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岳:百年變局 習近平是在開盤還是收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的8月,多事之秋。

共同富裕」之山雨欲來風滿樓

8月30日,中共深化改革委員會舉行第21次會議,習近平主持會議,強調要加強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監管力度,並再次指出平台企業存在野蠻生長和資本無序擴張等突出問題,強調要站在共同富裕的戰略高度促進公平的市場環境。

此前一天,《光明日報》發表了一篇充滿戰鬥火藥味的文革式檄文,題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這篇文章是一位被網友稱為極左寫手、《觀察者網》專欄作家李光滿寫的,此人曾高調批判張文宏「與病毒共存論」是投降主義。

此次李光滿在文中不僅語氣強硬和霸道,而且露骨和直接,聲稱中國當前正在經歷著「向社會主義本質回歸的大變革」「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變革,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場深刻的革命。」

文章對趙薇、高曉松和鄭爽等文藝明星做了嚴厲的批判,」並語帶威脅、昭告天下:「資本市場不再成為資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新聞輿論不再成為崇拜西方文化的陣地。」但更讓外界不寒而慄的是,這篇充斥了政治運動大字報字眼與風格的文章竟然被各大黨媒熱捧轉載。

可謂山雨欲來風滿樓。

8月17日,中共先是吹起共同富裕的號角,海內外一邊倒地揭露批判中共欲操刀殺富濟貧,大約是頂不住巨大反擊流量的炮火,8月26日,中共中央財經委員會副主任韓文秀出面解釋第三次分配「是在自願基礎上的,不是強制的,是通過慈善捐贈等方式」並且明確表示不搞「殺富濟貧」。

8月26日同一天,中宣部發布了一份文獻《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使命與行動價值》,它用4萬字吹捧了中共第一個百年的歷史功勳,並提到了第二個百年的所謂「堅決破除實現共同富裕、實現公平正義的阻礙和束縛」,「推動人的全面發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不斷取得實質性進展」。

文獻再次高調亮牌「社會主義」和「共同富裕」。

幾乎與此同時,追殺文藝資本的喊叫聲又此起彼伏,趙薇等文藝大腕霎那間成高危人物。

誰在折騰?百年負債纍纍

中共官方反覆號稱百年之未有變局,是機遇更是挑戰,實際是官方對前景充滿迷惑,毫無自信,好比一輛老破車橫衝直撞、左右搖擺,不知道要到哪裡去,不知道下一秒會不會徹底熄火,也不知道路邊憤怒的人群什麼時候會蜂擁而至將這輛車掀翻在地。

所以它要把這個局鼓譟的很大、一頓狂風暴雨,再假借人民的名義,這樣才會顯示其正義性和必要性,說這是歷史的需要,人民的選擇,用「共同富裕」這塊蛋糕調動千軍萬馬廝殺搶斗,再把這一切包裝成為這是一次久遠歷史願望和民族復興目標實現的機遇,只要跟黨走,就能將它實現了,這是制度的優越。

但是,同時它又知道,都折騰了一百年了,負債纍纍、千瘡百孔,不只是政治債、血債,經濟債、資產債、什麼都是負數都是債了。經不起折騰了,再折騰就都玩完了。

關於共產黨的折騰,中共元老萬里有過一段精闢的論述。

2009年「十一」六十年國殤前,香港《動向》雜誌總編、新世紀網站主編張偉國向海外媒體證實,北京一位有身分的人委託新世紀網站首發了萬里的一篇談話,這篇文章很快在網上熱傳,這篇「萬里談話」中提到,「六十年了,我們黨把國家的治亂要繫於一身,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這麼多年了,我們告訴老百姓說,這個國家沒有共產黨的話,就會大亂的,老百姓真是怕折騰怕到極點了,他們對穩定的盼望,就成了我們黨再單獨執政下去的『民意』,這一循環什麼時候能夠打破呢?」

萬里作為黨內的開明政治元老,講出了當時很多人的心裡話,包括體制內的人。中共所鼓吹的改革開放四十年輝煌成就,萬里功不可沒,1978年,萬里在安徽鳳陽小崗村發起包產到戶,應該是中國改革的第一炮,中共的粉碎四人幫結束左的路線,改革的第一步是在農村邁開的。「要吃米找萬里,要吃糧找紫陽。」

我們就拿農村來舉例,現在43年過去了,農民真的富裕了嗎?官方消息,2020年中國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7,131元,2019年為16,021元。增速為7%。減去居民消費價格上漲的2.5%,實際增速為4.5%。中國國家統計局2021年4月30日發布「2020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億8560萬人,月均收入4072元,同比增2.8%,減去居民消費價格上漲的2.5%,同比也就增0.3%。

