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義僕人演繹人間佳話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6日訊】古人做人重道德操守,每個行業都有很多忠義之士,留下讓人為之動容的典故。史籍上記載了一些忠義僕人的故事。

阿寄忠心侍主母

明朝時,淳安縣(今浙江杭州附近)有一戶還算比較富足的徐姓人家,家中有一個名叫阿寄的人,從小就因家貧賣身來到徐家做僕人。為人善良的徐老爺對阿寄很好,阿寄也心懷感恩,勤勤懇懇地照顧一家老少。待徐老爺過世時,阿寄已經在徐家生活了幾十年。

徐老爺有三個兒子,老大和老二只曉得每日吃喝玩樂,只有老三懂得勤勞持家。為了徐家,阿寄在徐老爺過世後,曾規勸過老大老二,但他們根本不聽。無奈之下,他只得與老三共同承擔著家裡的重擔。

然而,沒過幾年,老三突然得了急病離世,留下妻子徐氏和五個年幼的兒女。阿寄非常難過。更讓人沒想到的是,老大老二不想讓孤兒寡母成為拖累,竟打起了歪主意:分家。

在分配家產時,老大和老二分走了家裡僅有的一匹馬和一頭牛,而將已經56歲的阿寄甩給了老三家。老三的妻子徐氏也只能無奈哭泣。

面對這種困境,阿寄沒有抱怨,而是下決心要幫助徐氏母子過上好日子。於是,他向徐氏提出要出門經商。想到過去幾十年阿寄都忠心耿耿,徐氏對他還是十分信任,將典當首飾珠寶換來的十幾兩銀子交給他,作為本錢。

阿寄一路打聽商機,經過考察,聽說山裡有很多漆樹,採割出的生漆可以漆家具,在城鎮裡面很暢銷,就趕去山裡買生漆,之後到蘇州販賣。一年下來,竟賺了幾倍的錢。他回到家中,對徐氏說:「主母不用擔心了,富貴可立至矣。」

在阿寄的苦心經營下,二十年後,徐氏資產達到了數萬兩銀子,成為當地的富戶。在此期間,阿寄幫助安排徐氏的三個女兒出嫁、兩個兒子娶親,每人的陪嫁或聘禮都有上千兩銀子。此外,阿寄還請了先生到家中教授兩位公子,並通過輸粟讓他們進入太學讀書。兩人後來都成為知書達理之人。

為徐家立下汗馬功勞的阿寄並沒有以此自驕,而是依舊嚴守本分。他每每看到徐家人,即便是幼童,也要行禮;即便是騎馬途中相遇,也必勒住韁繩問候。每次看到徐氏當家主母,從不斜視、從不與之平起平坐。阿寄之行為舉止,儼然如那些讀書明禮的縉紳,其心真是「大忠純孝也」。

辛勞一生的阿寄在臨終前,拿出已經平均分好了的家中的粗細帳目,交給徐氏說:「這些都給兩位小主人,他們可以掌管家事了。」言訖而終。

徐氏的孫子輩中有人暗中查探阿寄是否存有私房錢,卻發現阿寄真的是家無餘財,他的妻兒也都僅僅是過著緊巴巴的日子而已。

當時的人聽說後,都為阿寄的忠義之舉所感動。也因此,明代著名的文學家李贄專門為其寫了一篇《阿寄傳》。阿寄,一個普普通通的僕人的名字,在歷史長河中留下了一段佳話。

孫明撫育丁尚書後代

丁汝夔,是明朝嘉靖年間的政治人物,歷任山西左布政使,甘肅、保定、應天巡撫,湖廣參政,河南巡撫,吏部左、右侍郎,兵部尚書兼督團營。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蒙古韃靼軍隊直逼京城,丁汝夔呈《備邊十要》及「退虜長策」十餘牘均被奸臣嚴嵩扣壓,又因嚴嵩建議丁汝夔傳令諸將不許輕易出戰,韃靼得以肆掠京城周邊八日。民間都認為丁汝夔是罪人,嚴嵩更將罪名推到他的身上。嘉靖帝遂以「禦寇無策、守備不嚴」將丁汝夔斬首,他臨刑時大呼「嚴嵩誤我」。嚴嵩倒後,在隆慶初年,丁汝夔被追復原官。

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蒙古韃靼軍隊直逼京城。示意圖。(shutterstock)

孫明,是丁汝夔的管家。在他遇害後,孫明跟隨曾經是禮部主事、被貶戍到遼陽的次子丁懋正。然而,半年後,丁懋正也被人害死。沒多久,丁懋正的妻子也死了,只留下五個月大的嬰兒。

為了養活嬰兒,孫明或四處為其尋找乳母,或從市場上買回牛奶羊奶。在撫育幼兒的同時,孫明還不忘為主家申冤。每聽說監察御史來到當地,就前去泣血哭訴冤情。有官員憐惜他,就為他脫去了罪籍,讓他得以回歸京城。

從遼東到京城路途遙遠,孫明沒錢僱車,只能靠步行。他白天背著幼兒一路前行,沿途乞討到食物,他寧可自己不吃,也不讓小主人餓到;晚上他們就找溫暖乾燥的地方休息。

如此走了一個多月,兩人才回到京城。孫明詢問丁家的遺產,得知被其族中的親戚占有,就稟告了官府。經過長時間的追討,終於追回了大部分遺產。

孫明侍奉小主人丁繼之如昔日對待丁汝夔,盡心盡責。等到丁繼之長大成人後,孫明將丁家遺產悉數交給他。丁繼之後考中秀才,孫明則高壽離世。

參考資料:
明李贄《阿寄傳》
《涌幢小品》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