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芬太尼氾濫美國 致死率創新高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iane Dimond撰文/吳約翰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小時約11人次,1天就有約 250人次的美國公民死於用藥過量。罪魁禍首是阿片類藥品的「芬太尼」(fentanyl)。現今最流行的搭配方式,包括含有芬太尼的海洛因(heroin)、混合可卡因(cocaine,又稱古柯鹼)的芬太尼、或非法生產的含有芬太尼的奧施康定(OxyContin)止痛藥。並且,致死的也不僅僅是重度的毒癮者而已。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報告指出,去年因服用過量藥物而導致的死亡人數暴增,達令人難以置信的9萬3千人,比前一年更增加了29%。因為現在死亡率呈現如此可怕情況,所以一個名為「家庭反對芬太尼」的兩黨聯合組織,要求總統宣布該合成阿片類藥物,是官方認定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想想這個數字,一年內有九萬三千名美國人死亡。這比我們在整個越戰中損失的還多;也比新墨西哥州聖塔菲(Santa Fe)、加利福尼亞州帕羅奧圖(Palo Alto)、或密蘇裡州聖約瑟夫(St. Joseph)的人口數還多。

那麼,這些芬太尼從何而來?為什麼年復一年地湧入美國,而美國政府卻束手無策?第一個問題的簡短答案是中國,也是將COVID-19病毒傳播到全世界的同一個地方。

中國像是一個無法阻止,且來自遙遠供應網絡中的一個齒輪,而且是最大的一個。中國實驗室生產的芬太尼,透過國際郵件,將人造毒藥運往美國。而美國的郵政系統試圖控制流量,但幾乎是一項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務。中國毒梟將大量芬太尼寄送給墨西哥同夥,並將較小量的向加拿大寄送;然後藉由送貨員將這些致命產品運送到美國和墨西哥邊境,也有少部分運送到北部邊界。

根據最近一份解密後的政府報告,印度正涉足這項最賺錢的業務。在印度的實驗室生產出芬太尼後,再將其直接運往中國和墨西哥。自然地,其中大部分最終流向美國的城鎮,因為可悲的是,那裡正是最大需求所在。

很明顯地,中共是這裡最大的參與者,儘管多年來,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一直在口頭上告訴美國,他願意關閉中國境內的非法芬太尼工廠。2017年時,美國也開始控告中國是主要的製造商,並且沒有跡象顯示,中共當局關閉過任何一家非法工廠。

同樣明顯地,芬太尼流入美國主要是經不設防的路線從墨西哥進來。由於美國邊境巡邏隊在處理移民問題時已忙得焦頭爛額,如7月份就處理超過21萬2千人次,故偷運毒品者(drug mules,俗稱毒騾)找到大量機會溜過無人巡邏和沒有圍欄的邊境地區。

美國的移民政策,再加上芬太尼幾乎不受約束的自由流動情況,已讓墨西哥毒梟變成了億萬富翁。這些販毒集團不僅在美國街頭出售阿片類藥物賺進大筆鈔票,而且還向非法移民收取數千美元的費用,換取保證安全到達美國邊境的路徑。一到邊境,許多非法移民就被恐嚇從事毒品交易。在海關和邊境巡邏隊最近的一份報告中估計,僅在2月份,人口走私販毒集團就賺進約4.11億美元,算算每天就有超過1400萬美元的進帳。

那麼,要如何阻止芬太尼導致的不斷增加的過量死亡率?答案似乎很清楚。

首先,透過更多的貿易制裁來箝制中共。再來,也可以對所有來自中國(或香港)進入美國的郵件和包裹,實行嚴格禁運。藉由這些策略來削弱中共的經濟,肯定會讓習近平在芬太尼之戰中更願意合作。

接下來,絕對要封鎖美國的邊境,尤其是緊鄰墨西哥的南部邊界。儘快完成邊境牆建設或招募大批邊境巡邏隊員。合乎邏輯的想法是,如果偷運毒者無法進入美國,那麼那些致命貨物也不能進入美國。一定要做點什麼,因為現況正在謀殺美國的孩子,這是令人難以忍受的。

這無關政治,也與誰開始或停止建造邊境牆無關。拜託!讓我們一起擺脫那種麻痹的心態,這攸關到每年有城市規模大小的人口死亡。難道這不需要立即做出強而有力的反制行動嗎?

原文:The Fentanyl Flood Into the US: Why Can』t We Make It Stop?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調查記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