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美懸賞500萬緝捕中國毒梟 中共發起超限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1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8月31日(星期二),亞洲時間是9月1日(星期三)。

今天焦點:美重金緝捕毒梟 中共要求停止;中共支持製毒販毒?成噸毒品輸美,張建:別殺死所有顧客;新時期「鴉片戰爭」 中共對美超限戰;冷鏈產品傳毒? 中共再攪混水;官媒齊發左文 文革山雨欲來;誰發出死亡威脅? 又到831。

60秒新聞

8月10日河北省爆發人畜共通炭疽病病例,山西、寧夏等地隨後也出現病例。中疾控中心31日通報,截至8月15日,山東疾控中心報告濱州2例炭疽確診病例,已知密切接觸者超過4,700人。其中一例,當地14歲學生病例8月6日死亡。

美國商會官員31日表示,中共當局已指示位於成都的美國商會停止運作。美方面稱,沒有獲得具體理由。該商會會長王曉東說,中方民政部似乎在執行一個規定,即外國在中國只能保留一個官方商會。

日本防衛省31日發布增加軍費預算請求,申請額度為5·48萬億日元(約合500億美元)。為了應對中共不斷增長的軍費預算和朝鮮核威脅,近十年來,日本國防經費連年增加。

韓國國會31日投票通過一項法案,防止谷歌和蘋果公司強制開發者使用應用內計費系統。文在寅簽署後,法案就將成為法律。政府出面干預科技巨頭將支付方式強加於應用內購買,屬全球首次。

截止到美東時間8月31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68萬3,542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1,790萬900人;單日死亡8,601人,累積死亡總數是452萬3,694人。

美重金緝捕毒梟 中共要求停止

昨天(30日),美國國務院懸賞500萬美金,尋求得到中國毒梟張建的信息。只要提供指向他所在位置的信息,也能得到這份重賞。

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表示,38歲的張建是跨國犯罪團伙的一個關鍵頭目。2013年到2016年,張建的犯罪組織向美國非法販運芬太尼,導致北達科他州、俄勒岡州、北卡州和新澤西州4名美國人用藥過量死亡,另有5人身體受到嚴重傷害。

不過在今天(3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汪文斌表示,美國懸賞緝捕行為「嚴重破壞中美禁毒合作的基礎」,為下一步合作製造障礙,敦促美方停止這一行動。

汪文斌表示,有關案件是中美雙方2016年以來聯合偵辦的一起案件,確認了相關中國公民的身分。當時相關藥品在中國屬於未被列管的「普通化學品」,而美方始終沒有提供相關人員違反中國法律的證據。

汪文斌稱,2019年5月1日,在本國芬太尼問題並不突出的情況下,中方「在全球範圍內率先宣布正式整頓列管芬太尼物質」。

很明顯,美中雙方又一次不同調。芬太尼是毒品,中共還假意向美國要所謂的證據。

中共支持製毒販毒?

根據公開資料,芬太尼是一種藥性強勁的人工合成阿片類止痛劑。它的特點是起效迅速,作用時間短,效力比海洛因強50倍,比嗎啡強一百多倍,只要幾粒沙粒大小的芬太尼,就可以使人致命。

這樣的毒品,中共聲稱沒有違反法律,大家看出了什麼問題?

無論什麼時候,中共都是與美國對著幹,跟普世價值對著幹。有的時候它表面上跟美國好,那是為了占美國的便宜,而實質上它是吃著美國、恨著美國。

凡是美國提倡的普世價值,中共都會反對。凡是美國反對的不好的東西,中共大多是支持;凡是能打擊美國的,中共都贊同。從中你就可以看出,中共是純純粹粹地反人類。

比如美國提倡人權、自由,中共絕不允許在中國有人權和自由。美國認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會給人類帶來災難,而中共宣稱要「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美國打擊恐怖主義,對伊朗、朝鮮、塔利班等等,但中共卻偏偏與這些政權稱兄道弟。

