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遊戲禁令惹怒少年 中共袒護芬太尼毒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1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8月31日晚上6:30,北京時間9月1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未成年人遊戲限制令惹惱大陸年輕人,稱「江山坐得太久了」;南泥灣作風回來了?!中共袒護被美國懸賞捉拿的世界芬太尼毒王。

Sydney:8月30日下午,中共新聞出版署下發通知,限制未成年人玩遊戲的時間為每週3小時,網友直接將其稱之為「史上最嚴」防沉迷規定。通知引發網絡熱議,有很多家長支持,也有質疑公權力管的太寬的,而很多年輕人則對此非常不滿,甚至直接嘲諷「這江山看來是坐得太久了」。

秦鵬:美國時間週一(8月30日),美國國務院宣布懸賞500萬美元,通緝跨國販毒集團的首領、中國公民張健。此事居然引起中共不滿,週二(8月3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鄭重要求美方停止通緝張建。那麼,這個被稱為芬太尼毒王的張建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中共又為什麼要阻撓美國通緝他呢?

遊戲禁令惹怒大陸少年 諷中共「江山坐得太久了」

Sydney:8月30日下午,中共國家新聞出版署下發《關於進一步嚴格管理 切實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遊戲的通知》,堪稱「史上最嚴」防沉迷規定,未成年人每人每週只能玩網絡遊戲三小時。

怎麼實施呢?也就是要求所有網絡遊戲企業,只能在週五、週六、週日和法定節假日,晚上8點至9點,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時服務,其它時間均禁止。

同時,當局要求要嚴格落實遊戲帳號實名註冊和登錄,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實名註冊和登錄的用戶提供遊戲服務。

這個消息一公布,最受影響的除了喜歡打遊戲的少年們、想好好教育小孩的家長們、還有遊戲公司。我們都來聊聊。

中共規定一週只能打三小時

首先,喜歡打遊戲的少年們,肯定是搥胸頓足了,一次來得太猛烈,原本可能一天打遊戲好幾小時、超過三小時的,突然變成一週打三小時了。

秦鵬:網友各種留言。

Sydney:微博上的熱門話題,被中共當局降級,也讓這些網民憤怒。

有網友甚至說,「這江山看來是坐得太久了」。下面有人說「支持」,也有人嚇得說「這話你也敢講」。

秦鵬:嗯,這確實有點直接反黨了。可見,這個禁令,社會主義鐵拳砸醒了很多未成年人。

Sydney:是,不過這次可能有些家長,本來就想改掉小孩打遊戲毛病的,會高興。

秦鵬:是。其實,我作為家長也不希望孩子沉迷遊戲。不過,這個時間是不是合適?所以,也有家長們在質疑公權力管得太寬的。

此外,我也發現,有一些人原本認為這是好事,看到一個消息後醒悟了。比如推特有人就說:

「我還在群裡說,不讓小孩子補課和玩遊戲,是好事情,最近幾個連續的規定都對小孩子挺好的……然後,馬上有人發了這個出來,被打臉了。原來只不過是整理一下資源,壟斷起來多賺一點錢。」

整頓補教業後 要壟斷課後服務

Sydney:她附上的通知,寫道「課後服務一學期收費3,300元,家長質疑,教育局回覆:公開透明自願參加」。

秦鵬:官方說這是:自願參加,公開透明。

Sydney:整頓補教業後,要壟斷課後服務這塊了。

中共當局看來是希望課堂上、課後閒余時間,都要全方面掌握孩子們的思想和接收到的信息,不希望有任何遺漏。畢竟「洗腦」孩子,就能塑造國家未來二三十年的走向。

除了整頓補教業包括現在北京開始實施、試點的「教師輪崗制」都與這個聯繫了起來。

中共當局可謂是不遺餘力,要嚴管孩子們的思想,什麼都必須在當局眼皮底下,不能有任何管不到的角落。

YouTuber李大宇,發了一則推文很有意思,寫道:「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來尋找光明;禁打網遊給了我充分的時間,我卻用它來學『習思想』。」

