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IS打塔利班 北京慌了?莫德納現金屬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7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喀布爾爆炸美軍死,拜登代價大,炸彈客為何選「巴倫酒店」;北京小心思:不願讓美撤軍;台上將涉共諜,52%美國人願軍援台灣;湖南喊遊行抗接種;中共急為「逼捐」滅火。

美軍和其盟友,在阿富汗喀布爾機場的撤離行動,正在緊張進行,但是還有大量人員需要撤離。拜登拒絕了盟友的一致請求,不再延長撤離期限,硬是要在8月31日完成撤離,把美軍全部撤走,不留1人。現在沒剩幾天了,所以作為阿富汗目前唯一的可以逃離塔利班恐怖統治的航空港,美軍和盟友控制的喀布爾機場,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忙碌之中,裡面的人,外面的人,都超級多。

這是一個可以載入史冊的,並不榮光、同時又充滿悲傷的時刻。拜登正為此經受著今年1月以來的最大政治壓力,早有人在8月15日塔利班重新掌權的第一刻,就呼籲他下台。而在8月25日,喀布爾機場外又發生的重大事件,則再一次震驚全球,更震動美國朝野。

【喀布爾一天至少三次自殺爆炸 至少12美軍亡】

8月25日這一天,喀布爾機場外東南角區域,突然有人持槍向人群開火,隨後便是兩聲巨大的爆炸轟鳴,這是兩個自殺炸彈的襲擊,剎那間,硝煙四起,斷肢、流血、火光,交錯成最恐怖的畫面,說是恐怖,但是突如其來的這一切,在現場的人們可能是腦中還一片空白。

而沒有直接被爆炸波及的附近人群,則是很快晃過神,趕快漫無目的地朝反方向奔跑。這給要逃離塔利班的阿富汗眾生相,又平添了一幕慘狀。

爆炸分別發生在喀布爾機場的艾比大門(Abbey Gate)和巴倫酒店(Baron Hotel),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齊(Gen. Kenneth 「Frank」 McKenzie)將軍,引用阿富汗當地的公共衛生部門統計的數字,在美東時間8月25日下午對媒體說,已知兩場爆炸造成超過60人死亡,至少140人受傷。

其中,最令美國公眾無法接受的是,爆炸中,有12名美軍士兵死亡,還有15名美軍士兵受傷。這再一次成為阿富汗失守後,美國人的奇恥大辱,也是無法接受的額外人員損失。拜登承諾的「撤離會安全、有序進行」,也再次化為泡影。

發生爆炸的艾比大門區域,人員眾多,這裡的襲擊很可能是汽車炸彈。而另一個爆炸地點,巴倫酒店(Baron Hotel),則是一棟擁有160個房間的旅舍,它可能是被自殺彈客襲擊。極端分子會把威力強大的炸藥綁在自己身上,混入人群,然後在人潮密集處引爆。

巴倫酒店的網站上自稱,它是喀布爾最安全的旅館了。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它距離喀布爾機場不到1英里,在機場的安保緩衝區範圍內,並且緊鄰國際安全協防部隊ISAF的治所。也正是因為這種安全的信心,巴倫酒店在最近兩週,成為阿富汗難民申辦逃離的受理中心,同時,也是要撤離阿富汗的美國公民的一個集合地點,上一週,剛有在這裡集合的169名美國公民,被美軍直升機接入機場。

電影台詞常說,越危險的地方就越安全,可能這話有時候反過來講也適用,就是越安全的地方也越危險。巴倫酒店因此成為8月25日恐怖襲擊者的目標,很顯然,襲擊者是想製造美國人的大量傷亡。

中央司令部的麥肯齊將軍還對媒體說,兩場爆炸發生後,美軍開始調查施襲者,並且繼續排查機場周圍任何潛在的更多的襲擊威脅,除了身穿炸彈背心的自殺炸彈客,還可能存在火箭彈襲擊、炸彈汽車的襲擊等。

但是,沒過多久,喀布爾市內又發生了另一場爆炸,也是今天在喀布爾的第三次爆炸。一輛塔利班車輛,在喀布爾市中心的行駛過程中,觸碰到一枚炸彈,引發猛烈爆炸,附近建築物全有震感。

ISIS打塔利班 美塔「聯合」布防機場 塔利班真清白嗎?】

而在8月25日喀布爾地區的爆炸事件中,除了有美軍士兵死傷,還有申請逃離的阿富汗難民、美國公民,甚至是塔利班武裝分子。人們可能會懷疑,這次爆炸是不是塔利班搞的。但是為什麼塔利班自己搞的,還有塔利班的人在爆炸中遇險呢?