正是因為中共袒護、包庇這些毒販,那些人才敢在中國大肆生產販售芬太尼這種毒品。他們知道在中共的統治下,這麼做不犯法。

汪文斌在記者會上說,「本國芬太尼問題不突出」。他這句話所傳遞的信息是,那些毒販雖然在中國製毒,但沒有在中國大陸銷售,或者只銷售了一少部分。

事實上的確如此,絕大多數中國人以前並不知道芬太尼是什麼,很多人是在2018年12月初的G20峰會期間,才聽到這個帶點「洋」味的名字。

當時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要求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加大對芬太尼類藥物的管制力度,習近平當時同意了。於是很多人從當天的新聞中才知道,世界上還有一種中國生產的「藥物」芬太尼,原來是毒品。

2019年8月,中共曾抓捕了張建。不過幾個星期之後,張建又被無罪釋放了,中共聲稱「證據有點問題」。也就是說,中共把對美國的承諾撕毀了,並沒有實質管控芬太尼。

就在本月,中共外交部曾對路透社表示,「美國不能在損害中國利益的同時,期待中國(中共)無條件的合作。」

從中共的說法和做法來看,中共實際是在變相支持製毒販毒,那些毒販是得到中共支持、蔭蔽的。

那麼大量的毒品運送到哪了呢?這是無庸置疑的。

普萊斯在昨天(30日)的聲明中表示,張建在2018年1月,與其他幾名美國、加拿大和中國公民一道,在北達科他州受到指控,罪名包括販運毒品、販運違法藥物導致美國人死亡或身體嚴重受傷、違反有關持續犯罪集團的法律以及國際洗錢。

長期關注《新聞看點》的朋友可能有印象,早在2017年,美國司法部就對張建進行了起訴。指控他通過互聯網,向美國的毒販和個人銷售芬太尼和類芬太尼物質。然後通過郵寄的方式,把這些非法毒品輸入美國。

成噸毒品輸美 張建:別殺死所有顧客

2015年1月2日,美國一個叫亨克的18歲年輕人去世了,死因是服用了過量的芬太尼。他的死亡,引起了北達科他州警察的注意,開始調查導致亨剋死亡的芬太尼的來源。其實那個時候,佛羅里達州美國緝毒局的年輕探員布耶米已經掌握了一些線索。

2013年,布耶米追查一款「搖頭丸」時,發現所有線索都指向一名叫莉莉的中國毒販。於是布耶米假扮顧客,取得了莉莉的信任。他發現莉莉還在銷售一種看起來和處方止痛藥一樣的產品「乙醯芬太尼」。

莉莉為了招徠布耶米,把他介紹給了自己的上線。布耶米了解到,跟海洛因、可卡因或大麻不同,芬太尼不需要種植,只要苯胺、醋酸硼氫化鈉等幾個原料在實驗室就可以合成。

根據公開資料,中國是全球第二大原料藥生產和第一大原料出口國,出口量接近世界原料藥市場份額的20%。2014年開始,中國化學藥品原料年產量都超過300萬噸。

通過追查莉莉的聯絡網,布耶米發現了一個頻繁出現的名字「貝瑞」。通過貝瑞,他找到了一個大型販毒網絡——成噸的毒品通過加拿大中轉運到美國。芬太尼是主要的一種,毒品源頭在萬裡之外的中國。這個時候,中國毒販的名字漸漸浮出了水面,他就是張建。

做臥底的第三年2016年,布耶米終於跟張建搭上了話。他了解到,儘管張建宣稱公司在上海,但他實際是居住在山東青島,名下也沒有工廠。

這個在美國擁有龐大分銷網絡的大毒梟,本質上是一個中間商。他在香港註冊一家空殼公司作掩護,向美國和加拿大輸送芬太尼。在接到顧客的訂單後,再去找廠家進貨,然後打包寄出。

為了扮演好分銷商的角色,布耶米和張建談到,要為他們的產品尋找恰當配方,以避免顧客過量服用。張建表示同意,他說「沒必要把我們的顧客都殺死」。

「沒必要」把所有的顧客都殺死,這句話隱含的意思是,可以殺死其中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金錢的來源,可以源源不斷地從這些吸毒人的身上撈到巨大的利益。

