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中共為何突然提防止形成特權階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繼新版中共簡史後,中共當局日前再次推出一個名為「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與行動價值」的書作。無神論的中共應劫而來,已將中國傳統文化幾乎摧毀殆盡,它自稱的所謂「歷史使命與行動價值」又能是什麼呢?

8月26日,中共中宣部發布上述書作的內容,當中大談「為人民服務」,聲稱在中國,中共建立的政權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各級政府稱為「人民政府」,軍隊稱為「人民解放軍」,黨的幹部稱為「人民公僕」,黨中央的機關報稱為「人民日報」,中央銀行稱為「人民銀行」,等等。官方欲以此來佐證其黨和人民的「血脈關係」。

其實,中共的什麼都掛上「人民」的牌子早已是民間的笑料,因為所有帶「人民」字眼的這個政權的政府、軍隊和各類單位,事實上都不是人民的,故此形容為「掛羊頭賣狗肉」最恰當不過了。中共自己也說黨管一切。

中宣部發布的內容還提到,中共堅決剷除毒瘤,保持肌體健康,堅決反對腐敗,堅決防止在黨內形成特權階層,云云。

中共自己如何能給自己剷除毒瘤就更令人稱奇。但最為奇怪的是,官方突然說中共要堅決防止形成特權階層,這是為什麼呢?

中共建政後新老權貴家族橫行

專制社會就一定有特權階層,這是常識。中共建政後就有特權階層,最有名的就是中共「八老」家族。

「八大元老」是一個非正式說法,曾出現兩份名單包括:1.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彭真、鄧穎超、王震、楊尚昆、薄一波;2.鄧小平、陳雲、彭真、楊尚昆、薄一波、萬里、宋任窮、習仲勳。這是因為有人老死後名單增補了。

中共建政後形成的權貴家族還有新老之分,傳統的一批就是以所謂「八老」為首的元老家族,其中又以鄧小平為首,新的權貴家族則以江澤民曾慶紅等為首。兩股勢力不但掌控官場,且其後代無一不是在1989年「六四」之後橫行國企,在商界迅速發家,到如今富可敵國。

原發於彭博社2012年12月26日的長篇報導,追蹤了鄧小平、王震、陳雲等中共元老後代的財富狀況,發現他們瓜分把持了總資產至少1.6萬億美元的國有企業,並在「擁抱市場經濟的過程中」聚斂了巨額私人財富。這些人因此迅速發家致富,由此形成了「一個新的精英階級」。

他們的孫子輩和他們的配偶們,則利用他們的家庭人脈關係和在海外接受的教育,在私募行業中玩得風生水起。

除了傳統的中共元老家族,自江澤民踩著鎮壓八九六四學運的鮮血上台,另一批新的權貴家族也在中國發跡。比如江澤民長子江綿恆1994年用數百萬元「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幾年間建立起龐大電信王國,控制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中國網通等十多家企業。網通號稱國企,實際上是江綿恆的「私人企業」。

江澤民家族被曝操控萬億資產,跨領域控制的企業有上千家,金融機構、集團、公司,通過國有、金融票據、金融機構、大額擔保、特權等一系列手段,在海外已經洗白的資金有5000億美元。這些資金被轉移到各地,包括投資到美國幾大基金和幾大科技公司。江澤民長孫江志成已成為江家財富代表。

曾慶紅家族長期掌控石油、能源、化工行業。2008年,大陸《財經》雜誌的報導揭露曾慶紅之子曾偉,以37.3億元獲得高達700多億的魯能集團91.6%的股份。

劉雲山長子劉樂飛歷任首創證券公司執行董事、銀河證券投資管理總部總經理、中國人壽保險股CEO。2008年出任新成立的國有信託基金、中信投資董事長兼CEO,管理四隻基金,總規模達350億元,累計投資五十多個項目。

