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大外宣:美國機構的共謀

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的國際宣傳活動由美國公民和企業提供幫助,因為他們需要中國的資金。

據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稱,一段時間以來,北京一直在美國進行宣傳活動。這場運動旨在破壞美國的信心和政策,利用了言論自由和當前美國人的自我批評浪潮。中共政權的主要渠道是美國的社交媒體、課堂和主流媒體。

超過20萬個Twitter帳戶被發現直接為中共工作,這些帳戶利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亡或美國自己關於系統性種族主義的說法唱衰美國。然而,與此同時,在中國,藏族、維吾爾族和蒙古族是各種鎮壓和虐待的受害者,包括文化滅絕、酷刑、拘留和危害人類罪。

美國的教室是中共發動宣傳戰的另一條戰線。美國大學校園內的孔子學院由中共出資,但規定學生不能討論人權、西藏、天安門廣場大屠殺或台灣等敏感話題。孔子學院還被指控從事間諜活動,並監視中國和台灣學生在美國校園的活動。

Twitter的標誌顯示在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屏幕上。攝於2020年10月26日,法國圖盧茲(Toulouse)。(LIONEL BONAVENTURE/Getty Images)

2011年,中共最大的喉舌之一新華社被允許在紐約時代廣場租用一塊巨大的廣告牌。時代廣場的標牌很貴,租方也樂於接受付款,即使租金來自中共。

與此類似,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裡,《中國日報》向美國報紙、雜誌和其它媒體支付了數百萬美元,用於插頁宣傳、增刊、印刷和廣告。在四年期間,這些款項估計總共為1900萬美元,《華爾街日報》從中獲得600萬美元,而《華盛頓郵報》獲得460萬美元。這突顯出一個事實,即中共國際宣傳活動是由美國公民和公司提供幫助的,他們依賴中共的資金。

中共向美國媒體支付的許多款項都用於插入看似新聞報導的插頁,但實際上是在宣傳北京對環球事件的主張。其中一篇插頁的標題是「一帶一路與非洲國家接軌」,宣揚「一帶一路」在非洲的好處,以及非洲人民如何歡迎中共的友誼和援助。文章絕口不提「一帶一路」的負面效應,如債務奴役、腐敗、主權喪失,以及中國企業將當地人趕出某些行業。

另一個故事講述了美中關稅增加木材成本,從而對美國購房者產生負面影響。這個故事意在詆毀當時的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實行對中國的關稅,並讓他的選民反對他。然而,報導沒有提到,徵收關稅是為了挽救美國木材行業的就業機會,或者是為了回應中共數十年來對美國產品徵收更高關稅。

據美國司法部(DOJ)報導,《中國日報》在《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上支付了5萬美元的廣告費,向《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支付了24萬美元,向《得梅因紀事報》(The Des Moines Register)支付了34,600美元,向CQ-Roll Call(註:專注美國立法和政治新聞的媒體)支付了76,000美元。《中國日報》為報紙支付的廣告費總額為11,002,628美元,另外還有265,822美元支付給Twitter。其它共獲得657,523美元中共資金的有《洛杉磯時報》(The Los Angeles Times)、《西雅圖時報》(The Seattle Times)、《亞特蘭大憲法報》(The 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芝加哥論壇報》(The Chicago Tribune)、《休斯頓紀事報》(The Houston Chronicle)和《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

因此,司法部要求《中國日報》根據《外國代理人登記法》(the 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縮寫為FARA)披露其活動。

中共的媒體宣傳活動是由美國主流媒體促成的。美國左傾媒體有時宣傳北京的立場,同時詆毀保守媒體,僅僅為了發表相反的觀點。一個例子是,左傾媒體支持中共關於COVID-19的起源不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主張,同時批評保守媒體發表相反的證據。與此同時,在美國的中共媒體試圖將COVID-19的起源歸咎於其它國家,包括美國。

美國媒體參與中共宣傳的一個微妙例子是,他們經常稱習近平為中國的「總統」,而不是中共中央總書記。根據定義,總統是選舉產生的。習近平不僅沒有經過選舉,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也被修改,使他得以終身掌權。

美國的自我審查是中共工具箱中的另一個工具。由於擔心失去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許多美國私人公司避免做任何可能令北京感到不安的事情。美國電影製作人是罪魁禍首之一。包括NBC新聞、CNBC和MSNBC在內的幾家美國最大的媒體都歸擁有環球影業(Universal)的康卡斯特(Comcast)所有。中國現在是電影最重要的出口市場,因此環球影業為了迎合共產黨,剪輯了一些電影。

電影《壯志凌雲》(Top Gun)從主角的飛行夾克上取下了一面台灣國旗。《紅色黎明》(Red Dawn)的重拍改變了劇本,美國難以置信地被北朝鮮入侵,而不是共產主義的中國。

眾所周知,YouTube會撤資或刪除批評中共政權的視頻。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在微博支持香港民主抗議者後向北京道歉。自我審查的一個更離奇的例子是,歐盟在一份有關造謠的報告中刪除了指責中共的語言。

通過宣傳、美國媒體的自鳴得意和美國的自我審查,北京能夠將中國描繪成一個有著風格「不同」但平等的政府的國家,公民享有高生活水平、高度自由,並普遍支持共產黨。當然,如果這是真的,該政權應該舉行大選,也沒有必要審查國內外的媒體和社交媒體。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已經住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的中國MBA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ese Propaganda at Home and Abroad: Complicity of US Actor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