而這樣的一個事實清楚、罪證確鑿的大毒梟,中共卻說他沒有罪。在中共那次將他無罪釋放之後,張建就徹底消失了,或者說中共把他真正地保護了起來。

你就可以想到中共對美國都做了什麼,對美國人做了什麼。所以說中共真的在對美國發動超限戰,大量輸送毒品,就是一場「新鴉片戰爭」。

新時期「鴉片戰爭」 中共對美超限戰

2018年4月,川普政府根據外國毒梟認定法,認定張建是「重大外國毒品販運者」。但是被宣布起訴的還有4名中國公民,這些人被指控為張建販毒洗錢。

當時的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表示,張建是導致美國人亨克在2015年去世的背後販毒黑手。

雖然中共在2019年11月將9名向美國走私芬太尼的毒販判刑,其中一人被判了死緩。被抓的人當中就包括張建,但是幾週之後,中共又將張建無罪釋放了。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在本月24日的報告中表示,中國仍舊是非法芬太尼及與芬太尼有關藥物走私進入美國的主要來源地。

報告中指出,中共在制止向美國販運阿片類藥物芬太尼方面的合作「軟弱無力」,使美方打擊販運形式日益複雜化的芬太尼的努力受阻。

根據美國國家衛生統計中心的臨時數據,2020年,過量死亡的美國人高達九萬三千多人,其中大部分與芬太尼有關。這個數字比一年前創造的紀錄,又猛增了二萬一千多人。

2016年8月,中共少將喬良推出一本書《超限戰與反超限戰》。他指出未來的戰爭將會「泛化」,超越傳統戰爭,「是以一切手段」進行的戰爭。網絡戰、資源站、媒體戰、金融戰、文化戰,這些領域都將是激烈的戰場,同時也包括了貿易戰、新恐怖主義和生態戰。

大家回過頭來看看中共的所作所為,從「一帶一路」到中共病毒的傳播,再到現在向美國、加拿大等國家輸送毒品,中共實實在在地是在打一場超限戰。

如果給中共對美國輸送毒品命名,那就是中共發動的一場對美的「新鴉片戰爭」。一方面可以從美國賺錢,另一方面可以搞垮美國。

還是那句話,對中共的邪惡,你永遠也不會探到底。因為正常人的思維無法容納那種邪惡程度,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做不到。

冷鏈產品傳毒? 中共再攪混水

昨天(30日),中共疾控中心現場流行病毒培訓項目主任馬會來表示,2019年底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發生的新冠肺炎疫情,存在通過冷鏈產品引入病毒的可能。

中共官媒引述馬會來的說法,中共專家發現,有3個武漢冷鏈的證據。華南海鮮市場678家商鋪,390家商鋪與冷鏈有關。

他聲稱最早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3例病例,都從事冷鏈相關工作。還表示2020年初對華南海鮮市場的環境樣本檢測結果顯示,21家攤位的陽性樣本中,有進口冷鏈產品的攤位16家。

不清楚大家怎麼看,我是認為這是中共在繼續甩鍋。中共一直都在這麼做,一直都在聲稱冷鏈產品可能是毒源。言外之意,就是外國可能發病更早。

但是大家知道,武漢是2019年底爆發疫情,那些令人驚恐的場面還記憶猶新。而在2020年3月,其它國家才陸續出現疫情。

中共聲稱的冷鏈傳播,那有一個問題需要中共解釋:為什麼全世界只有中國大陸才有冷鏈產品發現病毒的情況?很顯然,這是中共的含血噴人。

僅從這兩點,就可以看出中共甩鍋的水平其實並不高。其實就是中共在不斷地攪混水,用各種不著邊際的甩鍋,擾亂人們的視線。

這也是美國情報部門在經過90天的調查後,沒有得出確切結論之後出現的新情況。但是中共的這種無腦甩鍋,騙不了頭腦清醒的人。

公共衛生專家湯姆‧弗裡登對《國會山報》表示,缺乏確鑿證據也不能消除實驗室洩漏的可能,這種威脅在世界各地都存在。因為中共政府沒有提供幫助,使找到病毒源頭的可能性非常低。

弗裡登說,「實驗室事故經常會發生,溢出效應時常會出現,這兩者中的任何一個都做得不夠。人們需要一種更好的方法來降低風險。無論武漢有沒有發生什麼,我們都需要更好地防止實驗室洩漏和全球範圍內的溢出」。

