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趙薇遭大腕切割 學生幹部驕橫查寢室挨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2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9月1日(星期二),亞洲時間是9月2日(星期三)。

今天焦點:「看清我們的臉」,學生查寢官味足;被子要像豆腐塊,大學賽軍營;「大姐大」的來歷,中共學校「雙向」培養;大腕拋9字切割,趙薇不逃有牽掛;女乘客被扒光,西安地鐵真牛!人性中的善:感恩香港人!

日本厚生勞動省9月1日表示,在機場進行檢疫時,6月和7月查到2例感染新變種病毒株Mu病例。兩位感染者分別來自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及英國。世衛組織8月30日表示,正在監控這種新變種病毒株,已經列為「需留意變異株」。

《華爾街日報》9月1日引述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說法,朝鮮婉拒了一批大約300萬劑的科興疫苗。藉口是疫苗「應該送往受疫情影響更嚴重的國家」。

字節跳動取消大小週後,8月31日首次發薪。因為工作日減少,不少員工發現薪資縮水,有人甚至少了17%。員工普遍認為,不能加班、薪資變少,工作量不變,這是變相減薪。

路透社8月31日引述三位消息人士報導,螞蟻集團與多家國有企業計劃共同成立一家信用評級公司,接管螞蟻所擁有的超過10億消費者信息的數據庫。新公司註冊資本為5億人民幣,最快在10月成立。

中紀委9月1日發文,披露青海省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前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張標的貪腐細節,4年半狂斂四千多萬元。同時已婚的張標又用化名與人結婚,並生下一子。

截止到美東時間9月1日下午1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64萬0094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1,854萬0994人;單日死亡9,915人,累積死亡總數是453萬3,609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看清我們的臉!」 學生查寢官威十足

今天(9月1日)是大陸各學校開學的第一天,很多人都在關注中共「雙減」新政策下的小學開學情況。沒想到卻被黑龍江職業學院搶了風頭。

昨天(8月31日),網絡上出現一段影片,視頻中6名身穿白襯衫黑西裝、配戴工牌的學生幹部推開一間女生寢室,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雙手交叉,仰起頭甩甩頭髮,一臉不屑地眼睛朝下掃視著寢室中的幾名學生,現場的氣氛變得緊張了起來。

一名女生從後排走到前面,對寢室的所有人說,「以後看清我們6個的臉,我們來了就是查寢了,看清工牌,除了我們6個,誰管你們都不好使。明白了嗎?」這番話應該是鎮住了寢室內的學生,都表示「明白了」。

話音剛落,旁邊的一個女幹部操著東北口音,對寢室內的學生說,「我介紹一下,這位是咱女工部長張美玉,叫學姐。」隨即寢室內的眾人齊聲說「學姐好」。

最經典的出現在最後,查完寢室要離開的時候,有人說了一句,「學姐走看不見?說再見啊!」

這段視頻剛出現,很多人以為是人們的惡搞小視頻。因為大陸的各種擺拍、作秀的小視頻非常多,所以最初人們以為這又是一個嘲諷、搞笑的東西。

但是人們很快發現,黑龍江職業學院昨天(8月31日)晚上承認了,視頻中的內容確有其事。《新京報》引述這所學校團委證實,視頻中的內容是發生在2020年10月,是二級學院的事。

有網友透露,女生查寢視頻是一位新生「冒死」偷拍下來的。

兩段曝光的影音資料,讓網友們是一片驚呼。有網友表示,「竟然是真事兒……以為是演的沙雕小視頻」,「這視頻內容居然是真的,不是擺拍段子」。

還有網友質疑,「這是黑社會吧!」「頤指氣使,左派十足,有點社會大姐大的感覺」。還有網友搞笑一樣地留言,「看完那段錄像,我心潮澎湃。老子行走江湖多年,也沒她們霸氣、硬氣、豪氣、爽氣、英氣,這才是威風凜凜啊!」

正在女生幹部查寢事件發酵之際,今天(9月1日)又有網友爆出了這家學校男生查寢的錄音。錄音中學生幹部出現「張嘴叫學長好」、「讓你下床立正,那麼多廢話呢」等,態度相當惡劣。

寢室內的男生並不那麼軟弱,有人說「你查寢就查寢唄」,「我下來給你跪著嗎?」而且拒絕稱呼對方「學長」。

被子要像豆腐塊 大學堪比軍營?

