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世百科全書」這邊世界比那邊更像一場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30日訊】「當你接近死亡時,你處於一種量子狀態的體驗中,在這種狀態下,沒有了我們所熟悉的時間空間的概念」梅倫-托馬斯.本尼迪克特在瀕死體驗後說:「我相信,物質身體實際上給了我們想像中最美麗的交通工具,讓我們體驗時間和空間,並以精神本身無法體驗的方式體驗宇宙。」

1982年,身患絕症的梅倫-托馬斯.本尼迪克特(Mellen-Thomas Benedict )經歷了瀕死體驗,在一個半小時的監護中,沒有任何生命體征。當他回到自己的身體時,他沒有了任何疾病的跡象,此後他一生都在研究關於他的瀕死體驗和意識本身的科學,並寫下《穿越光明與回歸之旅》(Journey Through the Light and Back)一書,作家迪帕克.喬普拉稱讚本尼迪克特先生的書為「……來世百科全書」。

「在另一邊」時,梅倫-托馬斯本尼迪克特穿越了幾個意識領域,超越了「隧道盡頭的光」,體驗了靈魂與地球之間的關聯、天命,並被賦予了獲得更多智慧的能力。

瀕臨死亡

1982年,我因末期癌症而死。我的狀況是無法動手術、我也選擇了不作化療,醫生說我只有6~8個月可活。在此之前,我對核子危機、生態危機等等早已變得越來越沮喪,我相信地球早已生癌、自然界早已犯下了錯誤,最後就是那觀念殺了我。

靈界真實可信

在瀕死之前,,我試過各種另類療法,一點幫助也沒有。我從未真正地想過上帝,也從未觸及任何靈性上的事,但是接近死亡的我,被迫去尋求更多有關靈性的資訊、以及另類治療方法。我閱讀各種宗教及哲學的書,它們帶給我的希望,就是靈界可能是真的。

我沒有醫療保險,生活的積蓄一夜之間全花在醫療檢驗上。為了不把家人拖垮,我決定自己處理、最後住進了收容所。蒙上天賜福,一位我稱之為「安」的天使看護、陪著我經歷隨後所有發生的一切。

進入光 以心電感應方式與光對話

大約在清晨4:30,我知道時辰到了,我正步入死亡。我打電話給幾個朋友,與他們道別。我喚醒「安」,請她答應我:死後六個小時內保持我的肉體不受打擾,因為我閱讀過死亡時會發生許多有趣的事情。我回到床上,接下來我記得的第一件事情是:我意識完全清醒,而且站了起來,然而我的身體是躺在床上的,我似乎是被黑暗環繞著,但是我可以看見屋子內的每一個房間、屋頂甚至屋子的地底下。

一道光照耀我,我轉向它,而且意識到它與其他瀕死經驗者所形容的相似。它是莊嚴華麗的,可觸知的,非常吸引人。我想走向那光,就像我想進入理想中的父親或母親的懷抱。當我移向那光時,我知道如果我進入那光,我就會死,所以,我停了下來。並與光對話。那是我所能描述的最佳方式了。那光變化不同的外形,像耶穌、佛陀、克里斯納、原型圖像以及符號。我以心電感應的方式問:「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兒?」

我說:「我準備好了,帶我走吧!。」然後那光變成我所見過的最美的東西,優美、奇特的無法形容。我無法完整地說出它是如何在一瞬間改變了我對人類的看法。我說/想/感覺:「哦!上帝,過去我不瞭解。」我驚訝地發現沒有一個靈魂是邪惡的,由於無知和匱乏,人們在世上可能做出可怕的事情,但是沒有一個靈魂是邪惡的 。光告訴我:「人們所尋求的、支持他們的是愛」,「使人們扭曲的是因為缺乏愛」。

那啟示繼續著。我問:「這是否意謂著人類將會被拯救呢?」如同喇叭吹出一陣螺旋形的光,光說:「你們挽救、修復以及治癒你們自己。你們一直都如此,也永遠會如此。你們在世界被創造之前就擁有這力量。」在那一瞬間,我了悟到我們已經被拯救了。

我全心感謝那上主之光。我所能想出的最好方式感恩所見到的一切。光似乎更深深地把我吸入、吸收。我進入另一個比之前更深奧的領域,而且意識到一股巨大的光流、浩瀚、強烈且深邃。我問:「這是什麽?」光回答:「這是生命之河,盡情地飲這『甘露水』(manna water)吧!」在狂喜之中,我深深地餟飲。

飛過銀河 整個宇宙充滿了不同的生命

忽然我感覺好像如火箭般被這生命之流送離地球。我看見地球飛逝,太陽系颼颼掠過,然後消失。我飛過銀河的中心,在移動當中,我吸收更多的知識。我學習到這銀河以及整個宇宙充滿了許多不同種類的生命, 我看見許多世界,我們在這宇宙中並不孤單。看起來好像宇宙所有的創造物飛過我,並消失於一個光點中。

感知永恆,事實上根本沒有死亡

然後第二個光明出現。當我逐漸進入第二光明,我可以感知永恆、超越無限。我是在空境中,創世之前,時間之始,最初之音(或振動)。我安歇在創造之眼中,而且似乎可觸摸到上主的臉龐。那不是一種宗教感,我與絕對的生命與意識同一體。

我直接乘著生命之流進入光的中心,感覺到被光擁抱著。事實上,根本沒有死亡「無物出生,也無物死亡」,生命是不朽的,它無止境地循環。每一個人事物都是由光組成的,每一個人事物都是活生生的。

我開始回到我的肉身中,我要求自己永不遺忘這些啟示以及我在另一邊所體驗的感受。我再次把自己看作一個人類,因為我所見的一切讓我樂於成為這宇宙的一個粒子。

我轉回這個肉體。當我睜開雙眼,我非常驚訝竟是回到這個肉體、回到我的房間。「安」我在收容所的看護正在床前。三十分鐘之前,她發現我已死亡。她尊重我的意願,保持我剛死的肉體不受打擾。

我相信我可能體驗死亡至少有一個半小時。我看見外面的光線,我困惑了試著走向光,但是我從床上跌下來。起初,我對瀕死體驗沒有記憶,我一直溜離這世界、也一直問「我是活著嗎?」因為這個世界比那個世界更像一場夢。

三天後,我恢復正常。自從我回來,對於我曾見過的人,我無法找出其任何錯誤,而在我死之前,我是帶著批判的,我認為人們全都做錯了,除了我之外。

大約三個月之後,一位朋友說我應該去作癌症檢驗, 但我覺得很健康。我依然記得,診所的醫師看著死亡前後的掃瞄, 他說:「現在我無法找出癌症的徵兆。」我說:「是奇蹟嗎?」他回答:「不」,「這類事情有時發生,叫做自發性復原。」他似乎不太感動,但我知道那是一個奇蹟。

人在意的不是神在意的-學到的功課

我問上主:「什麽是地球上最好的宗教?哪一個是對的?」上主帶著偉大的愛說:「那不重要!」。多麽不可思議的恩典啊! 屬於什麽宗教並不重要 。宗教來來去去,它們在改變、在抗拒和爭鬥,一個宗教反對另一個宗教,相信只有他們才是對的。當上主說:「那不重要」,我明白那是人在意的,而不是神在意的

我死時帶著強烈恐懼看待有毒廢料、核子武器、人口爆炸、雨林消失等等,回來後,我帶著愛看待每一個問題。那可怕的、驚人的雲忽然間把我們一起帶向一個新的意識層次。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