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是美國該反省的時候了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ar Parker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01年9月11日,我們的國家遭到恐怖襲擊,當晚,喬治·W·布什總統向美國人民發表講話。

對於還處於震驚中的國家,他把發生的事情置於善與惡的框架中。總統說:「今天,我們見識了人性中最骯髒的靈魂。」

他援引了《聖經》中的話,「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Even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fear no evil for you are with me)」

幾天後,包括帕特·羅伯遜(Pat Robertson)和傑瑞·法維爾(Jerry Falwell Sr)在內的一些福音派牧師接過善與惡、獎與罰的主題,建議我們必須從國家的內部以及外部進行反思,我們必須審視自己。

帕特·羅伯遜發布了一份新聞稿,發表在《紐約時報》,他稱:「在一個物質主義盛行、網絡色情泛濫、缺乏祈禱的國家,『全能的上帝正在解除對我們的庇護』。」

牧師們的言論在國內受到了很大的抵制,因為他們認為這個可怕的事件是一個很好的自我反省的理由,而布什本人,一個重生的基督徒(born-again Christian),不贊同這些牧師的觀點。

白宮發表聲明說:「總統認為,恐怖分子應對這些行為負責……他不贊同這些觀點,並認為這些言論是不恰當的。」

當然,牧師沒有質疑究竟是誰實施了這些恐怖行為。他們建議,在我們對恐怖分子採取行動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檢視自己的道德狀況,試圖理解為什麼如此可怕的暴行能在我們自己的土地上成功實施。

我們或許還記得,駕駛這些飛機、將商業客機變成致命武器的飛行員是在我國接受的訓練。

正當恐怖分子在我們自家後院為2001年9月11日發生的事情做準備時,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卻在橢圓形辦公室裡忙著通姦。

20年後的今天,我們在阿富汗戰爭中的花費超過了2萬億美元,2,461名美軍陣亡,我們在2001年推翻的塔利班又重新掌權。據估計,他們現在在阿富汗的控制範圍比2001年更大。

當美國在絕望、羞愧和困惑中撤出阿富汗時,自從2,977名美國人在本土的恐怖襲擊中喪生,距今也有20年,也許今天,人們應該進行一些全國性的自我反思

我們不必只回顧20年前幾位福音派牧師的告誡,我們可以追溯225年前的1796年,回到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的《告別演說》,演說為一個年輕、新生的國家提出了忠告。

華盛頓在《告別演說》中提醒同胞們,他們的國家植根於永恆的真理,並警告說,不要脫離這些真理,讓國家惡化為原始的政治。

「在所有導向昌明政治的各種條規和風俗習慣中,宗教和道德是不可缺的支柱……我們只需問一句,如果宗教義務感背離了法院賴以進行調查的宣誓,那麼,財產、名譽和生命的保障又在哪裡?我們也不可耽於幻想,認為『沒有宗教信仰也可以維持道德』。無論我們如何承認高尚教育的影響,理性和經驗都不容我們期待,一個國家能在排除宗教原則的情況下實現道德至上。

「美德/道德是民心所向的政府的必要源泉,這是真確無誤的。」

在過去20年裡,作為一個國家,我們與這些真理漸行漸遠。在喬·拜登總統的領導下,我們的政治、世俗主義和道德相對主義達到了某種極致。

我們要明白,在把國內的事情處理好之前,我們對國外不會有任何明確的認識。

作者簡介:

斯塔·帕克(Star Parker)是城市復興和教育中心(CURE)的創始人和總裁,也是新推出的每週新聞談話節目「與斯塔·帕克一起治癒美國」(Cure America with Star Parker)的主持人。

原文:It’s Time for National Soul-Search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