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習近平河北考察虎頭蛇尾有蹊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23日,習近平開始了河北考察,第一天的塞罕壩機械林場考察,新華社竟然發出了八篇報導,顯得極不尋常。按照這裡的邏輯,習近平第二天在承德的考察,還會大書特書,包括考察後的收尾報導應該更是重頭戲,把熱捧習近平推向高潮。事實卻恰恰相反,習近平的河北考察似乎匆匆結束,黨媒的報導虎頭蛇尾。

從黨媒的其它報導看,二十大卡位戰的突然變數打亂了習近平陣營原來的宣傳策劃,不得不臨時調整、應對,再次表明二十大的人事之爭,中共內部的任何一方都未能真正確立優勢。

習近平河北考察草草收場?

中共從來不提前公布中共高層的具體行程,基本在事後才報導,習近平此次考察河北也一樣。8月23日,習近平考察塞罕壩機械林場;8月24日,習近平考察承德;之後沒有看到去河北省會石家莊考察的報導,也沒有看到習近平聽取河北省委和省政府匯報的內容,河北考察似乎就結束了。

8月24日晚20:16:31,新華社報導,《習近平在承德市考察調研》,只有兩句話和數張圖片。

8月25日早08:47:23,新華社報導,《第1視點|養老服務,總書記牽掛在心》,報導了習近平8月24日考察承德市一個養老服務中心的細節。

8月26日晚21:34:37,新華社報導,《「14億多中國人擰成一股繩,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鍥而不捨走下去」——習近平總書記考察河北承德紀實》。這篇報導應該算習近平考察河北的收尾報導,之後就沒有下文了。

8月27日,新華社連續報導,《習近平同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通電話》,《習近平同馬拉維總統查克維拉通電話》,《習近平同葡萄牙總統德索薩通電話》 。

按照這樣的日程安排,習近平至少8月26日,或者8月25日就離開了河北,似乎並未到訪石家莊,也沒有與河北省領導班子見面、做指示。

習近平是否回到了北京?

8月27日,新華社報導習近平與菲律賓、馬拉維、葡萄牙首腦通話,但並未描述通話的地點是否在北京。

習近平與菲律賓、馬拉維首腦通話的報導中,雖然附上了央視的視頻,卻只有播音員念稿;與葡萄牙首腦的通話,目前只有文字稿。

這三篇報導顯示,通話似乎僅僅是通電話,而不是視頻通話。通常習近平進行視頻通話,都會在人民大會堂的一個大會議廳裡對著碩大的屏幕,一些屬下也都在場,通話另一方的其它國家元首一般都在一個辦公室裡或小會議室,對比十分鮮明。

菲律賓政府釋放了一小段通話的視頻,屏幕左側顯示了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講話的部分片段,右側僅顯示了習近平有音無影的示意圖片。有報導稱通話進行了45分鐘。

葡萄牙政府的聲明只有兩句話。馬拉維是一個非洲內陸國家,人口1840萬,目前沒有看到相關聲明。

習近平一天裡的三通電話,更像是為了通話而通話,估計也沒功夫談及具體事項,加上互相翻譯的時間,估計更多是寒暄和象徵意義的,中共黨媒的報導也基本都是套話,沒有實質內容。此時的通話,仍然試圖證明中共並未被國際孤立,習近平還能繼續元首外交,主要給黨內看。

習近平或許提前結束了河北考察,還可能並未回到北京,不排除去了自認為更安全的地方。汪洋接班的傳聞似乎對習近平陣營的衝擊很大。

新華社五篇報導歌頌習近平的民族工作

汪洋參加了西藏的七十周年活動後,接班傳聞驟起,外界評價不一,更多傾向於可能性不大,但對習近平陣營的影響卻超出了人們的想像。

從8月25日起,新華社忽然開始縮減習近平的河北考察報導,轉而大書特書習近平與民族工作。

8月25日晚21:09:27,新華社報導,《長圖丨這些給各族群眾的信函,飽含總書記的深情牽掛》 。

8月26日傍晚18:05:24,新華社報導,《唱響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時代強音——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引領新時代民族工作創新發展紀實》。

8月26日晚20:23:33,新華社又報導,《學習進行時丨民族瑰寶,習近平十分珍視》。

8月27日早09:00:32,新華社再報導,《學習進行時|習近平心中的「中華民族共同體」》。

8月27日傍晚17:35:52 ,新華社繼續報導,《5個故事,感受總書記同各族群眾的深厚情誼》。

同日14:14:31,央視還報導,《做好新時代民族工作 習近平要求牢牢把握這一主線》。

這一連串關於民族工作的報導,完全壓過了習近平的河北考察報導。或者說,習近平陣營被迫改變了宣傳方向,以應對汪洋參加西藏活動後產生的影響,特別是接班總書記的傳聞。

習近平陣營是否亂了陣腳

上述的不尋常透露出,習近平陣營沒有預料到對手如此大動作出招。汪洋傳聞之外,恐怕還有人們不知道的其它內幕,令習近平陣營多少措手不及、甚至有點自亂陣腳,趕緊試圖消除不良影響,令二十大的人事之爭再度戲劇化。

