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中共密集輸出軍方疫苗及背後用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疫苗研發的彎道超車、不透明和各方利益驅逐讓科興與國藥疫苗質量甚是堪憂,儘管中共吹噓已向國外出口和捐贈了8億劑疫苗,但國產疫苗最終難以取信西方國家,疫苗外交慘遭敗局。

中共軍方近期卻頻頻對外輸出疫苗,引人關注。這背後隱含著怎樣的信息,引外界推測。

一、軍方近期密集輸出疫苗

據中共國防部官網消息,8月28日,解放軍在科倫坡班達拉奈克國際機場向斯里蘭卡軍隊交付一批新冠疫苗。

據中共駐越南使館消息,8月23日,解放軍在河內向越南軍隊援助了一批新冠疫苗。網易報道,此次運送由國產運-20大型軍用運輸機完成,運-20最大載重量達66噸。

據中共國防部官網消息,8月22日,解放軍在緬甸軍隊交付一批新冠疫苗;8月19日,中國軍隊向埃塞俄比亞軍隊提供新冠疫苗。

上述消息均指出,解放軍疫苗外援是「落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關於將中國新冠疫苗作為全球公共產品的重要指示,同時應緬軍請求,經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央軍委批准」。

很明確,這波軍方疫苗輸出來自中共軍方最高層習近平。至於說是否應對象國軍隊請求,外界不得而知,根據中共一貫打腫臉充胖子的行事風格,很有可能是中共遊說了對象國軍隊發出的請求。

另有陸媒報道,8月20日,中共向馬來西亞政府運送了一批克威莎疫苗(康希諾),這批疫苗雖不是軍方送出的,但康希諾卻是中國軍隊指定使用的疫苗。

二、國防部多次介紹軍隊疫苗外援情況

據國防部網站消息,8月26日下午,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大校向記者介紹道,「8月以來,已陸續向玻利維亞、埃塞俄比亞、緬甸、越南、柬埔寨和老撾等國軍隊提供了疫苗援助。」

7月29日下午,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答記者問時說,「中國軍隊通過提供防疫物資援助、派遣軍隊抗疫專家組、召開疫情防控經驗交流視頻會議等方式,與50多個國家軍隊開展抗疫國際合作。」「今年2月以來,……中國軍隊陸續向巴基斯坦、柬埔寨、蒙古、菲律賓、剛果(布)、赤道幾內亞、津巴布韋……等20餘國軍隊提供了25批疫苗援助。」

6月24日下午,國防部新聞發言人任國強大校答記者問時表示,「中國人民解放軍於5月底至 6月初分別向毛里塔尼亞、幾內亞和莫桑比克等軍隊援助新冠疫苗。」

三、國防部首次披露軍隊疫情與疫苗接種情況

中共將普通民眾的疫情知情權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想公布什麼數字就公布什麼數字,軍隊染疫情況更是關係到槍桿子的穩定,進而關係到黨媽的性命,應是絕對的軍事機密。

但4月29日下午,國防部卻破天荒地透露了軍隊疫情狀況和疫苗接種情況。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答記者問時說,「我國面臨著『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壓力,全國範圍內零星散發疫情時有發生,軍隊疫情防控形勢仍然嚴峻。為有效防範新冠肺炎疫情輸入擴散,軍隊正在根據統一部署,有力有序開展疫苗接種工作。」

今年「五一」之前,按照中共政府公布的信息,應該是歲月靜好,盛世燦爛。根據文化和旅遊部公開數據,2021年「五一」假期,全國國內旅遊出遊2.3億人次,超疫前同期,國內游收入恢復至疫前77%。

5月13日,疫情突至,當日凌晨,安徽六安發現1例確診病例。5月15日,安徽、遼寧兩省確診病例達11例。而在5月13的前22天,即4月21日之前,全國已經清零。不知吳謙4月29日說的「軍隊疫情防控形勢仍然嚴峻」是何含義,特別是「仍然嚴峻」四字的背後有著怎樣的軍隊染疫數據,外界很難猜測。

根據言辭中的擔憂來看,軍隊染疫情況不容樂觀。

四、克威莎也難擋新冠病毒?

台灣中央社報道,2020年6月,解放軍就開始專用一款疫苗——克威莎疫苗。

「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聯合康希諾公司研發腺病毒載體COVID-19疫苗,並於2020年6月25日獲得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衛生局頒發的軍隊特需藥品批件,有效期1年,且僅限軍隊內部使用。」

這款疫苗與國藥和科興不同的是,只需接種一針,是由中國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陳薇和康希諾公司開發的。康希諾生物在公告中稱,疫苗在巴基斯坦等5個國家進行第三期4 萬名受試者臨床研究,數據結果顯示:在接種疫苗後第28天,疫苗對所有症狀的總體保護效力為65.28%;對於重症症狀,接種的14日後保護效力為68.83%、28日後則為90.07%。

但美國媒體2020年7月,引述國際醫學期刊《柳葉刀》指出,將近一半的康希諾疫苗接種者出現不同副作用,其中46%發燒、44%疲勞、39%頭痛,整體上有9%接種者因而出現活動受礙的現象。

解放軍在4月7日就發布命令,要求全員接種新冠疫苗。4月15日,《解放軍報》官方公眾號引用軍隊專家的解讀表示,軍隊人員作為需隨時執行各類任務的群體,疫苗除確有禁忌症外,應當做到全員接種。

全軍也就是200多萬人,武警150萬人,需要多長時間全員接種完畢?我們來推測一下。

中國普通民眾疫苗接種的速度如何?中共稱之為「中國速度」。據國家衛健委公布的數據,從1億劑次到超過2億劑次,用時25天;從2億到突破3億劑次,用時16天;從3億劑次到超4億劑次,用時9天;而從6億劑次到7億劑次,只用了5天。

