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美溯源報告出爐 中共人事政策有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5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8月24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美情報溯源報告今出爐,中國近來人事和政策走向,中共內宣重點轉外;浙江幫被查和汪洋高調出場,是權鬥妥協嗎?

美情報機構報告今出爐,不會有結論?

1. 今天是美國情報機構提交病毒溯源報告的截止日期。據報導,該報告將按時提交,但給公眾看的非機密版本可能還要過幾天。

內容,根據路透社從3名美國政府官員和1名熟悉調查人士得到的消息,報告不會得出確定的結論。這幾乎是大多數人預料的。因為已經有的情報和分析大多數已經公開或半公開過了,大的框架基本不會有很大變化,無非在已有的大框架下面增加一些內容。

NIH主任柯林斯昨天接受CNBC採訪,從他的談話內容看,這次情報機構的調查並沒有和NIH正式合作,如果有科學家參與,也是個體參與的,或者像能源部實驗室那種類型的。因為連NIH主任都很有興趣地看會有什麼結果。因此很可能重點是在情報而不是科學分析方面。

情報方面無非是談過的幾方面:

1)最早的病例,是否能確定2019年9月甚至8月,即9月12日武毒所冠狀病毒數據庫下線之前;

2)武毒所病毒數據庫裡究竟有什麼。這和此前傳言美國掌握了一個很大的中國數據庫,有武毒所的數據有關,但現在不清楚這個美國掌握的數據庫是不是就是武毒所下線了的冠狀病毒數據庫。因為這種數據庫都是把數據整理後輸入的,不是原始實驗數據,不見得就能對溯源得出結論,但有可能發現一些重要線索,可以和COVID有關也可以無關。

柯林斯說的有一定道理,就是中共拒絕提供原始數據,包括病例和實驗室,很難得出結論。

實際上美國一些科學家認為,在美國也有很多可以查的方向,不必得到中共配合,包括審計和武毒所有關的科研基金、科研機構等,甚至NIH的數據庫,前不久武毒所方面要求撤回部分病毒基因數據,這些都是可以調查的。

2. 去政治化,在美國,現在有配合中共說法的一種觀點,即調查武毒所就是種族主義,這不僅是上次我提到的華人(以亞裔的名義)組織給拜登的信,顯然這是一場更廣泛的宣傳運動,不過我認為還是很容易追溯到中共。

中共加強宣傳攻勢 德特里克堡成目標

中共最近加強了宣傳攻勢,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德特里克堡的泄漏,這是謊話一千遍就是成真理的典型案例。

這雖然是疫情早期就出現的中共式的陰謀論,但最近幾個月中共當局直接加入了宣傳這種陰謀的部分,趙立堅本人從去年7月開始就竭力推動德特里克堡陰謀論,多次發推,最近還發推支持民族主義說唱組合「天府事變」的歌曲,歌詞指這個實驗室正在策劃一些邪惡的陰謀。

趙立堅8月推文說這首歌「說出了我們的心裡話」。作為外交部發言人用政府資源推動歌曲的陰謀論也是奇葩。

必須說,在國內的中文圈,中共的這種宣傳還是很有效的,在我節目下留言的就有不少提到或相信這種說法的,而在英文圈,這種說法就很少市場。不過最近中共在這方面加強攻勢。不少中共駐外外交官加入了趙立堅的努力。

3. 《環時》推動的是另一個陰謀論,箭頭指向北卡教堂山分校的Ralph Baric,並指出《自然醫學》雜誌的論文。在這個問題上,胡錫進似乎沒有投鼠忌器的忌憚。

Baric建立了一個冠狀病毒的反向遺傳克隆平台,和石正麗團隊合作發表的2015年自然醫學文章就應屬於功能獲得研究,跨種冠狀病毒感染實驗。

Baric本人參加了達薩克的第一次簽名,支持石正麗否定實驗室泄漏說的柳葉刀文章,但後來顯然改變了立場,不僅沒有參加前不久的第二篇文章,還加入了18位科學家的科學雜誌要求進一步調查包括實驗室泄漏在內的病毒起源。

胡錫進顯然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開始攻擊Baric的。這不是明擺著要把石正麗牽扯進來嗎?有時候搞不清胡錫進怎麼回事,真像是高級黑,能把中共最忌諱的東西用特殊的方法告訴中國民眾。

英國電視4台溯源紀錄片提科學紅線

4. 談到溯源,兩天前,英國4台播出調查紀錄片,這是英國第一次播出和病毒溯源有關的紀錄片,這裡提出一個重要問題,即科學應該扮演的角色和底線。

一位受訪者羅格斯大學的艾爾布萊特講的很有道理,病毒功能獲得研究迄今沒有、將來也不會對發展藥物和疫苗起任何作用,研究也不能預防大流行。

斯坦福大學的David Relman教授說,儘管很多科學家不喜歡,但我們確實應該劃一條紅線,

北戴河後中共人事和政策走向 哪個重要

5. 北戴河休假和人大

汪洋出席中央財經會議。被認為是之江新軍的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被調查。三次分配出籠。

中共高層的變化,有兩個方面,互相有一定關係,但不一定完全相關:政策和人事。

先說人事,很多人感興趣,周江勇被查,很可能和馬雲,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有關,有可能這種政商關係和習近平想要的不同,也可能和習近平的對手們有關,但很可能和外界猜測的沒有那麼大的關係,派系之間有鬥爭,派系內部也會有不和,不至於上升到權力鬥爭,畢竟只是個副省級的官員。

倒是汪洋的高調出場有點意思。汪洋已經是政治局常委,分管統戰,即使下一屆成為國務院總理,也不屬於提級,都是副國級了。但這可能是一種妥協。

人們比較津津樂道的是汪洋當年和薄熙來做大餅和分大餅的爭論,實際上這只是中共政策的兩種表現形式而已,沒有本質區別,而且也是有階段性的。做大了,利益集團的利益更多了,做大了老百姓得到的並不見得多,而分大餅更多的是現在所說的割韭菜。為什麼會看上去有矛盾?做大了最終還是要割的,而重新分配的問題並不完全在重新分配,而在於扼殺了做大。

如今天的三次分配,同時發生的是不能再做大了。三次分配就是分大餅的新形式而已。

所以我更關心的是政策,而不是人事,從改革開放開始,哪一次人事變動改變了中共的?從來沒有。這一次無論人事如何變動,不會改變中共收拾民企和私有領域行業大清洗的方向。

問題並不在於為什麼現在清洗、是誰在推動清洗,而在於為什麼中共有權力打壓和割私企的韭菜,這和私企的權貴背景以及原罪無關。

橫河觀點》製作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