有一位自稱是這所學校學生的網友表示,在看過曝光的視頻,表示這在學校內並不奇怪。「校內學生會權力能觸及到的地方,普通學生都只是狗,被呼來喝去的。」

這位學生指出,「是學校在鼓勵這一種行為。因為這個學校有太多不正常的制度了,讓學生會鎮壓學生,如果敢反抗就在所屬部門權力範圍內添油加醋給你記過。」

這名學生還列舉了學校內的一些「不正常規定」,看上去官場味道相當濃厚,而且相當嚴苛,甚至讓我有一種「集中營」的感覺。

在這名學生披露的「不正常規定」中,學校要求「晚自習不能低頭、不能喝水、不能撩頭髮」。如果被紀檢部和學習部發現,全班延遲一小時放學。對這一點咱們有點不理解,如果「不讓低頭」,看書怎麼看呢?有點奇怪。

「不正常規定」中還有,早晨5:30集合跑步,黑龍江冬天零下30攝氏度,站著將近一個小時,跑15分鐘。這名學生表示,偶爾會看到有暈倒的學生。

晚上9:30封寢查寢,進門問好,走廊見到也要問好;公眾號發布什麼東西都要全班點讚並截圖,然後上傳截圖。

另外寢室禁止3cm以上的小刀,被發現後立刻通報;每週兩次大檢查,被子要疊成豆腐塊,要像沒人住過一樣。

從這位學生曝光的內容來看,這所學校的學生之間「上下級」等級很明顯。而且從內務整理情況來看,堪比中共的軍營。而且不讓使用3cm以上的小刀這一點,可能比中共的軍營還要嚴格。

從這些情況來分析,學校出現「大姐大」、「大哥大」,應該是不難理解的。或者說,這可能就是老師和學校有意培養的。

「大姐大」的來歷?中共學校的雙向培養

先聲明一下,我不是針對這幾名查寢的學生,只是借事說事。因為這個現象的背後,其實是反映著一些問題的。而為了說得清楚,免不了要提到這幾名學生。

今年4月,這所學校工商管理學院在微信公號上曾發表一篇文章,《我和工管學生會的故事》,其中就有這幾名查寢女生幹部的故事。

文中引述這幾名女學生幹部的說法,「學生會是一個能鍛鍊自己的一個很好的平台。這個平台就好比一片天空,而自己就好比一隻小鳥,飛翔在這片天空一樣。慢慢成長,慢慢成熟,學會做事、學會做人。」

文中還說,「這種真實的實踐給我們帶來如此豐富的經歷,感受著進步的快樂,體驗著步步成長的樂趣。」

從這幾名女生的文字描寫,應該可以看出,學校是在「重點培養」這些學生骨幹「成長」,讓她們逐漸「成熟」。

「重點培養」的是什麼呢?從這些學生幹部的行為作派上,已經能看出了問題。

在老師和學校的「培養」之下,這些學生驕橫跋扈,對別的學生頤指氣使,就是這種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官模樣」。

而這種慢慢「成長」、「成熟」起來的經歷,在這些學生看來,是「真實的實踐」,也是所謂的「進步的快樂」和「成長的樂趣」。

在充分體驗到「權力」的「美妙」之後,這些「成長」、「成熟」起來的學生,就表現出了社會上那種「大姐大」的樣子。她們運用手中的「權力」,以暴力的形式,施加給其他那些學生身上、那些弱者身上。

有位網友在留言中寫道,「我上次找領導蓋章證明『我是我』,領導批評我不懂簽批流程,問『你沒當過學生會幹部麼?連這都不懂?』網友慨嘆:學生會是社會上權力運作的縮影。」

另一位網友說,「這麼年輕的部長、副部長,能力強、作風硬,太牛了。」

還有網友拋出了查寢的6名女生的資料,也是學校的公開資料。其中顯示,這6個女生都有「官職」,張美玉是部長,其他5人都是副部長。

另外還有網友曬出了張美玉的一份「榮譽證書」,上面顯示她在去年6月,曾被評為這所學校「青年馬克思主義者培養工程」暨大學生骨幹培訓班「優秀學員」。

也就是說,張美玉在老師和學校的眼裡,她可能是個「好學生」,所以才會被學校當成「骨幹」進行培養。而這個學生也果然「不負眾望」,成了「青年馬克思主義培養工程」的「優秀學員」。

所謂的「優秀學員」,很可能就是未來的「中共幹部」,滿腦子共產主義理論的「紅色接班人」。說白了,學校的所謂「培養」,實際就是在這麼做。

但是學校的「培養」是雙向的,它們在把學生們都「培養」成共產主義接班人的同時,把那些被「管理」學生也培養成了「弱勢群體」,培養成了中國大陸獨有的「韭菜」。

大腕拋9字切割 趙薇處境堪憂?

