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福建莆田防疫物資緊缺?潘石屹現身美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4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9月13日(星期一),亞洲時間是9月14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病毒外溢稱可控,莆田防疫物資緊缺?隱匿傳播10天,學校大面積感染;3天4代傳播,38天「政治潛伏期」?潘石屹用腳投票,現身美國看球賽;防國人出逃?中共中緬邊境埋雷。

60秒新聞

13日上午10點,新西蘭國會大廈8樓出現一個可疑信封,位置正好在總理阿德恩9樓辦公室正下方。新西蘭政府發言人事後證實,信封內沒有爆裂物,但是裡面有不明白色粉末。

以色列總理貝內特13日與埃及總統塞西進行了會面。埃及總統府聲明表示,兩人討論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關係,以及雙邊議題。這是以色列總理10年來第一次正式訪問埃及。

韓國總統府13日公布了文在寅19日至23日的訪美行程。期間文在寅將在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並前往夏威夷,參與韓戰陣亡者遺骸轉交儀式。

英國《金融時報》12日引述知情人消息,中共計劃拆分螞蟻集團旗下支付寶,並強制創建獨立的貸款應用。中共監管機構要求螞蟻集團將「花唄」、「借唄」這兩項貸款業務的後台,與其它金融業務分開,並引進外部股東。

13日上午,武漢市洪山區法院附近傳出槍響,一名年約30歲的律師薛某在辦公室遭到槍擊,不治身亡。案發後,嫌疑人搶劫了一輛白色寶馬5系小轎車逃離現場,目前已被逮捕。

截止到美東時間9月13日下午1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36萬9,827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2億2,548萬2,944人;單日死亡5,600人,累積死亡總數是464萬4,220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福建莆田市突然傳出中共病毒疫情,將鍋甩向了38天前從新加坡入境的一名男子,但是中共的說法當中有不少疑點。

聲稱「不會跑」的潘石屹,在美國現身了。中共央視畫面中顯示,他和妻子在網球場正在看球。

莆田病毒外溢 中共稱可防可控

本月10日,福建省莆田市突然傳出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患者均感染的是印度變種病毒德爾塔。當局隨即要求採取大規模核酸,非必要不得離開本市。

截止到當地時間今天(13日)下午4點,莆田當局共累計通報了76宗病例。其中確診病例48例,無症狀感染28例。判定共有密切接觸者1,577人,次密接觸1,865人。其中集中隔離1,693人。

南開大學教授黃森忠向《健康時報》表示,他和專家對這輪疫情初步判斷,這波疫情最終感染人數可能會在100-300人之間,屬於中等規模。可能在4個星期內,也就是在10月初得到控制。

黃森忠表示,根據流行病學規律和累積的抗疫經驗,疫情外溢的「爆雷期」應該在9月19日(下週日)前出現。他認為本地和關聯病例的總規模,應該能控制在500宗以內。

中共專家們的這種說法,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在武漢爆發疫情初期,中共專家組到武漢調研。隨後在1月10日,中共專家組成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主任醫師王廣發對央視說,「病毒人不傳人,疫情可防可控。」

可是1月20日,中共又派出御用專家鍾南山改口,承認病毒「肯定人傳人」。第二天就傳出消息,王廣發被感染了病毒,正在隔離治療。

所以黃森忠的這種說法,感覺像是中共又一次再說「可防可控」一樣。對中共專家們的說法,我們不能不多長一個心眼。因為很多所謂的專家,其實更像是政治投機者,他們的說法,很多時候是在迎合中共。

實際上,黃森忠在說9月19日可能是外溢「爆雷期」的同時,莆田病毒已經發生了外溢。

中共衛健委今天(13日)公告,廈門昨天(12日)也發現一例患者,是莆田市本土相關病例的確診患者。這名確診患者在廈門同安區,是莆田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同安區已經宣布封閉式管理,要求人們只進不出,非必要不得離開。

籲捐抗疫款物 莆田出現物資荒?

