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我們從小到大學到的歷史哪些是假的(5)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記得上學的時候,課堂上講到「反右」,書上說那是為了反擊「資產階級右派的猖狂進攻」。長大後了解了真實的歷史後,才知道完全不是這回事。

事實的真相是怎樣的呢?

1957年4月27日,中共決定在全黨進行一次以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為主題,以反對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內容的整風運動,發動群眾向黨提出批評建議。運動開始後,廣大群眾、黨外人士和廣大黨員懷著對中共的滿腔熱情,積極響應中共的號召,對中共及其政府的工作以及中共黨員幹部的作風提出了許多有益的批評、建議。

不料1957年5月15日,毛澤東在他撰寫的《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中,卻出爾反爾,要求認清階級鬥爭形勢,注意右派的進攻。6月8日,中共中央發出了《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分子進攻的指示》,同日,《人民日報》也發表了《這是為什麼?》的社論。

這篇社論給所謂「資產階級右派」定了性,文中稱 「在『幫助共產黨整風』的名義之下,少數的右派分子正在向共產黨和工人階級的領導權挑戰,甚至公認叫囂要共產黨『下台』,他們企圖乘此時機把共產黨和工人階級打翻,把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打翻,拉著歷史向後倒退,回到資產階級專政,實際是退到革命以前的半殖民地地位,把中國人民重新放在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反動統治之下。」此後,中共開始了一場大規模的所謂反擊右派的鬥爭,在這場運動中,全國55萬懷著對中共的滿腔熱情,積極響應中共的號召,對中共及其政府的工作以及中共黨員幹部提意見的黨內外人士被打成了所謂「資產階級右派分子」。

其實,直到反右派鬥爭開始時,也根本沒有什麼「向黨和新生的社會主義制度放肆地發動進攻,妄圖取代共產黨的領導」的右派言行需要「打退」,在反右運動中當作典型材料(包括時至今日各種官方著作羅列以證明反右「完全必要」)的右派言論(其中添油加醋、誇大歪曲以激起群眾義憤的成分自不必說)不是在5月15日以前「放」出來的,而是在之後「放」出來的。北京大學第一張鳴放大字報於5月19日貼出,是毛澤東寫《事情正在起變化》以後四天的事。 章伯鈞的「政治設計院」,是5月21日提出的。龍雲的「反蘇謬論」,是5月22日提出的;林希翎在北京大學演說,抨擊「封建社會主義」,是5月23日;葛佩琦的所謂「殺共產黨人」,是5月30日說的;吳祖光的黨「趁早別領導藝術工作」,是5月31日;儲安平的「黨天下」,是6月1日。從之前各個階層鳴放意見的具體內容來看,根本就無法得出資產階級右派猖狂進攻的結論。因此,毛澤東在5月15日的《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中斷定「右派」「猖狂進攻」完全是別有用心的憑空捏造。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絕大多數右派分子都得到了平反。此時的中共雖然仍堅持「在當時的形勢下,對極少數資產階級右派分子的進攻進行反擊是正確的,必要的」,並未從根本上徹底否定反右運動,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場運動犯了嚴重擴大化的錯誤,近55萬右派,當年根本就不曾反對過共產黨,反對過社會主義制度,而是一大批忠貞的中共黨員、有才能的知識分子、長期與中共合作的民主人士、政治上不成熟的青年——他們被下放進行勞動改造,身心受到嚴重傷害,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給國家造成嚴重損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