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中南海左右互搏?新舊文革4大對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9月6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自從胡錫進公開對李光滿的大字報文章發出挑戰之後,關於中國會不會出現二次文革的討論就愈演愈烈,至今沒有平息。而所有這些討論,都與胡李二人的文章的待遇緊密相關。

胡錫進的文章發表後,很多人首先注意到了第一個重要的細節,就是他的文章只是出現在自己的微信、微博等個人帳號上,並沒有任何官方媒體轉載。隨後大眾都注意到的第二個重要細節是,胡錫進文章先是在微信被禁止分享,但數小時後又獲得了解禁,並一直持續到今天都沒有再發生變化。

與此相對應的是李光滿文章的待遇,先是獲數十家黨媒集體轉載,瞬間紅透半邊天。但隨著胡錫進的待遇「東升」,李光滿的待遇自然開始「西降」。從上週五開始,李光滿這篇「革命」文章在微信已經搜不出來,他在第二天寫的自我表功的文章也被刪除。

左右互搏該相信誰 網絡翻騰

一時之間,網絡上「我們究竟該相信誰」的輿論幾乎達到鼎沸的程度。中共大外宣媒體「多維新聞」網迅速出面帶風向,發文聲稱:「人們必須要認識到李文所說的『革命』究竟是一種誇張的修辭,還是一種「確有其事」。實際上,這一『雙重含義』的模糊性已經令輿論場沸騰。這就是胡錫進出面澄清的背景。」

而表面上由馬雲控股,實際上有非習近平派系背景的香港《南華早報》則援引北京媒體人士透露說,監管部門向中國媒體傳達口頭指示,稱李光滿的文章造成的影響超過預期,要求他們用更溫和的內容來平衡。

多維新聞和《南華早報》的報導都提到了兩個重要的共同點:1. 李光滿文章引發的反響太大造成很大壓力,以至於主管部門不得不進行修正;2. 胡錫進奉命發文搞平衡,說明這種反響的壓力在黨內同樣存在。

有一點我覺得是值得強調一下的,就是:儘管高層安排了胡錫進出面調和,給輿論降溫,但並不等於當局這場運動的力度會有所減弱。降溫的對象僅僅只限於輿論而已。

比如最新在網絡盛傳的消息是關於「限籍令」即將出台,甚至還熱傳一份7位外籍大咖藝人名單,包括了美國籍的王力宏、劉亦菲,也有加拿大籍的謝霆鋒以及新加坡籍的李連杰、英國籍的張鐵林等人。

非常巧合的是,在香港出生的謝霆鋒昨天做客央視電影頻道的《藍羽會客室》訪談節目時,立即就公開表示自己正在申請退出加拿大國籍,等於是給了這個傳聞增添了一份可信的佐證。

而台灣的《蘋果新聞網》也發布獨家報導,說有長期在中國真人秀節目組工作的台灣籍資深經紀人透露,各大節目組已經收到這份傳聞中的名單,據說是當局準備要對非中國籍的大腕藝人進行「查稅」了。

這些消息都說明,當局在給輿論降溫的同時,「調整過高收入、實現共同富裕」的收割行動一點也沒遲緩跡象。第一批「劣跡藝人」的收割還沒結束,下一批就已經在路上了。

習近平一系列大動作 真要發起新文革?

所以,這就又回到了我們今天開頭提到的問題:習近平這一系列的大動作,是不是真的要發起一場新文革?截至目前我們看到各種說法都有,有說是文革重演的,有說與文革差別很大的,還有說根本就不是文革的。

今天我們就對這個一直眾說紛紜而又特別被大家高度關注的問題來做一次簡要的討論。而討論的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究竟什麼樣的政治運動才符合「文革」特徵?或者說,文革究竟有哪些獨特的特徵或條件?只有理解了這個,我們才能真正客觀地對比習近平發動的運動,究竟是不是一場文革。

文革發動的原因

首先第一條,就是文革發動的原因。毛澤東為什麼要發動文革,普遍的說法是他為了鬥倒劉少奇,奪回因為大饑荒死亡幾千萬的人禍而失去的黨內權力。這個說法有一定道理,但並不全面。因為毛澤東在文革前的1965年底,只是簡單開幾次會議就把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4位高官打成反黨集團案,足見他在黨內的權力威望遠非一般人想像的那麼差。

他如果只是要打倒劉少奇一個人,完全用不著攪動全國來一場天翻地覆的運動。他真正要打倒的,是劉少奇為代表的另一條路線,這條路線有點類似後來的鄧小平路線,聚集了數量龐大的一大批中共高官,但在毛的眼中,這是一條「封資修」路線。

正因如此,他才說出了「文化大革命要七八年再來一次」,說明他想要針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整個意識形態的改造。

