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王朝末年多異象 紅朝完結有跡可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個王朝滅亡前,除了有各種各樣的天災外,還有從未出現的各種異象。世人事後想來,才會意識到這一切皆是上天的警示。以明朝末年為例。

瘟疫一場接一場

明朝建於1368年,亡於1644年,歷經十二世、十六位皇帝,國祚276年。在其最後兩位皇帝明熹宗和崇禎帝統治的二十幾年中,災害、異象頻現。

災害以瘟疫為主,可以說,明末各地的瘟疫是一場連一場。崇禎十四年(1641),京津地區、江蘇吳江都遭到大疫襲擊,《吳江志》稱:「闔門相枕藉,死無遺類者。」崇禎十六、十七兩年是山西流行瘟疫的高峰。渾源縣崇禎十六年大疫,「甚有死滅門者」。崇禎十七年(1644)大同府「瘟疫又作」,而靈邱縣「瘟疫盛作,死者過半」。南部的潞安大疫,「病者生一核,或吐痰血,不敢弔問,有合家死絕不敢葬者」。崇禎十七年春,吳江再次瘟疫大流行,並持續了一個多月,奪走了大量吳江人的性命。同年,京師鼠疫大作,造成「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的慘狀。

異象驚人

再看各地異象。《綏史》、《客中閒集》等史籍記載,熹宗天啟六年(1626)五月初六日上午九時,北京城西南隅的王恭廠火藥庫附近,忽有聲如吼,從城東北方漸至城西南角,同時有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滾動。巨響聲中,天空絲狀、潮狀的無色亂雲橫飛,有大而黑的蘑菇、靈芝狀雲像柱子那樣直豎於城西南角。剎那間天昏地暗,塵土、火光飛集,天崩地陷,萬室平沉。

東自阜成門,北到刑部街,長1500~2000米、寬6500米範圍內的木材、石塊、人體、禽屍像雨點那樣從天空中降下。御史何廷樞、潘雲翌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數萬間屋、2萬多人都被炸成粉狀,瓦礫騰空而下,衣物遠飛至昌平,死者皆裸體。正在紫禁城內施工的匠師們,也從高大的腳手架上被震了下來,2000人跌成「肉袋」。為皇帝出宮準備的儀仗隊中的大象因受驚從象房中奔逃而出,滿街亂竄,踐踏百姓,死者無數。紫禁城中的乾清官御案皆碎,建極殿飛瓦殺人

就在這次罕見異象的當天,也發生了兩件怪事。一件是欽天監上奏說「地鳴如雷,從東北艮位上行,至西南有雲氣障天」,占卜後認為是「天下兵起相攻」而致滅亡的凶象。把持朝綱的宦官魏忠賢聽說後,認為是妖言惑眾,將上奏官員活活打死。另一件是地安門守門的內侍忽然聽到音樂之聲,一番粗樂過去,又是一番細樂,如此三疊,大家驚怪,發現聲音出自後宰門(地安門)火神廟。但見火球從殿中出,騰空而上,之後就是慘劇連連。

此外,慘劇發生的前幾天乃至前一年,都出現異象。前兩天,空中出現黑色雲氣;前三天,東北方出現紅赤的雲氣;前四天,有人看到前門角樓上有火光,青色螢火,大如車輪;前五天,山東濟南知府去城隍廟行香,剛到廟門,知府和隨從忽然都莫名昏迷過去;前八天的午後,天空的東北角上有雲氣似旗,又似關刀,先是白色,後變紅紫;前十四天,竟然出現「白露著樹如垂棉,日中不散」,霜情嚴重;前一個月,鬼車鳥停留在京城的觀象台處,晝夜哀叫;前一年乾旱。

到了崇禎年間,異象同樣不少。崇禎九年(1636),山東曲阜縣孔子廟聖像,兩目流淚如汗,整整流了三天。陝西鳳翔學府前,有數萬隻鳥罕見聚集。這一年,皇太極建立大清朝。

崇禎十年(1637)秋,陝西蝗蟲遮天蔽日,所過之地糧食無收。十一年陝西依舊蝗蟲肆虐,時人大飢。十二年夏天,有星降落在鳳翔袁畫師的家中,不及地旋轉,良久後逐漸升高飛去,光照數十里。之後,體型巨大的老鼠成群食牛,食嬰兒見骨。

崇禎十四年(1641)嘉興城聲振如裂,時稱「城愁」。這一年明朝與清朝入關前的最後一場決戰在遼寧錦州地區展開,史稱「松錦大戰」。

崇禎十五年(1642)十一月,湖北黃梅縣孔隴鎮地藏菩薩流下眼淚,沿著鼻子而下,僧人擦拭乾淨後仍有眼淚流下。十二月二十三日城陷。明朝的鳳陽祖陵發出悲號震動之聲,三年不止。祖陵中埋葬的是明太祖的父母和兄嫂。

