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50萬算「高收入」 共同富裕砍向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2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9月1日晚上6:30,北京時間9月2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共同富裕」下50萬屬高收入,500權貴家族會被調節嗎?金正恩拒中國科興疫苗,背後原因?「疫情」成「痔瘡」,中共禁言鬧笑話。

Sydney:中共日前推「共同富裕」,稱要調節「高收入」,那麼這個標準是多少呢?有官媒稱50萬人民幣為起點。那麼,擁有中國財富最多的權貴階層,500家族會成為被調節的對象嗎?

秦鵬:美國媒體稱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日前拒絕了中國的科興疫苗。朝鮮這樣做的真實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疫情」成「痔瘡」中共禁言鬧笑話

Sydney:今天在網上看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在中共「言論審查」下,中國一家遊戲公司為了讓手機遊戲能順利通過審查上架,竟把劇情內的台詞「瘟疫」兩字全都改成「痔瘡」,讓劇情變得非常搞笑。

這款手機遊戲叫《時空戀結》,遊戲中皇子的對白變成「12歲的時候,我住的小山村,爆發了一場痔瘡」、「得了痔瘡的人,等於宣判了結果,只能靜靜受折磨等死」、「那段時間得了痔瘡,渾身不舒服」、「犧牲自己和孩子,也一定要讓皇子痔瘡好起來」以及「人心比痔瘡更可怕」等等,很多網友是哭笑不得。

秦鵬:網友回應也很有意思,「武漢痔瘡」、「原來中國推出肛門快篩是要針對痔瘡」、「把瘟疫當成禁語表示其實有自己是瘟疫起源的自覺吧」。

要不過,其實來自大陸的人都知道,這是網友們苦中作樂。台灣醫師、作家蔡依橙感嘆,我們這些在「牆外」的人看了覺得好笑,不過在「牆內」為了生存而奮鬥的人,苦笑的背後,是悲哀。

Sydney:一位參與遊戲研發的網友,在微博上發文透露「會改叫『痔瘡』,是因為『瘟疫』審核不過,故意改的」,還幽默澄清「我本人絕對絕對絕對沒有痔瘡!」

秦鵬:中共當前的言論審查和文字獄其實是越來越嚴了。很多人只能通過各種字幕、同音字或者圖畫,甚至火星語來躲避審查,然後也通過這種方式來嘲笑中共當局。我今天還看到一個笑話,說是一個網友在公眾號裡面寫了一句話,說大家可以「複習一下老三篇」。然後公眾號就跳出一句話,本文包含政治敏感內容。然後網友就把複習改成了英文的review,結果通過了。這時候網友才發現,哦,原來是因為裡面有習近平的習,可能被認為複習一下對最高領導人有冒犯。結果網友就嘲笑,說出席是不是這樣沒的。

家庭年收入50萬要被「開刀」?誰將受影響?

Sydney:8月17日,中共提出了要通過三次分配和調節高收入,來促進共同富裕,引發了最近以來的網絡熱議。

秦鵬:是的。很多人擔心這意味著,中共會殺富濟貧,像所有其它社會主義國家那樣,開始喊著共同富裕的口號,卻最終製造了共同貧窮。而且,看起來中共最近對企業、金融和演藝圈等的一系列的打擊,還導致了中國人普遍擔心二次文革降臨,所以很多企業家們選擇了躺平,不肯再投資,消費者也普遍因為對未來的擔憂,而降低了消費,所以最近兩個月的經濟數據也頗為難看。

Sydney:當然,因為到底什麼是高收入,在此前的文件中並沒有給出定義,所以也引發了很多猜測——中共的這把條件收入的刀,將砍向誰呢?現在看起來,這個答案基本上水落石出了。

8月31日,《人民日報》社旗下的《中國經濟週刊》發表題為「共同富裕新路徑:多高收入會成為調節目標?」的報導稱,到底多少錢算高收入?2019年,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曾表示,中國擁有全球規模最大、最具成長性的中等收入群體。中等收入群體的標準是,以中國典型的三口之家的年收入在10萬元至50萬元之間。

報導指,「言外之意,年收入50萬元以上,可以認定為高收入家庭。」

報導也引述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市場與價格研究所所長楊宜勇的話指,高收入是相對的,一般說來超過當地平均收入3倍的人就算是高收入。

秦鵬:家庭年收入50萬就算高收入的這個說法,很快引起了網友們的反饋甚至嘲笑。

是要拿中產開刀?

「50萬算高收入?這真是要拿中產開刀啊!」

「搞來搞去還是對中產割韭菜。」

「現在官方版的高收入群體定了,一個三口之家年收入超過50萬,那麼就算是高收入群體了!那大部分人都不擔心自己被認定為高收入群體了!」

Sydney:秦鵬,你認為官媒釋放出的這個信號,算是一種猜測呢,還是一种放風?最終標準可能會按照這個計算嗎?是不是不排除某些地區的『高收入門檻』會放得更低?