由於中共搞城鎮化,數據統計上農村居民只有6億,人均年可支配收入17,131元,年總收入為102,786億元。其中農民工2.86億,人均年收入是48864元(4072元*12個月),農民工年總收入為139,751.04億元,這樣算下來,其餘三億多農村居民年收入是多少?是負數!大家可以自己算算。

這樣說,可能還比較抽象。舉個例子,14歲廣東湛江女孩,奧運冠軍全紅嬋在全世界面前,說了句實話,拿冠軍就為了給媽媽看病。據自由亞洲報導,全紅嬋家所在的村人均年收入僅1.1萬元,同時也曝光出中共搞的新農合醫保就是畫餅充飢。

湛江是什麼地方?2020年,全國3100多個市、縣中的GDP百強縣,廣東省2020年GDP第十名,3100.22億元。奧運冠軍的故鄉,全國百強縣,這樣的光鮮亮麗下面卻是令人驚詫不已的真實內幕,中國經濟騰飛的假相到底還有多少?

百年經濟史話:活著就好

亂鬨鬨你方唱罷我登場。中共的百年經濟就是一個亂字。毛澤東基本靠搶和殺,既殺富又劫貧,大躍進和文革從物質講就是劫貧,全國寸草不生。

李先念1977年12月在全國計劃會議上估計,文革十年國民收入損失5,000億元人民幣,超過了建政30年全國固定資產的總和。1967年GDP增長-5.7%,1968年-4.1%,1976年-1.6%;1978年2月,華國鋒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說:由於文革的破壞,整個國民經濟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毛澤東時代,講革命,不講市場,講市場是反革命。所以,整個毛時代就是計劃出來的混亂,各種政治運動那是計劃出來的。社會主義改造消滅資本家、工業產值增長雙位數、人民公社大鍋飯。政府主動消滅市場,五湖沸騰,四海一心。

楊繼繩《墓碑》算過大饑荒餓死了3500萬人,傅抱石在人民大會堂畫巨幅油畫《江山如此多嬌》,錢學森被逼發表畝產萬斤不是偽科學的論文。

毛主義時代,什麼是真理?活著就是真理。活著就好。

鄧小平改革開放,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七個人姓社、八個人姓資,鄧說不管姓啥,有錢就行。價格雙軌制、官倒,沒有權力背書的市場叫投機倒把,是犯罪,有權力背景的市場就叫「第一桶金」。所以胡喬木總結鄧小平理論是二論,第一論是「開放論」,第二論是「開搶論」,「開搶」就是開始搶錢。

共同富裕是鄧小平在1986年提出來的,鄧小平1986年8月19日—21日在天津聽取匯報和進行視察的過程中說:「我的一貫主張是,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大原則是共同富裕。一部分地區發展快一點,帶動大部分地區,這是加速發展、達到共同富裕的捷徑。」

經過江澤民巨貪治國模式,中共百年至今,中國人共同富裕了嗎?貧富差距有多少?大陸經濟學者任澤平在《中國收入分配報告2021:現狀與國際比較》中說:「中國財富基尼係數從2000年的0.599持續上升至2015年的0.711,隨後有所緩和,降至2019年的0.697,但2020年疫情衝擊下再度上升至0.704。2020年中國財富排名前1%居民占總財富的比例升至30.6%。」

2020、2021這兩年,疫情、水災、火災、瓦斯爆炸、極端天氣,百年「剩世」,什麼是幸福?能活下來就是幸福,活下來就好。

看得見的政府干預 看不見的低人權經濟

外界觀察,習近平領導的中共在全面左轉,在閉關鎖國,重回毛計劃經濟時代。

是,但不全是。

在輿論、文宣和意識形態上,習當局在加速全力左轉。目前基礎教育「雙減」政策,打擊教培、整肅流量明星、規範飯圈文化,截斷互聯網壟斷鏈,這些措施背後的政治考量一定是給民眾洗腦,尤其是洗腦要從娃娃抓起。

類似「萬里談話」的話本,我們幾乎不可能在牆內看到了。連財經自媒體,中共都恐懼其唱衰中共經濟,要整肅。

但在市場這一塊,北京並不是在全面重回計劃經濟。

海外大外宣多維網,這幾年一直在刊登為習近平左轉辯誣的文章。8月30日,多維刊登了一篇《海外一些人一直在誤讀習近平》的文章,指出習近平四大政治抱負:打擊腐敗;打擊社會不公;共築中國夢;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並說習近平集中權力是為了避免胡溫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弊端,而不是為了抓權,更不是為了終身制。

