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美毒源報告將解密?武毒所專利被挖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5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8月24日(星期二),亞洲時間是8月25日(星期三)。

今天焦點:毒源報告將解密?武毒所專利被挖出;中國疫苗效果差,美權威大學不認可;強打疫苗地方對抗中央?傳習近平親自下令;都是境外輸入?上海疫情早發;超級病毒將出現,專家籲要有準備。

美東時間24日中午12:00,G7緊急峰會後,拜登就阿富汗撤離行動發表講話,不打算延長8月31日從阿富汗撤出所有美軍的最後期限。

《華盛頓郵報》24日披露,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威廉‧伯恩斯23日在喀布爾祕密會晤了塔利班實際領導人阿卜杜勒‧加尼‧巴拉達爾。這是自8月15日塔利班占領喀布爾以來,拜登政府與塔利班最高層的首次面對面接觸。

美國紐約州24日進行了權力交接,62歲的民主黨人凱茜‧霍楚爾接替了辭職的前任州長庫默,宣誓成為紐約州第57任州長。霍楚也是紐約州有史以來的第一位女性州長。

香港《南華早報》24日報導,以舉辦各種「六四」紀念活動著稱的香港支聯會已經決定「解散」。報導引述消息稱,等待舉行緊急常委會議確認後,將對外正式宣布解散的消息。

中央社引述消息24日報導,台灣自行製造的「飛鼠一號」火箭已經得到澳洲政府批准,將在今年稍晚,在南澳洲威爾斯灣發射台升空。

截止到美東時間8月24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66萬7,718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1,362萬2,841人;單日死亡8,247人,累積死亡總數是445萬9,965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美國情報部門病毒溯源已經結束,近期將公布非機密版本,中共又受不了了。兩款中共國產疫苗被美國權威大學否定了,不能防止德爾塔病毒。而地方當局卻地毯式搜索、強制人們接種疫苗。但北京當局並沒有明文規定,地方敢對抗中央嗎?

毒源報告將解密?

今天(24日)是90天病毒溯源的最後期限,美國情報部門向拜登提交了一份可信的研究報告。不過這份報告並沒有及時向公眾公開,而是還需要等上幾天,人們才可以看到「非機密版本」。

白宮新聞發言人普薩基昨天(23日)回應記者的詢問表示,拜登要先聽取調查結果簡報,然後整理出一份非機密版本公開。

有記者追問,是否全部公布,還是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有刪減?普薩基表示,「這是個好問題」,「我們當然會讓你們都知道結果是什麼。我還不知道在這個時間點上採取什麼形式」,「有時這意味著解密」。

從普薩基的說法判斷,白宮可能會對情報部門的病毒溯源報告進行整理,然後呈現一份提綱挈領的公開版本。也就是說,會對主要的調查結論和盤托出,所以普薩基說出這麼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有時這意味著解密」。

不過3位美國政府官員和1名熟悉調查報告人士對路透社表示,「不期待報告能下肯定結論」,可能會令人失望。

就目前的美中緊張關係來看,白宮不太可能與北京有勾兌,而且國會兩黨兩院的幾百名議員也都在關注著。但是白宮的確存在著在公開版本中隱藏關鍵資訊的可能性,這也是外界希望看到「原汁原味」的調查結論的原因。

白宮究竟會不會解密病毒溯源報告,還是隱藏一些關鍵資訊,我們再耐心等幾天。但僅僅是普薩基的說法,已經讓中共如坐針氈了。

北京跳腳反擊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今天(24日)聲稱,美方的溯源報告是「先有結論、後拼湊證據的栽贓報告」。溯源「需要的是科學,而不是什麼情報」,應該「基於事實真相」。

還沒有看到美國情報部門的調查報告,就說是「栽贓報告」,這究竟是誰在先下結論呢?至於汪文斌說溯源應該基於事實真相,問題是中共不允許國際科學家獨立調查。

世界衛生組織8月13日曾表示,它們正在成立一個新的小組,追蹤新冠病毒的起源。督促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提供大流行初期的病例信息及原始數據。

但是中共聲稱,「不會接受」世衛組織下階段的病毒溯源調查。中共還指責美國向世衛組織的科學家施加壓力,但遭到了世衛組織的回擊。世衛在聲明中表示,拒絕接受「溯源調查被政治化」或者「世衛組織向政治壓力屈服」的指責。

