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帝后】此生願(下)

成吉思汗與合答安皇后的少年奇緣 作者:蘭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6日訊】(接上文)《【蒙古帝后】此生願(上)》

六、

搜查令傳遍了泰亦赤兀部的每一個角落,搜尋的侍衛們查到鎖兒罕失剌家中。他們先在帳篷裡翻箱倒櫃,又打量帳篷四周,思索著這個清貧的家庭還能有什麼適合藏人的地方。

他們不約而同將目光鎖定在帳篷後面的,小山一般高的羊毛堆。這時候,合答安還守在這裡,仍然做著搗馬乳的活兒。她看到一群野蠻的大人走過來,緊張地站到一旁。鎖兒罕失剌父子也跟了過來。每個人都盡量表現出鎮定的樣子,用眼神互相鼓勵著對方。

侍衛們一步步走近羊毛堆,不由分說抓起羊毛就往外拖,眼看鐵木真的腳就要露出來了,合答安突然開口,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這麼熱的天,悶在羊毛裡怎麼受得了?我們同屬一個部落,就像是一家人,怎麼能這樣懷疑我們?」

不知道是激動還是緊張,合答安臉上泛起了紅暈,襯得她略帶稚氣的臉上,有種明豔的美麗。搜查的人看了看她,不由得哈哈大笑:「小姑娘說得對,咱們去下一家!」

搜查令傳遍了泰亦赤兀部的每一個角落,搜尋的侍衛們查到鎖兒罕失剌家中。圖為蒙古草原。(shutterstock)

不知道是真的信了,還是有意留一條活路,這批侍衛真的就走開了。鎖兒罕失剌一家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合答安趕忙把剩下的羊毛拖走,扶著鐵木真下了車。

「謝謝你們,又救了我一次!」鐵木真向這家人真誠地行禮致謝。鎖兒罕失剌趕緊扶起他:「小主人,你不要謝我們。現在他們忙著搜帳篷,你趕緊離開,去找你的家人吧!」

鎖兒罕失剌牽來一匹草黃色的牧馬當坐騎,煮了兩隻羊羔、裝了兩皮桶水作為食物,還給了他一張弓、兩隻箭防身。這些裝備,已經是他們能拿出來的最好的東西了。鐵木真收拾好行裝,跨上了馬背,依依不捨地望著萍水相逢的這戶人家。

「快走吧,路上小心!」赤老溫哥倆催他。「走吧!」鎖兒罕失剌也向他招手。鐵木真最後看了一眼合答安:「以後,我會回來報答你們的!」這才策馬飛奔而去。

合答安忍不住向前走了兩步,直到看不到鐵木真的背影,才有些失落地低下頭來。「鐵木真,如果你真的會回來,請讓我在你身邊做個小小的婢女吧!」這來不及說的話,是她為自己偷偷許的心願。

七、

這一別,就是二十多年的漫漫思念。合答安還是那個普通的女僕,做著普通的工作。幾年後,她從少女變成了少婦,又成了中年婦人,青春鮮妍的容顏不再,但是她一直關注著鐵木真的消息,在心底默默為他祈福。

這幾年來,鐵木真沒有一刻忘記自己的夢想,他成婚後,與強大的部落聯盟,通過自己的武功和黃金家族的聲望,重新聚集屬於自己的屬民。二十七歲的時候,鐵木真召開忽里勒台會議,被貴族們推舉為乞顏部可汗。

他成了一個真正的王者。合答安打心底為他高興。可是,鐵木真的崛起,卻引起了其他部落的不滿。聽說,他最要好的兄弟札木合聯合十三個部的首領,組織了三萬騎兵向鐵木真發起挑戰。合答安所在的泰亦赤兀部,不出意料地也是那十三部落之一。

鐵木真也將自己的三萬軍士分成十三路逐一還擊,展開著名的「十三翼之戰」。得知自己的部落在和鐵木真的軍隊廝殺,合答安內心非常矛盾。她衷心祈禱著鐵木真能夠得勝,卻也為自己的族人而擔心。

