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三面合圍成功 中共「四個敵人」失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7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9月16日(星期四),京港台9月17日(星期五)。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三面合圍成功,澳日韓美英打亂中共樹立「四個敵人」策略,中共急得跳腳漫罵;朝鮮發射導彈,但是有一個陷阱美國沒有再跳進去。

Sydney:長期以來,中共採用給美國樹立「四個敵人」的策略,來干擾美國對中共獨裁政權的譴責和反擊。但是,隨著自由世界對中共的了解加深,這一策略逐漸失靈。本週,三件大事,預示著澳、日、韓、美、英對中共合圍完成,打中了要害,讓中共外交部跳腳謾罵,並試圖通過出訪破圍。

秦鵬:朝鮮金正恩政權連日發射長程導彈,再度引發國際關注。最新消息稱,聯合國又因此吵了起來,起因全在中國。值得注意的是,過去每次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美國都會跳進一個陷阱,但是這一次陷阱卻落空了。

中共為美英澳核潛艇聯盟抓狂 日本又對北京劃紅線

Sydney:首先我們來看讓中共極其惱火和頭痛的一件大事,昨天(美東9月15日),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三國首腦宣布,成立一個新的印太軍事合作聯盟AUKUS,美英還將向澳大利亞分享建造核潛艇的技術和能力。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是通過視頻的方式,對外宣布了這個新的三邊安全合作夥伴關係。他們還宣布,三國將在人工智能、網絡技術、量子計算、水下系統和遠程打擊能力等關鍵技術領域,分享研發信息和技術專長。

秦鵬:我們注意到,外界對這個新聯盟的認識,非常有趣。一方面,三國領導人談到這個三邊安全合作夥伴關係的時候,都完全沒有提到中國,會談之前,拜登政府的高級官員在做媒體吹風的時候,也強調說三方合作的目的不是旨在抗衡北京,但是所有人都認為,新安全聯盟的目標就是中共。

媒體在報導的時候,都不約而同地談到了中共近年在南海、東海以及台海的好鬥的表現,特別是對台灣施加的越來越大的軍事壓力。認為,這是美國及其盟國抗衡中國(共)、抵禦中共影響力的一個辦法。

趙立堅謾罵

Sydney:是的。北京時間週四(9月16日)的時候,我們看到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主動對號入座,說美英澳新建立的安全關係是搞所謂的「小圈子、小集團」,違背時代潮流,不得人心,也沒有出路。

這一連串謾罵讓旁觀者看得挺有意思的,不過的確,中共自己也知道是在針對他們。

秦鵬:這讓我想起中共和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的「小圈子」,以及中、俄、伊朗、巴基斯坦搞的軍事演習「小集團」,不知道這些地區機制,是開放性的呢,還是目標要維護世界和平?

Sydney:嗯。中共確實有點「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不過從中共的反應來看,這個新聯盟的成立,打到了他們的痛點。喉舌《環球時報》還發了一個社評,說這樣一來,世界將迎來核潛艇熱,還罵澳大利亞是美國的「走狗」,威脅如果澳大利亞在最突出的反華位置上興風作浪,尤其是在軍事上冒進,「那麼它最有可能成為中國為反擊遏制而殺一儆百的目標」。

秦鵬,你怎麼看《環球時報》的這個評論?世界真的會迎來新一輪軍備競賽,特別是核潛艇熱嗎?

秦鵬:首先,大家其實都知道,澳大利亞沒有惹中共,而是因為它堅持要調查病毒真相,導致了中共報復,以及中共在南海和台海都直接影響到了澳大利亞的安全,類似這樣的事情導致了澳大利亞不得不反擊。它實際上比美國還積極,這絕對不是像中共說的是澳大利亞要討好美國,而是澳大利亞的強硬,激勵了更多國家,而且讓美國看到了盟友對抗中共的可靠性。

其次,這一次澳大利亞是放棄了和法國的900億美元的柴油動力潛艇合作計劃,要在美國和英國的幫助下建立自己的核潛艇編隊。這種攻擊型核潛艇,是採用核動力推進,但並不發射核導彈的戰術潛艇,所以限制戰略核武器條約對它沒有約束力。澳大利亞自己也說,它依然遵循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所以中共在這方面做文章是沒有道理的。

而且,目前世界上只有六個國家擁有核潛艇,美國、俄羅斯、中國、英國、法國、印度。這些國家也不會再隨便給其它國家,所以,也並不會引發相關競賽。

中共對澳大利亞擁有核潛艇恐慌和生氣

Sydney:也就是,你認為,美澳實際上不會直接用來發射核武器。那麼,中共為什麼對澳大利亞擁有核潛艇這麼恐慌和生氣呢?

