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朱軍性騷擾案宣判 弦子曝光庭審細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6日訊】9月14日,弦子周曉璇)起訴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擾案一審宣判。法院以證據不足為由,駁回受害者弦子的訴訟請求。弦子在朋友圈曝光庭審細節,指法院未審先判,表示「一定會上訴」。

北京海淀法院14日晚發布公告稱,周曉璇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她的主張,但未說明法庭考慮了哪些證據。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此次審理持續約10個小時,但未進行公開庭審。

弦子14日下午庭審前在法院外對記者表示:「無論我們輸贏,我都十分感謝每個人,我對過去3年來的經歷感到十分榮幸。」

弦子講話時有身分不明的男女上前試圖把她推開,一名試圖舉起「團結一致」標語的女性則被警察迅速圍住,標語被搶走。

曾是央視實習生的周曉璇,是中國「米兔」(MeToo)運動的代表人物。2018年7月,她以網名「弦子」在微博發文,公開指控央視前主持人朱軍2014年對她實施性騷擾,在央視化妝室強吻了她。

弦子在文中稱,事發後,她曾在老師和朋友的陪同下報警,警方也曾立案並取證。但警方隨後以朱軍是知名人士為由,施壓弦子放棄起訴,事件不了了之。

但朱軍性騷擾被弦子曝光後,引發輿論關注,朱軍否認性騷擾事件,並起訴弦子,索賠65.5萬元(人民幣,下同)的名譽損失費。過程中,弦子一方遭中共官方施壓,北京警方甚至到武漢弦子父母家中恐嚇,要求他們簽不聲張保證書。

官方的處理方式引發民眾質疑和憤怒,紛紛支持弦子對朱軍展開「反訴」。弦子於是將朱軍告上法庭,要求朱軍公開道歉,並索賠5萬元的損失。

此次庭審結束後,弦子在朋友圈發文曝光庭審全過程,披露她遇到的一些阻力,譬如她提出調取央視走廊監控錄像、對遭到性騷擾時穿的連衣裙提取DNA等申請,都被法庭駁回。

弦子說,法庭未審先判,在庭審僅三分之二階段即提到上訴。她表示,「失敗並不可恥,這是非常艱苦與光榮的路程,非常感謝大家,一定會上訴。」

被性醜聞纏身的朱軍,其職業生涯與口碑盡毀,從公眾視線中已經消失2年多的他,稍早前被爆出與其妻子譚梅的合照,照片中,他臉色黢黑,眼袋腫脹,憔悴不堪,看起來像「農村老頭」,與之前的屏幕形象大相逕庭。

早前香港《蘋果日報》的評論文章認為,朱軍被指性騷擾女實習生事件證明,原來荒淫糜爛不止中共央視的女主播,男主播也不遑多讓。中共央視《新聞聯播》的前主播趙忠祥也被爆誘姦央視女醫生饒穎,令饒多次為他流產打胎,結果趙始亂終棄,饒怒向法院告狀,向趙索要賠償。事件公開後曾轟動一時,趙忠祥被搞得灰頭土臉。

弦子早前受訪時表示,做好了堅持下去的準備,無論官司輸贏,她都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名受害者。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