秦鵬:它這個報導說的有根有據,未來很可能大致奔著這個方向,但是目前可能存在兩個問題,第一,中國雖然去年的稅改首次增加了子女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租金等專項扣除,但是目前並不是按照家庭徵稅,所以未來可能會進行調整;第二,可能會根據城市和地區差距進行調節,包括新的徵稅的幅度。

其實,在很多大城市,由於稅收和住房等負擔本身較高,這50萬收入對有一些家庭來說,也可能並不寬裕。比如,北京的年入50萬,需要繳納的稅收和五險一金大概是13.3萬元,到手36.7萬每年,一個月3萬塊,房貸2萬,那麼一個月只有1萬可以供吃住行,如果再有4個老人要撫養,也是比較高的負擔。如果這個時候再強硬增加一個新的較高稅收,那麼可能就會很麻煩。而在一些較小的城市,二三線城市,因為這些費用低,就會很不一樣。所以,我預計未來可能會進行調節。

Sydney:《中國財經週刊》採訪中,人社部原勞動工資研究所所長蘇海南說:「對高收入者,個人所得稅一定是應徵盡征,要徵收到位;財產所得稅和資本利得稅,應該進一步優化調整,不能只按固定的20%稅率徵收;還要適時開徵房地產稅、遺產稅、贈與稅等。」

有人認為下一步比較可能的有兩點:1. 是高收入人群避稅逃稅的空間被堵住。2. 是針對存量房產可能要開始考慮無差異的房產稅了。

你認為可能這麼做嗎?

秦鵬:較高收入人群肯定是會被盯牢了,要防止他們偷稅漏稅。

房產稅我一直有懷疑會不會全面的徵收,從2012年我就懷疑,因為中共官員們普遍擁有多套房,而且中國的大部分多餘住房都在這些人手裡,有的官員可能有幾十套甚至上百套。這是中國房產稅一直沒有落下的原因。

遺產稅和贈與稅,這個是國際慣例,未來應該會徵稅。

Sydney:是的。這裡面還有一個問題,50萬元肯定是一個表面的收入,而那些真正有錢的人,特別是中共的權貴家族,是可以通過很多方式來合法地規避的。

習近平敢動500中共權貴家族?

我們都知道,中國有很多隱形富豪,特別是那些權貴家族,有分析稱中共500權貴家族掌握了中國大陸約40%的財富,掌握了大陸4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中的約一半。

所以,為了實現這個所謂的「共同富裕」,習近平敢動500中共權貴家族嗎?

秦鵬:中共的權貴家族,到底有多少錢,是一個謎。我看到也有說,中共官員和白手套,占有了中國財富的90%。北京大學2016年發布的《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5》,顯示中國約三分之一的財富被頂端1%的家庭占有,而社會底層25%的家庭卻僅擁有社會財富總量的1%左右。

招商銀行聯合貝恩公司發布的《2021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可投資資產在1,00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中國高淨值人群數量達262萬人;預計到2021年底,中國高淨值人群數量將接近300萬,而這部分人掌握的可投資資產總規模接近84萬元億人民幣。這些錢,我相信大部分是中共的權貴家族擁有的。我們現在看到的胡潤財富榜以及媒體公開報導的馬雲等等,只是這些財富的冰山一角。

要動權貴家族的財富,有技術和政治上的難度。它們是中共的統治基礎,習近平十九大之前,為了對抗江澤民派系,曾經大刀闊斧地打了很多貪官,但是基本上沒有動紅色家族。因為一旦動了它們,那麼他的執政也很麻煩了。

從技術角度看,真的要對這些官員家族的財富進行徵稅,就要建立官員財產公開制度,那麼也會引發中共統治崩潰。

個人存款超過十萬 取錢需說明用途

Sydney:另外,前幾天,中共央行出台新規也讓民眾心驚膽跳。新規定是從9月1日起,中國居民個人存款超過十萬人民幣,取錢需要說明用途,不符規定或禁止提款。還說,已在深圳市、浙江省、河北省3地試辦。

秦鵬:是,這個消息馬上在網絡上引起極大迴響,官方宣稱,這是為保障存款人的資金安全,卻引發中國網民批評,「簡直是明搶」、「銀行是官方強盜」,並嘲諷這是中共推動「共同富裕」的第一步。這條新聞很快被下架。

其實,中國一直有一次性存款現金20萬或者10萬需要說明的規定,但是這並不能限制官員們的非法收入,他們可以通過其它方式規避。而且,中共當前掌握了各種大數據,如果通過數據分析,中共其實很容易查出來誰是真正的有錢人,可以對他們進行徵稅和查處,但是,中共為了保政權,肯定只會動那些它們想動的人。

Sydney:也就是說,所謂的共同富裕,和調節高收入、過高收入,主要針對的還是那些中產階級和私營企業主,並不是要動中共自己的官員和權貴家族。

秦鵬:是。那是中共的執政基礎,是真正的趙家人。也是中共「為人民服務」口號裡的真正的「人民」。

金正恩拒中國科興疫苗 背後真實原因?