多維是江派代言人,如此橋段,有高級黑之嫌。但它所述的習抓權確實是事實。但習近平的政治抱負的確還不是全部放棄市場。

習近平在2014年就提出政府和市場雙向作用的說法,並把市場擺到了對資源配置起「決定性」作用的位置上,從而代替了鄧時代的市場起「基礎性」作用的一貫說法。他並說,看得見的手和看不見的手都要用好。

這是習近平的紅色情結和國家資本情結。所以,我們看到,北京一方面對所謂衝擊紅色意識形態、影響主旋律節奏的網遊、流量明星,對關係國家安全的滴滴,互聯網海外發行IPO上緊發條,對民營平台掌控國企數據非常忌憚,因此,中共近日也發令限期讓國企將自己的數據庫從百度、騰訊轉到政府雲端。

另一方面,北京也在小心翼翼、不遺餘力的宣傳加強反壟斷的目的是為了「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推進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推動形成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云云。

為什麼中共不希望完全杜絕市場,回到毛時代或前蘇聯時代呢?因為中共看得非常清楚,沒有市場是不可能存活的。四十多年,市場經濟讓中共嘗到了低人權、廉價勞動力的甜頭,也讓它嘗到了利用全球化時代外資資本發橫財的甜頭。但這一切沒有市場是實現不了的。學者秦暉說,沒有全球化,中國就是北朝鮮。

中共在十四五規劃中將數字經濟提高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位,說明中共的經濟指揮棒並沒有完全向脫虛向實的方向揮舞,而是虛實複合,互聯網虛擬經濟和製造業實體經濟複合發展。走的是政府與市場雙向發力的所謂社會主義經濟道路。政府起的作用就是大棒,打壓它認為威脅到政權和關係到接班人成長的企業,市場負責生長,政府最後再來收割。

中共的這個經濟邏輯,好比是家長用棍棒教育子女,最後子女出人頭地,成才了,替父母掙錢了。一套耍猴的玩法。

共同富裕是偽命題,習近平在開盤還是在收官?

英國思想家、哲學家約翰·洛克在《政府論》論中有這樣的名言:權力不能私有,財產不能公有,否則人類就進入災難之門。

共同富裕本身就是偽命題,追求的是結果公平,而不是機會平等。共產主義按需分配的福利社會簡直異想天開,生命的自由意志和創新精神將會被完全抹殺。中共的特權體制根本無法讓普通大眾獲得機會平等的社會環境。習近平的共同富裕是在走一條不歸路。

奧地利經濟學大師米塞斯說過:「《資本論》的經濟學前提是假定人類市場生產資料的不稀缺,假定人是可以量化的、靜態的人,不存在起不確定性。因此推導出一個人人按需分配的整全福利社會,抹殺個人的自由選擇能力,忽略市場的邊際收益遞增或遞減。」

有人認為習近平是不是在模仿薄熙來重慶打黑的做法,薄熙來在重慶就拿民營企業家開刀,拿他們的錢改善民生,給重慶人一點小恩小惠,收買人心。

公有制企業從產權上來講,廠長和員工地位是平等的,都是資產的主人,那這個利益分配如何分?平均化的股份來分?現實中,中國的國企是權力主導的體制,一次分配很大程度上和權力等級有關係。

清華大學經濟學者秦暉曾經用「尺蠖效應」來比喻中共的改革,「近年來改革政策,乃至改革戰略不是沒有調整,甚至可以說是調整之頻繁舉世罕見。但好像怎麼調整都不對勁,這就是所謂的『尺蠖效應』:就像那一放一縮卻只朝著一個方向移動的尺蠖,政策一『左』,老百姓的自由就減少,但福利卻難以增加;政策一『右』,老百姓的福利就收縮,但自由卻難以擴大。一講『小政府』官員就推卸責任,但權力卻依然難以限制;一講『大政府官員就擴大權力,但責任卻仍舊難以追問。向右,公共資產就快速『流失』,但老百姓的私產並無多少保障;向左,老百姓的私產就受到侵犯,但公共財富仍然看守不住。」

百年紅朝接近尾聲,中共企圖用共同富裕當作救命的稻草,引發世界圍觀。中國的體制內外都不傻,沒有人會真心認同二次文革、三次文革,官員們前腐後繼,人民則在躺平。

習近平的共同富裕是在為百年變局開盤還是在收官?大概率地說,是在收攤,收拾中共百年殘局,擁抱末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