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對華強硬成加德共識 支聯會領袖直面打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0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9月9日晚上6:30,北京時間9月10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不懼中共打壓、不交名單被抓,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看到「煽動顛覆」指控:長鬆一口氣!加拿大、德國大選在即,對中共強硬成兩國共識。

Sydney: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年多,黑雲壓城,十幾萬香港人離開,而香港民主旗幟支聯會的多名領袖,面對港府國安處施壓,依然拒絕交出資料,週三凌晨被捕。週四,多人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不過,傳副主席鄒幸彤聽了,卻鬆了一口氣。

秦鵬:距離德國聯邦大選還有不到三週,最新民調發生戲劇性變化,對中國(共)強硬成德國政商界以及民間共識。而同樣多年對中共偏軟弱的加拿大,也面臨全國大選,民調顯示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希望新政府制定對中共強硬的政策。這是發生了什麼?

香港支聯會5常委被捕 鄒幸彤聞煽顛指控鬆口氣

Sydney:中共對香港自由民主力量持續在打壓。8月底,香港警方國安處引用《國安法》名義,指稱香港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要求交資料,支聯會表明拒絕。週三(9月8日)凌晨,在警方設置的最後期限之後,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常委梁錦威、鄧岳君、陳多偉等陸續被捕。到了週四(9月9日),消息指支聯會常委徐漢光也被捕。

秦鵬:香港支聯會,全名是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它以1990年開始,每年「六四」在維園發起燭光悼念被中共殺死的天安門死難者而舉世聞名。此外,每年7月1日,他們出面申請的七一遊行,也是香港最大的呼喚民主和自由的遊行,倍受世界矚目。

截至今年,他們的這些行動已經合法持續了32年。也因此,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此前8月26日,香港警務處國安處,想以懷疑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為由,要求7位常委9月7日前提供該組織成立以來所有成員及職員資料,提供過去7年該組織涉包括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等中外組織和個人的聯絡、活動資料,以及支聯會成員和職員的個人資料、任職時間、會議記錄以及收入和支出的明細等。被常委們斷然拒絕,遂有週三(9月8日)凌晨的抓捕。

警方搬走大量與紀念六四有關展品

Sydney:週四,香港警方國安處還以蒐證為名,進入支聯會創立的「六四紀念館」,帶走大批館內展出的「六四」物品。我們來看一下相關的視頻。

秦鵬:觀察者注意到,香港警方搬走了大量與紀念「六四」有關、但與所謂的外國代理人指控無關的展品,包括支聯會創始人司徒華和中國民主女神的頭像。我們看到,似乎搜查過程中警方還把館內的監控設備摧毀,另外離開時還在大門上裝上了新鎖,並貼上了寫有「聯絡旺角警署」的紙條,顯示警方此次行動的真正目的是搗毀讓中共難堪的「六四」紀念館,並繼續鎮壓反對中共一黨專政的香港支聯會。

Sydney:這也激起了很多人的指責。「六四」遇難學生王楠的母親、也是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之一的張先玲,質疑警方的行動是要抹殺歷史、隱瞞真相。

另一名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也對香港警方檢走「六四紀念館」的物品感到遺憾和憤慨,她反問,透過「六四紀念館」,保存和展示親人遺物,如何危害國家安全。

她說,這些「是當年『六四』慘案每個家庭失去親人的這種悲痛,孩子和親人的遺物捐給香港『六四紀念館』,也希望世人不要忘記『六四』慘案,我們用這種方式讓孩子後世和世人,永遠記著『六四』慘案,都會被認為是危害國家安全嗎?」

秦鵬:是這樣。實際上,在中共對香港的一片肅殺氣氛之下,今年6月1日下午,香港政府食環署到「六四紀念館」調查,指支聯會沒有領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涉嫌違反《公眾娛樂場所條例》。

為了保護民眾安全,支聯會在隔天就宣布關閉「六四紀念館」,轉而在網上展現「六四」和人權的紀念物品。支聯會7位常委也已經宣布辭職,並做出解散支聯會的決議。然而,香港當局還是持續打壓,其實就是在替北京的中共作惡,試圖繼續抹殺歷史、打壓正義之聲。

Sydney:但是,我們看到支聯會的這些領袖們沒有屈服。同樣在星期四,香港法庭以「煽動誘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的罪名,對出席去年「六四」集會的多名民主派人士進行庭審。其中一名被告、前民主黨主席和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在法庭上承認集會違反法例,但他也說,他和其他被告受良知和道德驅動,繼續悼念「六四」的歷史傳統,並銘記歷史教訓。

何俊仁說,即使支聯會被解散,「六四」燭光追思會被取締,他相信悼念「六四」的精神依然會存留在香港人的心中。

鄒幸彤:六四屠城責任該不該追究 一黨專政該不該結束

秦鵬:嗯,我們看到支聯會副主席、同時身為大律師的鄒幸彤,這幾天也倍受國際關注。週一,他們召開記者會,明言不會遞交資料。週二,他們一行人到警衛處遞交了回復的公開信。

