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中共面目 河南鄭州派出所警察退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8月31日訊】美國佛州法輪功學員李城芳8月30日告訴大紀元,河南鄭州一名派出所警察,因看清中共秋後算帳的局勢,近日退出中國共產黨。

李城芳表示,這位男警察從聲音聽起來很年輕,大概二三十歲的樣子。她告訴這位警察,中共政法部門最近出台了「12項專屬罪,倒查20年」的政策。對方很感興趣,並說,他正在學習這些政策,但有些問題他不明白。所以主動要求李城芳幫他分析目前的局勢。

李城芳在電話裡告訴他,中共的這些公檢法政策法規,是挖著陷阱讓大家往裡跳。

她說,「一開始告訴你們迫害法輪功,迫害不追究任何責任。讓你們去抓,去抄家,抄了,還分錢給你們。」

「現在要整頓了,刀刃向內,12項專屬罪,倒查20年。」

「你們看一下,12項專屬罪裡面,哪個貼上去,那哪個不合適啊。」

「你們這個體制裡面,從最高到最低,哪個人不被圈住?哪個人沒跳出這12項專屬罪?」

2021年2月27日,中共政法委系統、公安部開始所謂教育整頓,稱「刀刃向內」。其後,在中國大陸刊發最高法院動態的網站「最高辦案指南」,公布了「公檢法幹警專屬12項罪名」,並稱:「建立責任終身追究制,對造成冤假錯案之人追究終身責任」。同時,最高檢察院的網站刊文稱:將對檢察幹警違紀違法辦案展開「過篩子」式「倒查」。

最高法院網站「最高辦案指南」,詳細刊發了「公檢法幹警專屬12項罪名」:

(一)徇私枉法罪
(二)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
(三)執行判決裁定失職罪
(四)執行判決裁定濫用職權罪
(五)枉法仲裁罪
(六)私放在押人員罪
(七)失職致使在押人員脫逃罪
(八)徇私舞弊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罪
(九)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十)刑訊逼供罪
(十一)暴力取證罪
(十二)虐待被監管人罪

李城芳告訴這位警察,「體制下,就是在互相鬥嘛。」「一開始叫你去做的是它(共產黨),現在要整頓了,還是它(共產黨)。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嘛。」

近期,多位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落馬。僅以近期舉例:山西省前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劉新雲,江蘇省連雲港市政法委書記王立斌,河北省公安廳交通警察總隊(河北省公安廳交通管理局)黨委書記、總隊長(局長)張建芬,重慶市高級法院執行局局長張曉川等都曾參與迫害法輪功。

李城芳告訴這位派出所警察,中共迫害法輪功,主要是依靠謊言宣傳誹謗,比如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

李城芳告訴他:「它(中共)迫害法輪功,不就是利用『天安門自焚案』嘛(編註:自焚案是中共謊言誹謗之一)。 」

「你想一下,天安門5人『自焚』。男女老少都有,每種人物有一個。約好了坐車坐到北京,從天安門廣場走進去。天安門廣場60個足球場那麼大,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到自焚。那誰能做得到啊? 那只有演員。 」

「你冷靜想一想,是不是這麼回事? 遠距離、近距離鏡頭都有,還有消防滅火器。兩分鐘不到,滅火器從哪裡來? 他是準備好了,拍電影嘛。」

「歷次中國運動,不都是這樣的嗎?劉少奇、鄧小平,都是這樣打倒的嘛。 」

「先抹黑栽贓嘛,這不是他們的特性嗎?」

2001年1月23日中國黃曆新年除夕日,中共導演所謂5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但此案被國際社會證實漏洞百出,是中共嫁禍法輪功的世紀騙局。其目的是煽動仇恨和維持迫害。

李城芳也告訴這警察,法輪功在全球弘揚的真相。

「你看現在國外,(法輪功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在國外受到的褒獎及支持信函,超過5千項。」

「咱們中國的《道德經》,是很有名的著作,傳世二千多年,才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

「法輪功的著作在短短二十多年裡,被翻譯成41種語言。什麼概念啊?這是咱們華人全球最高的榮耀呀。」

李城芳最後直接告訴這位警察,退出中共,與其切割,已是大勢所趨。

她說,「現在全球三億八千萬人都明白了真相,都在自保自救了,做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

「肯定要跟這個邪惡切割掉的嘛。」

「人在做天在看。共產黨怎麼壞,(它)都是受到『善惡有報』的天理制約的。」

「你想一下:共產黨有多壞,從娃娃抓起,就讓我們發毒誓。」

「你還記得嗎,你小時候舉著拳頭,對著老天、對著黨旗,說要做共產主義的接班人,說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是什麼意思啊?終身,你想一下嘛。那可是從生至死啊。共產主義的老祖宗,可是馬克思、列寧。」

「後面的入團、入黨,發的誓就更重了,要時刻準備著,要為它犧牲一切。什麼叫一切呀,生命,加財產,連老祖宗留下的福分,都獻給他了,還要時刻準備著。」

「你想到沒,共產黨有多壞、多邪啊。」

「你拿它一點工資,好像它施捨給你的,你還要感恩戴德。你老祖宗留下的東西,還要讓他拿去,你想想啊。」

「我們傳統文化講,人在做,天在看啊。 你以為說完了,就完了。」

「咱們在公檢法的人,很多人都在退(黨)。有些高官跑到國外來退。一些高官的家人、子女都在國外。」

「我就幫你退了吧。」

李城芳表示,這通電話她講了三四十分鐘。

聽到最後,這位警察欣然同意退黨,並向李城芳表示感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