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古典舞決賽觀後感說開去

諸葛次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對中國古典舞是門外漢,認識這個舞種也是在神韻華人新年晚會開始的,但是,看了前不久剛閉幕的「第九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古典舞決賽」後,頗有感受,不免想寫些文字與觀眾或讀者分享。

近五個小時的比賽,可謂是演員們用身心詮釋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戲劇、武術、歷史、服飾、文學等基本要義,展現了神傳文化在五千年人類史中「敬天畏命、天人合一」的一種涵義。那些演員都二十歲左右的年紀,我為什麼說他們訴說了傳統文化的重要部分基本內涵呢?

傳統文化中善的重要表現應在「和」、「敬畏生命」、「知天命」等方面、中國古典舞的動作豐富複雜,對情節與情感的表達可以非常充分。從楚漢之爭到民國抗戰,小短劇充分演說的都是天意、人倫、家和、國榮、宿命、正信等道理內涵。垓下之圍的項羽,知道了天命要他亡劉昌,他以自殺演繹了一場英雄悲壯的史詩;那個塞外的昭君,以一個少女的容忍與大愛換來兩個國家和平共榮,讓中原文化文明潤澤高山沙漠與草原。還有雁門關的楊家將、黃埔軍校的國民黨軍官……從他們的神態、動作、服飾、武器中都可以看出,正義戰勝邪惡,是人類歷史的鐵律!

中共這幾年在黨文化走入絕路時也企圖打著傳統文化的名義來給它續命。可是沒有對天地神佛的敬畏,沒有對生命的關愛,沒有對自然的和諧觀念,只能是更陰險的破壞。共產黨頭頭們在今年公開場合中,一百多次提到「鬥爭」,連小區疫情解封都命令民眾揮舞血旗以示黨戰勝新冠,叫人死也要迷信科學,恰恰都是無神論中共與傳統文化作對的明話和暗語。不過,當洪水淹了鄭州街巷,中共大叫這是天災,死人難免,絕不提人定勝天了,也絕不提隱瞞大壩泄洪了,也絕不允許人知道財產生命損失的真況了。難怪,當達爾塔變異病毒攻入福建,中共大叫病毒變異不可測,絕不提疫苗有用了,絕不提科技至上了。

可是,那些在洪災、火災、蹋樓、疫情中一批批死去的人,今天,還有誰記得他們的名字呢?人們除了追名逐利和尋歡作樂,哪管明天災難是否會降臨呢?這就是中共破壞傳統後的人心被變異的災難表現!

這次比賽中,有個女選手表演了短劇《信》,說的是一個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血腥迫害的環境中,從不敢走上街講真相到最後大膽救渡世人的心路歷程,用正信的力量告訴世人,高尚的精神是捍衛正義、挽救生命、留下繁榮的最大保障,是最大的生產力。這足以解釋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如照妖鏡一樣照出了中共的邪惡,讓中共的虛偽和邪惡瑟瑟發抖。當然,中共的邪性是不會改的,到現在中共還在中國搞什麼清零、回訪這些惡行。中共那些指揮迫害的高官和打手警察們,儘管自己身卷內鬥,還不忘迫害善良民眾。

不過,善惡有報是傳統文化中古訓,最近有不少迫害正信的中共代理人被海外追查國際錄入惡人榜,也有一些已在內鬥中被繩之以法。近兩年,我發現一個規律,凡是被追查國際納入惡人榜的中共打手,其或病或遭天災人禍死或被法辦就不遠了。

整整近5小時的比賽,年輕的演員們翻、跳、轉、倒踢紫金冠、朝天蹬、「身帶手、胯帶腿」……真是滿目華彩,美翻人了。我覺得,舉辦這個活動應該不僅是砌磋技藝、挖掘與培養人才、洪揚傳統文化,豐富與傳承文藝,更應該是傳播一種美和正面的能量,啟迪人的向上的心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