在武漢爆發疫情之後,世衛組織給人們的印象並不好。特別是總幹事譚德塞,幾次替中共站台,但是最近世衛屢屢發出與中共的不同音,似乎世衛組織也不相信中共了。

中共這種自相矛盾和被打臉的情況,在最近一個階段相當頻繁,反映的問題就是流氓怕揭短。但除了中共自說自話外,國際社會很少有人相信中共的說法,因為病毒從實驗室意外洩漏的可能性很高。

再聚焦病毒洩漏 武毒所專利被挖出

昨天(23日),英國電視四台播放了一部專題片《新冠肺炎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洩漏?》,這部紀錄片通過事實分析,認為病毒從中國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比較大。

同一天,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對CNBC表示,「從其它角度來看,大量證據表明,這是一種自然發生的病毒。不是說它不可能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偷偷研究出來,我們不知道。但病毒本身並沒有人類故意製造的痕跡。」

柯林斯隨即補充強調,「不排除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正在祕密研究它,並且可能從那裡洩漏出去。」「由於中國(中共)拒絕參與,世衛組織的調查變得更加困難。」

柯林斯說,「如果他們(中共)公開實驗室的資料庫,讓國際知道他們在那裡做了什麼,並了解更多關於2019年11月生病的人的情況,那不是很好嗎?」

如果真像柯林斯設想的這樣,中共公開一切原始資料,也就不會有各種猜疑了。但是這恐怕不太可能,因為國際社會面對的是中共,是一個極度不透明的邪惡政權。

但是我曾經幾次跟大家提到一個詞:物過留痕。只要做過什麼,就是再怎麼掩飾,也會有痕跡留下的。

美國保守派網站「國家脈動」報導,武漢實驗室在中共病毒爆發前1個月,曾申請了治療「意外接觸」致命病原體的設備專利。

文章表示,一份被挖出的專利申請顯示,2019年11月15日,武漢實驗室的科學家設計了一種止血帶式的裝置,用於包裹因為實驗室事故而流血的手指。專利申請明確指出,這個工具是為「當醫務人員或生物安全實驗室人員意外暴露,特別是傷口」而設計的。

專利申請中顯示,這種快速綁定手指的工具「可以方便地對手指的傷口進行包紮,並具有減緩血液循環和止血的功能」。

專利申請中列出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其中有武漢實驗室生物安全三級設施的實驗室安全負責人吳佳(音)和這個實驗室黨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李立平(音)。曾經被評為武漢病毒研究所年度最佳青年的唐昊(音)也在名單中。

中共對外通報的第一批病患是在2019年年底,而武漢實驗室申請這個專利是在2019年11月15日。說明在11月15日之前,武漢實驗室已經在設計這種工具了。

這種工具是為防止感染新冠病毒這種致命病原體設計的。這該怎麼解釋呢?中共會不會說成是「巧合」呢?不過中共的說法,你會相信嗎?你敢相信嗎?

中國疫苗效果差 美權威大學不認可

昨天(23日),中共國藥集團首席科學家張雲濤對中共官媒表示,在阿聯酋進行的「研究發現,接種第三針後,抗體增長的幅度達三成」,對於防變異毒株感染作用明顯。

8月20日,中共御用專家、工程院院士鍾南山也為中共的兩款疫苗吹噓,聲稱科興等中國國產疫苗對德爾塔病毒的保護率接近六成,重症保護率100%。他還稱80%以上的人口接種疫苗後,中國可以建立有效的群體免疫。

但實際上,就在鍾大院士這番高談闊論前的幾個小時,8月19日,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否定了中國的兩款疫苗。學校表示只認可美國食藥監局批准的三種疫苗:輝瑞、莫德納和強生。

校方的解釋是,「最近的報告顯示,某些疫苗對德爾塔的有效性可能較差。」校方要求即將返校上課的學生,需要在10月8日前完成新的疫苗接種,並上傳證明。

自由亞洲指出,這意味著大多數接種了中國國藥、中國科興等疫苗的學生,無法滿足學校的返校條件。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在公共衛生領域處於世界的領導地位,具有一定的權威性。雖然他們沒有直接說明,但實際這種做法,等於是否定了中國兩款疫苗的效用,即使接種也不能防禦德爾塔變種病毒。