秦鵬:因為核潛艇比起常規動力潛艇具有很多明顯的優勢,自給力強、突襲威力大、航程遠、能在水下長時間隱蔽活動等特點。舉例來說,美國的洛杉磯級攻擊型核潛艇,反應堆功率2,600千瓦,航速32節,而常規動力潛艇功率只有幾千瓦,航速在20節以下;同時續航力特彆強,可以連續潛航數月不出水面,反應堆一次裝核燃料可使用25年,這是常規動力潛艇完全無法比擬的。

從武器來說,攻擊型核潛艇一般是以魚雷為主要武器,20世紀80年代以後,開始裝備反艦導彈。最新型的核潛艇海狼級,噪音小,隱身性能好,水下航速高,攜載武器數量多,魚雷和導彈加在一起有五十多枚。已經成了一個綜合多用途的水下攻擊平台,實際上它完全可以取代戰略導彈潛艇、巡航導彈潛艇、常規潛艇等各種潛艇。

這樣一來,澳大利亞就可以無聲地長時間巡航到南海,以及台灣附近。可以毫無顧忌地長期在水下航行,跟蹤敵方潛艇或水面艦艇,必要時發起突然襲擊。還可以在對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攻擊地面目標,比如伊拉克戰爭中,洛杉磯級核潛艇發射了十幾枚戰斧巡航導彈。

Sydney:有了這樣強大的攻擊能力去與其抗衡,難怪中共害怕。

日本給中共劃出了紅線

我們還看到,除了和澳大利亞強化新的印太軍事聯盟,美國和盟友最近還在另外兩個方面對中共進行了合圍。其中之一的是日本,週四(9月16日),日本給中共劃出了紅線。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Nobuo Kishi)表示,「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毫無疑問是日本領土,也理所應當應該作為領土予以保衛。」

岸信夫還強調,「日本將針鋒相對,回應中國對尖閣諸島的威脅,以艦對艦,如果需要還會採取其它行動。」

這應該說是一個非常強硬的表態。

秦鵬:是。日本實際上也是對中共的咄咄逼人被迫進行反擊,中共試圖武力占領台灣以及挑釁東海的日本,實際上是打著統一的旗號,要突破第一島鏈實施它的吞併和用共產主義領導全球的目標,用習近平的話說叫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對世界來說很可怕,而對日本來說,也是最直接地感受到了威脅,這是日本在中國有那麼多的經濟利益,最近幾年卻要和中共強硬的根本原因。

Sydney:嗯,這一次,岸信夫也強調說,「日本使用的能源90%都來自進口,都要運經台灣周邊區域。」「台灣可能發生的事情對日本構成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日本必須採取必要的回應。」

美國或擴充五眼聯盟成員

另外,還有一件大事,這周讓中共特別緊張,也是源於美國和盟友強化對中共圍堵,這事涉及了韓國。

美國眾議院正在推進,將韓國等國納入情報共享聯盟「五眼聯盟」(Five Eyes)。五眼聯盟是由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五國組成的情報聯盟。而現在,美國國內普遍認為,為對抗中共、俄羅斯,應該擴充五眼聯盟成員,其中包括韓國、日本、印度、德國等四國。

秦鵬:是。這一個舉動,讓中共特別擔憂。9月14日和15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訪問了韓國,而在之前短短幾天時間內,他還分別訪問了越南、柬埔寨和新加坡,有意思的是,這幾乎是美國高官在今年7月和8月的亞洲出訪路線。顯然,中共試圖想突破美國圍堵它的新聯盟策略。

其中,有專家就認為,王毅到訪韓國的重要目的,實際就是為了防止韓國加入五眼聯盟而來。果不其然,在記者見面環節,王毅明確表示希望韓國不要加入美國牽制中國的陣營。

Sydney:王毅還說,五眼聯盟「完全是冷戰時期的產物,已經過時了」。不過,中共說的過時,只是表示意識形態之戰,但是有意思的是,現在世界上針對的恰恰是中共的共產主義,就像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松圖書館前說的那樣:中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政權,習近平是已破產的極權主義思想的信徒。

金燦榮:搞垮美國戰略計劃 確保美國有4個敵人

秦鵬,我們知道,今年3月,中共國師、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2017年的一段講話被網友翻出,在國際上引發了很大反響。

金燦榮在演講中,提出了搞垮美國的戰略與計劃,包括「操縱美國選舉」,「控制美國市場」,「給美國帶來國際問題」,以及「培育美國的敵人」。他認為要確保美國有4個敵人,而且「恐怖主義」是美國最大的敵人,如果讓美國有4個敵人,就可以讓他們失去方向。

我們知道,外界認為,現在中共給美國製造的敵人,似乎包括了阿富汗塔利班、伊朗等恐怖主義,以及在東海、南海、台海製造的對日本、印澳、台灣等的威脅,試圖讓美國自顧不暇。但是從美、澳、英、日、韓國等盟友這一週多的行動看來,他們似乎正在突破中共的這個計劃?

秦鵬:是。很多中國國內網友都嘲笑中共和伊朗、塔利班等為伍,覺得這是中國的恥辱,那麼,其實從金燦榮的講話就可以看出,這實際上是中共損人利己、攻擊美國、奪得全球領導地位的一種邪惡的做法。結果實際上是以人類為敵。

但是,從現在看,自由世界形成了南、東、東北的強有力的合圍,讓中共的這個四個敵人的計劃已經破產了。就包括在阿富汗,美國雖然撤出有些混亂,但是撤出有利於集中精力對付中共,而且,現在只是給一些錢,這對美國算不上什麼,美國還在利用塔利班急於獲得國際認可的需求,施壓它在包容性方面改變。

最近塔利班把價值數千億美元的鋰礦給了美國的盟友韓國,讓中共非常惱火,還罵它「背信棄義」,就可以看出美國和盟友的這個策略是有一定效果的,因為外界都認為,塔利班這種做法是兩頭下注,不想被中共完全控制住,給韓國的真實目,也是所謂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討好美國也。

中美為朝鮮導彈在聯合國吵架 老陷阱失靈?

