「通信和信息技術部長」的賽義德‧艾哈邁德‧沙特‧薩達特(Sayed Ahmad Shah Saadat),被發現,如今正在德國的萊比錫市做一名外賣送餐員。

秦鵬:薩達特現在是配送平台Lieferando的員工,每天騎著自行車送披薩。不過,看年齡,這個外賣小哥其實應該叫外賣大叔了,不過看起來還是很堅毅、瀟灑的。

Sydney:《萊比錫人民報》稱,薩達特從2018年開始成為阿富汗前總統加尼政府的官員。他在擔任通信和信息技術部長時,負責擴建阿富汗農村地區的手機通信網絡。2020年,加尼政府拒絕向他領導的機構劃撥資金,薩達特被迫辭職。之後他去了德國,開始了新的生活。

秦鵬:報導稱,薩達特在抵達德國後靠自己的積蓄只維持了很短一段時間。後來,他就開始找工作養活自己。

他在接受《萊比錫人民報》採訪的時候說:「現在我過著簡單的生活。我在德國感覺很安全。我對在萊比錫的生活很滿意。」

Sydney:薩達特說,他現在正在存錢上德語課和學習更多東西。他的夢想是為歐洲最大的電信公司Telekom工作。

應該說,這個部長跌宕起伏的人生,是一個蠻新奇的事,特別是對中國人來說,所以很快就火遍了網絡。

中共部長 待遇超級好

秦鵬:是。在中國,別說到了部長,就是廳局長、甚至縣長、鎮長,都可能耀武揚威,幾乎沒有中途辭職和離任之說,待遇肯定是好得很。我印像中,在北京見過這個級別退休官員,住著政府提供的超大的房子,享受著免費醫療,每年還有北戴河和海南島的全家免費旅遊待遇,與一般老百姓是很難有相交線的。

不過,我印象中很多小國家,其實當個部長然後到期卸任之後,做什麼的都有,我大學畢業在煙臺工作的時候,還見過一個非洲小國的前部長,現在是研究泰坦尼克號的一個志願者。

Sydney:嗯,但在中國很不一樣,於是,我們就看到了很多黨媒和自媒體借題發揮,比如,《新京報》就說,薩達特的遭遇折射出了戰亂國家人民生活的顛沛流離,但與散落全世界的260萬阿富汗難民相比,他已算幸運。

黨媒開始編故事

然後開始講述阿富汗自1980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到塔利班1996年當政,再到美國因為塔利班收留製造「9·11」恐怖襲擊的基地組織(蓋達組織)頭目本‧拉登,出兵打垮塔利班政權,這20年造成的難民的游離動盪的生活。

秦鵬:這一發揮,就感覺變成了一個新聞聯播式的故事:前十分鐘中國領導很忙:開會、出訪;中間十分鐘中國人民很幸福:滿足、感激;最後十分鐘其它國家人民水深火熱:爆炸、災難。

這似乎想反襯中國人民生活很幸福,八成群眾要感謝黨和政府了。

Sydney:嗯。鳳凰網還盤點誰最尷尬,它說美國人,好尷尬;但尷尬的,還有阿富汗的前官員。還嘲笑了一番,說薩達特從高高在上的政府高官,一下成為外賣小哥。並且發問:不知道這位前部長,內心會不會有一絲尷尬和苦澀。

官員卸任 為什麼還要繼續消耗民脂民膏

秦鵬:一個官員卸任離開天經地義,為什麼還要繼續消耗民脂民膏、有一大幫廚師、勤務兵和司機服務,繼續在人民頭上「高高在上」?難道只有作威作福,才是中共這些媒體理解的政府官員嗎?其實民主國家這種事情很常見,我們經常看見一個總統或首相,到街上或者餐館,很多人都不拿正眼看他們,民選官員幹得好是應該的,干不好挨罵似乎才是正道。這才是民主的真正涵義。

中共建政之後,起了一個國號叫「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上這裡面既不是中華,也沒有人民,更不是民主共和相互監督。難怪這一次塔利班占領喀布爾之後,網民嘲笑說,塔利班也終於可以「為人民服務」了。

Sydney:是,也有大陸網友說「國破家何在,有幸入中華」,結果被推特網友笑話,「阿富汗的部長失業了要去送外賣,最少說明沒有貪污萬貫家財。有幸入華夏的意思,是入了華夏是部長永遠不會失業,還是失業了也可以做陶朱公,不用去送外賣呢……小粉紅們這種智商,也真只能靠牆來維護了,一旦牆倒了,發現不是低智商就是精神病,好尷尬。」

秦鵬:其實尷尬的應該還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中共官員,不過,黨員們都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也不知道尷尬。

美國病毒溯源90天期限到期 報告會長什麼樣?

