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大陸訪民葛麗芳:中共對海外的收買和滲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9日訊】從上海移民來美國的葛麗芳,從地主家庭到房屋動遷,兩代人遭到中共搶劫。來到美國後,她仍然看到許多中共滲透的影子,得知某些被中共收買的實例。來聽聽她的故事。

「我要談的就是說,共產黨掌政權以後,搶了地主首先,現在呢後來又搶了資本家,又搶了小業主,公司合營啊什麼的。對不對,我說接下來就是搶那些馬雲啊,這些有錢人啊,企業家啊。你只要跟共產黨稍微有一點矛盾,或者說甚至一點矛盾都沒有,你看早晚的事,肯定會被搶。」

葛麗芳出生在中共所謂的地主家庭,父母和老一輩人都很善良,樂善好施。

「從我懂事以來我就覺得,我父母這麼善良,地主不像共產黨說的那樣邪惡、惡霸。」

「(長工)家裡揭不開鍋了,我的外婆就會送糧食啊、吃的給他們。」

但是,中共掌權之後,家裡的房屋、財產都被搶走。文革中,年幼的葛麗芳親眼看見父母挨批鬥。

「那時候,我記得很清楚,掛著一個大牌子,鐵的,很重很重的,是『打倒逃亡地主葛一華』。我母親也是,被兩個人,被造反隊一起揪到我們住家的對面一個花園去批鬥。」

「那時候我還讀小學,我就每天去就當我父親的枴杖,我父親一個手搭著我,一個手柱著枴杖一根竹子,每天送他上班、下班。每次送到單位的時候,不是單位有一個門房嘛,掛著一個毛主席的像,一個掃堂腿把我父親跌倒在地上,跪下跟毛主席請示,拿著一個語錄請示。」

為了躲避迫害,葛麗芳的父親把家裡值錢的首飾、玉器、收藏的文物、古書,悄悄的丟掉,或者埋起來。即使這樣,仍然每天惶恐不安,甚至差點兒自殺。

「改革開放」以後,葛麗芳在上海代理一家比較有品位的書店,經營正好的時候,遭到政府強拆。住房問題不給解決,還不許上訪,她年近八十歲的母親被打,全家被監控。

「就迫害我母親,把空調開得很冷很冷,凍她,讓她一個人坐在房間裡面凍死她。要麼就是突然之間進來把空調關掉,熱死她。還有吐唾沫,你這個老太婆再來就打你。我母親一氣之下就癱倒在地上,五六個人抬回家,抬回家就沒有起來過。到十二月份就死了。」

2004年,葛麗芳到了美國,看到中共的邪惡滲透到美國,像同鄉會、老人中心等,很多都佈滿了中共的影子,讓她很著急。

「我有一次到了華策會去吃午飯,整個桌子好多老人坐著,好幾個老人就說了,他說,哎你昨天,是法輪功遊行嘛,對吧,他說你昨天去參加舉(中國)國旗了嗎,二十塊錢一個人,他說。我真的太覺得很著急,美國都滲透的那麼厲害啊。」

她舉例說,中國冤民大同盟的某負責人也是被中共收買的,中共每個月給她五千元美金,每年回香港一次,還提供衣物、電腦等設備。而當他們不再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同樣會遭到中共的打壓。

「因為共產黨一定要把冤民大同盟打壓下去,打壓下去呢,要叫她取消掉這個組織,在香港。給你三千萬,之前答應他三千萬,結果呢,後來通過好多政治原因或者環境原因啊,都一點點下價兩千萬,後來一千萬。」

後來,葛麗芳應訪民的要求,在美國申請了冤民大同盟。

「我就辦了一個執照,但是是我一個人,只能辦一個公司嘛,三個人以上才能註冊一個社團。」

葛麗芳感到欣慰的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覺醒,明白了中共的邪惡本質。

「美國還好能醒過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們整個來到美國,等於在中國一樣的感覺了已經。世界已經認清了。你作為一個中國人,在中共的政權、邪惡的政權眼皮底下長大的人,還不醒,真的不是中國人了已經。」

葛麗芳說,把中共搞得天翻地覆的人是好人,搞得不痛不痒的人,很可能是得到中共利益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