崇禎十五年(1642),崇禎帝正在批閱邸報,突然奉先殿鴟吻落地,並作披髮鬼哭著離開宮殿,很多大臣都看見了。不久,後宮中傳出「接駕」的聲音,但見一老年女子在儀仗的護衛下出現。有年長的宦官認出是已故的孝定太后李氏,神宗的生母,崇禎的曾祖母。崇禎帝聽說後,良久寂然。

《明史》記者,李太后篤信佛教,在宮中的畫像,都是端坐在九蓮寶座上的。崇禎帝即位後曾將李太后的侄孫等收獄打死。在那之後,崇禎五歲的第五子朱慈煥病死前告訴父皇,說李太后認為皇帝待外戚不好,所以每個皇子都要年少而亡。因此,崇禎帝看見李太后現身,認為不是吉兆。

也是在這一年,紫禁城皇極殿鴟吻突然出現一縷黑煙,細看發現是密密麻麻的細赤蠓,它們盤旋了三天。冬天守衛太廟的軍士發現,有高數丈形狀如牛的黑物,從午門奔端門出宮,這是黑眚(註:一種怪物),而赤眚是從來沒有過的。古人認為,「眚」是災異發生的前兆,甚至就是災異本身的並發現像。

崇禎十六年(1643)湖北黃州城南門發出哭聲五日才停止。明朝滅亡那一年,即崇禎十七年(1644),異象更是頻繁出現。

二月,李自成大軍節節逼近北京之際,崇禎帝得到奏報,南京明太祖的孝陵夜晚傳出哭聲。這乃是亡國之兆。南京是明朝的發源地,明太祖朱元璋葬在此地。明朝的根基之地出現如此異象,明朝滅亡確實不遠了。不久,欽天監奏報帝星下移。

春天,有個京城巡捕軍夜宿在棋盤街。一更時分,有位老人現身叮囑道:「夜半子時,會有穿縞素哭泣的婦人從西向東走,一定不要讓她過去。如果過去了,就會有很大的災禍。如果能攔阻到雞鳴時分,災禍就可以免除了。我是這裡的土地神,所以前來相告。」

果然到了子時,有穿縞素哭泣的婦人經過,巡捕軍將其攔下。婦人折返。不過,巡捕軍沒有聽從土地神的告誡堅持到雞鳴時分,而是在之前睡著了。婦人返回向東行,並叫醒巡捕軍說:「我是喪門神也,上帝命我對這個地方的人施以懲罰,何故聽老人言阻擋我?災禍將首當其衝禍至於你。」說罷就不見了。

巡捕軍十分恐懼,立刻飛奔回家告之家人,還未說完,人就倒地而死了。不久,京城就出現了大規模的瘟疫。

當下中國大陸地震頻現 昭示政權不穩

伴隨著這種種異象,明朝走向了滅亡,而歷史上歷朝歷代在走向滅亡前都是各種災禍伴隨著異象。如今,歷史依舊在重演。在當下中國大陸,人們肉眼可見近十多年來,中國大地上的災害是愈來愈多,乾旱、水災、地震、蝗災、沙塵暴、高溫、赤潮、暴雨、瘟疫,等等。不久前河南鄭州等地暴雨讓人記憶猶新,而由此造成的財產和生命損失是巨大的。至於由中共病毒引發的瘟疫,更是此起彼伏。

因為篇幅有限,現僅以地震為例。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從7月到9月以來,地震是非常頻繁的,只不過似乎因為震級不高,被很多人忽視了。如9月13日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市發生3.2級地震。9月12日新疆哈密市伊州區發生3.1級地震、四川宜賓市長寧縣發生2.9級地震、新疆克孜勒蘇州阿圖什市發生3.0級地震、廣西百色市靖西市發生3.0級地震。9月11日廣西百色市德保縣發生4.3級地震。9月10日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發生4.0級地震。9月9日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發生3.0級地震。9月8日新疆阿克蘇地區沙雅縣發生3.1級地震。9 月6日,新疆克孜勒蘇州阿圖什市發生3.8級地震。

9月3日四川宜賓市珙縣發生4.8級地震。9月1日四川宜賓市興文縣發生3.7級地震。8月30日四川涼山州寧南縣發生3.1級地震。8月26日甘肅酒泉市阿克塞縣發生5.5級地震。8月25日西藏阿里地區札達縣發生4.0級地震。8月24日四川瀘州市瀘縣發生3.1級地震。8月21日貴州畢節市七星關區發生4.5級地震。

8月18日黑龍江大興安嶺地區漠河縣發生3.9級地震、天津靜海區發生2.0級地震、西藏那曲市比如縣發生3.2級地震、雲南大理州漾濞縣發生3.4級地震。8月16日青海玉樹州玉樹市發生3.0級地震。8月13日青海果洛州瑪多縣發生3.2級地震。8月9日新疆克孜勒蘇州阿圖什市發生4.8級地震。8月4日廣西百色市德保縣發生4.8級地震。

7月29日青海玉樹州治多縣發生4.2級地震。7月25日四川阿壩州阿壩縣發生3.9級地震。7月18日,四川宜賓市珙縣發生3.1級地震。7月15日,河北邢台市寧晉縣發生3.7級地震。7月13日甘肅張掖市肅南縣發生3.8級地震。7月7日青海果洛州瑪沁縣發生4.1級地震。7月7日雲南昭通市威信縣發生4.2級地震。

古人認為,地震乃是昭示臣有貳心,政權不穩,其補救措施為帝王需舉賢良方正,罷擾民之事。短短三月間,就有如此多的地震,難道不是上天要「震醒」世人嗎?