她指香港警方的國安法指控他們是「外國代理人」,是欲加之罪,沒有提供任何理據、解釋任何理由,就「相信」,違反了自然公義原則,因此警方發出要求「並無合法基礎」。

我們來看一下相關視頻。

Sydney:週四晚上,鄒幸彤的臉書Facebook還引述她透過律師傳出的口信,再次表達了她的堅貞不屈。

她說,聽到「煽動顛覆」這四個字,反而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如塵埃落定,就來場光明正大的辯論吧。到底(六四)屠城責任該不該追究,一黨專政該不該結束,而不是糾纏於『外國代理人』這類指控。直接面對這些人民自發的訴求吧,然後看看道理在哪一邊。有『六四』的英靈在,豈敢退讓?辯論,正要開始。」

秦鵬:不愧是大律師,言簡意賅、傳遞出凜然正氣。而且,沒有被中共的所謂的法律方面的指控繞進去,而是劍指中共「六四」屠殺和一黨專政的邪惡。

Sydney:是,很了不起。有非常多人支持她,有網友說:「大大個政權容不下你,但你卻在眾人的小小內心,占有一席位。」

王丹:最悲壯的抵抗 更是史詩級抵抗

秦鵬:是,前一天「六四」學生領袖王丹也讚揚他們寧願被捕也不交出資料的勇敢,他說,「這是最後的抵抗,也是最悲壯的抵抗,更是史詩級的抵抗。」他呼籲世界繼續關注香港,為港人大聲呼籲,並盡己所能幫助港人。

Sydney:但今天,在鄒幸彤的口信傳出之後,旅居美國的大陸人權律師陳建剛擔心:「鄒幸彤還是不夠了解共產黨,在共產黨的法庭哪裡有辯論呢?即便在今日被中共控制了的香港法庭,恐怕也沒有了辯論的基礎,中共統治區的法庭只有鎮壓,沒有辯論。」

昨天,旅居德國的資深媒體人、時政評論家長平先生也說,中共對港支聯「趕盡殺絕」,其目的不僅是想改造香港人的思想,還想要改造靈魂。他還說:「香港人沉默是不夠的,極權要你在謊言中生活。」

秦鵬:香港確實在逐漸地變得大陸化,而大陸則在加速地文革化,這是中共唯我獨尊的邪惡意識形態決定的。但是,我並不悲觀,因為一方面畢竟中共還沒有完全把香港同化,所以香港人還是有更多自由,也不會屈服;另一方面,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自古以來,邪不壓正,中國人包括「六四」那些人、以及現在的香港人的抗爭,就像維園的點點燭光一樣,也像那不熄的火把,經過這三十多年,已經把光明撒到了人們的心中,中共是如論如何也撲不滅的。

Sydney:是的。最近三十多年,每一次維園聚會都有多達幾萬、十幾萬人參加,七一民主自由遊行數萬、乃至幾十萬參加,香港反送中高達二百多萬人參加,等等,都表示香港人絕對不會屈服。

我想起了「六四」屠殺後那首著名的歌曲《歷史的傷口》,當時由港台百名歌星唱起,我們和觀眾朋友們一起來回憶一下這一段歷史。

秦鵬:「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中共以為它箝制住人們的耳鼻口就可以掩蓋歷史,但是世界將永遠記住這歷史的傷口。我們也一定會看到香港和大陸迎來光明的那一天!

加拿大、德國大選在即 對中共強硬成兩國共識

Sydney:加拿大、德國大選都即將要到了,現在看到,兩國民眾都有一個共識,就是要對中共強硬。民心所向,這也將影響到兩國的大選,對中共強硬的政黨,或許較有可能取得勝利。我們兩個分別都來討論一下。

德國大選白熱化 對華強硬成共識

首先看到德國,美國之音今天報導,德國大選白熱化,對華強硬成共識。在默克爾領導的16年後,德國的下一任總理將面臨重新權衡與中國關係的壓力。分析認為,無論哪個黨派贏得選舉組成政府,都將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中共不可能指望像默克爾時代那樣繼續得到德國的遷就了。

我們知道過去雖然批評聲不斷,但是默克爾依然堅持在對待中共問題上相對溫和,同時又在中共和美國之間玩平衡。現在,這個情況有可能改變了。

秦鵬:距離9月26日德國聯邦選舉還有不到三週時間,新的民調呈現出戲劇性的轉變,沒有一個黨派占據絕對優勢,而且,社民黨的支持率大約為23%,超過默克爾的基民/基社聯盟的22%,這為大選結果和政府組成添加了變數。

這種民意的轉變,可能意味著由基民盟和社民黨組成的大聯合政府時代的落幕。可能不得不三黨執政。而無論是綠黨還是自民黨,他們都對中國持更為批評的態度,有這兩個政黨參加的新政府無疑將重塑德國與中國的關係。

