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軍性騷擾案宣判 弦子曝光庭審全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5日訊】9月14日,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一審宣判,法院以證據不足為由,駁回受害女方弦子的訴訟請求。弦子在朋友圈曝光庭審全程,指法院未審先判,「一定會上訴」。

北京海淀法院14日公布朱軍性騷擾案一審判決,稱原告周曉璇(網名弦子)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朱軍對其進行性騷擾的指控,駁回周曉璇的訴訟請求。

周曉璇曾是央視的實習生,2018年她以網名「弦子」在微博發文,公開指控央視知名主持人朱軍4年前對她進行性騷擾,在央視化妝室強吻了她。事件引發輿論關注。

庭審結束後,弦子在朋友圈發文曝光庭審全過程,披露她遇到的一些阻力,如她提出調取央視走廊監控錄像、對遭到性騷擾時穿的連衣裙提取DNA等申請,都被法庭駁回。

9月14日,弦子在朋友圈發文曝光庭審全過程。(網絡截圖)

弦子說,法庭未審先判,在庭審僅三分之二階段即提到上訴。她表示,失敗並不可恥,這是非常艱苦與光榮的路程,非常感謝大家,一定會上訴。

美國之音9月15日報導,弦子14日下午在法院外對記者說,「無論我們輸贏,我都十分感謝每個人,我對過去三年來的經歷感到十分榮幸。」

弦子講話時有身分不明的男女上前試圖把她推開,一名試圖舉起「團結一致」標語的女性則被警察迅速圍住,標語被搶走。

朱軍性騷擾醜聞曝光

弦子是中國「米兔」(MeToo)運動的代表人物。2018年,弦子公開發表長文,披露2014年她在央視實習時,遭到主持人朱軍性騷擾。事發後,弦子曾在老師和朋友的陪同下報警,警方也曾立案並取證。

但警方隨後以朱軍具有「對社會巨大正面影響力」為由,施壓弦子放棄起訴,事件不了了之。

朱軍性騷擾被曝光後,引發輿論關注。朱軍否認性騷擾事件,並起訴弦子。弦子則將朱軍告上法庭,要求朱軍公開道歉,並賠償5萬元人民幣的損失費。

在過程中,弦子一度遭遇各方施壓,北京警方甚至到武漢弦子父母家中恐嚇,要求他們簽不聲張保證書。

弦子曾對英媒表示,過去的這幾年給她帶來了很大傷害。在蒐集2014年證據的過程中,她無數次重複自己的經歷,每一次表述都是一場折磨和羞辱。

不過,她強調,無論輸贏,她都不後悔。如果贏了,肯定會鼓舞更多女性站出來說出自己的故事;如果輸了,她會繼續上訴,直到討回公道。

《華爾街日報》5月24日引述耶魯大學中國法律問題專家龍大瑞(Darius Longarino)的分析稱,弦子一案在中共眼中屬於敏感案件,因為它牽扯到中共官媒的一位知名人物,並且在社會上引發了大量關注和討論。

他表示,一些敏感案件會牽涉政治壓力。不過,沒有哪個官員會告訴你,相關決定是政治壓力所致。

朱軍性騷擾案一審裁決公開後,迅速引發輿論熱議。支持弦子的網友說:「女性被性侵舉證很難的,『證據不足』只能說是法院不能認定是否發生,而不是說沒有發生,措辭叫做『駁回訴訟請求』,不叫『輸了』。再者,這個案子只能證明舉證很難,畢竟『誰主張誰舉證』,所以性騷擾案件很需要舉證責任倒置。最後,駁回弦子的訴訟請求,不等於朱軍清白。」

而朱軍在性騷擾事件曝光後,職業生涯與個人口碑已盡毀。如今的他早已是「社會性死亡」,鮮少者公眾面前露面。

有網友總結說:「她沒贏,但是她贏了;他沒輸,但是他輸了。」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