接下來我們需要關注一下趙薇的情況。自從前幾天中共清算「劣跡藝人」之後,趙薇的所有作品都在一夜清零,甚至連人都不知所蹤。

29日,趙薇的Instagram突然上傳了3張照片。一張是書架上的書籍和布老虎,一張是果樹,還有一張是風輕雲淡的風景。照片的附言中寫道,「最好的季節……和爸媽在一起聊天,就好像自己從未長大過,真好。」

但是趙薇在發文的第二天(30日),Instagram的自我介紹就出現了改動,只有「哈哈哈」三個字。隨後又有傳聞,說趙薇已逃到法國等等。這種詭異現象和傳聞,更讓人希望知道趙薇究竟在哪?現在怎麼樣了?

資深媒體人粘嫦鈺專門致電一位北京的演藝圈大腕,這位「大腕」認識很多名人,粘嫦鈺希望從「大腕」這裡探聽到關於趙薇的情況。沒想到對方只說了9個字,就匆匆掛斷了電話。

粘嫦鈺在台灣的「關鍵時刻」節目中透露,她打電話向對方詢問,「趙薇是出什麼事?是什麼理由?是洗錢嗎?還是逃稅?」對方一聽,馬上回答「我不知道,我不認識她」,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看這位「大腕」的反應,提到趙薇的名字,就好像見到瘟神一樣。這種異常的舉動,很明顯是在與趙薇做切割。

另一位媒體人胡采蘋在臉書中表示,說趙薇逃到法國的傳言是不太可信的,「這實在太侮辱某黨的監控能力了」。

她認為趙薇的Instagram更新,不會是她自己自願的。「鬧這麼大事情,沒人會在這種時候主動吭聲,能躲多久是多久,誰會往槍口上撞?一定是被逼發文。」

胡采蘋認為,趙薇「應該被軟禁了,而且應該是在不能用網絡的地方,覺得應該不是跟父母在一起」。

綜合各方面的消息判斷,趙薇的處境其實是令人堪憂的。我注意到有網友質疑,趙薇早就被當局瞄上了,她應該是有所察覺的,為什麼不像樂視的賈躍亭、民生銀行的董文標一樣長期滯留國外呢?

這存在兩種可能,一個是趙薇可能沒有機會。就像胡采蘋所說的,中共的監控嚴厲程度不是人們所能想像的。另一個是,就算她有可能逃離,她也很可能受到中共的要脅,被迫回到大陸,因為趙薇有牽掛。

趙薇不逃有牽掛? 女兒「在港讀書」

據香港媒體報導,趙薇與丈夫黃有龍生了一個女兒,名叫「小四月」。今年大約11歲,就在香港新加坡國際學校讀書。藝人任賢齊、吳鎮宇的小孩,也在這裡讀書。

2019年,「小四月」放學的畫面曾被人拍到。當時的畫面中,「小四月」的身邊只有一名女性,不過不是趙薇本人,可能是保姆。

現在已經到了開學季,但是香港媒體似乎還沒有見到「小四月」現身。另外趙薇更新Instagram,也沒有提到女兒的情況。不免讓人產生猜疑,「小四月」是不是也「行蹤成謎」了?

我們不知道「小四月」現在在哪,我估計有兩種可能。可能像外界傳聞所說,被黃有龍帶到了法國的私人莊園,躲避中共的黑手。這是最好的一種情況。

但另外一種可能也是存在的,就是她仍然在香港讀書。如果是這種情況,那對趙薇來說就是一個牽絆。趙薇很可能牽掛女兒的安危,擔心自己逃離後,女兒會落到中共的手裡成為人質。

現在沒有人還會懷疑,香港已經被中共完全控制了,跟中國大陸沒什麼區別,甚至某些方面的紅色恐怖還超過了中國大陸。所以我相信,如果趙薇逃離了,中共一定會用「小四月」當人質,逼迫趙薇回到大陸。

大家知道,中國人對子女的重視程度,很多時候超過自己,甚至可以為子女捨命。身為人母的趙薇也一樣,很可能放不下「小四月」,這是人之常情。也說明趙薇對中共的邪惡程度是有所了解的。

女乘客被扒光 西安地鐵真牛!?