而推到之前的2021年4月1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研究員、世界衛生組織疫苗研發委員會顧問邵一鳴在央視13套視頻節目中表示,「我們達到一天1000萬人的接種數量一點問題都沒有。」

按照這個速度,軍人武警350萬人,一天就能接種完畢,超出群體防疫標準。4月7日開始全員接種,4月29日,吳謙答記者問卻說「軍隊疫情防控形勢仍然嚴峻」,外界只能有兩種推測,要麼康希諾疫苗是偽劣,要麼「中國速度」是偽劣。

路透北京8月6日消息,康希諾生物首席科學官朱濤表示,最新臨床研究數據表明,初次接種克威莎(康希諾)六個月後,中和抗體水平下降約30%,但接種加強一針,體內中和抗體水平可顯著提升,增加約8倍。

這是在給康希諾打廣告宣傳補丁嗎?

五、軍隊密集輸出疫苗的背後用意

中共為何近期頻頻輸出軍隊疫苗?其背後用意可能有如下幾點:

第一, 給疫苗外交失敗打補丁,以疫謀霸另闢蹊徑

在國際上,中共科興和國藥疫苗可以說是臭名遠揚了,人們敬而遠之。歐美早已放棄了中國疫苗。東盟國家也在相續拋棄之。泰國7月份宣布混合接種科興和阿斯利康,而不是接種2針科興;印尼給醫護人員提供莫德納加強針;馬來西亞宣布用完科興庫存後改用輝瑞。中共無奈之下,把看家的軍隊疫苗拿出來了,要爭得亞非拉一些小國、共產小兄弟們的一票,以圖疫苗外交東山再起。中共計劃對外輸出疫苗達到20億支,目前才8億。

第二,轉移和掩蓋中共軍方疫情信息

4月15日,深圳網民「山下花野子」在微博發帖,公開了28歲的解放軍胞弟疫苗接種事故經過:「我弟弟28歲,軍人,沒有病史,單位安排統一打完國藥集團的北生滅活疫苗,第一針1月11日,第二針2月8日,在深圳濱河大道婦幼社康中心接種,在此期間,出現疲勞、皮下出血,牙齦出血的情況。到3月24日頭痛以為感冒,突發腦出向血入院,今天人已走!重度再障引起的腦出血,為什麼接種疫苗會引起再生障礙性貧血?請你們給家屬一個交代!」

但消息很快被全網刪除。

去年2月份,網上傳出至今,湖北有10名中共軍人、15名武警已被確診感染中共肺炎,住在孝感的「空降兵軍醫院」、武漢的「中部戰區總醫院(漢口院)」及襄陽的解放軍991醫院。襄陽991醫院的一名工作人員向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證實有1,500名中共軍人、1,000名武警正被隔離。

自那以後至今,外界鮮有聽說軍方染疫的確鑿消息。但這並不代表軍隊沒有感染者。中共向50多個國家輸出軍隊疫苗,其潛台詞是展示疫情防控的戰績,我軍有能力、有餘力幫助他國,就說明我軍零感染了。可是稍稍想一下,這個傲人的展示並不能夠站得住腳,你是醫生就能能保證你不得病了?

第三,側面助力甩鍋疫情

越南、老撾、緬甸的德爾塔疫情上半年起伏不停,中共在疫情源頭方面一直堅定執行毫不動搖的甩鍋政策。雲南、廣東的疫情直接甩給東南亞有很好的地緣優勢。再假惺惺地奉上軍方疫苗,讓國內百姓觀賞到黨國的共產龍頭大哥風範,給中共甩鍋疫情是陰謀論湊了證據。

第四,與美展開地緣政治角力、爭奪全球話語權

大國博弈,一舉一動皆是戰略。美國正尋求全球聯盟群毆中共,使中共走入了逆全球化的寒冬,形勢所逼,中共只好重拾第三世界國家這張牌,劍走偏鋒,輸出軍隊疫苗收買發展中國家的人心,以期激活半死不活的一帶一路,和美國爭奪全球話語權。

同時,在印太地緣政治上和美國展開暗戰和角力。美國前些時候布林肯與奧斯曼亞洲之行與近日賀錦麗的東南亞出訪均在布局印太抗共聯盟。角力的焦點近期似乎聚集在越南,越南8月中旬疫情感染單日確診過萬,首都四萬大軍軍管。美國8月25日宣布向越南輸送100萬支輝瑞疫苗。

越南6月21日接收了中共第一批50萬劑國產疫苗志願,8月14日又接受了100萬隻,但遭到民眾的普遍反對。越南科技聯合會「公共衛生專家」陳俊公開表示,「中國疫苗效力低」,「越南不應選用」。越南教育科學院副教授莫文莊給胡志明市政府寫了一封公開信,稱「中國疫苗不可信」 「中國對越南做過很多危險的事情」,莫文莊的妻子、電影演員阮金枝在接受BBC採訪的時候說:「與其打中國疫苗,不如死了算了。」

越南人對中共的不信任讓中共深感危機,生怕後院著火,紐約時報8月20日發表評論稱,中國疫苗外交受挫,美國或在亞洲打開新局面。情急之餘,中共只好再賭一把,將康希諾拿出來了,大外宣稱8月23日,中共輸送了120萬支疫苗到河內,看來是想下血本。

六、結語

從疫苗外交到輸出軍方康希諾,中共在國際疫情危機處置上,僵持甩鍋攻略,與世界漸行漸遠,直至無路可走。如今,中共外交部戰狼化與國防部外交化,花開兩朵、奇葩絕倫,映射出叢生亂象,垂垂朽態。

中共末日之像越來越清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