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妖魔化美國歷史不會帶來進步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ikki Schlott撰文/信宇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過去一年裡,我們國家經歷了清算、騷亂和封鎖等考驗,給社會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停頓,讓我們有機會思考一下:我們是誰,我們將去往何方。因此,國家話語陷入了一種思維,認為我們國家在人類歷史版圖中處於落後的境地。美國人重新審視自身的歷史,仔細審定了中小學教材關於國家遺產的描述。

從理論上講,這種回顧性的歷史審視令我們更清晰地了解過去,避免了歷史由勝利者書寫的單一性,從而得以規劃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前景。這種分析模式亦令公眾了解社會目前存在的問題及其歷史根源,這種做法自然是正當正確的。歷史確實塑造了我們的現在,無論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

然而,這種突然倒向過去的做法也自然存在弊端。鐘擺已經從歷史的理想化擺到了歷史的妖魔化,隨之而來的是全國性的對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不再把國家的歷史看作是走向正義的旅程。彷彿一夜之間,我們的歷史遺產是可恥的。

人類是有很大缺陷的;自然,美國也不例外。整個社會註定要永遠處在對正義的永恆追求和綿延不斷的缺點兩者的矛盾之中。然而,儘管歷史和當前存在缺陷,美國在人類歷史長河中的定位對於現實地理解其哲學和社會意義而言至關重要。

在歷史上,人類從來沒有像現在那樣如此接近正義的理想境界。縱觀人類歷史和全球各地,時至今日許多地方仍然存在著美國人無法想像的暴行。奴隸制在世界許多地方仍未消亡。婦女被剝奪權利仍被視為常態,正如最近阿富汗的淪陷所發生的那樣。

美國遠非完美,然而無論過去還是現在,我們的自由權利都不是從天而降憑空而來的。否認這個事實就是否認美國的發展歷史。我們國家的獨特之處不是現實缺點或歷史錯誤,而是勇於面對並著眼未來。

在立國短短250年的時間裡,我們國家不斷地改正錯誤解決問題。我們把不完美變成了進步,先賢們為了正義不懈奮鬥,今天我們都繼承了這些成果。從婦女選舉權到民權運動,再到廢除奴隸制,進步往往伴隨著痛苦,但美國歷史彰顯了一種解決問題和取得進步的一貫動力。

每個社會都有缺點。因此,我們的獨特之處自然不在於缺點。相反,令我們獨樹一幟的是我們一貫的前進動力。美國沒有被其歷史上的不公正所麻痹和羈絆。我們的哲學方向永遠指向一個更好的未來。

背棄這種心態,傾向於妖魔化我們的過去,而不是客觀地讚美國家取得的進步,後果將不堪設想。放大錯誤而無視成功,不僅會滋生怨恨,而且還會阻礙進步。如果我們總是囿於過去,那麼我們的目光就會遠離未來。

如果我們認為過往歷史是決定當前現狀的唯一且不可避免的因素,那麼我們就把自己的生命、群體和未來等統統交由前人處置。如果我們只會患得患失,我們就無法把握當下、期許未來,那就只能束手無策、坐而待斃,個人的主觀能動性就無從談起。

這並不是說我們不能重新審視歷史。美國歷史錯綜龐雜,遠不止喬治‧華盛頓砍掉櫻桃樹這些單一史實。事實上,我們必須了解歷史上的各種不公現象,以便對現狀敲響警鐘,避免重蹈覆轍。粉飾歷史上的錯誤是沒有出路的,無法昭示未來。

然而,如果歷史確如理論所言那般強大,那麼歷史的創造者也同樣無堅不摧。因而人的主觀能動性就顯得特別重要。我們應該以謹慎和智慧的態度面對未來,從而令我們的國家和後世從歷史的錯誤中吸取教訓。問題是: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這是一個被歷史無數次證明是正確的方法,它激發了美國的進步精神,令美國變得如此強大。我們決不能令鐘擺擺動幅度過大,對於歷史,我們不能理想化,也不能妖魔化。相反,我們必須選擇一個深思熟慮的中間立場,使我們面向未來,並重新獲得實現更美好未來的力量。

作者簡介:

瑞琪‧施洛特(Rikki Schlott),作家兼學生,居住在紐約市。她是一名年輕的言論自由活動家,其作品從Z世代的獨特視角記錄了反自由主義的崛起。她還為廣播節目《梅根‧凱利秀》(Megyn Kelly Show)工作,作品發表在「每日連線」(The Daily Wire)和「保守派評論」(The Conservative Review)等網站上。

原文:Demonizing Our History Will Not Yield Progres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