其實一個德爾塔印度變種病毒,就讓中共國產疫苗失去了效用。後面我還要說到一種新的病毒,科學家稱為「超級病毒」,已經出現了。這裡接著說疫苗的問題。

我看到一個網易跟帖,說得很有意思:「打了疫苗之後呢,要是沒感染,就說疫苗有效了;要是感染了,就說減輕症狀了;要是重症了,就說挽救生命了;要是死了呢,就說個別病例了!」

大陸網友對中共的話術是相當了解的。中共為了強制給人們接種疫苗,它有各種謊言欺騙人們。但是大家想想,明知道疫苗沒有效果,卻強制人們必須接種,這是在幹什麼?

中國人都知道一句話:眼裡不揉沙子。人們生病後吃的藥,用老年人的說法就是「以毒攻毒」,這個疫苗其實也一樣。而現在中共非要強制往人身體內注射沒有效果的疫苗,你能想到中共的邪惡嗎?

逼迫民眾打疫苗 地毯搜索有指標

最近接連接到幾位大陸各地網友的郵件,都向我爆料當地在強制人們接種疫苗的情況。

上次向我們爆料的那位河北保定的網友再次爆料,當地要求「進一步推進疫苗接種」,安排專人逐個了解是否已經接種,要做到「應接盡接」。

一位河南新鄉某縣的網友發來截圖,上面顯示「所有人」都必須接種,「統一按疫苗注射為通行標準」,否則不讓出小區。

一位大陸東北的朋友在郵件中說,吉林省等多地發布通知,要求對18歲以上的單位員工「採取各種方法勸其打疫苗」。包括對親戚朋友、同學同事、鄰裡居民「進行地毯式搜索」,每個員工有2個任務。

這位朋友還表示,「對教師隊伍的,如果不完成任務,教師節表彰、年底評優、職稱評定」實行一票否決。還有的單位通知,沒有接種疫苗的,不允許進入公共場所。

網友在郵件中說,「對於近乎強制打疫苗的政治任務,大多數百姓怨聲載道」,「真是生命安危不重要,完成政治任務是主要啊!這是什麼國家?這是什麼獨裁專制的政黨?」

地方對抗中央?傳習近平親自下令

今天(24日)我還收到一位網友轉來的一段錄音,聽起來更有意思。給大家聽聽。但是因為時間太長了,10分鐘還多,所以我們截取其中的一部分。

【原聲錄音】:您好15002號為您服務。喂,你好。

市民:喂,你好,渝中區紀委啊,哎我市民,是那個樣子哎。最近兩天,重慶市各地都在升級這個疫苗,防疫疫苗接種那個事情,你們渝中區不例外。我看到,通告上只有一個疫苗領導小組的一個全稱,沒有公章。你們渝中區人民政府蓋的公章,應該是一個臨時性的一級組織。是吧?

工作人員:疫苗接種的那個領導小組對吧?應該是一個臨時組織。

市民:是吧。但是它是一個臨時的機構,臨時的辦公室。臨時辦公室也不得……組長成員那些市民都不曉得。而且這個通告限制了很多,那些沒有打所謂這個新冠疫苗的市民,那個出行,現在這個兩路口的地鐵都有警察檢查。

你們動用了公安力量,在檢查那些手機上的碼,是沒打疫苗的那種市民呢。要去打疫苗,不然都不能夠乘坐交通工具。那種已經你們是違憲的。

我們都是黨的幹部,都是共產黨的領導,那麼現在是這樣子。我們的國家衛健委是不是中央的直屬部門?你回答我是還是不是?

工作人員:衛健委是,它是國務院……

市民:那麼國務院代不代表中央?我們都聽黨中央的是吧?現在黨中央沒有出任何的,是不是?沒有喊那些強制打疫苗。那麼這個國家三令五申不允許強制性打疫苗的那種,政策措施下憑老百姓志願的。

那種情況下,那麼我們的下面的部門,比如說你們渝中區也好,我們其它區縣也好,你們這個是不是在對抗中央呀?這個行為你們是不是在踐踏「兩個維護」?你們是不是故意地拉大的這種?