這也必將改變現在德國的外交政策,對中共變得更加強硬。

Sydney:默克爾提倡的親中共政策常常遭到國內反對黨和歐洲盟友的批評。她所在的基民盟被指以經濟利益為藉口,拒絕批評中共的侵略性和顛覆性外交政策。

德國普通大眾現在對中國(共)的態度變得更加消極。民調機構Forsa上月的一份調查顯示,58%的德國人認為,即使對華經貿關係受損,德國也應該採取更強硬的對華政策。僅有不到20%的受訪者反對任何形式的強硬路線。

德國商業界的態度也在發生轉變

德國商業界的態度也在發生轉變。在業界具有影響力的德國聯邦工業聯合會表示,歐洲企業在與中國做生意時必須劃清價值觀上的紅線,並呼籲中國遵守現行國際規則。

外交專家厄特爾認為,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引發的內部商業條件惡化已經影響到德國企業的經營,業界開始反思德國的經濟模式和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秦鵬,你認為帶來這些顯著變化的原因是什麼?

秦鵬:這個民意的變化,應該說是非常大的,我記得一年前,大瘟疫剛開始的時候,德國人對中國的態度還是更偏好感一些。很明顯,最近這一年多來,病毒溯源暴露出來的中共在全世界散毒、撒謊,讓更多德國人清醒了。而且,中共在人權和對香港、台灣的態度,也讓德國人認識到中共不可靠,不是國際社會的正常一員。

Sydney:專家還指出,目前德國的對華政策更多以雙邊為導向,如果德國新政府選擇響應歐洲大陸整體的對華更為強硬的呼聲,這可能促進德國與其它歐洲國家協作應對中國挑戰的能力。

秦鵬:是,一定會這樣。實際上,我們看到德國參加了歐盟對中共在新疆人權問題上的制裁,也參加了自由世界在南海的軍事演習。這是前所未有的。當然,德國的演習還有點保留,就是它們不參加到台灣海峽的航行,還在部分試圖兩邊都平衡,但是肯定已經讓中共非常難受了。

另外,9月8日,德國之聲對學者辜學武有一個採訪我覺得值得關注,辜學武說只要中美不開戰,德國就不會「選邊站」,但是一旦開戰,德國一定站在美國這邊。而且,他還說,目前有三位總理候選人——基民盟的拉捨特、社民黨的肖爾茨和綠黨的貝爾博克。不管三人之中誰上台,中德關係都會經歷一個非常痛苦的磨合期。

三分之二加拿大民眾:望新政府展現更強硬政策

Sydney:另外,再來看到加拿大,加拿大將於9月20日提前舉行大選,對華政策成了正在舉行加拿大聯邦大選的各政黨們不得不重視的問題。

通過民調看到,三分之二加拿大民眾望新政府展現更強硬對華政策。

納諾斯民調公司(Nanos)訪問了1,029位加拿大民眾後的最新調查顯示,63%民眾希望看到新一屆的政府能有更強硬的對華政策,24%稱保持目前基調即可,僅4%民意說希望更柔軟一些。

秦鵬:這個民調出爐,也正值兩名加拿大人在中國被拘捕滿一千天之際,民調還顯示,88%的受訪者支持聯邦政府制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也就是代理外國政府、機構或個人做說客的人,必須在政府註冊處填寫相關信息。

Sydney:加拿大的代理人註冊法一旦制定和實施後,會發生什麼變化?

秦鵬:加拿大的華人社團和幫助中共的那些人要小心了。可能會被加拿大皇家騎警盯上,未來可能面臨清算或制裁。

Sydney:另外,民調還顯示,有八成民意希望聯邦政府禁止中國華為參與加拿大5G建設,62%民意則支持抵制北京冬季奧運。也有高達80%的民眾認為中國在新冠疫情剛發生時的表現糟糕、缺乏透明度。

同時有45%的民眾表示,若有政黨提出強硬的對華政策,會因此而投票給該政黨。

看來一向以好好先生著稱的加拿大人民也受夠了,加拿大《國會山時報》9月8日報道,執政自由黨對加中關係保持沉默,而加拿大反對黨保守黨則極力渲染加中關係,在選舉綱領中31次提及中國。還多次提及北京和中國共產黨,並制定了被專家認為「幾乎要與中國斷交」、「必將導致中國報復」的政策。這樣做,也可以博取民意。

秦鵬:保守黨競選綱領列出一大堆對華新舉措,包括不再將對華貿易當作優先事項、將中國在新疆的行為視為「種族滅絕」、禁止中國企業華為公司參與加拿大5G網絡建設、制裁中國的「最嚴重侵犯人權者」、讓加拿大退出亞投行、支持香港的「民主人士」,與台灣開展「更大程度的政治合作」等。

Sydney:綜合德國和加拿大,如果兩國都因為民意,上任了對中共強硬的政府,對整個國際局勢會帶來什麼變化?

秦鵬:全世界對中共的態度會更加強硬,圍剿中共的大局勢會更加清晰。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