也就是說,毛澤東發動文革的主要原因,是基於意識形態的路線之爭。這一點,和習近平當前的做法和宣傳,是有類似之處的。我們看到王滬寧為習近平構建的所謂「習近平思想」體系,明顯在強調與鄧小平理論體系的不同並往毛主義體系靠攏。

儘管這種靠攏與毛主義還有一段差距,但這種趨勢和苗頭已經足夠喚醒無數人恐懼的記憶,這是為什麼大眾嚴重質疑習近平要發動二次文革的主要原因之一。

文革在大陸形成的政治氛圍

其次,文革在整個大陸形成的政治氛圍,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黨大於法,而黨的領袖大於黨」。這是中共極權體制走向極端化的最典型表現。毛澤東語錄成為超越一切的終極真理,任何敢反對、不贊同、甚至讚美得不夠,不小心口誤說錯了的人,都將被視為彌天大罪而遭到各種慘無人道的迫害。

從這個角度看,中共當局力推習近平語錄,實現習近平思想從小學到大學的無死角強制洗腦,對習本人敢於妄議者,比如任志強、許章潤等人大刑伺候,這同樣也表現出習近平在向毛氏文革靠攏的趨勢。唯一不同的,是毛採用的是發動群眾專政來打擊,是公開摧毀公檢法摧毀法治,而習近平用的是「依法治國」這個名義,屬於羅織罪名濫用法治。

文革有極其鮮明的黨內權鬥色彩

第三,文革有極其鮮明的黨內權力鬥爭色彩。毛澤東通過發動紅衛兵以及群眾進行激進的大規模黨內奪權,結果就是沉重打擊了共產黨在基層的政權組織,導致全國幾乎陷入無政府癱瘓狀態,而發動起來的人群,無論是紅衛兵還是各路民眾,因為對毛澤東思想理解觀點的差異,又分裂為不同派系並相互進行殘酷至極的文攻武鬥,其本質仍然是爭奪權力。

習近平同樣面臨大規模的黨內奪權鬥爭,他要謀求連任,甚至終身執政,其面臨的阻力是他上任以來最大的。他目前並不具備毛澤東那樣的威望和黨內根基,中國社會整體人群的思想狀態與60年代的人也有很大差距,所以習近平的奪權方式並沒有刻板複製毛澤東,而是採取了漸進的反腐的方式。

也就是說,毛澤東發動的路線奪權是自下而上的,而習近平是自上而下的,二者形式上有很大差別,但最終目的相同,都是要建成以領袖思想作為占據絕對統治地位的、不允許有絲毫質疑存在的意識形態絕對化統治,這也是大家都在談論的「朝鮮模式」。其實「朝鮮模式」本來就是從毛澤東模式嫁接過去的。

在這種模式下,文革期間,因為不小心污損了毛澤東畫像,就被定為反革命罪送進監獄甚至殺害的人在大陸數不勝數。而朝鮮最鮮活的例子當然就是那位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了,他因為用印有金正恩頭像的報紙包鞋,迅速被逮捕並最終死於非命。

在習近平時代,這樣的事情也並不少見。普通的打工女子董瑤瓊僅僅因為向習近平的畫像潑墨水,隨後就失去自由,前後至少3次被關押在精神病院。

所以,從意識形態治國、公開以言代法這一點來看,習近平同樣在向毛澤東靠攏,只不過像董瑤瓊這種例子目前還出於散發案例的狀態,與文革高峰那種全社會整體進入政治狂熱的狀態,還有不小的差距,畢竟現在的大陸,鄧小平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路線的遺留影響仍然非常巨大,習近平要想重回以政治挂帥為中心,並非一夕之功可以達成。

挑起群眾斗群眾 「群眾專政」的紅色恐怖

第四,文革還有一大非常重要的特徵,就是挑起群眾斗群眾,以及因此而形成的「群眾專政」形式的紅色恐怖。這其中包括了大規模群眾批鬥、抄家以及體罰虐待;包括了革委會取代公檢法導致大規模私刑泛濫,隨意殺人;還包括了大規模的揭發、告密、政治陷害造成最基本的人倫道德被摧毀等等。

我們客觀地說,習近平當前的所作所為,與這種無政府狀態的「群眾專政」還有相當大的差距,他也有利用輿論發動群眾,但對群眾奪權有著嚴密的防範,絕不允許群眾性的破壞當前秩序的行為發生。

比如從抵制日本開始到波及美國、法國、韓國以及歐美一系列大公司的周期性抵制系列,愛國粉紅們的政治熱情被嚴格限定在網絡口水階段,一旦有人真的走上街頭想要付諸行動,很快就會遭到當局以「非理性愛國」的理由進行鎮壓。