Sydney:今年5月26日,美國總總拜登下令情報部門在90天內,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更仔細的審查。

8月24日,也就是今天,是情報界調查的期限。不過,報告還沒發布。就算發布了,公眾看到的,也可能是隱藏部分消息的,非機密版本。

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週一表示,非機密版本的報告可能會在本週發布。她表示:「通常需要幾天時間才能將非機密版本公開展示,而且顯然總統會首先聽取調查結果的簡報。」

秦鵬:今天,路透社引述了3位美國政府官員和一位熟悉調查情況的人士,表示由於中共的不配合和施加阻撓,因此他們預計這次的調查報告不會得出明確結論。

其中一位美國官員表示,調查報告還是可能提出新的調查線索,包括對中共提出新的要求,這可能讓已經跌入谷底的美中關係進一步惡化。

Sydney:《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雜誌發表的報導說,證明是「指向實驗室泄漏的間接證據現在是壓倒性的」,但是現在看到的跡象顯示,專家們還是無法得出結論。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院長弗柯林斯(Francis Collins)週一接受CNBC採訪時說,他也不知道報告內容將會是什麼,大部分信息可能會保持機密狀態,但一些信息將被公布。柯林斯也提出了他的看法,他認為病毒是自然起源,但不排除實驗室泄漏事故。

從以上種種圍繞著報告的說法看起來,雖然可能還是沒有確切結論,但是看起來現在矛頭更加地指向了實驗室泄漏,對中共的追責也在加大。美國政府內部形成了一致性。

秦鵬:路透社報導還明確地指出,「熟悉情報報告的人表示,近幾個月來幾乎沒有證據表明該病毒已在野生動物中廣泛而自然地傳播。」這段話相當於指出來自自然的理論,反而沒有什麼有力的支持性證據。

另外評論一下,CNBC採訪柯林斯很有意思,這是一個重大轉變。

Sydney: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報告發表前夕,美國國防部的政策次長卡爾(Colin Kahl),推出了一本新書,叫「餘震:大流疫政治與舊國際秩序的終結」(Aftershocks: Pandemic Politics and the End of the Old International Order),書裡面披露了中共施壓世衛組織,阻撓其調查病毒起源的內幕。這本書的共同作者,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托馬斯‧萊特(Thomas Wright)認為「如果主要的一方不願合作,基本上就不可能進行適當的調查」。

感覺美國各界都出來怪中共,沒辦法追查病毒起源真相,就是中共害的。

秦鵬:是。世衛組織也對中共不滿。8月13日,世界衛生組織表示正在成立一個新的小組來追蹤病毒起源。但中共政府拒絕了世衛第二階段的實地考察。

CNN本月早些時候報導,情報機構從武漢實驗室的病毒樣本中獲得大量基因數據,一些官員認為這些數據可能是疫情爆發的源頭。

這是非常奇怪的。而且,研究病毒起源的國際民間組織DRASTIC發現,「2019年9月12日,武漢病毒研究所樣本和病毒序列主數據庫下線;最終,WIV管理的16個病毒數據庫中的每一個都脫機了。」另外,「武漢大學的研究人員要求NIH從序列讀取檔案(SRA)中刪除『基因』序列。」

Sydney:中共政府這邊我們看到,在報告即將出來、還未出來的同時,就已經展開強烈抨擊。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24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方的病毒溯源報告不過是「先有結論、後拼湊證據的栽贓報告,根本不可信」。汪文斌聲稱,病毒溯源「需要的是科學,而不是什麼情報」。

對於報告還沒出來,中共就已經說是不可信,已經預先在甩鍋了,秦鵬,中共的心態你怎麼看?還有,報告真的會不可信嗎?

秦鵬:中共這個說法是站不住腳的,因為現在關於病毒來源的龐大的信息,並不是完全由科學家能夠判斷的,也不是他們完全掌握的,所以由情報部門處理是恰當的。

關於中共武漢病毒所泄露的理論,實際上很早就有大量證據,中共無法抵賴、也無法自圓其說的。

《國家評論》就列舉了一些關鍵的間接證據或說重大疑點:比如中共方面堅持自然起源論,但是「中國—世界衛生組織聯合項目的中國負責人梁萬年最近表示,中國當局『在武漢所在的湖北省測試了50,000個動物標本,包括1,100隻蝙蝠。但運氣不好:仍然沒有找到匹配的病毒』。」

