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財長:中共的壓制無損澳洲經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6日訊】自去年澳大利亞總理呼籲對中共病毒的起源進行國際調查以來,中澳緊張急速惡化,暫時給澳大利亞帶來了近40億美元的損失。但堪培拉表示,中共的壓制不起作用,隨著其它國家採取行動填補缺口,該國經濟已被證明具有「顯著的彈性」。

澳大利亞財政部長富來頓伯格(Josh Frydenberg)週一(9月6日)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發表演講,他指出,中共政府未能通過一系列針對出口的懲罰性措施對該國經濟造成嚴重影響。

「我並沒有淡化中國(中共)行動的影響。它們在某些情況下對特定行業和地區造成了嚴重損害。然而,迄今為止,對我們經濟的總體影響相對較小」,富來頓伯格說,「這可能令很多人感到驚訝。」

富來頓伯格解釋說,雖然在2021年上半年,中澳大之間的貿易比前一年減少了約54億澳元(40億美元),但這一損失大部分被與世界其它地區的44億澳元(32.7億美元)的貿易增長所彌補。

富來頓伯格指責北京試圖通過貿易行動施加「政治壓力」,他說,澳大利亞處於美國和中國戰略競爭新時代的「前線」,並補充說,北京試圖因政治原因而損害澳大利亞的經濟,這已「不是祕密」。

出口和貿易總值而言,中國是澳大利亞迄今為止最大的貿易夥伴。在2019/20財政年度,兩國貿易額超過2500億澳元(1850億美元),是澳大利亞第二大貿易夥伴日本的3倍多。

中共對澳大利亞的貿易限制的結果並沒有像其預期的那樣,富來頓伯格表示,其它買家已經介入,填補了在一些重要行業中共留下的空白。他列舉了一個例子,在過去一年,澳大利亞對中國的煤炭出口減少了3300萬噸,但對其它國際買家的出口增加了約3080萬噸。

「本來要出口到中國的澳大利亞煤炭,在其它市場找到了買家,包括印度、韓國和台灣。」富來頓伯格補充說,中共政府於2020年5月對澳大利亞大麥徵收高達80%的關稅,而澳大利亞大麥也在沙特阿拉伯等地找到了新的市場。

這位財長還強調,澳大利亞還與美國、日本和韓國建立了獲利的關係。中國在澳大利亞的外國直接投資中排名僅第六。

雖然仍然希望與中國建立「建設性關係」,使兩國都受益,但富來頓伯格警告澳大利亞企業,他們需要意識到「世界已經改變」。

「這帶來了更大的不確定性和風險。」富來頓伯格警示說,在這方面,本國企業應該始終尋求市場多元化,而不是過度依賴任何一個國家。

(記者李昭希編譯報導/責任編輯:張潔)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