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的作用 他死於癌症卻找不到蛛絲馬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8日訊】很多人都知道安慰劑效應,但鮮少有人去思考反安慰劑效應的力量可能跟安慰劑效應一樣大,在醫學上,反安慰劑效應的力量可能跟安慰劑效應一樣大,當你踏進醫生的診所時,應該謹記在心。醫生的言語及舉止,可以傳達消極的信息給病人,當心「你只剩下六個月的生命」這句話的潛在力量,如果你選擇相信、接受這樣的信息,你是不太可能在這個世上活多久了。

人人都以為他死於癌症 卻沒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一九七四年,米德有一個病人山姆.朗德。他是位退休的鞋貨推銷員,罹患了食道癌,這樣的病在那個時候完全沒有存活下來的機率。朗德接受了治療,但是醫界每個人都「知道」他的食道癌會復發。所以當朗德在診斷罹癌後數週即死亡時,沒有人感到意外。

令人意外的是,朗德死後的屍體解剖顯示他體內的癌其實很少,絕對不足以致他於死。他的肝有兩、三個點,肺有一點,至於每個人都以為他死於的食道癌,卻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克里夫頓.米德(Clifton Meador)一位從醫三十多年的醫生一直在思索反安慰劑效應的潛在作用?他說:雖然醫界有很多人都知道安慰劑效應,但鮮少有人去思考它在治療上的內涵。如果積極性思考可以讓你脫離憂鬱,讓你受傷的肢體康復,那麼,消極的思考對會你生命又會是什麼影響?

意念的作用和反作用

心智透過正面暗示改善健康,這個現象被稱之為安慰劑效應,相反,當同樣的心智在進行有害健康的負面暗示時,我們稱這種不良的影響為「反安慰劑(nocebo)效應」。米德說:「他帶著癌症的意念死去,但卻不是死於癌症。」如果朗德不是死於癌症,那他是死於什麼呢?他是否因為「相信」自己要死了,所以才死的?

我是否不經意地剝奪了他的希望?

在朗德死後的三十年裡,這個案例仍然在米德心中揮之不去:「我以為他得了癌症,他以為他得了癌症,他周遭的每個人都以為他得了癌症……,我是否不經意地剝奪了他的希望?」令人困惑的反安慰劑案例告訴我們:醫生、病人、老師有可能不斷灌輸你,要你相信你改變不了什麼,因而剝奪了你的希望。

意念影響健康 也影響生命的每個層面

積極和消極意念不隻影響人們的健康,它也影響人們生命的每個層面。亨利.福特(Henry Ford)對於生產效率和意念作用的看法也如此,他說:「如果你相信你能,或者你相信你不能,最後都會證明你是對的。」

信念就像相機的濾光鏡,會改變所看到的世界,而人的生理會去配合那些信念。當人們真正認知到意念(或稱信念)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時,我們也就握有了自由的鑰匙。雖然我們不能輕易地改變我們基因藍圖的密碼,但我們可以改變我們的想法!

布魯斯.立普頓(Bruce Lipton,Ph.D.)博士,在他的《信仰生物學:意識的物質力量與奇蹟》(The Biology of Belief:Unleashing the Power of Consciousness,Matter,&Miracles)一書中介紹了兩組意識流試驗,使用兩組塑膠濾光鏡,一組紅色,一組是綠色的。我要聽眾選擇一個顏色,然後注視一個空白的銀幕。隨之我要他們說出我接下來投射的影像會引發他們怎樣的感覺,是愛還是恐懼?

恐懼或一個愛的人生 決定權在自己手中

那些戴著紅色濾光鏡的聽眾,看到是一個美好的畫面:一個標示著「愛之屋」的木屋、花朵、晴朗的天空,還看到「我活在愛裡」的信息。那些戴著綠色濾光鏡的,看見即將變壞的黑濛濛的天空、蝙蝠、蛇,還有盤旋在一棟漆黑、陰森屋子外的鬼魅,以及「我活在恐懼中」的訊息。接著我要聽眾交換濾光鏡。

我要說明的是,你可以選擇你要的是什麼樣的世界。你可以擁有一個恐懼的人生,抑或一個愛的人生。決定權在你!但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選擇一個充滿愛的世界,你的身體會健康地成長,如果選擇相信自己活在一個充滿恐懼的黑暗世界裡,你的生活就會受到威脅,因為你的身體在防護反應中停止了運作。

數千年來,佛陀、耶穌這些聖者一直在告誡世人同樣的話,現代科學也指出同樣的方向。掌控人生的不是人的基因,而是人的信念,意念的作用是強大的。人的思想、意念、價值觀將左右人的命運。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