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船員:一百多艘船經歷感染 有人一年無法下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4日訊】因疫情關係,很多中國遠洋船員受困在海上難以上岸。多名船員向大紀元披露,有一百多艘船都經歷過感染,很多人在船上呆了一年多不讓下船,天天想家,快憋瘋了。

據大紀元9月3日報導,按相關規定,船員在船上工作時間不能超12個月。但受疫情的影響,很多大陸籍船員合同到期了,但因船舶公司找不到換班人員、找不到換班港口或船上有船員確診,有人工作14或18個月都無法下船。

船上有人染疫很多船員等待換班

來自河北的史先生是國際航線船舶的二副,按合同規定,他工作5個月就可以休假。疫情期間,他服務的船舶曾航行至印尼、印度、伊朗等國。

今年7月,史先生服務的船舶駛離伊朗後,船東要求他們的船駛往印度,但因印度疫情嚴重,全體船員都不想去。於是船東就安排孟加拉、緬甸、印尼等國籍的船員換班。

40歲的史先生9月1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在新加坡下船後,船繼續駛往下一站。但新上任的緬甸籍船長感染中共病毒(COVID-19),又傳染給船上的水手長、三副,這時船已抵達迪拜的港口。

「船上還有五個中國人,有一個被感染。他現在還在迪拜那邊,沒有飛機回不來,其餘四個給送到斯里蘭卡,現在他們還沒隔離結束。」他說。

「公司也解決不了,只是把他們安排下船,在當地隔離,要等什麼時候飛機不熔斷了,或者是有機票了,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飛回來。」史先生說,「機票貴是一方面,現在沒有航班,現在迪拜那邊能休假能換班的地方,基本上都堆滿了船員,很多人在那等飛機,有人等了兩三個月。」

史先生很慶幸自己下船了,他服務的船舶有12個船員於7月17日從新加坡飛回中國,在天津隔離,之後再回到各自家鄉隔離。他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我隔離完了,上個月底隔離完了。」

山東籍船員洪先生服務的船舶是航行歐美線,他2019年11月27日在秘魯上船,於2020年10月28日下船,在船上工作了11個月。當船航行到巴西時,2020年7月7日巴西總統博索納羅染疫。

洪先生說,「我們在船上就不讓上岸了,在我下船前那幾個月天天只能待在船上。」

他說,如果船舶所在地有疫情,就不讓船員換班。現在好多船員在家休假的,漲工資也沒人去。「我在埃及有休假,當時我就沒敢上岸,我也怕感染。小命重要,有錢你得有命花,對吧?所以說現在特別缺人(船員)。」

中國港口外堆滿了船很多船無法靠港

現在中山、上海、青島等各大港口外邊都停了很多船舶。史先生表示,現在中國港口外堆滿了船,回來的船員需要核酸檢測,很多船都靠不了港,很多船員在船上超期工作好長時間,但是無法下船。

「現在由於疫情,港口不讓船員換班,很多人都工作了12、13個月,甚至有16、18個月,現在都下不來。」史先生說。

洪先生說,「很多船員困在海上,去年我也是趕上疫情爆發,我們船上有工作18個月的,下不了地,你只能在船上待著,有什麼辦法?你趕上疫情,說實話,跟坐監獄沒什麼區別,就必須在船上待著。」

史先生說,「現在(中共)政府對航運、海員這一塊都沒法防控,沒有具體程序,所以造成很多地方港口怕擔責任,一刀切不讓進港。現在好多船務公司和中間代理行都很頭疼。」

今年7月底,巴拿馬籍運煤貨輪「宏進輪」上爆發疫情,船上20名中國籍船員16人檢測陽性。該船在爆發疫情後,向浙江和江蘇多地政府求救但被拒絕,船員被迫在網上求救。在輿論壓力下,舟山當局同意接收。

史先生表示,當時宏進輪想去南通港,但南通港不給船員下船,後來船航行至舟山附近時,主機出現故障,只好在附近海域下錨,當時船上的老水手發了視頻求救,舟山政府才不得不救。現在各個地方政策不一樣,都以各種藉口推往別的港口,它不想擔責任,這中間存在很多種矛盾和原因。

船員不能下船情緒快崩潰了

洪先生說,「在國內港口不能下船的船員很多,現在不讓報導這些事情,包括自媒體,你報導就給你刪掉,(人數)很多,就是不接收。我有個同事,現在就是不讓下船。跑國內的船,碰上疫情,一律不讓下地。」

現在很多船員有情緒,在船上罷工、絕食。史先生說,「這邊船員迫切要下船,很多在船上待一年多了。你想他不憋瘋了嗎?他們天天想家,都沒心思幹活,很多人在船上鬧事的,有威脅船長的,或者精神崩潰,逼得人都沒有辦法了。」

「甚至有的在船上得了病,都得開到國外救治再回來。還有人在期間死掉的,死亡的我聽說有好幾起。我們這個群體有微信群,咱們中國船員有一百多艘船都經歷過感染。船在海上哪兒也接觸不到,這不著急嗎?心裡恐慌呢?」他說。

洪先生說,「去哪反映?老百姓也就是這樣,沒辦法。他就不接收,不讓你休假,你只能繼續跑下一個航次,也許又出國了。拼運氣吧,他讓你下船隔離最好了,不讓你下船,你還得繼續跑,沒辦法。」

(責任編輯:唐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