官媒齊發左文 文革山雨欲來

今天(31日)一早,有朋友給我發消息,說中國大陸有一個最大的事件。從中央到地方,幾十家官媒都在轉發一篇中共左派撰寫的文章《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

我抽出了一點時間,讀了一下這篇文章。發現這篇文章的言詞相當激烈,聲稱「如果再不整治,不僅娛樂圈爛透了,整個文化圈、文藝圈、演藝圈、影視圈也都爛透了」。

文章先批評了藝人吳亦凡、霍尊和張哲瀚,隨後又大篇幅地批評鄭爽、趙薇,也批評「美國人」高曉松「胡扯亂談歷史,崇美跪美」等等。

文中表示,從「反壟斷」到提出共同富裕,再到整治娛樂圈,都顯示出中國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變革,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場深刻的革命」。

文章稱「這是一次從資本集團向人民群眾的回歸,這是一次以資本為中心向以人民為中心的變革」,又說「這場深刻的變革也是一次回歸,向著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回歸,向著以人民為中心回歸,向著社會主義本質回歸」。

文章聲稱「當前對娛樂圈、文藝圈、影視圈的整治力度還遠遠不夠,要使用一切手段打擊當前社會上存在的各種追星、飯圈現象,徹底杜絕社會性格中的娘炮和小鮮肉現象」等等。「不僅要摧枯拉朽,而且要刮骨療傷,還要清掃屋子」。「紅色回歸,英雄回歸,血性回歸」。

在讀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就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中共要再次發動「文化大革命」了。這篇文章的激烈程度,可以說是殺氣騰騰,相當極端。

文章作者叫李光滿,是察網的專欄作家、編輯,曾經做過《華中電力報》的總編。這個人經常在網絡上發表一些具有民族主義色彩的文章。

他跟李毅、金燦榮等人屬於同一個族群,是一個極左的自乾五。用網友對他的評價說,這個人「專騙低文化、低腦齡人士」。

但是他的這篇文章被幾十家中共官媒轉載,其中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共央視、《光明日報》等等中央級喉舌,這個就顯得非常不一般了。這是不是中共要發動新時代的文化大革命了呢?這篇文章會不會就是中共的「五一六通知」呢?

1966年5月4日到25日,在當時中共副主席劉少奇的主持下,中共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集中批判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5月16日,會議通過了經毛澤東多次修改的「通知」,重新設立文化革命小組。

這個通知後來被稱為「五一六通知」,中共發動的十年文化大革命就以這個「五一六通知」做為標誌,後來又成了文化大革命的指導性文件。

看李光滿的這篇文章,言詞的激烈程度,與「五一六通知」完全可以相提並論。只不過這是以李光滿個人名義發出的,而「五一六通知」是中共中央發出的。

但是幾十家官媒同時轉載,這又意味著什麼呢?我曾經跟大家分析過,大家是因為認同我的觀點和說法,所以才幫我轉發。換句話說,我的說法與您的觀點是吻合的,得到了認可,觀眾才轉發的。中共和小粉紅們是不會轉發我的文章和視頻的。

從這點來說,中共的《人民日報》、新華社等這些國家級的官媒轉發李光滿的文章,也就是認同他的說法。

我們知道,中共對輿論導向的控制是非常嚴格的,不允許有任何的不同聲音。那麼這些喉舌媒體同時轉發李光滿的文章,是不是中共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呢?否則很難想像它們有這麼步調一致的行動。

如果是中南海的「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那又意味著什麼呢?在我看來,這就相當於是「五一六通知」,是中共發動新時期文化大革命的衝鋒號。很可能中國將回到50年前的那種荒誕恐怖的歲月了。

誰發出死亡威脅?又到831

今天是8月31日,大家是否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是「831太子站事件」2周年紀念日。