秦鵬:這是嘲笑最近中共當局把習近平思想推廣到學校,強迫小學生學習的。也就是說,放到一起看的話,發現中共控制遊戲只是幌子,它其實不是為了孩子的健康,而是為了洗腦。

大陸網絡遊戲類股大跌

Sydney:最後我們看到,受影響的,還有遊戲公司,這可能重挫他們的業務,所以看到大陸網絡遊戲類股31日早盤開低走低,完美世界、游族網絡跌逾4%,騰訊跌逾3%,電魂網絡、盛天網絡、吉比特、中青寶等紛紛下挫。

前一段時間,官媒曾以「精神鴉片」形容網絡遊戲,當時就一度造成遊戲類股大跌。看來當局要整治,那時就釋放出信號了。

不過這些遊戲公司看起來是挺順從的,騰訊、網易遊戲先後回應,說要努力為未成年人打造綠色健康的網絡環境,針對國家新聞出版署的最新通知,將嚴格遵守,積極落實等等。

秦鵬:他們不得不順從。

美國500萬美元通緝的毒王是誰?中共為何阻攔?

Sydney:8月30日,美國國務院發布懸賞,通緝中國毒販張建。此前,張建已經被美國司法部起訴,被控通過網絡向美國的毒販和個人,銷售芬太尼和類芬太尼物質,再通過郵件將這些非法藥品輸入美國。

國務院的聲明中稱,張建的販毒團伙,直接對四名美國人因吸毒過量死亡負責,還有其他五名美國人的身體因此受到嚴重傷害。張建2018年1月就已經在美國被起訴,罪名包括販運毒品、販運違法藥物以及國際洗錢等。多名同案的美國公民已被定罪,並被判處20年徒刑至終身監禁等刑罰。

2018年4月,川普(特朗普)總統時期的美國財政部宣布,根據外國毒梟認定法,中國公民張健被認定為「重大外國毒品販運者」。財政部並對張建及其四名同謀進行制裁。這是美國首次制裁芬太尼販毒成員及組織。

秦鵬:芬太尼近年成為禍害美國最嚴重的一種毒品。這是一種藥性強勁的人工合成阿片類止痛劑。其特點是起效迅速,作用時間短,效力比海洛因強50倍,只要幾粒沙粒的大小就可致命。有多嚴重呢?2毫克就足以使一個成年人死亡,也就是說一公斤可以殺死近50萬個成年人。2019年,美國在維吉尼亞州(Virginia)抓捕一個在美國多州販賣毒品的團伙,並繳獲了30公斤來自中國的廉價芬太尼(fentanyl),其數量足以殺死1,400萬人。

按照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數據,2016年美國超過2萬起死亡由芬太尼及類似物吸食過量導致。而CDC最近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藥物過量死亡人數達到創紀錄的93,331人,其中超過60%是由於芬太尼造成的,也就是說超過5.5萬是被芬太尼殺死的,比2016年多了近2倍。

Sydney:然而,這樣的一個販毒案件,居然遭到了中共當局的阻撓,中共外交部要求停止通緝張建。

中共袒護世界芬太尼毒王

星期二(8月3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批評美國針對這名中國公民展開懸賞緝捕行動。他說,相關藥品當時在中國屬未被列管的普通化學品,而美方迄今仍未提供相關人員違反中國法律的證據。

秦鵬:也就是說,中共方面承認張建實施了販毒行為,只是想說這沒有觸犯中共自己的法律。

Sydney:是,汪文斌還直接要求美方停止通緝張建,說美方懸賞緝捕行為將嚴重破壞中美禁毒合作的基礎,為下一步雙方合作製造障礙,中方要求美方停止這一行動。

引起媒體紛紛報導,認為中共偏袒這名毒販。

秦鵬:是。這也讓人好奇,中共到底和這個毒販有什麼關係,以至於居然要替他辯護。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根本不講法律,一群律師說抓就抓,一個藝人沒有任何處分就封殺了她所有的作品。所以,我和Sydney專門挖了一下這個張建的故事,也會進一步討論一下,中共這樣做的真實原因到底是什麼。