今天(9月1日)凌晨,收到一位網友的爆料。西安地鐵的保安人員暴力執法,將女乘客強行拖拽出地鐵,身上的衣服被撕爛得只剩下內衣。郵件中還附帶了幾張網絡截圖和視頻。

在網友發來的截圖中顯示,西安地鐵公司表示,8月30日下午5點多,一名女乘客在3號線列車上與別人發生口角,不斷辱罵身邊乘客,甚至發生肢體衝突,影響乘車秩序。

報導稱,保安人員先是進行勸阻,後來和「熱心乘客」一起,「將該女乘客帶離車廂」。因為反應激烈,保安進行了報警等等。

視頻中則顯示,一名保安進入車廂後,要求女乘客離開。在女乘客拒絕後,被保安強行拖拽出了車廂。過程中,女乘客的衣服被扯掉了,衣不遮體,個人物品也散落一地。被拖拽當中,女乘客不斷尖叫高喊「我的市民卡和身分證都在裡面」。

看過了網友發來的爆料後,我在網上搜索了一下,發現網上關於這件事的消息已經很多了。我發現有很多的報導,特別是現場目擊者的爆料,與西安地鐵公司的說法不一樣,經過整理後,我逐漸摸清了事情的大概經過。

一位目擊者在帖子中表示,這位女乘客在地鐵裡和領導通電話,因為雙方有分歧、鬧矛盾,電話中就跟領導吵了起來。因為聲音高了,旁邊的一位老人就罵這名女乘客是「女流氓」。

於是雙方發生了爭執,老人打了女乘客一個耳光,並弄壞了她的雨傘。女乘客要求那位老人交換微信,以便尋求賠償。就在這時,地鐵保安出手了,於是發生了視頻中的那一幕。

據現場目擊者爆料,「我看到的情況是女孩的傘壞了,在地上。胳膊被抓傷了,衣服也撕破了。」「有個好心的女孩提醒她(女乘客),把傘撿起來當證據。」

很多網友對女乘客表示同情,對西安地鐵很氣憤。一位網友感同身受,「代入這個女孩子,我要委屈難過死了」,「代入自己,真的太難受了,太委屈了。大庭廣眾之下,怎麼能這樣對待一個人啊?我的拳頭都硬了。」

一位網友說,保安的行為沒有考慮女生的顏面和感受,沒有設身處地地換位思考。如果是你自己的女兒或妻子被別人這樣對待,她們是什麼感受?你會不會心疼?如果自己會心疼,為什麼不懂得尊重別人家的妻子女兒,為什麼不顧忌她們的顏面呢?

還有一位網友說,「西安地鐵真牛!在有視頻有真相的情況下,竟然睜眼說瞎話。」

其實要說西安地鐵牛,這一點倒不假,一個地鐵保安就可以把乘客趕下車。乘客不下車,就使用暴力拖拽,甚至將衣服撕爛,然後對外撒謊。這不僅是對一個女生的羞辱,實際是對全體老百姓的羞辱,在公開侮辱人們的智商。

從這一點說,西安地鐵的確是挺牛的。但使用暴力和睜眼說瞎話並不是西安地鐵獨有的,而是中共權力部門的共性。他們可以任意地對待百姓,沒有任何的顧忌。

在中共統治下,黑白顛倒、混淆是非的事情不勝枚舉。就像河南鄭州的大洪水,有很多視頻證明是中共製造的人禍,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洩洪,才造成許許多多人的罹難。但是當局就睜眼說瞎話,把鍋甩給「五千年一遇的大雨」。

不受制約的公權力,時時都會體現出傲慢。只要中共統治中國一天,這種權力的傲慢就不會消失。不是在這,就是在那。中共永遠都是中共,韭菜永遠都是韭菜。

人性中的善:感恩那位香港人!