除了疫情外溢已經發生外,今天(13日)莆田市官方還有一個反常動作。「莆田新聞」今天轉發了一份莆田疫情指揮部「社會捐助組」發出的「倡議書」,呼籲全市各單位、社會各界愛心企業和愛心人士「捐贈疫情防控款物」。

倡議書中給出了兩個接受捐贈的單位,一個是莆田市紅十字會,另一個是莆田市慈善總會。並且公布了兩家單位的銀行帳號和聯繫人及聯繫方式。

呼籲社會捐助抗疫物資,可能存在著兩種情況。一個是當局趁機斂財,也就是人們通常說的當局在發「國難財」,藉著疫情的機會,收割一茬韭菜。另一種可能就是當局真的缺少抗疫物資,不得不向社會徵集。

哪一種情況更有可能呢?當局公布的兩家接受捐贈單位,一個是紅十字會,一個是慈善總會。正常情況來說,這兩家都應該是非營利性的公益慈善機構。

但是最近幾年郭美美事件曝光後,人們已經對紅十字會失去了信任。莆田慈善總會同樣是有很多醜聞,其中最為社會關注的就是莆田市慈善總會名譽會長黃志賢組建保安團、非法拘禁的問題。

所以從這些情況來看,人們對紅十字會和慈善總會,早就不太相信了。也就是說,當局以這兩個機構來面向社會徵集款物,的確存在著藉機斂財的可能性。

但是綜合分析,莆田當局向社會徵集款物,更可能是抗疫物資出現了緊張狀況。也就是莆田市可能出現了抗疫物資荒。

大家應該記得,2020年1月20日當局承認武漢病毒人傳人之後,通報的感染數字就翻著跟頭往上漲。僅僅2-3天的功夫,武漢各大醫院就傳出醫療物資彈盡糧絕的狀況。有醫護人員在社交媒體上向社會求援,希望捐助醫療物資等等。

其中武漢第五醫院的一名醫護人員直言,「我們已經頂不住了,門診擠滿了病人,24小時都滿滿的,人都跪在地上求我們救救他們」。這名醫護人員說,「醫護人員所需的防護服、口罩、面罩等都用完了」,「同事都崩潰了」。

這些場景,相信大家還記憶猶新。而現在莆田的情況,在通報疫情的第4天,也向社會呼籲捐助抗疫款物。是不是莆田市也出現了武漢當時的狀況呢?

隱匿傳播已10天 學校大面積感染

如果像當局通報的情況,76例患者並不是很大的數字。根據公開資料,莆田市有290萬人口,是一個中小城市。76宗病例,對莆田來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可在只有76例病患的情況下,莆田向社會呼籲捐助物資。這就讓人感到奇怪了。莆田真的只有當局通報的76例病患嗎?

今天(13日)的央視新聞也引述中共專家的說法,楓亭鎮有2個疫情集中傳播點,一個是最早發現病例的舖頭小學,一個是鎮內協勝鞋場,都是人員密集場所。換句話說,舖頭小學和協勝鞋廠是莆田這次疫情的兩條傳播鏈。

大陸媒體「快科技」今天(13日)報導,「從官方公布的流調數據發現,最少已有18名小學生感染新冠病毒。」文中指出,「新冠疫情或已經在福建莆田市仙遊縣楓亭鎮舖頭小學隱匿傳播了10天。」

根據莆田官方通報,第一例患者是9月10日發現的,是一位姓林的學生。中共專家判定,疫情源頭可能是學生家長林某傑。

對這個說法,我是存有疑慮的,稍後會做一點分析。這裡就依據官方的通報情況,先來聊聊第一條傳播鏈,就是舖頭小學的情況。

通報稱林某傑8月4日從新加坡抵達廈門機場,隨即集中隔離14天,隨後又在仙遊縣集中隔離7天。在兩次隔離期間,先後對林某傑進行了9次核酸檢測和1次血清檢測,結果都是呈現陰性。8月26日,林某傑解除隔離,9月10日被檢測出陽性。

根據東南網發布的消息,莆田市學校的開學時間是8月30日,9月1日正式上課。也就是說,林某傑在解除隔離回家後的第6天,他的家庭成員林某9月1日到學校正式上課。

到學校報告第一例病患時,林某在學校已經上了10天課。換句話說,林某在學校已經有10天的活動時間,也就是交叉感染了10天的病毒。

根據官方公布的流調信息也可以看出,在檢測出陽性的學生患者當中,9-12歲的都有。由此可以判斷,病毒已經在這個學校多個年級中傳播了,極有可能出現了大面積傳播感染的情況。

這只是依據官方通報的情況來分析。剛才我說了,對官方的通報情況,我是有疑慮的。

3天4代傳播 38天「政治」潛伏期?

