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習近平如何布局下屆軍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09日訊】7月5日剛剛晉升四名上將,僅僅兩個月,9月6日,習近平又晉升五人。這不免令人詫異。筆者以為,習的一重考量,是為下屆軍委準備人選。

如果說政治局及其常委人選是中共各派政治勢力的角鬥場,不到最後一刻出台樓露面,都可能存在變數;那麼,中央軍委就像是習的後花園,別人難以插手,習也謹防他人插手。

習上台後,對軍方採用了雙重手段。一方面,對中央軍委和中央軍委主席雙雙擴權,例如武警從過去的雙重管理變成中央軍委的獨家管理,海警劃歸武警,「軍委主席負責制」被大大強化,習兼任「軍委聯指總指揮」等等。另一方面,「圈養」軍隊,儘量切割軍隊與社會的種種聯繫,免生事端,例如「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嚴控軍人參加社會活動、社團等等(可參見筆者「38名軍隊作家集體退出作協的背後」一文)。

習軍權獨掌,現在到「二十大」還有一年時間,而習連任似無多大懸念,因此著手下屆中央軍委的布局了,本文談三點觀察和推測。

第一,第20屆中央委員會中,軍方應會維持在60餘人。

第17屆中共中央委員會,有65名軍方委員(含候補委員)。第18屆,205名中央委員中,有41名軍方人士,占20%;171名中央候補委員中,軍方23人; 130名中紀委委員中,軍方19人。第19屆,204名中央委員中,軍方41人,占比20%;172名中央候補委員中,軍方22人,占比13%;133名中央紀委委員中,軍方21人,占比16%。當選中央委員的軍方人員,包括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軍委委員,中央軍委各職能部門主官,各戰區軍政主官,各軍兵種軍政主官等。

這一格局,在「二十大」上應無多大變化。

在胡溫時期,軍方人員對大政方針時有驚人之語,給當局帶來一些麻煩。習上台後,嚴打「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這種事情好像再沒發生過了。不過,習對軍方的政治待遇、政治地位,並無抑制或貶損,因為習還需要利用軍方力量來震懾政治對手。

第二,第20屆中央軍委,或有二人留任,委員應會維持在四人。

習近平接班的第18屆中央軍委,設有二名副主席和八名軍委委員,這應是各派勢力較量的結果,習當時還不能獨自拍板;但5年之後,第19屆中央軍委,仍設二名副主席,但軍委委員數量由八名減少至四名(軍兵種司令不再進軍委),這表明習對軍委的掌控力已大大增強。

第20屆中央軍委,估計同19屆一樣,也將是二名副主席、四名委員。這裡的看點是,會有幾人留任?

18屆中央軍委,除習近平外,有四人是上一屆留任的,包括兩名副主席范長龍、許其亮,及兩名軍委委員常萬全、吳勝利。19屆中央軍委,除習近平外,三人留任,包括許其亮、張又俠(從軍委委員升任軍委副主席),魏鳳和。

19屆中央軍委中,許其亮、張又俠都是1950年出生,李作成1953年出生,魏鳳和1954年出生,年齡過線,應到點下車。苗華1955年出生,張升民1958年出生,或能留任;如果兩人留任,按照上屆做法,其中一人或能升任軍委副主席。

第三,第20屆中央軍委人選應會來自現有上將,但或有中將「黑馬」。

第20屆中央軍委人選主要從現有上將中產生。自2012年十八大至2017年底,習近平七次晉升上將,共計29人,但因年齡原因退役人數達到14人。2018年未舉行晉升儀式(主因是內鬥激烈,四中全會延宕一年多才開),至2019年初現役上將17人,大幅低於歷史常規狀態下的30人左右水平。此後,習快速晉升上將,迄今已高達31人。其中,2019年17名(兩批:7月31日10名,12月12日7名);2020年5名;2021年目前9名(兩批)。涵蓋五大戰區、軍委機關、陸、海、空、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武警部隊和軍隊院校。

從現在到明年「二十大」召開還有一年時間,習大概還會晉升上將。排除落馬、退役、留任的,20屆軍委的六個位置(二名副主席、四名委員)中的至少三個,會從上將中選擇。

不過,也可能出現一名中將「黑馬」。第18、19屆軍委,都各有一名中將越級提拔為軍委委員。第18屆是魏鳳和,第19屆是張升民,進入軍委後習近平分別為他們單獨舉行儀式,晉升上將。如果第20屆延續這個做法(這對中將們是個激勵,也能顯示習的馭人藝術),就將會出現一名中將「黑馬」,但這匹「黑馬」一定是習特別信任之人。習特別信任誰?現在還不好說。

結語

習近平軍權在握,但並非因此萬事大吉。外界注意到,近幾次習近平給一批上將授銜,都出現一個面露愁容的特別細節,無意間似顯露出習近平或是內心有苦說不出。的確,隨著內鬥激化,隨著中共的困境日深,習也在擔心他的位置能否保的住、黨還有多長壽命,軍隊是否能跟他走,將領中到底有多少「兩面人」?等等。如果這些問題不想透,習近平再怎麼布局下屆軍委,都可能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