北戴河會議後,8月17日,習近平主持了財經委員會會議,亮出了「財產再分配」的殺招;但會議報導中卻又自相矛盾地稱,「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大致表明了北戴河會議之爭的延續,當時汪洋破例出席或許也與此有關。

習近平陣營應該沒能取得壓倒性優勢,因此準備繼續擴大打擊「富人」,實際主要是針對中共權貴們的白手套,估計要進一步抓緊對手的小辮子,迫使江派、太子黨、團派等前任和現任高官就範。

8月18日,李克強現身河南,嚴令對水災事故追責,習陣營的河南省委書記和鄭州市委書記岌岌可危。

8月19日,汪洋參加西藏慶祝活動後,接班傳聞蔓延,並愈演愈烈。習近平8月23日開始河北考察後,或許才自感不妙,趕緊臨時應對,宣傳口立即轉向民族工作,河北考察恐怕被迫提前結束,習近平還可能感到自身安全受到了威脅。

8月27日,新華網在首頁報導《我國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這些人可加強接種》,點擊文章後的實際題目是《開學季有何防控要求?哪些人群可開展加強接種?秋冬季如何應對德爾塔毒株?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回應來了》。

新華社引用了中共國家衛健委發言人米鋒的話,「本輪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換成了網站首頁的標題,應該也是習陣營試圖控制局面的一種刻意拔高宣傳。目前的整體形勢似乎對習近平不太妙。

最大的阻力可能來自現任政治局常委

按照習近平陣營的策劃,二十大的人事安排中,現任政治局常委應該只有習近平一人留任,再盡可能換上習陣營的人馬。如今看來,這一盤算恐遭到了強大阻力。

近日風斗最勁的汪洋,1955年生,明年67歲,再幹一屆政協主席無可厚非,到2027年是72歲。他的前任俞正聲,2017年退下時就是72歲;再前任的賈慶林,在胡錦濤任內幹了兩屆政協主席,2012年退下時同樣72歲。汪洋循例完全可以連任政協主席,並留任政治局常委。

李克強,1955年生,明年67歲,擔任兩屆國務院總理後必須卸任,但可以轉任人大委員長。栗戰書1950年生,明年已經72歲,只能退休。他的前任張德江2017年退下時70歲;再前任的吳邦國,在胡錦濤任內幹了兩屆人大委員長,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二,2012年退下時71歲。李克強完全可以接任人大委員長,並留任政治局常委,仍然排名第二。

中共前總理李鵬連任兩屆後,就曾轉到人大委員長一職,留任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二。

汪洋和李克強都符合「七上八下」的規則,習近平很難找到合適的理由讓這兩人直接退休;習近平的鐵桿栗戰書卻沒有理由再連任。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留任的機會則小很多。

韓正1954年生,明年68歲,沒有再接任總理的可能。王滬寧1955年生,在宣傳口已經幹到了頂端,既不能接總理,資歷也不如李克強和汪洋,沒有機會接任人大委員長或政協主席,或許可以安排副職;也不排除要爭取一下,但沒什麼大的本錢。唯一的變數大概是趙樂際,1957年生,明年65歲,有一點年齡優勢,估計不會輕易放棄留任。

若趙樂際聯手李克強、汪洋,或者李克強、汪洋兩人聯手,習近平自己要連任,似乎就沒法讓這兩人或三人直接退休。習近平1953年生,明年69歲,按理應該卸任。習近平若要連任,應該不能輕易與這三人鬧翻,還不得不與這兩人或三人達成某種妥協,也可能冒險拉一人打一人。

 

習近平若連任是否能一家獨大

假如習近平真能連任,李克強、汪洋就更有理由留任政治局常委,趙樂際可能也有機會,剩下的三四個常委位置,還會進行一番爭奪,最重要的應該是國務院總理人選,應該也最棘手。不排除七常委再變回九常委,習近平盡可能塞進自己人,以取得常委多數席位,但其它派別也不會放棄爭奪。

從目前的情勢看,習近平即便真能連任,似乎並不會取得比現在更多的權勢。習近平已經掌控了軍隊、政法、國安、紀委、中央警衛局等關鍵部門;宣傳口沒有100%掌握,二十大有可能真正換上自己人。

習近平力推常委的第一人選應該是現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書記處書記丁薛祥,1962年生。現任組織部長陳希1953年生,也有機會升任常委。其它地方大員中,北京市委書記蔡奇1955年生,應該有機會;上海市委書記李強1959年生,更有機會;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1960年生,機會應該不小;廣東省委書記李希1956年生,機會次之;其它省份或許還有黑馬出現。

若習近平能連任,李克強、汪洋、趙樂際可能也會留任政治局常委,其餘人選的爭奪將十分激烈,目前應該還沒有真正開始。習近平是否能確定連任,才是目前的真正焦點,一場亂仗大概不可避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