毒王張建的故事

Sydney:2019年10月,位於香港的端傳媒和美國《紐約時報》有一個聯合重磅調查:《尋找中國毒梟,致死18歲男孩的芬太尼是如何從中國流向美國的?》

這篇報導揭示了張建這個毒王是如何被發現的。故事從北達科他州一個因服用芬太尼死亡的18歲青年貝利‧亨克(Bailey Henke)開始,當地的FBI想了解這些毒品來自哪裡。而此時,美國緝毒局(DEA)的年輕警探布耶米(Mike Buemi)已經掌握了這個情報。

原來,2013年,布耶米在調查一種搖頭丸的時候,就通過扮演顧客的方式,發現了一名叫莉莉的中國女毒販,發現她還在販賣一種叫乙醯芬太尼(acetyl fentanyl)的新毒品,布耶米向莉莉下了單。而為了招攬布耶米一起分銷毒品,莉莉把他介紹給了自己的上線。隨後,布耶米順藤摸瓜,發現了這種新毒品的源頭,是一萬多公里外的中國。一個中國毒販的名字漸漸浮出水面:張建。

秦鵬:布耶米和北達科他州的執法者的調查發現,這個銷售的源頭,是一家總部在上海的食品添加劑生產商Zaron,這個公司建立起了一個遍布美國和加拿大的獨立販毒網絡,向兩地輸送了大量芬太尼。Zaron在香港還有公司,在中國大陸、越南、泰國和新加坡擁有8家工廠。

布耶米裝作同意了加入Zaron的販毒網絡,他下單了1,000片芬太尼啟動了生意,隨後他又從中國收到足以製造上百萬片藥的300克芬太尼,接手了Zaron在北美市場的客戶資料,成為組織的中堅力量。

Sydney:幾個月後,布耶米接觸到了張建。他發現儘管宣稱公司在上海,張建實際上居住在山東青島,名下也沒有工廠。這個在美國建立起龐大分銷網絡的毒販,本質上是一個中間商。他從顧客那裡接到訂單,再去找廠家進貨,然後打包寄出,用西聯(Western Union)收款。

隨後,2016年6月,布耶米到北京面見美國緝毒局(DEA)駐北京專員斯科曼和中共警方。彼時中共警方已展開對張建的調查,監控了他的郵件、稅務記錄等,還向布耶米提供了一份張建和中國供貨商溝通的記錄,此外,中方還截獲了張建寄出的一千克芬太尼。

秦鵬:當時,中方的積極態度和調查成果讓布耶米和斯科曼印象深刻。隨後,為了把這個歷時三年的這個案子完結,布耶米向張建一次性訂購了100公斤芬太尼,為了獲取證據,他還連哄帶嚇地騙張建使用了Skype,並且錄了音。

到了2017年10月17日,美國司法部宣布,對38歲的張建和另一名中國毒販、40歲的嚴曉兵進行起訴,這是美國第一次起訴中國的芬太尼販毒者。

Sydney:不過,隨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2017年11月,中共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長魏曉軍,在中美緝毒執法合作案件新聞發布會上,對美國司法部單方面通過新聞發布會宣布追捕兩名中國籍毒品犯罪嫌疑人之事,表示遺憾。魏曉軍說,由於中美沒有簽訂引渡條約,是否引渡這兩名男子取決於美方能夠提供、或中方能夠發現的證據。

當年12月7日,美國司法部宣布起訴張建不到兩個月後,張建辭任了Zaron董事,將公司轉給了一個叫何文祥的人,然後徹底消失了。

秦鵬:也就是說,在中共當局遺憾和放任中,這個張建有了足夠的時間完成了公司的轉移,已經消失遁形。在無孔不入的中共警方控制下,發生這樣的事情,著實令人奇怪。

美國國務院全球懸賞

我的感覺,正是隨後三年多的中共方面的配合不力,才有了美國國務院不得不採取全球懸賞的方式,來尋求張建的信息,試圖抓捕他。雖然我們知道,期間中共黨魁習近平和中國方面多次對川普政府表示,要和美國方面聯合打擊芬太尼。