接下來,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位朋友的來信。這封信是在8月28日收到的,但是一直沒來得及跟大家分享。這是一位朋友講述的自己的經歷,目前是身在澳大利亞,她使用了真名,但是我還是覺得不妥,所以就稱呼她為「楊女士」。

楊女士出生在一個貧困家庭,父母是農民,沒上過學,對孩子的教育方式就是「籐條馬鞭」……楊女士從小看得最多的就是,一條條快要結痂的血痕;耳朵裡聽到最多的,就是所謂的「人窮志不窮」,似乎感受不到父母的愛。

1992年,17歲的楊女士再一次遭受「籐條馬鞭」的折磨後,趁著夜深人靜,她含著眼淚悄然地離開家。幾經波折,到了廣州打工,漸漸有了工友、小夥伴。

有一天,楊女士去深圳探訪朋友。那時去深圳市內,要辦理「邊防證」。但朋友在市外,不需要邊防證。楊女士買了一張特快火車票,沒想到火車直接開進了深圳市內。

列車員在檢查邊防證件時,把楊女士身上僅有的幾十元錢當做了罰款。楊女士將罰單隨手一放,腦裡只是在想,出站後怎麼通知朋友。那個時候通訊還不發達。

快到出口時,工作人員攔下了楊女士,又查看「邊防證」。楊女士想把罰單給工作人員看,可是往兜裡一摸,什麼都沒有。

楊女士被帶到一間地下室,這是一間水牢,水淹到大腿以下、膝蓋以上的位置。兩邊各有1張石凳,裡面已經關押著4-5個人,不知道那些人是什麼原因被抓。

其中一位15歲左右的小女孩,背著棉被,手提著行李,像是剛來深圳。遇到這樣的情況,嚇得一直在哭。

不知不覺在水牢站了5個多小時後,工作人員又來了。把她們幾個人帶上了站台,又進入一節沒有乘客的車廂,像是要把她們送到哪兒去。

過了一會兒,看守的工作人員要離開幾分鐘,告訴人們老老實實地待著。列車員剛走,人們拔腿就跑,過了一節又一節的車廂。跑到一節擠滿乘客的車廂,人們停了下來。那位小女孩的哭聲一直沒斷,引起了乘客們的注意。

一位坐在車窗邊的男乘客,從衣著打扮上看,楊女士判斷那是一位香港人。他尋問發生了什麼事?楊女士做了簡單描述。隨即,那位乘客從包裡掏出錢包,逐一問每個人的去向,然後給每個人200-400不等的鈔票。

萍水相逢,素不相識的人,贈與這麼多錢,楊女士幾個人又驚又喜。這些錢真的給她們幫了大忙。

楊女士當時就明白一個道理:無論遇上多麼大的困境,別放棄!總會見到一線曙光,引導著人走向光明!因為這個世界好人無處不在……

受那位香港人的影響,從那一刻開始,楊女士在心底就埋下了善良的種子!決定也要像那位香港人一樣,多做好事回饋社會。

當天晚上9點多,火車開到了東莞常平車站,楊女士和幾位朋友向那位香港恩人道別後下了車。手裡有了恩人給的錢,她們找了一間小旅館先住了下來。

一天的奔波勞碌,楊女士暈暈沉沉地睡著了。後來聽夥伴描述,當時楊女士發了高燒,嘴裡一直在喊媽媽、媽媽……怎麼叫都叫不醒。那一夜,幾個夥伴都沒睡好,有的買藥,有的幫忙買粥,輪流照看楊女士……

楊女士在給我的郵件中表示,這個世界上,如果人人都付出一點愛,該有多好!如果是這樣,世界上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災難與傷害。

康復之後,楊女士第一次給父母寫了信,並寄去了幾百塊錢。後來聽鄉親們說,楊女士的父母一邊流著淚、一邊揮著信告訴父老鄉親:女兒寫信回來了,她沒死,還活著。

楊女士向我表示,怎麼忍心丟下爸爸媽媽不管,去追求自己的世界呢?從那時起,她就努力承擔起家庭大部分的責任,一直到現在。

楊女士希望藉助《新聞看點》節目,跟大家說,「一個人要活得坦坦蕩蕩、過得清清白白,能夠站在一片烏雲密布、雷電交加、風雨飄搖的夜幕中,已經可以知足了!」

******************
在中共的宣傳中,官媒常說「緊密團結在以某某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對外打造一種中共內部團結的假象。實際上,中共自從成立以來,慘無人性的內鬥從來沒有停止過。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跟大家接著聊內鬥中最慘的中共元帥彭德懷的下半部分。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感謝您的幫助與收看,再會。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