從小到大,她心裡都有一個願望,蒙古草原上能夠出一位大英雄,統一部落,帶領屬民,過上和平、自由的日子。這個願望,在她遇到鐵木真後,這個英雄的形象就越發清晰。而且,她也有了更多的期盼。

有一天,赤老溫突然來向她道別。嫁人後,合答安忙於操持自己的小家庭,和哥哥們見面的次數也少了。赤老溫說:「鐵木真失敗了,但是札木合用七十口大鍋虐殺俘虜,很多人害怕他的殘忍,都轉去投靠鐵木真了。」

拉施德丁所著《史集》(Jami al-Tawarikh)中描繪的成吉思汗征戰場景。(公有領域)

合答安先是驚嚇地「啊」了一聲,隨後聽到鐵木真輸了戰爭,卻贏了人心,這才放下心來。

這些日子,她還聽說鐵木真善待仇敵部民的事蹟,他在圍獵時,遇到泰亦赤兀的屬部照烈部人,不僅送去他們需要的鍋具和食物,還在打獵時,故意把野獸往他們的包圍圈驅趕,以便讓他們捕獲更多。鐵木真的豁達和慷慨之名在部民中廣傳,越來越多的英雄豪傑主動投奔他的帳下。

所以在今天,赤老溫也要走了。「妹妹,很久之前我就想追隨鐵木真了。現在正是我去投靠他的好機會。」

離開前,赤老溫又對她說:「你放心,總有一天,他會來找你。」合答安的眼睛淚光瑩瑩,那一刻,她多麼想和哥哥一起走。

草原上的王者之爭還在持續。十一年後,塔里忽台聯合幾大部落,推舉札木合為「古兒汗」,再次集結聯軍,向鐵木真宣戰。經過商議,泰亦赤兀部從北面發起進攻,在一個叫闊亦田的地方,雙方展開激戰,連備受崇敬的灑滿法師都來助陣了。這一戰,鐵木真不慎頸部中箭,九死一生,幸虧他的伴當者勒篾為他吮瘀血、盜奶酪,才得以脫險。

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鐵木真在重傷的第二天就恢復了精神,掃平泰亦赤兀部的殘兵,盡收其部眾。而屬於合答安的福分,終於近了。

八、

泰亦赤兀的軍隊徹底潰敗,但是它的屬民還滯留在營地來不及逃脫。這一天,合答安如往常一樣勞作著。戰爭很殘酷,但生活還要繼續的。不知在什麼時候,營地外忽然起了風沙大作,還夾雜著馬蹄聲和侍衛的叫罵聲。合答安遠遠望去,卻見一隊騎兵闖進她們的營地,逢人便抓。

「泰亦赤兀人聽著,你們的首領已經被我們大汗打敗,現在泰亦赤兀部歸鐵木真可汗所有!」消息一出,泰亦赤兀人個個驚慌失措,不知是喜是憂。鐵木真雖然有仁義之名,但是作為戰敗的俘虜,迎接他們的會是什麼呢?

合答安卻很平靜,平靜中還有淡淡的喜悅,她知道,鐵木真一定會贏。她忍不住勸身邊的丈夫:「等我們到了乞顏部,你就投靠大汗吧,他一定不會傷害你的。」

「你別天真了,俘虜還能有好下場嗎?橫豎都是死,還不如跟他們拼了!」那個男人說著就拿起弓箭,衝到那對騎兵面前,但很快就被降服,並收押在軍隊後方。

在一片混亂中,一個騎著駿馬、身著金甲戎裝的中年男子,帶領一隊騎兵急馳而來。他廣額長髯,威嚴中仁者之風;五官彷彿被風刀霜劍雕刻過一樣,堅毅而沉雄。他正策馬,繞著泰亦赤兀營地巡視。有剎那的時間,合答安與他的距離非常近,她知道,那就是已經稱汗的王者鐵木真!

