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在印度洋擴張的野心

大紀元專欄作家Amrita Jash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為了進軍印度洋中共政權在其新鐵路線中找到了一條穿越緬甸的替代路線,這是連接中國西部與印度洋的第一條鐵路線。

由於緬甸是陸橋,這條鐵路線將允許中共建設一個從西南雲南省經緬甸到印度洋的戰略網絡,為貿易和能源進口提供一條安全通道。由於其95%的貿易和80%的能源進口都通過印度洋進入馬六甲海峽,中共對霍爾木茲海峽(Hormuz)和曼德布海峽(Bab el-Mandeb)等海上瓶頸感到焦慮。因此,北京希望在其地緣政治願望中增加這樣一個海洋因素,以維護其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戰略和不斷增長的利益。印度洋是中共大國願望的新極限。

中共的海上擴張建立在遠離其海岸的「公海保護」的新視角上。中共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旨在加強與東南亞和印度洋沿岸國家的海上連通,這也激發了北京在印度洋的野心。中共潛艇在印度洋的存在以及斯里蘭卡、巴基斯坦、緬甸等國的港口建設,增強了這一願景。

此外,中共還與印度洋夥伴進行了聯合海軍演習。例如,2019年12月,中共與俄羅斯和伊朗在印度洋和阿曼灣(the Gulf of Oman)舉行了為期四天的聯合海軍演習。2020年1月,中巴兩國在卡拉奇(Karachi)舉行名為「2020年海上花園」(Sea Gardens 2020)的大型海上聯合演習,在阿拉伯海北部舉行實彈演習。

傳統上,北京的戰略重點主要集中在太平洋地區。然而,隨著國際焦點轉向印度洋,北京也轉移了焦點——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的2013年印度洋藍皮書就是例證。藍皮書雖然不是官方政策,但標誌著中共政府首次試圖闡明其在印度洋的新興趣和戰略。

文件提到,過去,「中(共)國的印度洋戰略是建立在『溫和』和『維持現狀』的基礎上的,但國際關係不斷變化的動態要求中(共)國在該地區事務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

2015年的白皮書進一步證實了北京的擴張野心。它強調解放軍海軍需要將重點從「近海防禦」轉向「近海防禦」與「公海保護」相結合,構建一個綜合性、多功能、高效的海上作戰力量結構。這不僅表明北京在印度洋上加強了軍事活動,也顯示了其保護海外利益和在該地區航道的「藍水野心」。

正如白皮書指出的,對印度洋的關注顯示了北京的新視角,「必須摒棄陸地大於海洋的傳統觀念,必須高度重視海洋管理以及保護海洋權益。」這反映了中國安全範圍從國內安全和領土完整擴展到境外到遠洋。

這種觀念變化增加了中共海軍在印度洋地區更加高調的可能性,包括向盟國提供軍事裝備,並在沿岸國家建立軍事基地和商業港口。從一些項目中可以看出中共的行動計劃,比如中共與「全天候盟友」巴基斯坦合作建造高科技軍艦;中共唯一的海外軍事基地就建在吉布提(Djibouti);巴基斯坦的瓜達爾(Gwadar)和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戰略港口已經與中共軍艦和潛艇實現對接。

巴基斯坦和緬甸被確定為中共進入印度洋的兩個門戶。巴基斯坦提供直接進入霍爾木茲海峽的通道,緬甸則通過孟加拉灣進入。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如中巴經濟走廊和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就是例證。

隨著這些項目的推進,中共進軍印度洋,大大破壞了地區的穩定和力量的平衡。但是,北京在維護其在該地區的切身利益方面面臨重大挑戰,包括印度的戰略地理存在、美國在印度洋地區的軍事優勢,以及最重要的是,各國都越來越強調保持在四方框架(the Quad framework)下的印度-太平洋願景。(註:四方指美國、日本、印度、澳大利亞。)

在印度洋,中共政權的大國野心實現不了,因為,與印度等國家相比,中共不是該地區的主要參與者。

作者簡介:

Amrita Jash博士是新德里陸戰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Land Warfare Studies, New Delhi)的研究員。她曾是劍橋大學政治系的帕維特研究員(Pavate Fellow)。她擁有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中文研究博士學位,並撰寫了《中國軍事戰略中積極防禦的概念》(v)(Pentagon Press, 2021年)。她的推特是@amritajash

原文「China’s Quest in the Indian Ocea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