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長時間隔離 河南民眾:快被關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28日訊】河南鄭州洪災之後7月底爆發疫情,凡是去過疫情的發源地——鄭州市第六醫院的民眾必須強制隔離。有當事人抱怨,被隔離時間太長,很壓抑,也有民眾抱怨快被憋瘋了。

8月27號,河南新密市民秦女士告訴新唐人,她7月25號做體檢,在鄭州六院呆了兩個多小時,7月31號晚被要求居家隔離,九天後被拉到酒店隔離至今。

河南新密市民 秦女士:「31號應該有十一二點吧,村裡邊就來人,然後有隔離書、然後有封條,就把家裡封了。9號下午,新的通告說,去過六院的讓集中隔離,就是一個人畢竟時間太長了,感覺心裡邊多少有些壓抑,感覺很不好受。」

河南信陽江女士也對新唐人說,她7月7號在鄭州六院住院,主動上報後,再也無法過安寧的日子。

河南信陽 江女士:「我8月5號就開始流調(流行病學調查),我天天接了一二十個電話,天天都是接電話,搞得我都神經病了。」

江女士說,她7月10號到湖北工作,8月16號回到河南信陽,所以兩邊的防疫人員天天打電話流調,弄得她精神恍惚。

河南信陽 江女士:「我在湖北省的健康碼是綠色,但是我回到河南,健康碼就是紅色了。原因就是出在我去過六院。六院它的溯源就查了,從7月5號以後去過六院的健康碼全都是紅碼。不管你去到哪,它送給你的健康碼,你都是紅色的。」

經過20多天的折騰,8月18號,江女士被拉走強制隔離。她說就像坐牢一樣。

河南信陽 江女士:「那天我也生氣,我說這些人就是紅衛兵,我們就是冤死,我們現在都沒處伸冤,因為我們是弱勢群體。我說去過六院的人就活該倒霉,還不如給我判死刑了,拿去槍斃得了,我都不想遭這個罪。」

江女士說,自己被控制在一個房間隔離,快憋瘋了。更可氣的是村裡人還說她確診,她擔心以後村民會像躲瘟疫一樣躲著她。

新唐人記者顧曉華、李韻、舒璨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