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岳:拜習通話 中共現四大戰略誤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時間2021年9月10日上午,美國總統拜登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這是拜登上台以來第二次和習近平通話,兩次通話相距約7個月。

拜習雙方二次通話的時間點頗耐人尋味。對美方來說,正是9‧11二十周年前一日,此前拜登政府因阿富汗撤軍事件飽受國內外詬病;而中共呢,近期在國內頻頻釋放強力左轉信號,二次文革呼之欲出,極權政治傾嚮導致民心盡失,且明年20大中共領導人換屆卡位戰緊鑼密鼓;就美中關係來說,由於文明與專制體制的根本分歧和中共戰狼外交的惡性效果,美中關係正處於幾十年來的冰點狀態。

在這麼一個對美中雙方來說都是各有微妙的時刻,兩國元首通話了。外界注意到,中美雙方對拜習二次通話的性質表述不同。白宮週四晚間發布的通話記錄,定義拜習進行了「廣泛且策略性」的討論,而新華社則用「坦誠、深入、廣泛的戰略性溝通和交流」來表述元首通話。

美方定義為「策略性」,中共則是「戰略性」。顯然,中共對此次拜習通話政治估值遠高於美方,由此帶來的美中關係及相應議題的預期,恐怕難逃泡沫估量。我們再結合中共官媒的報導和評論來看,中共對拜習二次通話似乎存在著一廂情願的戰略誤判

誤判一:美方示弱

中共新華社、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環球網等媒體,在報導拜習通話時,都刻意強調「習近平應約同美國總統拜登通電話」,似乎暗示中共的譜大,拜登是找上門來的,主動求和。言外之意,中美較量,中共占了上風,美國憋不住了,主動示弱示好。

《環球時報》更是說得毫無遮攔和露骨,「這次中美元首對話是在兩國關係螺旋式下行的情況下應美方要求舉行的」,因此研判美國,「美方顯然有點心虛」、「對中美這些所謂『競爭』演變為『衝突』有了真實擔心。」云云。

美方真的是在示弱嗎?中共顯然是誤判了。兩個問題足可以證明中共在自說自話。

第一點是,《人民日報》刊文說,「習近平強調,中國古詩曰:『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無意中露了底色,中美關係僵局在中共眼裡已經到了「山重水複疑無路」的地步了,正在舉足無措之時,美方一次電波,中共便好似「柳暗花明又一村」,到底誰更擔心衝突,不言而喻。

第二點是,《美國之音》報導,「白宮表示,兩人就避免美中競爭演變成為衝突進行了討論。」拜登政府對中政策是「競爭、合作、對抗」,7月天津雙謝會談,美方就明確表示要設立避免兩國衝突的「防護欄」,但是,由於中共在會談現場大肆表演戰狼談判話術,目的是把美中關係議題做成大內宣,鼓動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突顯中共強悍和外交能力,敢於和美國掰手腕,把本來早已可在外交官層面解決的問題,搞得一灘糊塗,美中關係持續下行。

此次拜登通話表達的避免衝突的意涵沒有與先前有何不同,只是同一個未決議題的再述,而中共卻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誤判二、中共反製成功

中共把美中關係惡化之咎全部歸罪於美國,稱「美國毫無疑問是一段時間以來兩國關係的破壞者,他們把嚴重損害中國國家利益的行動定義為所謂『競爭』」。

「但是近來他們看到了中方的反制行動和決心」,黨媒在甩鍋之後,給自己表功了。它所謂的反制指的是什麼呢?無外乎就是不痛不癢地對等制裁美方官員,持續地在台海秀肌肉,拋出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是疫情源頭的謊言。但是這樣的所謂「反制」,連中共的老朋友譚德賽也看不過眼,呼籲要再次調查武漢生物實驗室,要中共交出疫情數據。

9月1日,中共針對美國和國際社會南海自由巡航,出台了海上交通安全新規《海上交通安全法》,不僅惹世界嘲笑,而且立即遭到美國打臉。

9月5日,美軍「最強航母」卡爾文森號(USS Carl Vinson CVN-70),進入南海進行軍演。9月8日,美軍班福特號驅逐艦美濟礁(Mischief Reef)12海里範圍內參與第七艦隊的任務,美軍印太司令部於9月11日在官方推特發布了該視頻,等於將打臉中共的動作技術全世界播放。

細數一下中共的反製成功,也只能停留在口水級別。中共不僅外交無能,軍事也無能,政治更無能,連個坐下來喝口水就能搞定的事情,要搞到只有動用元首外交才能槲旋。

誤判三、美台關係走緩走弱

《紐約時報》9月10日報導,「台灣和中國南海的緊張局勢日益加劇,拜登試圖在他所謂的『獨裁對民主』之戰中團結西方。這場通話也是在美國完成從阿富汗撤軍不到兩週後發生的」。