根據官方的說法,從林某傑入境到發病,前後有38天。先是8月4日到18日,入境廈門時隔離14天。然後8月19日到25日,轉運到莆田仙遊,又集中隔離7天。隨後8月26日到9月1日又進行了7天的居家隔離。

直到9月10日被檢測出陽性,整整38天。這只是在國內的時間,也就是說,林某傑必須是在登機入境廈門的當天感染了病毒,病毒就潛伏了38天。如果是在新加坡就感染了病毒,那就意味著這個德爾塔的潛伏期更長。

如果是這種情況,那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德爾塔病毒具有超長時間的潛伏期。不過這個結論是與目前世界所掌握的德爾塔的情況相衝擊的,跟中共專家們的研究結論也是矛盾的。

根據目前全球通報的印度變種病毒德爾塔的信息看,德爾塔的病毒載量是非常高的。澎湃新聞曾經報導,在7月份廣東省疾控中心研究人員追蹤了62名首批感染德爾塔毒株的患者,並與2020年中共病毒的原始毒株進行了比對。

結果發現,「德爾塔毒株在暴露後4天就能被檢測到,而原始毒株在暴露後被檢測到的平均時間是6天。這說明德爾塔毒株的複製速度要快很多。更為重要的是,德爾塔毒株感染者的病毒載量比原始毒株感染者最多高了1,260倍。」

文章指出,德爾塔毒株「兼具病毒載量高、潛伏時間短的特點。並且,呼吸道容易存在大量病毒,意味著更多人會在超級傳播事件中感染,而且感染後可以更快地開始散播病毒。這就解釋了德爾塔為什麼會席捲全球」。

這是官媒報導中共專家們的研究情況。而現在莆田的疫情,幾乎是「推翻了」包括中共專家們的研究結果。我們究竟該相信哪個說法呢?

事實上,今天(13日)《健康時報》報導的莆田疫情情況,也在佐證著德爾塔病毒傳播速度快這個特點。報導中表示,9月10日的6宗本土確診病例涉及到2個家庭,其中包括3名學生、3位家長,顯示病毒已經至少形成了4代傳播。

僅僅3天就出現至少4代傳播,這個傳播速度是相當驚人的,但這是與世界各國的研究結果相吻合。而偏偏當局通報的林某傑感染的病毒,卻有至少38天的潛伏期。

我想問一下,這個病毒究竟是真的有這麼長的潛伏期,還是說這個超長「潛伏期」是政治需要呢?再深一步說,是不是莆田市的疫情早就很嚴重了,而林某傑恰好被當局選定為「背鍋」人呢?

有位網友提出了一個問題:揚州之後,福建陷落了,下一個是誰呢?為什麼每次中國傳出疫情,都是境外輸入呢?這個問題,我覺得值得每個人認真思考。

「疫情規模不會小」 中國鞋都遭衝擊

我們再看莆田的另一條傳播鏈,就是協勝鞋廠。《每日經濟新聞》報導,目前協勝鞋廠發現了至少12名患者。

一名協勝鞋廠負責人今天(13日)對「紅星新聞」表示,鞋廠已經有多人感染,鞋廠內所有員工都已經在酒店集中隔離。

一位莆田市民向「澎湃新聞」表示,協勝鞋廠是莆田市一家規模比較大的鞋廠,在楓亭鎮有多個廠址,每個廠區都有不少員工。這位市民說,目前不清楚確診患者是在哪個廠區上班,但無論哪個廠區,人數都不在少數。

莆田是中國有名的鞋都,去年鞋企業總產值超過千億,年產成品鞋超過13億雙。據媒體報導,莆田現有製鞋企業四千二百多家,承載著五十多萬名從業者。

我們不清楚莆田這些製鞋企業之間,平時是否有交叉互動。如果同業之間有往來,那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情況。據當地媒體報導,目前整個莆田市大部分鞋廠已經停產了。

