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投資中國的風險

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15日,喀布爾被塔利班攻陷,消息震驚世界;多架美國貨機順著跑道蹣跚「敗走」的畫面也讓世人心驚。然而,塔利班並沒有真正打敗美國,因為美國的核心是自由的理念。一種理念永不會被打敗。

而且,無論在經濟和軍事上,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塔利班將在未來幾個月內努力養活自己,而美國可能最終會幫助他們。不管這是好是壞,我們就是這樣的民族。

美國沒有在阿富汗遭遇失敗,而是轉向了其最新的、最大的威脅:中共。在擊敗塔利班並在他們自己的國家打擊其他恐怖分子20年之後,現在是時候接受我們為阿富汗人尋求民主,但尚未實現的事實了。是時候繼續前進,在別處展示民主的力量和機會了。

然而,在整個戰爭期間一直支持巴基斯坦及其塔利班代理人的北京正試圖更進一步,將喀布爾的倒台作為美國失敗的證據,也是美國長期衰落的證據。這太離譜了,至少就目前而言是這樣。

看看過去十年的股市表現,不僅美國全面擊敗中共,而且美國也擊敗歐洲。美國和歐洲一起將中共拋在了後面,因為中國共產黨的共產主義、監管和稅收以及不穩定的治理方式正在嚇跑聰明的投資者。

是的,自8月15日喀布爾淪陷以來,上海證券指數的表現比標準普爾500指數高出約1%。而且,這場瘟疫大流行對美國股市的打擊比中國股市更大。

2020年2月3日,中國上海證券交易所大樓正門外,醫務人員噴灑消毒劑。(Yifan Ding/Getty Images)

但從長遠來看。自2011年以來,標普指數上漲260%,超過上海交易所27%的漲幅,漲幅超過9倍。到2020年8月,標普指數已完全從大流行衰退中恢復過來,並恢復了美國規模的增長。

中國股市正在拉低新興市場(emerging market,EM)指數,其中包括印度、巴西、土耳其和南非。這些市場落後於美國股市。美國股市的優勢在於擁有一個成熟的、尊重資產的法治體系。人們希望把錢放在安全的地方,可以使用。有財富積累歷史的資本主義國家,比那些曾將資本家扣為人質的共產主義國家更安全。

國際投資者只有在能夠自由提取收益時才能受益,而中國和委內瑞拉等共產主義國家的情況並非如此。這些國家的資本管制使投資的收益遙遙無期,或者幾乎如此。這使得投資更多像是捐贈或只是打個前站。利潤通常不能輕易從共產主義國家匯回。

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過去10年,美國股市回報率為356%,高於歐洲188%的回報率,而明晟新興市場指數(MSCI EM Index)只有66%。這使得過去10年對新興市場,尤其是中國投資者來說,是失敗的十年。

《泰晤士報》(The Times)稱:「在2021年開始後,投資者押注全球經濟復興,大宗商品價格急速走高,新興市場股票因中共對金融技術、教育等行業的監管限制而逆轉。因此,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新興市場指數今年又下跌了 1.4%,儘管大多數其它市場都大幅上漲。」

《泰晤士報》指出,「北京的打擊(例如對科技和教育公司),使香港股市自7月初以來下跌逾10%,在岸滬深300指數下跌6.4%。」

滬深300指數是上海交易所和深圳交易所前300隻股票的資本加權表現。

相反,美國和歐洲的疫苗為經濟經濟開放和增長創造了條件,可能會縮小先前中國GDP增長超過西方的差距。由於中國相對缺乏會計準則,以及環境、社會和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ESG)方面的失誤,各國政府對允許投資中國、與之開展貿易越來越擔心。中共在這些指標上的得分很低,而有良知的投資者越來越關注這些指標。

許多投資者還擔心北京方面將出台更多反資本主義的打壓行動,使中國股市無法投資,並令已經投資的國際「啦啦隊員」們醒過來,給中共幾聲敷衍了事的歡呼。

高盛(Goldman Sachs)、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和貝萊德(Black Rock)內部的中共樂觀主義者,與中共有大量業務,因此在這個問題上可能有點偏頗,他們會繼續推動這個極權主義國家的發展。

高盛的彼得·奧本海默(Peter Oppenheimer)對《泰晤士報》表示:「現在有很多機會。鑒於新興市場的貶值程度,如果對病毒的Delta變種的擔憂稍稍緩和,而我們在中國沒有更顯著的反市場干預,我認為將出現合理的反彈。」

根據2021年的一份政府文件,高盛是中國前20大投資者之一,投資額約為174億美元,因此,高盛分析師吹捧自身投資價值也就不足為奇了。

渣打銀行的埃里克‧羅伯遜(Eric Robertson)在一份報告中表示:「我們認為,這種增長悲觀情緒過頭了,新興市場資產看起來很有吸引力。時機可能仍不成熟,但我們正在尋找這個切入點。」

然而就在8月24日,渣打銀行的財富管理(Wealth Management)首席信息官表示,相較新興市場,他們更喜歡美國和歐洲市場。在新興市場中,他們更喜歡印度,而不是中共。

8月17日,貝萊德的李薇(Wei Li,音譯)告訴《泰晤士報》:「中國在全球投資者投資組合中所占比例不足。但我們認為,在全球基準中,中國所占比例也不足。」她所在的貝萊德投資研究所建議,在全球多元化投資組合中,中國資產的配置將翻一番或三倍。在明晟全球指數(MSCI All-World index)中,這意味著權重將從目前的4.2%增加到10%左右。

考慮到美國在華投資總額,這是一大筆資金。

根據政府數據,美國最大的機構投資者,包括私募股權公司和國家養老金,已經在中國投資了2.3萬億美元。如果增加兩倍,美國在中國的風險資本(Capital at Risk)將增加到近7萬億美元。

銀行在中國投資的資金越多,它們就會給華盛頓施加越大的壓力,迫使其放鬆對這個極權主義國家的壓力。放鬆意味著中共不斷侵犯我們盟國的領土邊界,而我們卻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中共每年盜竊高達6000億美元的知識產權,而我們只是輕描淡寫地處理。

根據此前引用的政府數據,貝萊德是美國在華最大投資者,在中國投資約1550億美元。這些風險資本是否與貝萊德支持其他投資者增加在中國的投資有關?這肯定會使它對中共的立場放軟。

2017年7月14日,紐約證交所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收盤時,貝萊德的交易標誌被展示出來。(Bryan. R. Smith/AFP/Getty Images)

2021年,投資者已經向新興市場股票基金注入了810億美元。這使2021年成為自2010年以來新興市場股票規模最大的一年。

這些投資者和大銀行沒有考慮到的是最終的宏觀政治風險。一旦中共通過美國的投資和技術在經濟上得到提振,他們的軍事力量將比美國軍隊更強大。屆時,中共將有能力逐漸削弱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

民主、自由和資本主義可能成為過去。那麼,那些大銀行認為他們從中國賺來的數十億美元將全部屬於中共。共產主義將會獲勝,將不會再有美國銀行家,也不會再有塞滿他們中國收入的銀行帳戶。

美國會把絞死我們的繩子賣給中共,這將是民主和自由的終結。但是,我不確定美國銀行家能否看透未來幾個金融季度的情況,或通過政府對中國投資的控制進行充分協調,以採取戰略行動,避免這種令人遺憾的事件發生。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負責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Stop Investing in China: America Is the Better Be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