「鐵木真,鐵木真救我!」合答安第一次用盡全身力氣,想要叫住他,因為心情太過激動,她早已忍不住淚如雨下,呼喊變成了啼哭。

然而鐵木真的馬快,早已載著他回到騎兵隊伍中。片刻後,一名騎兵來到合答安面前,指著她高聲質問:「穿紅袍的女子,你為什麼叫我們大汗,還直呼他的名字?」

合答安的聲音有些顫抖:「你告訴他,我的名字是合答安。」

合答安遠遠望去,卻見一隊騎兵闖進她們的營地,逢人便抓。圖為蒙古騎兵。(shutterstock)

這婦人眼中的期盼,讓騎兵有一瞬間的動容,他點點頭,掉轉馬頭立刻回去覆命。這一次,鐵木真帶著兩名親信侍衛,疾馳而來。他一馬當先,率先趕到合答安面前,恰好迎上她溫柔的目光。他立刻下馬,小跑著衝到她面前。

陽光下,鐵木真高大的身形被覆上一層金輝,映入合答安的眼中,就像是天神下凡一般。鐵木真與她相擁而視,用同樣顫抖的聲音說:「合答安,合答安,真的是你!」

合答安卻來不及敘舊,向他懇求:「請你救救我的丈夫,你的侍衛把他抓走了!」

鐵木真一怔,但他很快恢復了之前的風度,吩咐侍衛找尋合答安丈夫的下落。他自己親自帶著合答安返回臨時駐紮的大帳內。

侍衛傳回來的消息,是令人沮喪的。合答安的丈夫,在被俘虜後不久,就被處死了。聽到這樣的消息,合答安也只能難過地接受事實,默默地為丈夫流淚。在戰亂的時代,每個人的性命都是那樣脆弱。

鐵木真眼裡滿是愧疚、惋惜,待她平靜一些才開口:「你救過我,我的人卻誤殺了你的丈夫,我欠你的,大概這輩子也還不清了。」

她垂下了眼眸。她本該是歡喜的,但是現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他。

「二十多年前我就對自己說,有朝一日一定要找到你,」鐵木真繼續說,「以後,你就留在我身邊吧,我會照顧你,把世間最好的一切給你。」

合答安搖搖頭:「鐵木真,不,大汗,我什麼都不要,我只希望在你身邊繼續做一個婢女,照顧您、照顧您的家人。」

第二天,合答安的父親鎖兒罕失剌也投奔到鐵木真帳下,合答安一家人也算是在這裡團聚了。從此,她的哥哥赤老溫和沉白,跟著鐵木真大汗四處征戰,勇猛無敵;赤老溫親手殺死成吉思汗的仇敵塔里忽台,立下大功,名列蒙古「四傑」之一。

後來,鐵木真建立蒙古帝國,上尊號「成吉思汗」。他論功行賞,把鎖兒罕失剌父子一並封為千戶,享有廣闊富饒的封地和九罪不罰的特權;赤老溫還世任「怯薛」護衛軍之長。合答安所屬的速勒都孫家族,從此成了權勢顯赫的四大名族之一。

合答安,最終成了蒙古最尊貴的女子,被成吉思汗納為側妃,又冊封為後宮中第四斡兒朵可敦。圖為身穿蒙古服飾的女子。 (Shutterstock)

而合答安,最終成了蒙古最尊貴的女子,被成吉思汗納為側妃,又冊封為後宮中第四斡兒朵可敦,相當於皇后之尊位。帝后兩人因為少年時一段的恩義,終生情深意篤、相敬如賓,傳為蒙古一段佳話。

多年以後,當合答安一襲錦衣華服,在侍女的陪同下,走過一座座宮帳,她的命運早已改寫。陪伴著成吉思汗,看著他統一了蒙古各部,創建了強盛的帝國,合答安對這樣的生活滿足而感恩。草原上真的出了一位大英雄,而這位大英雄,竟然就在自己身邊,和她常相廝守。

或許時人乃至後人,都欣羨於她的故事。只有合答安自己知道,從少時相遇的那一刻起,她最大的心願從來只有一個,那就是在英雄身邊做個小小的婢女,仰望他一生一世。(全文完)

參考資料:《蒙古秘史》《新元史》@*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