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習拿周江勇祭旗?喀布爾遭恐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8月26日,星期四。

今天關注的焦點:喀布爾機場外爆恐襲,目擊者:像末日;黨媒再打周江勇,為六中全會祭旗?王岐山心腹成億元貪官,民眾揭貪腐根源;中共不會「劫富濟貧」?北京市擬限制房租;台日首次安全對話,成北京「空前嚴重事態」。

喀布爾機場外爆恐襲 目擊者:像末日

8月26日是悲傷的一天,阿富汗喀布爾機場外,發生至少兩起恐怖襲擊。截止美東時間當天下午5點,外界得知的遇難人數超過60人,其中包括12名美軍成員;還有至少140人受傷。

據悉,第一次大爆炸發生在機場的艾比門(Abbey Gate)外,是一起自殺式炸彈襲擊。一名美國官員說,這次襲擊引發了交火。25日晚,艾比門聚集了5,000名阿富汗人,裡面可能還有試圖進入機場的美國人。

第一次爆炸後不久,五角大樓新聞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證實,在距離艾比門大約300米的拜倫酒店(Baron Hotel)再次發生爆炸。這個酒店比較特殊,英國軍隊一直把它作為疏散英國人員的基地。

在恐怖襲擊發生前,美國駐阿富汗大使館在當天上午發布警報,「建議美國公民避免前往機場,在此時避開機場大門。」

英國武裝部隊部長希佩(James Heappey)告訴BBC,機場有「非常、非常可信的報告說,即將發生襲擊」。此外,澳洲、法國、丹麥等國也紛紛對喀布爾機場的安全局勢發出嚴厲警告,同時提醒他們的公民不要前往。

爆炸發生後,現場慘烈的畫面通過網絡和電視傳到外界。

曾給英國軍隊翻譯的當地人告訴天空新聞(Sky News),爆炸發生時,他正與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一起等待撤離航班。他說,「這就像世界末日,到處都是受傷的人」,「看到人們的臉上和身上都流著血。」

親眼目睹爆炸發生的一名男子在現場告訴路透社,爆炸的威力「非常強大」。他附近的地區聚集了至少400到500人,他說,「我們用擔架把傷員抬到這裡……我的衣服全是血。」

對於這次襲擊,一位美國高級官員和另一位了解初步評估情況的消息人士說,美國官員認為,極端份子「伊斯蘭國」在阿富汗的分支機構ISIS-K(Islamic State-Khorasan)可能是幕後黑手,但他們還在努力確認中。

美軍中央司令部指揮官麥肯錫上將(Kenneth McKenzie)在週四下午國防部的新聞會上表示,美軍誓言將找到肇事者,並還擊回去。

美國國務院確認,在過去24小時裡,約有500名美國人被撤離,目前剩下的還有約1000人,這些人大多數都想離開。美國中央司令部表示,部隊仍在協助將人們帶到喀布爾機場。

法國和英國也表示,他們將繼續撤離人員的行動。

黨媒再打周江勇 為六中全會祭旗?

下面,我們再來關注中國大陸的消息。

8月26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旗下的雜誌《中國經濟週刊》,在微信公眾號發了一篇長文,標題寫明要「深度起底周江勇落馬」。

周江勇是原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書記,上週六(21日)剛被調查。落馬後,多家大陸自媒體對外放消息,指他和阿里集團關係密切;外界也紛紛猜測,中共高層是想藉這起案件釋放某種信號。

眼看一波輿論高峰才過去,現在,官媒又親自出來放料了。

這篇文章引述一名知情人的話說,周江勇的妻子是浙江寧波一家農商銀行的黨委副書記、監事長。她只是掛著職,平時很少來,每年卻拿走幾千萬元。所以,銀行內部職工一直在聯名舉報。去年10月,中央第四巡視組進駐浙江,員工還舉報過。

這名知情人說,「舉報信就像雪花一樣。」「這個事情,周是知道的。」

除了周妻,文章還提到了周文勇和周健勇,23日,大陸財經自媒體爆料過這兩個人,但沒有挑明他們和周江勇的關係。《中國經濟週刊》直接指出,周文勇是與周江勇家族「關係親密的親友」,周健勇是周江勇的弟弟。

報導稱,今年7月,周文勇因為涉嫌走私廢物罪被抓,在此之前,他一共參股、控股13家企業,涉足的領域遍及機電、能源、石油化工、汽車銷售、投資、擔保等。這些生意主要集中在寧波——周江勇在中共官場發跡的地方。

周健勇是上海理工大學管理學院的副教授,同時也是4家公司的股東,涉足石油化工、地鐵支付、大數據領域。在過去多年,他和周文勇密切合作,做生意地點從寧波到舟山、溫州,再到杭州,緊緊追隨周江勇的仕途足跡。

文章說,周健勇在地鐵支付和大數據領域的生意,和阿里巴巴、螞蟻科技集團關係密切。此外,雖然螞蟻集團已經聲明周江勇沒有突擊入股,但是「真相終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這話說得,等於是否定了螞蟻的聲明。

除了爆出這些官商勾結的料,這家官媒還披露,周健勇已經在山東被控制了,周江勇的姊姊也已經被控制。他們還找來了周江勇的遠親,指控周總是對他們「疾言厲色、很小氣的」。給人的感覺,周家是大廈傾覆、樹倒猢猻散,還有人來踩上一腳。

中共當局對周江勇窮追猛打,到底有什麼目的呢?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周雖然在杭州任職,但他仕途背景複雜,和習近平沒有直接關係,也有可能屬於團派人馬。