一位匿名的某大學流行病學教授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莆田市仙遊縣的隔離管控措施和社會治理水準都遠遠不能和大城市相比。

這位大學教授說,「從目前情況判斷,這次疫情規模不會太小」。就像今年的石家莊疫情,發現的時候,已經形成了一定程度的隱形傳播。

我還是重複以前說過的話,不希望感染數字繼續擴大。但是中共太不透明,通報的情況非常令人可疑。莆田的疫情究竟有嚴重,目前我們沒有更多的資訊可以提供給大家,希望有知情網友向我們爆料。

同時我也提醒大家,中共的宣傳千萬不能相信。相信了就上當了,可能後悔都來不及。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希望大家擦亮雙眼,保持一份內心的平靜和善良,也保持一份頭腦清醒和理智,這些或許能帶給您一些幫助。

我請大家別相信中共,也許會有人反駁。但實際上,不只是我在說,很多人都看清了這一點。只是有的人不敢說,但他們的行動卻證明了這一點。

潘石屹用腳投票 現身美國看球賽

昨天(12日),大陸社交媒體上熱傳一張央視體育頻道的畫面截圖。畫面的人不是別人,正式曾經公開表態「不會跑」的中國地產富商潘石屹夫婦。

這個畫面,是9月11日央視轉播美國網球公開賽的截圖。潘石屹和妻子張欣坐在觀眾席上,正在觀看「2021年美網女單決賽」。而這個時間,正是美國黑石集團終止收購SOHO中國的第二天。

大家知道,從2014年開始,潘石屹夫婦就開始出售上海、北京的地產。3年前,有媒體曾報導,這對夫婦已經在美國購置了產業。所以有不少媒體和網民認為,潘石屹已經萌生了退出中國市場的想法,關於潘石屹準備「跑路」的說法甚囂塵上。網上「別讓潘石屹跑了」的聲音一直不斷。

為此潘石屹在2019年11月,針對「跑路」的傳聞還做出一個回應。他當時說「不要聽信謠言,我不會跑的」。

「不會跑」言猶在耳,現在潘石屹夫婦卻現身美國球場。我不是批評這對夫妻跑路不對,說真的,我倒是挺佩服這對夫妻,能夠放下偌大的產業逃到國外,逃離中共統治的中國。

我估計,在中共「共同富裕」等等新政策之下,潘石屹夫婦應該不會再回去了。再回到中共統治的中國大陸,那等於是飛蛾撲火,自尋死路。

我不清楚潘石屹夫婦對中共是否有足夠清晰的認識。但僅從捨棄巨大產業、逃離中國這一點,至少表明他們對中共的極度不信任,否則不會用腳投票。

所以我還是那句話,大家一定要認清中共。不一定非得說出口,但是心裡一定要跟中共劃清界線,唾棄這個惡魔,這才是保命的第一味良藥。

防國人出逃? 中共中緬邊境埋雷

再跟大家說個事,9日,緬甸果敢自治區行政管理委員會發出一份通告。告知全區民眾,從9月1日開始,中緬邊境的中方一側開始「排雷作業」,聽到轟隆聲也不必驚慌。

通告中表示,緬甸果敢當局與中方交涉後,中共從9月1日開始拆除地雷了。通告稱將一直持續到10月31日,為了避免發生意外,不要靠近排雷區域。

這個消息其實反向證明了一個問題,就是中共曾經在中緬邊境的中方一側埋過地雷。以前聽說過中共在雲南的中緬邊界地區架設鐵絲網,也在推特上看到過相關的影片。但是中共在中緬邊界埋地雷,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人偷渡到緬甸,但可能不會太少。可能是人數比較多,中共有點管不過來了,然後就用地雷阻止人們的出逃。如果不幸被炸死炸傷,那在中共看來也只能是自認倒楣。