所以,根據目前外界能得到的公開信息,爆炸事件最大的嫌疑來自伊斯蘭恐怖組織ISIS,這個組織也已經宣稱為事件負責。而且令人有點意外的是,ISIS這一次除了針對美軍,也同樣針對塔利班,至少他們的聲明是這麼說的。這等於是,伊斯蘭極端組織之間,也發生了內訌。

英國《衛報》報導,ISIS認為塔利班是背叛伊斯蘭教的組織,因為塔利班跟美國有進行和談的動作,所以ISIS把塔利班描繪為美國的「代理人」,並且批評塔利班的伊斯蘭信仰「存在缺陷」。

因此,ISIS宣稱,正在準備另一場所謂襲擊行動,針對的目標,卻是重新在阿富汗掌權的「塔利班」。這種局面的出現,令外界都覺得哭笑不得。也由此,我們可以發現,ISIS是更加極端的伊斯蘭恐怖組織,看上去是完全不會跟美國有任何妥協餘地的。

但是,也有人問,這爆炸事故,是否也是塔利班允許它發生的呢,ISIS是不是在跟塔利班在合作演戲呢?

對於這個問題,美軍中央司令部的麥肯齊將軍也被記者問到,他是這樣回答。

麥肯齊解釋說,塔利班希望美軍在8月31日前撤走,美軍也同意了,說雙方有共同目標,只要共同目標存在,在這一點上雙方就有默契,塔利班方面也在某種程度上減少了美軍的安全擔心。在喀布爾機場內,現在是英美等軍隊設置的重重防線,而在機場外,就是塔利班武裝分子的大包圍,這一方面呢,可能對一些想撤離的阿富汗人是個威脅,就是可能被塔利班阻撓。

塔利班通常只允許有外國護照的人進入,可也不排除有的逃離心切的阿富汗人,鑽地道、爬下水道,進入機場,哎呀反正現在是,有空就鑽,都想走,但是通過這些「特殊通道」進入機場的那是非常少了。而另一方面,塔利班在外圍包圍機場,也是跟美軍達成的一種協議,從某種程度上保證了機場不受過度衝擊,至少它的存在成了一道屏障。麥肯齊可能是從這個角度講的,說塔利班減少了美軍的安全擔心。

總之,這位美國將軍,是不相信塔利班參與了爆炸襲擊。而塔利班方面的反應也很耐人尋味,塔利班的發言人,居然公開譴責這場恐怖襲擊,他們的發言人穆賈希德在推特上說:塔利班堅決譴責喀布爾機場發生的,針對平民的襲擊。只是他在喀布爾機場前,特意加了幾個字,說是「美軍控制」的喀布爾機場,那意思就是,這事件是美軍沒照看好造成的,塔利班沒責任。

如果我不仔細看推特發言的人名,我會真的認為是中共外交部發的辭令,不知道穆賈希德是否在中共外交部留學歸來。但不管怎麼說,塔利班是譴責了8月25日的爆炸襲擊,並且還說,要針對相應的犯罪集團,採取措施。那可能指的就是ISIS恐怖組織,但是這兩個極端組織公開火併,這個現在想想,還是有點匪夷所思。不過雙方確實交過手,以前就互相打過。

【ISIS分支作祟 各國早通知僑民遠離機場 直升機運人】

那麼細緻點講呢,這次發動襲擊的,是ISIS在阿富汗區域的分部所為,這個分部的代號是ISIS-K,媒體通常把它叫做「ISIS大呼羅珊支部」。這個ISIS-K,早就發出了襲擊威脅,拜登說自己堅持要在8月31日準時全部撤軍完畢,理由就是ISIS-K會發動針對美軍等喀布爾機場人士的恐怖襲擊,但是即便如此,這襲擊還是提前到來。

在25日爆炸發生前,美國、澳大利亞、英國,還有北約總部,都對喀布爾機場外想進入機場撤離的僑民或阿富汗難民,發出緊急通知,要他們千萬別靠近喀布爾機場,就是因為他們已經得到比較可靠的情報,恐怖分子已經蠢蠢欲動,喀布爾機場外已經不安全了。

但是還有大量的人員要撤離,怎麼辦呢。所以美軍和盟友就改換方式,在拒絕人群靠近機場,封閉機場四周的同時,派出大量直升機,直接到喀布爾城區接人,甚至是阿富汗其它城鎮的集合地點,一批一批地往機場裡運,獲得空運的包括美國公民、永久居民、有美國特殊簽證的人員,比如亟需撤離的阿富汗難民等等。