把這個矛盾引向中央,黨中央說的和底下的不一樣。現在我們都是這個問題,你這個是這個共產黨抹黑啊。你們還想那樣做,你們那是把中央架在火上烤,你們是在拆中央的台啊這是。

不是政治站位高和矮的問題,你們滑向嚴重的錯誤了啊。是不是我們絕對沒得黨中央有權威?他們那麼多智囊的。國家的智囊高層,他既然他都沒出這種規定,那麼你們現在出這個規定忙忙慌慌的,是你們顯得比黨中央更精明嗎?還是你們要超越黨中央?

我們覺得就那樣認為,你現在都是誰僭越了國家。比如說更上一層的那種,標準你們的自己的制定,地方的土政策對抗中央,我的理解就是這樣理解。

你們那些所謂的黨的領導小組的組長啊,那些哪個出的哪個負責,你這個就是在對抗,你這個就是在對抗中央,就是在故意地削弱「兩個維護」。你們動用政法力量,你開玩笑這個國家的強制機關和武統部門對付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強制性地打那個針。

你不要以為你們那個啥子,開個會幾個人拍個腦袋都做那些。決策後悔的你們要,你們要負責的你們那些做那些事情的。

現在你們那個事情做了,能夠從善如流的就是屬於,趕緊都喊停了,你這個開玩笑。既違反共產黨制定的憲法,更違反共產黨中央制定規定,而且是屬於跟黨中央的規定,是背道而馳的,反起在跑,你表面上打起紅旗哎反紅旗哎。

*******
從通話的內容看,這位市民可能也是一名中共黨員。他是站在維護中共統治的角度來說這個事,說地方對抗中央。這個人認為北京當局沒有要求強制打疫苗,是地方當局的問題。說得挺激昂,把那個工作人員問得張口結舌。

可是這個人不知道,何止是重慶渝中區,幾乎全國各地都在強制人們接種疫苗。這就有一種可能,而且可能性很高,就是中共在統一要求人們接種疫苗,只是地方不敢對外說。

自由亞洲引述消息,安徽省淮北市長覃衛國在最近的一次工作會議上稱,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審定,8月底前,接種新冠疫苗的覆蓋率要達到10億人,10月底前要達到11億人。

不過這個消息在幾個小時後,就被全網查刪了,包括一些轉發的自媒體也沒能倖免。

就是說,這個事很可能是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要求給人強制打疫苗。

從這件事,就可以看出中共的邪惡,不管人們是否願意,都得按照中共的意思做,什麼事都一刀切。但是地方當局在沒有紅頭文件的情況下,既要執行命令,又得替北京背鍋。「邪惡」這個詞用在中共身上,都顯得蒼白無力。

我想跟大家分享兩位老先生的來信。他們從不同的角度,回憶了自己小時候所了解的中共的邪惡。

兩位老人的兒時記憶

上週(8月20日)收到一位「年過花甲」、已經退休的香港朋友來信,向我講述了他在小時候的一些記憶。郵件是他考慮了很久才寫的,字裡行間表達著盼望中共早點滅亡的信息。

這位老先生的父親曾經是香港警察,一份令人艷羨的工作。小的時候,就住在香港警察宿舍。

老先生在郵件中說,「第一次有記憶共產黨的事,是在78-79年間。那時我是小學五六年級學生。共產黨給我首次的記憶並不是什麼好事,當然它也沒有什麼好事做出來。」

老先生寫道,「那時電視不是家家戶戶都有的,只有收音機,聽收音機是當時娛樂之一。」事隔多年,仍然記憶猶新。

「記得收音機新聞報導:今天又發現多少浮屍,那些浮屍五花大綁,由珠江三角洲漂浮到香港。報導說是文革鬥爭下打死後,推下珠江,隨水流漂流到香港。那時香港水域很多鯊魚。」

老先生表示,因為居住在警察宿舍的關係,傳聞更多。所以那時「很天真地希望毛澤東快點死,害死那麼多人,如果魔頭死後,中國會改變」。

老先生最後說,「現在中國所謂強大,局勢更難料。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夠看到共產黨滅亡。」