昨天(30日),曾經拍攝報導「831太子站事件」的前記者、香港灣仔區議員梁柏堅透露,他在本月初收到一封信,叫他「831收聲報全家平安」,信中有一個刀片。

很明顯,這是一個死亡威脅。但是梁柏堅收到信後,只向記協主席陳朗昇進行了報備,並沒有向警方報案。

梁柏堅沒有說明為什麼這麼做,但是如果了解「831太子站事件」的朋友,都能理解原因。因為2019年8月31日,是香港警察封鎖了太子地鐵站,速龍小隊衝進了列車車廂,見人就打,近距離用警棍和胡椒水攻擊手無寸鐵的市民。

我想大家都記得其中一個畫面,在香港警察無差別的狂毆亂打之下,車廂裡有一對情侶恐懼的相擁痛哭。當時的那種恐怖和市民的慘叫聲,至今人們都歷歷在目。

很顯然,施暴作惡的正是香港警察。這樣的事情向香港警察去報案,相當於是向流氓法官尋求公正,不但找不到公正,很可能還會遭到毒手。

在那一晚之後,有香港的匿名醫護人員透露,警察當時就打死了幾名香港市民。隨後,香港市民的每一次集體抗爭當中,除了喊「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之外,人們還會喊一句口號「721不見人,831打死人」。

已經到了海外的王茂俊,在831事件中被警方控告暴動等8宗罪,去年7月上庭前夕,他有幸逃離了香港。他對自由亞洲表示,中共港共試圖掩蓋當天警方濫捕、濫暴的罪責,但越是這樣,越不能遺忘史實,「否則就對不起曾經為爭取香港民主而付出的人」。

美國華文作家千瀑先生在詩集《致香港、香港人》中有一首詩「太子站那邊」。

太子站那邊我未去過/去過的那些/像乾脆的葉片/早已隨記憶的風吹走/有人會帶著鮮花前來/誦經/祈禱/唱哀傷的讚美詩/據說有人見過或聽到他們/月黑風高/一站一站屍速列車/幽魂那樣/時近時遠/不要擔心他們/因為他們從未寂寞過/每天都有人加他們為友/渴望真相大白/甚至遠在太平洋這一隅/當我默默寫著這些詩句。

《真實中國》畫展

接下來繼續為大家展示《真實中國》的徵畫作品。

今天為大家展示的畫作,是來自一位澳大利亞的朋友,他之前也向我們有過幾次投稿。

畫面上顯示的是一個中共病毒,有兩個人像擠牛奶一樣,在從病毒上的激突蛋白往外擠。不過他們擠的不是牛奶,而是錢,已經是盆滿缽滿。

這位朋友在文字中表示,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後,權貴利益集團收益了太多的好處,像擠牛奶一樣地源源不斷。

其實大家也看到了,在武漢封城期間,包括前不久江蘇揚州的封城也一樣。權貴利益集團藉助人們不能外出購物的情況,打著為人們代購便民的旗號,實際上是把物價漲了幾倍,有的甚至長了十幾倍,大把的鈔票流進了權貴利益集團的腰包。

謝謝這位朋友為我們呈現出真實的中國,把中共的邪惡用這樣的形式向我們展現了出來。我也希望大家都來參與《真實中國》的徵畫活動,不要求大家有多高的繪畫技藝,只要作品的內容和傳遞的信息能夠揭露中共,或著能夠反映中國人的悲慘現狀,就是在我們的徵集之列。

我們不是要求大家的畫作面面俱到,那是不可能的。中共的罪惡罄竹難書,一幅畫不可能容納進去。所以大家可以從一件事開始,用一個點來反映問題。

只要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真實的中國表現出來,那就是非常好的作品。這既是在記錄歷史,也是在救人。希望大家都來參與,在解體中共的路上,不能沒有你!

大家的作品請寄送到我們的爆料郵箱xwkd2017@gmail.com。我在節目中會進行展示,然後上傳到優樂客網站。大家如果想看以前的作品,可以到優樂客網站去觀賞,為您喜歡的作品點讚。
******************
在中共的宣傳中,官媒常說「緊密團結在以某某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對外打造一種中共內部團結的假象。實際上,中共自從成立以來,慘無人性的內鬥從來沒有停止過。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跟大家接著聊內鬥中最慘的中共元帥彭德懷的下半部分。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

感謝您的幫助與收看,再會。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