【上千美國人遺留 超10萬人被撤走 有人做生意標價救人】

從8月14日到8月25日星期四,已經有超過十萬四千名平民被撤走,其中六萬六千人是美軍疏散的,另外三萬七千多人,是英澳等盟友協助撤離。不過,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24日說,仍有至少1,500名美國人,散落在阿富汗各地,未被撤離。

到了25日,這一數字減少到了1,000人,但是越往後越複雜,這1,000名美國公民裡面,存在各種情況。他們不是都在喀布爾,很多人在喀布爾以外。有些人正在尋求途徑撤離;有些人是根本很難取得聯繫;也有人聯繫到了,但是明確表達意願,自己不走了,要留在阿富汗,像這樣的至少有幾十人;還有一些人扶老㩦幼,不忍捨棄在身邊前來求救的阿富汗父老,想爭取把人一起帶走,這充滿了美國人英雄主義的浪漫色彩,但在這樣危急的時刻,又讓人覺得不知說什麼好。

所以這複雜的情況,也給最後幾天的營救與撤離,帶來很大困難,再加上25日的襲擊事件,已經有消息人士告訴福克斯新聞說,很可能會有美國人被遺落在阿富汗。

但是也不是所有美國人都願意白白做英雄,還就有這樣的奇葩,在撤離的緊張關頭,看到了商機,做起買賣。

之前就名聲不太好的美國前黑水公司創辦人普林斯(Erik Prince),在阿富汗開展起了撤出阿富汗的特務業務,他說自己能夠組建武裝,開展營救,但是明碼標價,救一個人,要6,500美元,給錢就可以想辦法把你救走。這對阿富汗極個別的有錢人來說,可能還真是一個選項。但是已經有不少人在罵普林斯發災難財。

而實際上,西方國家的民間人道救援組織,這些天一直在運作,他們出錢包機,帶著需要撤離的人離開阿富汗,跟普林斯不同的是,他們是免費的。

從美軍、到專業僱傭兵公司「黑水」的前老闆,再到西方的NGO,就這麼多人,無論何種方式加在一起,都在從阿富汗往外撈人,就是這樣,時間也是遠遠不夠的,8月31日說到就到。而且還必須考慮一點,就是截至31日的撤退,不只是把平民撤走,還有各國軍隊。光是各國自己撤走,還要三天時間。

所以,基本上到8月27、28日,平民撤離任務就得完成,之後幾天,就是各國軍隊開始總撤軍,到時候,很多平民想撤,可能都顧不上,而且可能還有遭受襲擊的隱患。所以現在喀布爾救人啊,就是處處在搶時間,情況非常緊迫。

但實際上,如果有一個比較好的預先戰略安排,也不至於如此。

【撤離不應在喀布爾機場 美軍陣亡震動華府】

川普(特朗普)政府的一位反恐官員內森‧塞爾斯(Nathan Sales)對媒體說,美軍當初就不應該早早遺棄巴格拉姆空軍基地(Bagram Air Base),那裡在喀布爾以北三十多英里處,地處偏遠地帶,還是個軍事設施,跟處在人口稠密地帶的喀布爾機場,是完全不同的存在,而且巴格拉姆空軍基地多年來一直是美軍在阿富汗反恐行動的中心據點。

如果安排在那裡進行最後的撤離行動,就可以避免好多混亂。而且那種地方,美軍作防禦也會更容易,恐怖分子在暗中的襲擊行動,會更難安排。

那麼,8月25日的喀布爾爆炸發生後,拜登政府在第一時間取消了所有活動,包括白宮新聞會,拜登跟美國州長的會議,拜登會見以色列總理的日程也往後推遲,以色列總理帶隊的代表團,不得不退回在華盛頓DC的旅館等待新的會議時間安排。國務院和五角大樓的新聞發布會也紛紛推遲,為新發生的爆炸事件整理材料,準備對媒體的聲明。

【共和黨促拜登下台 接任者也不是省油的燈】

美國的川普先於拜登發出文字聲明,說他和梅拉尼婭,為逝去的美國士兵深深哀悼,這場悲劇本不該發生,它也因此讓人更悲傷,也更加難以理解。希望神佑美利堅。川普的聲明很簡短,雖然沒提拜登的名字,但是批評的意味已經在裡面了。

而美國共和黨,有多人開始呼籲拜登辭職或被彈劾,包括聯邦參議員布萊克本(Sen. Marsha Blackburn),國會眾議員絲黛芬妮克(Elise Stefanik)、羅尼‧傑克遜(Rep. Ronny Jackson)等人,也開始呼籲要拜登下台。

不過川普執政期間出任過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妮基‧黑利,則提出了一個現實的問題,她說因為阿富汗事務處理不當,拜登理應下台,但是按照繼承順位,接替他的,就是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就是中文名叫「賀錦麗」的那位。妮基‧黑利說,如果哈里斯上台,那情況還要糟糕十倍!