大家還記得曾多次給我寫信的那位自稱「老毛」的澳洲楊老先生嗎?他在給我的郵件中也提到了一段往事。

1961年,楊老先生的三叔逃荒要飯來到了楊老先生當時的家。三叔腿很瘦,幾乎風都能給吹倒,而且滿臉浮腫。三叔介紹,村裡當時天天有餓死的人,但是人們誰都不敢說是「餓死」的。只要誰說「餓死」兩個字,死了不能入墳地。

楊老先生介紹,三叔回家後,不到兩個月就餓死了。但是全家人誰都不敢說是餓死的,只說是「生病」死的。

境外輸入很可笑 上海疫情早發

剛才是說到中共的邪惡,插了兩位朋友的來信。其實中共的邪惡,用人類的語言已經不能形容了。

在我整理這篇稿件的時候,一位上海網友給我寫來這麼一段話。「我一直對境外輸入有著很大的疑問,為什麼境外輸入的那些人從不同國家飛到中國,起飛前別的國家都沒檢測出,而到中國就全部檢測出來了?中國的醫療和設備技術都領先別的國家麼?我真的覺得境外輸入是很可笑的事情。」

網友還講了一件事,讓他高度懷疑上海的疫情「老早就開始了」。有個朋友準備去他那裡玩,他幫這位朋友訂房。在點錯的情況下,發現他家附近名叫「維也納」的酒店,一個月內的房間全部滿房,沒有一間房。

這位朋友說,「我是在五星級酒店工作過的,我很清楚,不管哪個酒店,是不存在一個月裡沒有一間退房的。即使有企業做活動包房間,也是幾間房,或幾個樓層的房間。」網友說,「我相信這家酒店已經很早就作為隔離用途了。」

我想這位朋友的分析,很值得大陸朋友認真思考一下,千萬不要相信中共的宣傳。相信了中共的宣傳,真的很危險。我看到有網友編了一句順口溜:相信共產黨,直接火葬場。

超級病毒將出現!專家:要有準備

前面在說到疫苗的時候,我已經提到了「超級病毒」。我前面說了,一個德爾塔印度變種病毒,已經使中共國產疫苗失效了。那對付新的超級病毒,就更可想而知了。

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免疫學教授賽雷迪表示,未來有一種名叫「COVID-22」的病毒,它結合了印度德爾塔變種病毒、南非貝塔變種病毒和巴西伽馬變種病毒,多種病毒產生出「超級變種新冠病毒株」。

賽雷迪透露,如果未來COVID-22急速擴散開來,情況將比現在還要糟糕。他呼籲每個人都要做好心理準備。

我說過多次了,人類正在遭逢劫難。不管大家信不信,我還是要重複那位法輪功學員委託我轉告大家的話,遇到危難的時候,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或許就能化險為夷。

還是跟大家分享一位網友的來信,看看他們怎麼說。一位大陸朋友稱呼我為「李老師」,我就按照原文讀給大家聽,「李老師,法輪大法一開始我不相信,覺得就是做操。剛剛肚子疼得厲害,我做了幾下就不疼了。」

有人可能會覺得這個人是趕巧了,是一種巧合。但我想說的是,誰不願意自己的生活中多一些這樣的「巧合」呢?如果您在遇到危難的時候,誠心敬念九字真言而「趕巧」躲過劫難,這樣的好事去哪找呢?

我希望大家的生活中,包括您的家人、朋友中,多一些這樣的巧合。

今天的節目內容太多了,因為時間關係,就暫不安排《真實中國》徵畫作品欣賞。但是我還是希望大家多多參與我們的活動,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真實的中國,用畫筆呈現出來。這既是在記錄歷史,也是在救人。希望大家都來參與,在解體中共的路上,不能沒有你!

******************
中共在太平洋的擴張野心昭然若揭,平添了美軍印太司令部的壓力。那麼印太司令部的規模究竟有多大呢?對中共的威懾力夠嗎?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跟大家聊聊美軍印太司令部的強大威懾力。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

感謝您的幫助與收看,再會。

【美國撤軍造成阿富汗淪陷塔利班之手,或許面子上拜登政府會比較難堪,但實際對美國未必是壞事,對中共未必是好事。在今天的紅朝看點,將聊聊阿富汗變天,將使中共陷入危機】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