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當局清洗政法委 文件洩遼寧敷衍了事

分析:中共運動做給民眾看 以維護政權 政法系統官官相護 貪腐問題積重難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3日訊】近日,大紀元獲得內部文件,洩露了中共遼寧當局在「掃黑除惡」運動中走過場,敷衍了事。同時,文件也洩露在這場運動中被抓的部分凌海市政法官員,不僅是黑、惡勢力保護傘」,還是在高層督辦下才落馬的。而「掃黑除惡」是當局打擊、清洗政法委的運動。

獨家:掃黑除惡運動 文件洩遼寧敷衍了事

大紀元獲得中共遼寧省凌海市委2018年12月的《凌海市關於中央掃黑除惡第3督導組反饋問題、意見建議整改落實情況報告》。這份文件是凌海市委向錦州市「掃黑辦」就中央第三督導組反饋問題上交的整改報告。

凌海市是遼寧省下轄縣級市,由錦州市代管。

據陸媒報導,中共中央第三督導組於2018年8月28日至9月27日進駐遼寧督導「掃黑除惡」,督導組組長是姚增科。凌海市是中央第三督導組督導的縣市之一。

內部文件洩露,中央第3督導組反饋問題共60件,其中涉及錦州的整改事項4件、問責事項3件,涉及凌海對應的整改事項2件,問責1件。

在文件關於事涉「凌海一對一的整改、問責事項」一節中提到,「錦州葫蘆島等市一些地方,舉報箱設置在鄉鎮政府辦公地旁或派出所門口,群眾不敢前去投送舉報信」。

凌海當局在文件中承認,這個問題在凌海不同程度地存在。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在《關於共性問題主動對應的整改事項》一節中,凌海當局被要求整改事項包括「關於『督導組暗訪中以群眾名義向有的市專用電話舉報問題,接聽人態度敷衍、樸素推諉』的問題。」

文件承認,凌海當局對「掃黑專項鬥爭存在縱向上熱中溫下涼、橫向冷熱不均的現象」的問題。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在「打黑除惡」運動中,凌海市顯然在走過場,敷衍了事。所謂「打黑除惡」,當局本身要打擊的是政法系統與黑惡勢力勾結的人,結果當地把舉報箱設在派出所門口,這明顯是在恐嚇民眾,不許他們舉報。電話舉報中,接聽人敷衍,也證實了這點。

獨家:凌海市多名政法官員在「掃黑除惡」中落馬的背後

上述文件提到當地多名政法官員在「掃黑除惡」中落馬,其中包括張洪偉、于永池、張波等政法官員。

文件透露,新莊子村前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張洪偉涉把持該村政權長達20年,「操縱破壞基層換屆選舉,操控該鎮重點工程項目,通過輸送利益尋求保護傘,張洪偉當選市人大代表,一手遮天、為非作歹」,直到近期才被查處。

文件還洩露,在張洪偉問題被中央督導組提出,並要求凌海市當局整改後,凌海市委紀委監委才啟動「問責機制」,共處理7人,挖出「保護傘」3人(于永池、郭立志、劉建華),其中開除中共黨籍、開除公職、被判刑2人。

在《關於凌海市政法系統部分幹警違法違紀行為的原因剖析及整改措施》的文件中,洩露上述這些人的相互勾結關係,他們均被指充當惡勢力的「保護傘」。

文件透露,郭立志2015年1月25日在凌海市公安局新莊子鎮派出所任所長期間,被指在處理時任凌海市新莊子鎮黨委副書記于永池之子于浩故意傷害案件過程中,對「案件久拖不查」。

內部文件截圖。(大紀元) 

2018年9月,前新莊子派出所所長郭立志因「玩忽職守罪」被判刑八個月。

李林一分析認為,從時間點來看,在督導組進駐後凌海市後,郭立志等官員遭判刑。如果沒有督導組,這些很可能會大事化小。

李林一表示,凌海市在「掃黑除惡」運動中敷衍了事,原因包括官官相護、貪腐嚴重等,所以基本是在走過場,其它城市也是一樣。但即便如此,全國落馬的官員/幹警數量仍龐大,所以目前曝光的案件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中共政法系統的貪腐已積重難返。中共高層目前搞「掃黑除惡」只是做給民眾看,目的是拉攏人心,維持政權。

大批政法幹警近期落馬

中共官媒8月16日報導稱,在中共全國第二批政法隊伍教育整頓動員部署會議上提到,全國第一批教育整頓和「回頭看」期間,有17.8萬人政法幹警被處理。

中共自2018年1月發起了「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運動。今年3月29日,該運動「總結表彰大會」在京舉行,習近平會見了參加大會的代表,這也顯示為期3年的「專項鬥爭」結束。

在上述運動結束前的2020年7月至11月,中央政法委在多個省市開始進行為期5個月的「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2021年3月30日,當局的「政法教育整頓」正式開始。

此舉被認為是「掃黑除惡」運動的延續。

凌海市中央反馈问题整改报告
关于政法系统出现违法违纪情况的原因剖析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