以上是共和黨一些人的反應。

【拜登講話又喊「承擔責任」 美軍為何給阿富汗名單?】

那拜登本人也在美東時間的8月25日下午5點發表了電視講話,他先是默哀,然後慰問了一下逝去的美軍死難者家屬。接著提出了幾個要點。

第一,他說自己願意對最近發生的一切負責,同時強調,說他從來不認為美國士兵該為建立一個阿富汗民主政府去送命,繼續為自己的撤軍辯護,繼續認為現在結束一場持續了20年的戰爭正當其時;

第二,拜登說已經在研究對ISIS-K的打擊計劃,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第三,他說撤離行動會如期進行,不會受恐襲影響,如果阿富汗的在地美軍,還需要增添人手,他也會支援,另外,要是還有持美國簽證的阿富汗人,過了8月31日還想撤,那也會考慮協助。

想必拜登的這幾句發言,仍會招來兩極化的評價,跟8月15日塔利班重奪政權不同的是,這一次美國朝野的怒火更大,拜登的發言,恐怕未能起到足夠「滅火」的作用。在阿富汗的一系列事件,對他的政治代價,可能還是很大的。就在拜登發言後,白宮回應了共和黨要拜登辭職的呼籲,拜登團隊的回話說:現在不是談政治的時候。別看這一句話很短,但估計是他們深思熟慮後才想出來的。

而在25日同一天,美國媒體爆料,美軍跟塔利班在就喀布爾機場合作的事項上,似乎存在一個爭議動作。就是美軍為了讓包圍機場的塔利班份子,給需要進入機場的人放行,給了塔利班一份長長的名單,上面有美國公民、永久居民和阿富汗獲得美簽的人的姓名,這被人批評是,給了塔利班一份「獵殺名單」,有極大安全隱患。美國議員和一些軍方人士,正在為這個細節問責。

無論暫時提供了什麼樣的臨時性的合作,塔利班都是希望美軍走的,但是,有一派勢力卻不希望美軍走,這個可能有些朋友會感到意外。

【美軍撤出 北京慌了?土匪與流氓沒法合作】

川普政府顧問惠頓(Christian Whiton)對美國福克斯新聞說,別看中共拉攏塔利班,實際上最不願意美軍走的,就是中共。惠頓說,中共外長王毅在8月早期就喊話說,美國撤軍不負責任,不能一走了之,這實際上透露出一個現實,就是美軍的存在,穩定了阿富汗的局勢,過去20年,中共是受益者,坐享其成,在美軍的安全維護下,中共趁機發展「一帶一路」、也在阿富汗當地開展了很多商業項目或交易。

而塔利班上台了,中共可能就要學著自己跟塔利班相處。但是塔利班只是伊斯蘭中的一派,伊斯蘭中還有不同派別,中共在新疆的政策,不可能讓所有穆斯林都願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的穆斯林派系可能就會不服,可能會訓練武裝分子進入新疆,發動恐怖行動,這都是中共所擔心的。

也就是說,按照惠頓所言,中共即便能控制塔利班,但是眾多複雜的伊斯蘭勢力,需求、恩怨、淵源各不相同,那是很難去平衡的,美軍在阿富汗以至於中東地區苦心經營幾十年,仍沒搞定,對中共來說,同樣很難。

特別是現在,伊斯蘭極端勢力裡出來個ISIS,跟塔利班還過不去,那你說中共還要不要跟塔利班公開親熱呢,這接下去,可能都是問題。你單方面跟塔利班親熱,可能都會帶來麻煩。所以,那位惠頓也說,中共非常擔心穆斯林之間的戰爭。

而恰恰美軍之前在阿富汗,提供了一個安全屏障,令中共漁翁得利。但是現在美軍走了,對中共來說,跟塔利班的交往,可能是機遇和危險同在。

真流氓真土匪,中共也不敢惹,因為它自己就是那樣的角色,它當然知道流氓土匪不按套路出牌,會帶來很大麻煩,所以,對於這些勢力,中共應該是不敢輕舉妄動。可是中共自己呢,卻在對待其它周邊國家,扮演恐怖分子角色。

