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黨媒急報功卻洩漏疫情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黨媒一直在嘗試配合疫情清零」的宣傳,9月5日,新華社忽然報導,《江蘇逐步開放受疫情影響暫時關閉的高速公路出入口》,試圖歌頌疫情「防控成果」,不過卻洩漏了疫情的真相。

江蘇疫情到底如何?

新華社的報導稱,「截至9月5日9時,江蘇全省單向或雙向關閉的高速公路收費站出入口數量已從8月14日高峰時的96個減至82個,封閉的普通國省道數量也由8月21日高峰時的35條減至19條」。

新華社一心想報功,通告江蘇省高速公路封閉的情況開始緩解,不過從具體數字看,被封閉的高速出入口僅僅從「高峰時的96個減至82個」;即目前仍然有82個高速出入口被封閉,估計以南京和揚州附近地區為主。

被封閉的普通國省道,也是從「高峰時的35條減至19條」。這表明,不少地區時間仍然處於被封閉的狀態,進出都被嚴控。假如江蘇各地區的疫情真的受控,道路就應該全解封,實際情況並非如此。新華社的報功弄巧成拙,洩漏了實情。

按照江蘇衛健委網站的信息,8月26日曾通報了揚州市的一例本土確診,之後截止9月4日,未再通報新的本土病例,或者說江蘇省疫情已經「清零」9天了。

9月2日,揚州市通告,從3日開始,主城區的封控小區解封。不過9月4號,揚州市再度發布通告稱:在全市轉為低風險區之前,主城區人員和車輛原則上不得出城。很多民眾被困在高速路口,怒斥政府「朝令夕改」。新唐人記者採訪揚州市長熱線查詢,工作人員稱從未接到過正式解封通知,但又被迫承認,「有的人說他出去了,是的,的確是有那麼一個階段。但是上面領導又緊急通知,4號就是所有人還是出不去,高速那邊還是堵著。」

結果,有居民排隊幾個小時,最終還是被攔住;有的居民才剛剛出城,下午想返回,卻被堵在城外。有網絡視頻顯示,當時有民眾與交警發生了肢體衝突。新唐人記者採訪揚州一個小區民眾,也證實該小區並未解封。

江蘇疫情的真實情況,被新華社的報導捅破了。

廣州的蹊蹺病例

9月4日,新華社報導,《廣州越秀區在隔離酒店發現一例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稱「越秀區在對入境隔離酒店工作人員進行例行檢測中,排查發現1例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越秀區對東海大廈及周邊區域實行封控」,並「開展全員核酸篩查」。

9月5日,新華社追蹤報導,《廣州越秀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所感染毒株為德爾塔》,稱「無症狀感染者徐某感染的新冠病毒核酸序列與4日報告的境外輸入病例楊某的新冠病毒核酸序列均為德爾塔變異毒株,且高度同源」;並斷定「徐某應當是在9月1日下午(在楊某隔離房間門口)收集垃圾時,意外暴露造成感染」。

中共一心要把傳染源歸為境外。若果真如此,隔離房間的走廊,甚至大樓周邊都可能有病毒,氣溶膠可能傳播很遠。境外輸入病例和工作人員徐某都在9月4日確診,之前的防疫措施是否有問題,很多人豈不是都有很大風險。但中共官員為了烏紗帽,自然要盡力撇清關係。

9月4日,中共通報鄭州市副市長、衛健委官員等九人因「疫情防控不力」被免職、處分或審查。鄭州於7月30日開始,截至8月末「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38例、無症狀感染者1例」,鄭州市中小學8月中旬被通知延遲開學,實際的疫情數字顯然如同鄭州水災死亡人數一樣,被大大掩蓋了。

之前南京、揚州、張家界、煙台等地官員約70人員因疫情被追責。廣州市官員最保險的辦法,當然是把傳染源推給境外,再儘量掩蓋本土病例,然後就不了了之,也就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被追責。但據大陸媒體報導,佛山市一小區發現新冠密切接觸者,實行封閉式管理。

其它地區的疫情

按照中共國家衛健委的通報:

9月4日,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本土1例,在廣東廣州市。

9月3日,新增本土病例1例,在雲南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

9月1日,新增本土病例1例,在雲南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

8月30日,新增無症狀感染者本土1例,在雲南。

8月27日,新增本土病例1例,在雲南。

8月26日,新增本土病例2例,上海1例,江蘇1例。

8月25日,新增本土病例3例,均在雲南。

8月24日,新增本土病例4例,上海2例,江蘇1例,雲南1例。

雲南疫情已經數月,7月11日黨慶之後,新華社曾批露,「雲南瑞麗開展第六輪核酸檢測」;如今快2個月過去了,進行過多少輪全員檢測應該不敢再公開了。

大紀元記者9月4日採訪,當地居民說,「姐告(區)現在已經清零了,已經清成無人區了。姐告裡面所有的居民都已經遷出來了,姐告沒人了,只留了當地的工作人員了……暫時回不去姐告(區)」,「姐告百姓有家難回」,「應該是半年左右,是不可能復工復產的嘛,你沒有收入,你怎麼生活?」

民眾還透露,政府頻頻做核酸檢測,但結果不明,「基本上都是三天一次全城核酸」。

大紀元記者還採訪了遠洋船員,證實船上染疫情況較多,因此船員不被允許上岸,或者下船後被隔離,很多人有家難回。被採訪者說,「有的在船上得了病,都得開到國外救治再回來。還有人在期間死掉的,死亡的我聽說有好幾起……中國船員有一百多艘船都經歷過感染……」

受訪者還表示,各地方都以各種藉口把船推往別的港口,不想擔責任,導致中山、上海、青島等各大港口外邊都停了很多船舶,都靠不了港。

船員的話再次證明,中共根本沒有真正關心老百姓的健康,也沒有真正在防疫,中共官員真正關心的就是烏紗帽。各級官員知道,高層關心的就是「防疫成果」,因此欺上瞞下便成了自然,真實的疫情數字、詳情當然會被掩蓋。有時某些人刻意邀功,反倒會暴露一些疫情真相。各地老百姓為了自己的健康,還需要多聽多看多留意,才能分辨實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