報導指出,一種在任何動物中都找不到的天然存在的、具有高度傳染性的動物病毒很奇怪。2003年第一次非典爆發期間,世衛組織於3月12日發布全球警報;到5月23日,中國研究人員宣布,他們在中國南方一個市場上出售的幾種野生動物物種中發現了一種類似於導致SARS病毒的病毒。在最初的SARS中,第一批病例包括廚師和處理動物的人,隨後的測試發現,更多從事此類職業的人也對這種病毒產生了抗體。到2017年,病毒學家確定了一個單一的中國雲南省一個偏遠洞穴中的蝙蝠,其病毒株具有2002年跳到人類身上的所有基因組成部分。(該調查由「蝙蝠女」石正麗和崔潔領導)

報導還指出了諸如2012年和2013年,武漢病毒研究所從殺死礦工的礦井蝙蝠身上採集了大量病毒樣本,這包括與COVID-19最接近的病毒;2019年12月24日,武漢病毒研究所發布招聘啟事,翻譯時宣稱:「長期對攜帶重要病毒的蝙蝠病原生物學研究,證實蝙蝠的主要新發人畜傳染病源如SARS和SADS,發現並鑑定了大量新的蝙蝠和齧齒動物新病毒。」武漢病毒所的合作夥伴達薩克否認養活蝙蝠,但是證據顯示恰恰相反等等。

Sydney:《十字路口》頻道主持人唐浩表示,中共對美國即將公布的調查報告感到著急,使出了一直以來的「五招」來甩鍋,分別是「堅決不認,一字不讓(Admit nothing)」、「否認到底,不擇手段(Deny, deny, deny)」、「詆毀對方,質疑可信度(Discredit others)」、「反向指控,甩鍋轉移(Counter-allegation)」、「老調重彈,造假為真(Repeat pitch)」。

他還說,這五招,ADDCR模式,是發源於情報與特務系統裡的教戰守則,特務、間諜們在遇到危機時使用的。中共也拿這一套模式,來應對國際社會的病毒問責。

唐浩的這個說法,也很有意思。

不過之前還有聲音說,美國可能藉由這個調查報告,當作跟中共談判的籌碼。因此這些證據美國到底會不會公諸於世,還很難說,可能會和中共私下達成一個協議。

而且白宮在三天前,21日時表示,拜登打算提名伯恩斯(Nicholas Burns)出任美國駐華大使,是一個自去年10月川普(特朗普)任期末期就開始空缺的職位,在這個時候放出消息要提名,代表美國可能姿態放軟。

但從中共現在強烈反駁的反應看起來,不像是有達成協議的樣子。秦鵬,你覺得這個美國會把這個調查報告老老實實地公諸於世嗎?

秦鵬:我認為公布報告的可能性更大,拜登政府祕而不宣、私下拿著證據和中共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本來就極低。

美國國會這邊對拜登政府的壓力也很大,之前還發過一個報告。

Sydney:我看還有人分析,說現在中共好像推出了汪洋當接班人等等這些可能是「煙霧彈」的消息,都是為了應對美國的病毒溯源,例如希望美國看在中共可能有新的接班人份上,對新人鞭得小力一點,等等,您怎麼看?

秦鵬:這一點,我們在昨天已經評論過了,我認為這個汪洋接班的消息,是想釋放出來,緩解中共的國家壓力,先別說現在還有一年多才有20大,即使汪洋真的接任中共總書記,中共也是習近平垂簾聽政,中共的對內、對外政策不會發生根本轉變。

Sydney:看起來中共是非常排斥這個報告,還有很多現象值得觀察。例如在美二十多個亞裔團體致函拜登,要求拜登在病毒溯源問題考慮他們的利益,不要變成煽動公眾對亞裔仇恨的一場政治鬥爭。

我看橫河就分析說,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這個要求是要拜登不公布調查結果,還是施壓情報機構不要說真話?信件的內容看起來不像是代表美國亞裔,更像在代表中共。溯源是為了找到導致疫情爆發的原因,以便將來可以更好地應對,這是符合美國、美國人和全世界利益的,為什麼和這些亞裔團體的利益衝突了呢?

橫河說,「停止反亞裔仇恨(Stop AAPI Hate)」組織,似乎是這一次為中共洗地的主要發起者,這個組織在疫情上的立場和言論和中共很接近,其活動和言論還經常被中共喉舌引用。值得觀察。

看來中共也是使出了渾身解術,利用這些組織對美國施壓,就是不希望調查結果有什麼真相出來。

秦鵬:……

Sydney:現在,在病毒起源報告公布之前,眾說紛紜,結果如何,還是得等報告發表後,才能知道。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