Sydney:自疫情爆發以來,朝鮮就採取嚴格防疫措施,包括關閉邊境、限制國內旅行等。人口數約有2,567萬的朝鮮則依然未通報任何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確診病例,甚至還傳出「在武漢肺炎疫苗與藥物開發取得成就」。

現在傳出,朝鮮還拒絕了來自中國的科興疫苗。

《華爾街日報》1日報導,這批300萬劑要給朝鮮的中國科興疫苗,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通過COVID-19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發送的,但朝鮮婉拒了,理由是「全球疫苗供應有限,且其它國家確診病例激增」,這些疫苗「應該送往受疫情影響更大的國家」。

秦鵬,你認為朝鮮真正拒絕的原因是什麼?

秦鵬:我注意到《華爾街日報》的這篇報導說,這個缺乏資金自行購買疫苗的貧困國家(朝鮮)已通過COVAX申請援助,但尚未收到任何疫苗。COVAX大家知道,是發達國家發起的為貧窮國家捐贈和分配疫苗的一個機制,這其實證明,朝鮮是希望有疫苗的,只是他們希望有好的疫苗。

朝鮮方面實際上知道什麼是好疫苗,朝鮮媒體曾經公開報導過歐美疫苗出問題的消息,還說疫苗不是萬能藥。

所以,朝鮮說建議疫苗給別的國家,實際上只是一種託辭。我們要知道,去年武漢肺炎的消息傳出後,朝鮮在第一時間1月22日就封鎖了中朝邊境。小胖子對中共很了解。

Sydney:是,一個南韓智庫指出,朝鮮當局曾經因為擔心阿斯特捷利康(AZ)疫苗血栓副作用,7月時拒絕接受COVAX提供的200萬劑AZ疫苗。

不過小胖子可能不胖了,最近傳出他暴瘦的照片。

秦鵬:金正恩5月時神隱,在曝光時就出現了消瘦的身形,當然不像現在這麼瘦。當時一度傳聞金正恩是因為健康問題跑去減肥,但近日有韓國媒體爆料指出,當時金正恩是接種新冠肺炎疫苗,沒想到出現強烈的後遺症,所以不得不隱居休養。

根據《Daily NK》報導指出,有消息人士指出,金正恩與一百多名朝鮮高官曾於5月時接種新冠肺炎疫苗,但沒想到金正恩卻出現嚴重的副作用,其中包含高燒、嘔吐等症狀,所以金正恩不得不休息一段時間,這也導致他5、6月時完全神隱。而由於他再曝光時,身形明顯消瘦,所以一度謠傳是他基於健康因素神隱減肥。

中共疫苗外交不成功

Sydney:眾說紛紜。不過回歸正題,說到朝鮮不信任中國疫苗質量,中共的疫苗外交,現在發現不怎麼成功。《紐約時報》此前報導,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甚至柬埔寨,都展現了對中方疫苗的不信任。

印尼是最早接受中共疫苗的國家,最近成為了新冠疫情的中心。印尼醫院協會(Indonesian Hospital Association)表示,截至今年7月,儘管該國醫務工作者已完成了科興疫苗的接種,但他們之中仍有10%感染了新冠病毒。

今年7月,曼谷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的病毒學家則表示,對已經接種了兩劑科興生物疫苗者的研究顯示,他們體內的抗體水平只有70%,且對抵禦阿爾法變異株和德爾塔變異株「幾乎沒有效果」。

秦鵬:現在疫苗可以說是美中之間角力的領域。美國副總統賀錦麗在東南亞訪問期間,中共趁賀錦麗航班意外延誤的三個小時期間,趁機安排駐越大使面見越南總理承諾提供200萬劑疫苗,就是要搶先美國,捐贈疫苗給越南。

但其實越南政府今年6月接受了國藥集團捐贈的50萬劑疫苗後,引發民眾強烈不滿,表示不信任中國疫苗的質量。我還在網上看到一個視頻,一個很漂亮的越南姑娘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說,越南人不相信中共的疫苗,還說越南人在傳,說病毒是中共為了禍害美國而釋放的。

Sydney:《紐約時報》寫道,越來越多的國家不再接受中共疫苗,或對中方疫苗的附加條件不滿,與此同時,來自美國的疫苗援助,可能讓美國和中共在東南亞抗衡的當下占上風。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