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強推疫苗恐入誤區 懲罰未接種者合理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疫情當下,多國政府都在積極地推動施打疫苗。儘管各國都宣稱,接種與否屬於自願,但是一些國家和地方政府已經出台政策,區別對待非接種人群,例如禁止其進入餐館、超市、電影院等場所,禁止其搭乘公共交通,禁止到校上學,甚至解聘。這些手段引起了爭議,法國民眾在7月份連續幾週上街抗議健康通行碼;在其它國家,有網民發起請願,認為這對未接種疫苗者不公平。

首先,懲罰那些未接種疫苗者,與政府所稱之「自願」原則相牴觸。這些人並未被證明是新冠病毒攜帶者或是染疫者,他們只因自己一次合法的選擇就被限制了自由、被剝奪了某些權利,甚至失去了工作和經濟來源,這是極不合理的。

制訂政策者的理由是:未接種疫苗者感染後患重症的風險可能更高,所以這樣能更好的保護他們和他人。但是此說欠缺科學依據。相反,在中國和歐洲,很多人在完成了兩劑疫苗的接種後染疫。那麼,他們在公共場所內活動是否就安全呢,病毒在這類人的身上將如何傳播?

第二,區別對待疫苗接種與未接種者,是在製造歧視和族群分裂,不利於家庭、職場和整個社會的正常發展。有人甚至將之與上世紀對黑人的「種族隔離」相比,足見性質的嚴重。

第三,有些人原本拒絕當「小白鼠」,卻被種種懲罰性措施嚇退了。最後,他們之所以無奈地施打疫苗,並非為了個人健康,而是因為不打疫苗就會丟了工作,不打疫苗孩子上不了學,不打疫苗怎麼出國?不打疫苗連超市都去不了。試問,疫苗的作用到底何在?這種情形不荒唐嗎,不應當引起反思嗎?

從去年底至今,圍繞幾款疫苗的爭議不斷,主要原因是研發時間過短,臨床試驗數據不足,藥物效力有待觀察。隨著接種工作在各地展開,大批關於疫苗副作用的案例傳出,許多人在接種後產生併發症而死亡。但是,接種者由於是自願接種,他們根本無法索賠。

由此可見,施打疫苗是一件事關健康和生命的大事,公眾選擇或拒絕接種,都是出於維護自身健康的考慮,哪一種選擇都應得到尊重和認可。為政者只有抱持這種謹慎負責的態度,才能真正保障民眾的安全。

目前,鑒於病毒變種以及前兩針疫苗的有效期限,「加強針」(即第三針)疫苗已被提上日程,有的醫學家甚至提出了第四針、第五針的預期。難道,人們不僅要與病毒「共存」,還將陷入無休止的疫苗鏈?

當前全球防疫緊張、急迫,病毒一波又一波捲土重來。有人感嘆:人類作孽啊。對此,值得深思的問題不止於接種或不接種疫苗。事實是:現代醫學再發達,也追不上病毒變種的速度。面對疫苗的嚴重副作用,一些專家僅以「罕見併發症」或「若感染後風險更大」等來進行所謂的解釋。在病毒面前,看似高端的醫藥科技顯得那樣無力。

此際,我們有必要突破固有的觀念,回歸古代傳統的養生之道。《黃帝內經》曰:「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指的是致病因素,「正」既指人自身的調節能力,也包括明辨是非的正念。

此理不僅適應於個體,同樣適應於國家。21世紀的今天,國際各界都需要自我反省。地球人在多大程度上失去了正直、善念?我們是否在物慾中隨波逐流,甚至為了利益而善惡不分?倘若人們能真正地擁抱普世價值,並且敢於為之實踐和發聲,許多難題將會迎刃而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