【日本戒備中共無人機 台三星上將涉共諜 52%美國人願軍援台海】

8月25日,日本防衛省說,在24日首次發現有中共的無人機穿越宮古海峽,飛往太平洋,包括情報收集機、巡邏機等一共三架,日本自衛隊因此緊急升空戒備。而日本是一直在防範中共的擴展企圖。

此外,中共確有謀台之意,而且是全方位在滲透台灣。台灣媒體前些日子報導,說台灣前國防部副部長張哲平,曾被共諜組織接近,企圖吸納他,25日,台媒再爆料,說台灣空軍的退役二級上將沈國禎,也被共諜鎖定、滲透,並且,沈國禎本人曾多次前往大陸,還在2016年前往北京,在大會堂現場聽習近平講話,一度引發強烈關注。而目前被爆料有受共諜滲透嫌疑的張哲平和沈國禎,都是台灣的三星上將,所以此事將非同小可。而且消息指,案件還涉及其它一些台灣退役將領。不過對於各式前往大陸的動機的質疑,沈國禎目前是一概否認是有意親近中共。

而中共對香港、台灣等地的迫害、威脅,越來越引發國際反感。美國的芝加哥委員會今年進行了一項民意調查,發現有52%的美國人,支持在台海發生戰事時,派美軍去幫助台灣,這在比較反戰的當今,有超過半數的人支持軍事支援台灣,是很不容易的。民意調查的其它數據,大多也相當有利於台灣。

【中共說「三次分配」非逼捐 強制接種致湖南人申請遊行】

所以中共現在呢,應該是不敢冒然發動對台的侵略戰爭,而且它自己的經濟,目前也是問題頻出,正在考慮各種奇葩的具有中共特色的解決途徑。8月17日開了一場中央財經委員會的會議,提到了共同富裕、三次分配,我們之前節目跟大家介紹過,其實就是中共「逼捐」,向富豪要錢。

騰訊之前捐款500億人民幣,相當於自己一年收入都貢獻了,哪有這麼捐款的啊,所以外界就認為,這就是花錢消災,響應「三次分配」。但是中共可能擔心輿論影響不好,所以中共中財辦主任韓文秀,8月26日回答記者提問時特意「辯解」說,「三次分配」是自願的,不是強制的,是通過慈善捐贈,不是殺富濟貧。

可是就在兩天前,中國電商拼多多,又捐出100億人民幣,說是捐給中國農業農村地區。對中國人來說,那對中共的做法是太了解了。嘴上永遠都是自由民主公平自願,而且強迫受害者配合演戲,實際上是不是「強制」,那路人皆知。中共還有選舉呢,也有投票啊,只是大家在沒投票的時候,就誰都知道結果了,至於你的那一票,只不過是浪費一張紙。

中共還說打疫苗自願呢,但是習近平下達內部指令,要10月底之前完成全中國11億人接種,現在各地政府為了完成指標,層層下任務,強迫民眾接種,很多地方出台懲罰手段,拒絕施打的人,沒法上學上班,甚至有的出家門去公共場所都不被允許。

湖南株洲市民程曉峰,8月24日向當地公安局提交一份《反對變相強制接種疫苗的遊行示威申請書》,受到海外媒體關注,中共憲法允許民眾集會遊行,可是中共不允許的,卻從來都不會批准。程曉峰的申請被批准的概率差不多就是0,但是仍有不少知道消息的人,為他的勇敢舉動點讚叫好。

現在,市面上各種疫苗,都傳出了存在的一些問題,中共疫苗尤其多。

【莫德納召回日本163萬劑疫苗 發現「金屬片」】

但在日本,最近卻出來個特殊的消息。多個地方報告說,發現他們準備施打的美國莫德納疫苗中,居然發現顆粒狀的異物,包括東京都、埼玉縣等地,都有報告,莫德納已經為此召回了163萬劑在日本的疫苗,日本厚生勞動省官員對媒體說,疫苗內的顆粒狀異物,看上去呈現黑色或茶色,有可能是「金屬片」。莫德納公司的解釋是,這批疫苗可能在西班牙一間工廠生產的時候,遭到污染。但截至目前,還沒有特別確切的說法。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打開小鈴鐺:http://bit.ly/PAJQsub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