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文件洩密: 中共推卸「一帶一路」安保責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6日訊】隨著中共「一帶一路」項目向外擴張,響應這一戰略的中國企業在海外遭遇暴力襲擊的事件,也越來越頻繁。而從中共的內部文件可以看出,這些中企被迫要為自身在海外的安全問題負責。

據大紀元獲得的山東省菏澤市政府的內部文件,中共當局對「一帶一路」的中國企業在海外的安全問題心知肚明,但要求各地自行解決。

文件顯示,菏澤市幾年前起草了應對實施方案。2017年10月印發的《實施方案》中有一條,是要求「動員社會力量提供安全保障服務」。

評論認為,這是中共推脫責任,轉嫁風險的手法。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海外安保它不同於國內的環境,它是直接涉及到語言、法律環境、宗教、所在國的政治衝突環境等等,非常的複雜。你要想達到有效的安保,那個難度是非常高的。它遠遠不是說找個保鏢來打打殺殺這麼簡單的。所以讓社會力量來解決它,實際上就等於是讓企業自己去解決中共國家力量都做不到的事情,那不就等於是把所有的安保風險都轉嫁到了企業的頭上嗎?」

中共媒體澎湃新聞7月17號評論,中國的海外安保力量遠遠不足,中共海外利益安全正面臨近30年未有的嚴峻形勢,海外安保遭遇全系統、多爆點、高烈度的局面。首當其衝的原因,就是那些「走出去」的企業主體責任不實,安全意識淡薄。

文章還提到中共七部委2010年聯合發布的《規定》,要求企業承擔海外安全的風險主體責任:「誰派出、誰負責」。

唐靖遠:「能夠進入到一帶一路項目的企業都是國企,它背後都有中共官員的巨大利益所在。但是這個誰派出誰負責的規定,就是說讓企業自己去承擔所有的安保責任。但是實際上,企業本身又是很難做到有效的安保。所以最終形成的一個結果就是所有的企業基本上都是選擇出事了,就是賠點錢了事。」

不過,另有觀察認為,這其實是一個危險信號。

旅美時事評論員蘭述:「中共不可能派這個正規武裝力量到這些國家去。所以說它現在推動所有的這些參與一帶一路的這些大公司去建立他們最基本的所謂現在叫保安力量。實際上在今後它的這個長遠上看,將來它的派出機構很可能都會建立這種半官半民性質的武裝力量。」

有專家表示,從2010年到2015年,海外中國公司遭遇了約350起安全事件。

今年更是安全事故頻發。

7月14號,就爆發了中國公民近年來在巴基斯坦的最大一次傷亡事件。葛洲壩集團承建的達蘇水電站項目出勤班車,在赴施工現場途中遭遇爆炸,中企員工至少9死28傷。

中共認定這是一起恐襲事件。

而達蘇水壩(Dasu dam)正是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

唐靖遠指出,中企在海外出事的頻率,與「一帶一路」的擴張進度成正比。

唐靖遠:「第一個原因就是一帶一路實際上它是一個債務陷阱。它對當地的自然資源等是一種掠奪式的經濟。這種經濟它又惡化了當地人的生存的條件。另外一個原因,它是以經濟手段,將加入的這些小國、弱國都變成中共的附庸。它在政治上會引發一個嚴重的後果,就是很多所在國的一些政治力量會站出來反對。那麼有一些力量,他就會以武裝暴力來阻止政府與中共進行合作,從而把攻擊目標指向中方企業的人員。」

菏澤市的《實施方案》還規定,原則上不能公開報導「一帶一路」境外安保問題,因為「政治性與敏感性強」。各縣區、各部門也不得公開舉辦有關的國際會議、論壇等活動。

唐靖遠指出,中企在海外的安保風險,絕大部分是由中共的「一帶一路」政策造成,但中共卻無視這一點,只把這些中企當成賺錢工具,同時把它們當成替罪羊,讓它們承擔當地民眾的怒火與仇恨,而且還不得聲張。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李沛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