拜登政府從阿富汗撤軍事件,被中共用來打擊美台關係,但很快被國際社會戳穿其陰謀論。在中共黨媒表述的此次拜習通話中,稱拜登表示,「美方從無意改變一個中國政策。」有人解讀美台關係有可能走弱。

所謂美國承認「一個中國政策」,本來就是一個美中各表的一個議題,模糊空間很大。同時,這並不意味著美國放縱中共台海肇事,更不意味著美國坐視中共武統台灣不管。9月10日的元首通話,拜登總統清楚表明,「美國持續努力且負責地處理美中之間的競爭,並強調美國對印太地區與世界和平、穩定與繁榮的長期關注」。

另一方面,美國兩黨及現任政府各界都已形成了對中共較為一致的認知,特別是中共在對待香港、西藏、新疆和人權問題等議題上,美國基本上不太可能會和中共再有什麼柔性商榷空間。美國一再表示,不會承認中共單方面改變台海現狀的做法。

《環球時報》似乎讀出了拜登的弦外之音,於是很不情願地說:「鑒於美國體系的複雜性,我們希望兩國元首的通話精神能夠在美國的各領域得到貫徹和執行,而不要出現美國領導人說得挺好,但美方相關部門另搞一套的情況。重要的是,美方要調整戰略圍堵中國的根本思路,真正承擔起對世界和平的應有責任。」

拜登與習近平通話,是在從阿富汗撤軍近兩週後進行的,拜登多個場合表示過,美軍從阿撤軍將有利於集中力量應對中共和俄羅斯所帶來的區域及全球危機。據美國政府資深官員披露,美國國防部正在進行《全球軍力部署審議》,以面對中共在印太地區的挑戰。

就在拜習剛放下電話,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拜登政府正在認真考慮蔡英文的要求,將其駐華盛頓代表處的名稱從「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更名為「台灣代表處」。

所謂美台關係走弱基本是偽命題。

誤判四、美中關係破冰

中共外交部報導習近平在與拜登通話中表示:「中美自1971年雙邊關係破冰以來,攜手合作,給各國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

顯然,中共對美國40多年來的綏靖政策念念不忘,還夢想著回到從前。正如秦剛履新美大使時所告白的那樣:「中美的大門一旦打開,就永遠也關不上。」其實不是關不上,而是中共害怕美國關上那扇門。每年五六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華爾街數不清的巨額資本,大豆等農作物的進口依賴,即偷即用的科技與知識產權,如果美國關閉大門,這些全成泡影。

但另一方面,中共吃著美國人的飯,還要不遺餘力地砸著美國人的鍋。什麼東升西降、時與勢在我、誰要欺負中國人就讓它碰得頭破血流,這一套反美的鬥爭哲學甚囂塵上,加上疫情甩鍋、台海危機和戰狼外交,讓中美關係跌倒谷底。

拜習通話,習稱中美關係為「必答題」,關係到世界前途命運的「世紀之問」,並呼籲「中美應該展現大格局、肩負大擔當,堅持向前看、往前走,拿出戰略膽識和政治魄力,推動中美關係儘快回到穩定發展的正確軌道」。這套話語似乎和中共一貫的反美醜美分屬兩個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的平行世界。其實這正是極權體制思維的典型特徵:同時具備和隨時切換兩種完全自相矛盾的觀點和理論。

拜習二次通話能使美中關係再次破冰?答案是否定的。

外界注意到一個有意思的現象,今年9月11日是9·11事件20年,德國著名歷史學家溫克勒近日在回答《海爾布隆言論報》記者關於9·11事件是否幫助中共變強時回答,9·11事件間接助力了中共的崛起。德國科學與政治基金會(SWP)恐怖主義問題專家、前總理反恐問題顧問施泰因貝格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美國)反恐戰爭是否加速了中共崛起。

正是這20年,美國將巨大的財力與軍力和精力投入到反恐當中,而忽視了中共借西方開放大門而流氓式植入西方,漸次做大養肥。中共在這20年裡,不僅DGP發展成世界第二,而且22年持續迫害法輪功而無國際壓力,從中積攢了一整套的侵害人權經驗,並將此擴展到香港、新疆、內蒙,下一個計劃是台灣。

拜登選擇在9·11二十周年前夕這樣一個時刻與中共通話,至少意味著美國的清醒與引以為戒,而不是重蹈覆轍。

北京當局正在加速領著中國人進入文革2.0時代,這種瘋狂讓美國左派金主索羅斯近期三次猛批習近平,作為左派扶持的美國民主黨總統拜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與中共就此破冰,走向雙邊無縫對接與合作。拋卻意識形態不談,就是在疫情、氣候、經濟復甦等問題上,美中已經不可能真正相互信任,相互合作。

拜習通話或能成為避免中美直接軍事衝突的壓艙石,但要想對美中冷戰關係破冰產生巨大影響,外界目前還看不到這種跡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