黨媒的追擊,顯然是把他作為當前一個反腐典型來看待,甚至有拿他為今年秋天的六中全會祭旗的意思,這次全會基本就要敲定二十大的人事布局,所以各方爭奪非常激烈。

唐靖遠分析,深挖周江勇案,主要的目標之一就是阿里巴巴。當局頻繁針對阿里,也並不是刻意針對馬雲這一介商人,而是要藉此挖出與阿里有密切關係的政治勢力。這些勢力幾乎都不屬習近平派系,很多甚至和江派關係密切。所以,當局深挖阿里的真正目的,是要拿住很多派系人馬的把柄,以此換取在政治權力角逐中的利益。

王岐山心腹成億元貪官 民眾揭貪腐根源

中共高官落馬,背後都有著複雜的政治較量。今年4月,王岐山的大管家、中央巡視組原副組長董宏被調查,就被認為是王岐山處境不妙,他通過放棄董宏以及公開表忠心,換取自己被放過。

8月26日,董宏案開庭審理。他被控在1999年到2020年期間,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項目開發、工程承攬,以及職務提拔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超過4.6億元。案件將擇期宣判。

中共官場再出現億元貪官,引來大陸網民熱議。

有人說,「巡視組的(官員)貪污,好諷刺。」「反腐官員受賄4.6億,中國特色的官。」也有人說,「現在的貪污犯,動輒就是上億了。」

同一天,中共中央宣傳部發布了一份四萬多字的所謂「文獻」,叫作「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與行動價值」,披露自2012年十八大以來,有九十多萬黨員被開除黨籍。當局聲稱,這體現了中共「勇於自我革命、敢於刮骨療毒的勇氣」。

中共向來把反腐、打貪官當政績來炫耀,但有大陸民眾覺得這就是個笑話。

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對自由亞洲電台說,「舉個例子,我在家裡每天都打死了幾百隻蒼蠅,這值得炫耀嗎?這只能說你家裡根本就是招蒼蠅。也許你家裡有臭魚爛蝦,吸引著蒼蠅來。你把蒼蠅吸引來,去打死它,有意義嗎?」

北京獨立評論人查建國表示,產生這麼多貪官,說明兩個問題:第一,這是中共的制度性問題;第二,這一屆中共中央在處理黨內問題的手段,比上一屆嚴厲得多。但是,目前以人治和搞運動的方式來打擊貪官,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中共不會「劫富濟貧」?北京市擬限制房租

黨內的權鬥、反腐,讓不少黨官睡不好覺。而習近平近日提出要以「三次分配」促進「共同富裕」、「調節過高收入」,也讓不少中國富人感到不安。

所以,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韓文秀,在26日出面安撫民心了。他聲稱,所謂「共同富裕」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同等富裕;實現「共同富裕」,要鼓勵「致富帶頭人」,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幫後富」,不搞「殺富濟貧」。

他還說,第三次分配,也就是要富人通過做慈善回饋社會,「是在自願基礎上的,不是強制的」。

不知道聽到這樣的話,中國的富人們有沒有稍感寬心。不過,韓文秀的論調似乎和地方的政策不一致。北京市已經朝著「強制共同富裕」方向邁出了一步。

24日,北京市住建委發布了《北京市住房租賃條例(徵求意見稿)》,提出住房租金快速上漲時,住建委等主管部門可以採取限制租金漲幅、查處哄抬租金行為等措施,必要時可以實行佣金或租金指導價。

對此,有在北京的打工一族和無房一族認為,新政策不錯,可以緩解普通民眾的生活壓力,穩定社會。

但是北京學者孫桐持不同意見。他對自由亞洲表示,這項政策存在很多弊端,其中「殺富濟貧」,人為干預市場價格,似乎當局有意回到計劃經濟年代。

他說,「作為租房市場,有公租房、廉租房(這些)政府投資、管理的租賃方式,政府定價是合理的。但是對於大量的私人房屋出租市場,現在政府要限制租金的漲幅,必要時還發布『租金指導價』,意味著政府要干預租賃雙方的經營過程。」

孫桐問,如果出租房屋一方因為當局的干預而出現虧損,又由誰來承擔?中共干預私人經濟領域,是要擴充自己的權力。最近這些年,國進民退的「倒車」趨勢非常明顯。

台日首次安全對話 成中共「空前嚴重事態」

中共在國內來回折騰,現在外部又多了一件令它頭疼的事。

8月27日,台灣和日本的執政黨將各派兩名議員,舉行首次「二加二」線上對話。日本方面與會的是自民黨外交部會會長、參議員佐藤正久,和自民黨國防部會會長、眾議員大冢拓;台灣方面與會的是民進黨中央黨部的國際部主任羅致政,以及民進黨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立委蔡適應。

羅致政告訴法新社,「這是日本方面第一次發起此類對話」,雙方將討論外交、國防和包括中國(中共)在內的區域安全問題。

這讓中共氣得跳腳。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就威脅說,他們「堅決反對建交國同台灣進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來」,還說台灣問題事關中日關係的「政治基礎」,日本需要「謹言慎行」。

中國國際關係專家時殷弘26日對中央社表示,27日的台日對話,是日本和中共建交後,破天荒地首次和台灣進行「公開的直接政治軍事勾連」。在菅義偉治下,美日在台灣議題上的戰略協作迅速升級,對中方來說是「空前嚴重的事態」。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文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