異象紛呈

而伴隨著種種災禍的是連綿不絕的異象,如果細細搜尋,會發現這十多年來真是不少。限於篇幅,同樣以今年7月到9月以來出現的異象為例。

9月12日,天津塘沽車站北路,大量燕子聚集盤旋,場面十分震撼。視頻拍攝者稱:「太不正常了,這燕子不知哪來的,太邪乎了,長這麼大沒看見過!」

9月8日晚,湖南沅江驚現大量蜉蝣,猶如飛雪狂舞。當地居民稱,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景象!

9月8日早上,遼寧瀋陽一間百貨公司上空一道巨大的光柱從天空中照射下來,光柱間還有如天梯一樣的橫線。類似的景象幾天前在湖南雙峰縣出現過。

9月6日,內蒙古滿洲裡出現如黑雲般的滿天飛蟲,看得人頭皮發麻,有民眾出行身披網袋,更有人頭戴塑料袋躲避飛蟲。

9月5日早,一隻在西方被視為「不祥之兆」的黑天鵝突然降落在天安門廣場。而在古代中國也有「野鳥入廟,社稷為墟」的說法,廣場上的毛的墳墓可以被視為中共的「太廟」。同日,四地同時發生地震,如青海海東市發生2.4級地震、新疆和田地區皮山縣發生3.4級地震、四川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3.2級地震、新疆喀什地區葉城縣發生4.2級地震。

9月4日,中共所謂的「革命聖地」延安市安塞區腰鼓山的窯洞群發生坍塌,至少造成6孔窯洞坍塌。中共老巢出現如此異象,與明朝末年南京皇陵夜半哭聲都是大凶之兆。同日,新疆多地出現地震。

8月2日,甘肅敦煌出現沙塵暴,天由紅轉黃,異樣色彩十分恐怖。街上的路人和車輛都被黃沙所籠罩。

8月1日晚,吉林通化市輝南縣輝發城鎮大橋上,出現密密麻麻的飛蛾,當地民眾驚呼:「從來未見過!」

7月31日傍晚,河北邯鄲市上空烏雲壓城,一團團球狀的烏黑雲朵不斷滾來,大有吞噬一切的勢頭,顯現出地獄般嚇人的景象。當日在邯鄲峰礦區突爆10級以上狂風,掀翻許多屋頂,路上的行人紛紛趴在地上,以防被狂風吹跑。

7月30日,山西臨汾鑼鼓橋出現大量燕子驚飛的異象。有網友表示:「燕子飛離不祥之地。不是地震就是洪水。」

7月29日,瀋陽市皇姑區檢察院和大润髮中間過道地面突現深坑,而類似的「天坑」十多年來在各地從未斷絕出現過。據《甘肅自然資源網》統計的2021年一季度地質災害基本情況:2021年第一季度,全國共發生地面塌陷39起。古代占卜經書認為王朝和國君滅亡的徵兆。

7月25日,颱風煙花又在浙江登陸,登陸時最大風力10級,風速為每秒28米,導致浙江沿海多個地區,如杭州、寧波等,都出現了海水倒灌和山體滑坡等災情。蹊蹺的是,這個起源於關島西偏北方海域的恐怖的颱風,原本是衝著台灣龜速跑的,但是在接近台灣的時候,突然來了個九十度的急轉彎,開始加速向北偏西移動,直奔上海、浙江方向。

7月25日,甘肅敦煌遭遇沙塵暴的襲擊,十分鐘內整個城市被吞沒,景象超級恐怖,猶如末日。

7月24日晚,河南重災區鶴壁和新密等地出現的血月,此次距離5月26日「超級血月」出現只有2個月。關於「血月」,中華傳統文化中多以月赤、赤氣覆月或月如血光來形容,並將其視為將有兵禍和旱災、饑荒等的不祥之兆。

7月24日,有四川宜賓網民發視頻顯示長江上游金沙江出現江水倒流的詭異現象。

7月1日中共慶祝其百年的當天,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下起了暴雪。

按照中國古人的天人感應學說,「天垂像,見吉凶」。《周易》亦明示,天象是一種天道的示現,和人間事有相互對應的關係。從歷史上看,目前大陸出現的種種災禍和異象,尤其是近期頻頻出現的異象,都在昭示著中共紅朝搖搖欲墜,的的確確已經走入了倒計時,隨時會崩塌。那些緊跟中共之人,還不趕快跳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