大家知道,地雷屬於戰爭武器,國際公約規定,地雷不能在和平時期使用。1999年《全面禁止殺傷人員地雷公約》中規定,禁止生產、發展、使用、儲存及買賣反人員地雷。

中共卻在和平時期,針對本國民眾使用地雷,阻止人們偷渡出國。你能想到中共的邪惡嗎?它用軍事武器來對待本國民眾。中共從不反思自己的問題,不想想為什麼人們要逃離它的統治。它只懂得用更加嚴厲、更加殘酷的手段,封閉人們的出逃途徑。

自由亞洲報導,中共早前在雲南中緬邊界建起了一條上千公里長的鐵絲網隔離牆,以阻止偷渡。後來又在雲南省鎮雄縣南傘鎮的邊界地區,埋下了具有一定殺傷力的地雷。

推特帳號「緬甸果敢」表示,中共從2020年1月開始,就在中緬邊境中方一側開始埋設地雷了,據稱是防止人們偷渡。消息披露說,大部分的邊境線段有數十個雷區分布,也出現了偷渡人員和邊境民眾的牲口被炸死炸傷的情況。

《真實中國》畫展

談到人們逃離中國大陸的問題,在接下來《真實中國》畫展這個板塊,就為大家展示一幅大陸網友的作品《100°C的開水》。創作者是旅居海外叫做「期望」的朋友。

畫面的左半部分有一個掛載線上的籠子,籠子上面有中共鐮刀斧頭的標誌,代表著這是中共的鐵籠。裡面關著一些人,網友表示這是「洗腦轉化培訓班」。

畫面的右半部分有一個橫眉立目、眼睛瞪得圓圓的人。這個人手裡拿著一個桶,剛剛把桶裡100°C的開水潑向鐵籠裡的人。潑出去的水是紅色的,也帶有中共鐮刀斧頭的標誌。

這個人潑開水的同時說,「想不想嚐嚐開水倒在身上的滋味?說你們教會帶領是誰?」

網友在文字中表示,中共對被關押者的酷刑折磨非常嚴重,採用的手段都是非人手段。而遭受酷刑的人,通常都是善良人和普通民眾,包括法輪大法修煉者、異議人士、維權人士、維權律師、新疆維吾爾人、藏人等等。

網友表示,希望通過這幅畫,能夠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關注那些至今被非法關押在中共洗腦班和監獄中的善良人。

《100°C的開水》。(《新聞看點》讀者提供)

謝謝期望能夠帶給我們這樣的一幅畫作,也真實地反映著中共的邪惡,可以讓人們關注到仍在中共鐵蹄之下遭受酷刑折磨的人們。既反映了事實,也揭露了中共的邪惡。

這正是我們舉辦《真實中國》徵畫活動的初衷。我們就是要通過大家的畫筆,呈現出中共的邪惡,以及在中共暴政之下人們的生活狀況。大家儘可能地發揮才智,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真實的中國表現出來,那就是非常好的作品。

我們不是要求大家有多高的繪畫技藝,也不是要求畫作必須面面俱到,那是不可能的。中共的罪惡,絕不是一幅畫能夠容的。所以大家可以根據一件事來創作,以點帶面來反映問題。

希望大家都來參與,在解體中共的路上,不能沒有你!

大家的作品請寄送到我們的爆料郵箱xwkd2017@gmail.com。我在節目中會進行展示,然後上傳到優樂客網站。大家如果想看以前的作品,可以到優樂客網站去觀賞,為您喜歡的作品點讚。

另外大家在投稿的時候,請介紹一下您的畫作內容。因為我發現,有一些作品畫得很好,但是有一些創作元素,我們不能準確把握作者的用意。所以需要大家做一些說明,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作品所表達的意思。

如果您的作品是在別人作品之上進行的二次創作,請一併說明原作出處。這樣既是對原作者的尊重,也避免我們出現侵犯版權的問題。

******************
很多大陸人都聽說過「雙槍老太婆」這個稱呼。在中共宣傳的版本中,至少有3個原型。而且中共把「雙槍老太婆」宣傳成了「堅定愛黨」的人物。但實際上,「雙槍老太婆」非常反共,而且最終是死在了中共手上。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跟大家聊聊真實的「雙槍老太婆」。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且在視頻下方與我們分享您的觀點,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

感謝您的幫助與收看,再會。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免費下載電子書】:https://www.youlucky.biz/ebook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