還有更多的權貴家族不再列出。在習近平過去幾年反腐中,這些權貴只是表面收斂隱忍,比如劉雲山之子劉樂飛在2015年的股災後為了避免引火燒身退任中信證券的相關職務。

除了與鄧小平家族解除關係的鄧的前外孫女婿吳小暉,中共的新老權貴家族在這場強力反腐運動中基本沒有被觸動。

紅後代是龐大的中共特權階層

已旅居美國的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2020年9月在美國之音專訪中就曾坦承自己出身於特權階層,但她還不是頂層的紅二代

她說,中國共產黨在成立以後,把那麼多的人民鼓動起來,一起跟著它武裝奪取政權。它許諾給人民的是「人民當家作主」,許諾我們將來要走向「社會主義民主」。但是實際上在執政以後,它建立了一套等級特權制度:你父母的等級有多高,你享受的特權就有多少。

蔡霞說:「我後來感覺到,比如說住房、家庭經濟條件、你接受的教育都會比你身邊的小夥伴明顯地高出一大截,但是那個時候你是理所當然地去享受了。」在文革中,蔡霞因為家庭關係,沒有和大多數同學一樣上山下鄉。

她說紅後代完全變成了一個特權貴族階層,而這個貴族又不是精神上有社會道義、責任感的,而是類似於八旗子弟那種貴族特權。

今年「七一」,中共建黨百年,紅二代扎堆參加天安門慶典,紅色權貴傾巢而出,毫無顧忌,令人吃驚。

網絡上流傳的一份中共元老後代天安門城樓觀禮車輛安排的名單,號稱中共建政之初「四副兩高以上、55上將以上家族,一族一人」,齊齊登上東觀禮台。「座次依照父輩、爺輩地位排序。」

而薄一波之子,落馬的重慶原市委書記薄熙來之弟薄熙成,也在上述觀禮安排名單之中,證實其家族特權地位毫不受薄熙來案影響。

除了紅色後代,還有官二代。中共搞一黨專政,黨以附體形式靠人民供養,也自然使普通的黨政官員及其家屬成為社會上的特權階層。所以才有「我爸是李剛」、李天一強姦案、四川「嚴書記事件」等的頻頻出現。

此外,規模驚人的高官特供系統,在職和退休高官的特權醫療待遇,龐大的生活開支,都已不再是祕密。

中南海此時提防止形成特權階層何意?

中共現在提防止特權階層,其一是想說現在還沒有特權階層,這樣就把現有的紅色權貴們保護起來了。中共向來有一套所謂的新人新辦法,舊人舊辦法。以後再來的新貴,就可能成為被打壓的部分。

這樣就杜絕了那些出身草根,從底層上來試圖通過加入中共謀得利益和地位,逐漸成為中共固有特權階層的可能。舉例現在遭整肅的馬雲本身也是中共黨員,他在發家過程中也必然背靠中共高官權貴,但畢竟只是出身草根,作為商場中人,一旦時勢有變,靠山不保,他就會成為被狠狠打壓的目標。

另一個原因是中共知道老百姓痛恨特權,於是做做樣子,它當然也知道,別人知道它是在說謊,如此而已。

第三個原因就是中共權力鬥爭的需要。這和當局不許搞拉幫結派、團團伙伙類似,當權者要借防止形成特權階層,打擊政敵,也同時作為整肅中共體制內不聽話的部分人的理由。

在當局要求下,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家人搬離北京富強胡同6號院;而在2019年5月19日,胡耀邦三子胡德華搬離了胡耀邦生前居住的西城區會計司胡同25號四合院。

紅二代地產大佬任志強甚至因言論而被判刑入獄。

習近平掌權之初,不但有王岐山、劉源助其「反腐打虎」,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耿飆之女耿瑩、胡喬木之女胡木英、陶鑄之女陶斯亮等紅二代也都一度公開挺習,而近幾年來除了王岐山疑受壓不得不捧習,對習公開表忠心的紅二代卻看不見幾個。

這也說明,即便中共黨內還有紅色特權階層,在習當局的強勢統治之下,也只能保有經濟利益和生活特權,他們正一步步遠離政治權爭。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