當下的文宣系統也有發動全國性大規模批鬥之舉,比如對許章潤等公知的污名化批鬥,對趙薇等代表資本勢力的劣跡藝人的翻舊帳揭發式批鬥,都有濃厚的文革色彩。與此同時,採用停止聘用或合作,禁止從業資格,甚至是「社會死亡」的方式,來切斷經濟來源,可以說也是一種變相的現代版抄家。

但相對來講,這種批鬥暫時還局限於網絡批鬥領域,抄家之餘,對打擊對象暫時也還沒有升級到肉體折磨或強制發配農村接受貧下中農改造的地步。

但如果我們就此得出結論,說現在的中共相比毛澤東時代的遍地紅色恐怖還是有所進步,那恐怕就大錯特錯了。

江澤民建立的610 酷殺登峰造極

現在的中共,雖然沒有了文革式的革委會,但在江澤民時代卻建立了一直存續至今的「610辦公室」,這個龐大系統製造的紅色恐怖遠超革委會,其對特定的法輪功學員這個信仰群體的隨意逮捕、酷刑以及虐殺,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甚至還出現了活摘器官這樣慘絕人寰的罪惡。

這個系統雖然創建於江澤民手中,但至今依然還在保持運作。而從迫害法輪功學員身上取得的經驗,在習近平時代被運用到了另一個大規模群體迫害對象身上,這就是大家都熟知的新疆集中營。

從這個角度看,雖然表面上中共沒有了代表群眾專政的「革委會」,但這個角色卻被「610辦公室」以及「職業再教育營」這樣的機構以改頭換面的方式繼承下來並持續使用。其以「思想犯罪」的名義,對特定對象人群進行隨意監禁、虐待及殺戮的本質是一樣的。

這樣的事情,今天發生在法輪功學員和維族人身上,明天就可能發生在民營企業家這些「資本黑手」或演藝圈的「資本主義文藝路線黑代表」們的身上。薄熙來在重慶對大批民營企業家已經重演過一次小型文革了,只不過名詞不叫打倒封資修,而是冠以「掃黑」的名義而已。

至於說揭發告密之風的盛行,文革期間有張紅兵揭發親生母親方忠謀「反革命言論」,導致生母被殺的例子;當下有央視主持人畢福劍私人場合言論被朋友出賣曝光導致工作事業被毀的例子,而大陸互聯網剛剛興起不久的懸賞數十萬揭發各路「反賊」的新聞,我相信很多朋友們可能都還記憶猶新吧。

所以,我們可以說,發動一場新文革無論在黨內還是整個大陸社會,都已經具備了相當的基礎。習近平沒有採取放手發動群眾的暴烈方式來進行,是因為他已經有了大數據監控這個全面控制社會的利器,他已經基本上可以做到對任何想要打擊的人在早期就進行定點清除,這使得想要阻止他甚至推翻他的人很難以傳統的陰謀政變的方式來達到,只能利用鄧小平路線的影響以及民眾對文革的恐懼來以陽謀方式進行。

劉鶴出面安撫 習要可控及漸進式文革

好的,我們現在可以就此進行一些結論性的討論了。

總的來說,習近平在上述文革四大特徵上,都有程度不等的借鑑、模仿或靠攏的舉措,這是客觀的事實,這也是為什麼無論體制內外,還是國內國外,普遍都對習近平是否要重演一次文革發出質疑的原因。

但客觀的說,習近平目前由於受其個人在黨內的資歷、威望以及實際的權力控制範圍等因素限制,他暫時還走不了那麼遠。我們看到今天最新的消息是分管金融的劉鶴,在中國國際數字經濟博覽會開幕式發表講話,說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沒有變,將來也不會改變。

這當然是有目的地針對當前民營企業人心惶惶的狀態進行安撫,也客觀說明了體制內外對習近平還有相當大的制約力量存在,他暫時還做不到像毛澤東那樣為所欲為。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可以說習近平發動的是一場柔性文革,一場可控的、漸進式文革。這場新文革的終極目標和毛氏文革並無不同,只不過現在種種條件決定了新文革還處於「圖未窮,匕首未現」的初級階段而已。

對習近平來說,他的本意可能也並不想真的回到百分百的毛氏文革,如果我們把毛氏文革看成最極端的100步,鄧小平對毛部分「撥亂反正」回到了50步,那麼習近平的設想,恐怕是要對鄧小平進行部分「撥亂反正」,再重新回到70步或80步的位置,也就是像朝鮮那樣的有文革絕對權威之利,但沒有大規模社會動亂之害的模式。

當然,也許他設想的很好,但中共這個體制一旦被發動起來,他本人能否駕馭得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當前習近平的舉動,也有借用毛式文革的威力在對黨內進行威脅的意味:當年不讓毛澤東掌權,他發動了文革讓大家都差點玩完。現在你們如果不讓我掌權,還想等我下台了進行追殺清算,那我也可以發動文革讓大家都玩完。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