當然,期間中美也有過一次較大的對芬太尼的打擊,2019年11月,中共國家禁毒委員會在河北邢台宣布,在美國方面的支持下,2017年12月開始,經過三個月的時間,全鏈條摧毀了一個非法加工、販賣、走私芬太尼等毒品的犯罪團伙。抓捕犯罪嫌疑人二十餘名,搗毀芬太尼加工窩點1個、銷售網點2個,繳獲芬太尼11.9公斤、阿普唑侖等其它毒品19.1公斤。

這個案件的背景,當然是因為當時中共要和美國達成貿易協議,所以答應了美方的要求,做了一些努力。但是,此後,中共就在這方面幾乎沒有什麼作為。

Sydney:確實,中共方面的配合顯得虎頭蛇尾。上週二(8月24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發布了一份報告,稱中國政府在遏止向美國販運阿片類藥物芬太尼方面的合作「軟弱無力」,阻礙美國打擊越來越複雜的芬太尼販運的努力。

中國外交部對此回應說,美國不能在損害中國利益的同時,期待中國無條件地合作。

中共當局這句話什麼意思?

秦鵬:中共這是給自己辯解,說它確實在打擊販毒方面和美國的合作軟弱無力了,但是那是因為美國在圍剿中共和調查病毒來源等等,所以,它不想好好合作。實際上中共外交部這也是威脅美國,不答應中共的條件,中共就會起阻撓作用,甚至推波助瀾。

Sydney:這樣的回應在正常社會看起來很奇怪,因為販毒是危害人類的,而且中共2019年禁止了芬太尼和類似變異藥物,而芬太尼比海洛因效力強50倍,具有高度致命性。就像前面提到的美國CDC研究,2020年全美死於用藥過量的記錄多出2萬1,000人,有超過60%與芬太尼有關。

秦鵬:你說的沒錯,在正常社會確實會跟著打擊的,何況習近平還曾經跟美國做過承諾:2018年12月,中美達成貿易協議,美方把這個寫入第一條:

「非常重要的是,習近平主席以極佳的人道主義姿態,同意將芬太尼指定為受列管物質,這意味著向美國銷售芬太尼的人將受到中國法律所規定的最嚴厲處罰。」

不過,中共的承諾就是用來違反的,它們什麼時候說話算過?香港50年不變?2015年,習近平到美國訪問,還對當時的總統奧巴馬親自承諾南中國海不搞軍事化呢,後來還不是照樣違反?

中共要禍害它心裡的敵人美國 同時賺取超額利潤

Sydney:這樣對中共有什麼好處呢?

秦鵬:中共的思維不能用正常思維看,它的思想和行為一直是反人類的,抗日戰爭中,中共躲在陝北,不僅接受共產國際的鴉片賣了補充軍費,而且還曾經在南泥灣種過鴉片,銷往國統區坑害中國人民,買了武器打內戰。後來中共為了美化這段經歷,還把南泥灣的經歷編造成生產自救,寫了那首著名的歌兒唱「花籃的花兒香」,但實際上那是罌粟香。

大陸學者張耀傑的研究顯示,毛澤東親筆題詞讚揚的中共中央警衛團戰士張思德,也並非官方說的什麼死於燒木炭,而是燒制鴉片的過程中意外身亡。

現在,中共不配合打擊芬太尼,以及要求美國停止通緝張建,目的其實跟當年非常相似,中共要通過這種方式禍害它心裡的敵人美國,同時賺取超額利潤。

Sydney:這讓我想起,中共國師、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之前的一個講話,他說中共要戰勝美國的一個重要做法,就是「培育美國的敵人」,要確保美國有4個敵人,就可以讓他們失去方向。其中之一是「恐怖主義」,不知道毒品在不在內?

秦鵬:嗯,這才是中共方面包庇毒販、和恐怖分子為伍的真實目的。所以,我們一直說,中共是世界禍亂之源,是反人類的犯罪集團。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