Sydney:是,另外,最近的大新聞,關於朝鮮,又在伺機而動。《華爾街日報》今天報導,朝鮮週三向其東部海域發射了兩枚短程彈道導彈,報導說,這表明平壤方面在宣稱其對談判的耐心已經消磨殆盡之後,又重新開啟了武器試驗。

秦鵬:北韓官媒《朝中社》16日報導給出了更多的信息,它說,15日朝鮮向日本海發射的2枚飛彈,是由新組建的「鐵道機動導彈團」執行的射擊訓練。還發表了照片,顯示這些導彈是從一列火車上發射的。

現在不清楚這列位於朝鮮中部山區內的火車,在發射導彈時是處於原地靜止狀態還是在行進之中。不過,我個人覺得按照朝鮮的技術,靜止的可能性更大。

Sydney:金正恩政權的這一挑釁,立即引來了美國和日本的指責。當然,南韓也加強了防禦態勢,不過,竟然引來了金正恩胞妹金與正的謾罵。

就在朝鮮最近這次發射的幾個小時後,韓國也進行了一次成功的「潛艇發射彈道導彈試驗」。韓國總統文在寅(Moon Jae-in)表示,這次發射是事先安排好的行動,並不是針對朝鮮試射的回應。但一位總統發言人說,文在寅稱,韓國增強導彈力量「肯定可以對朝鮮的挑釁行為構成一種威懾」。

結果,此話一出,金正恩的妹妹、朝鮮政權的喉舌金與正(Kim Yo Jong),馬上透過北韓官媒《朝中社》駁斥,稱朝鮮的彈道導彈試驗是自衛性質的,與韓國的發射類似。還說文在寅稱韓軍已充分具備隨時應對北韓挑釁的能力,這一說法作為一個國家的總統,愚蠢至極。還說若連身為總統的文在寅都出面攻擊北韓,必將招來公開對抗。

朝鮮突然做出這麼挑釁的舉動,是為什麼?

秦鵬:我覺得有兩個原因吧,第一,獨裁國家其實總是靠這種窮兵黷武的方式來搞恐嚇,提高國際地位,所以都喜歡在武器方面而不是民生、民主、人權方面做出改善,讓世界尊重。第二,它可能觀察了一段時間,覺得拜登政府比起川普(特朗普)政府,相對軟弱可欺,特別是阿富汗之後,它覺得可能不會挨揍。所以,現在搞出這樣的事情來,然後試圖同時向美國以及韓國等要條件。

Sydney:嗯,據韓國軍方稱,朝鮮週三下午發射的導彈在大約37英里的高度飛行了約500英里,然後落入了韓國和日本之間的海域。日本首相菅義偉表示:「這是威脅我們國家和地區和平與安全的暴行。」

據說,這也讓聯合國吵得不可開交,原因還是因為中共。《華爾街日報》(WSJ)15日報導,有消息人士表示,中共當局不願與聯合國合作制裁朝鮮,又與美國發生爭執。負責監督對北韓執行國際制裁的聯合國專家小組說,聯合國目前已陷入秩序紊亂狀態。

據熟悉此事的人士說,北京試圖放鬆對朝鮮的限制,減少對逃避制裁行為的調查;前美國國防情報局分析員貝克托爾(Bruce Bechtol)也說,北京不希望突出朝鮮如何積極規避聯合國限制的信息、要保護朝鮮。

秦鵬,北京這是在玩什麼遊戲?

秦鵬:中共嘛,唇亡齒寒,一直保著這個社會主義小兄弟,讓它時不時地製造點麻煩,然後才有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轉移注意力。

不過,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其實聯合國很多次對朝鮮的制裁,中共都是投了贊成票的。這也是朝鮮金家政權有時候恨中共比恨美國還厲害的原因。

美國不找朝鮮和中共會談 在聯合國制裁朝鮮

Sydney:但是這一次,我們注意到,美國沒有像很多年的慣例那樣,找朝鮮和中共會談,而是一上來,就研究在聯合國制裁朝鮮,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觀察點。

秦鵬:是的。這實際上代表美國成功地跳出了之前很多年來,中共和朝鮮聯合設置的一個陷阱,那就是朝鮮一有特別動作,美國等就找中共或者朝鮮談判,或者又送錢又援助糧食的習慣做法。

過去,很多人可能都聽說過解決朝鮮半島問題,有一個合作機制,叫做六方會談,2003年設立,是南北韓、美國、中國、日本、俄羅斯參與共同討論解決北韓核問題的多邊會談。但是,隨著北韓2009年拒絕參加會談,事實上其功能已經停止。

當然,因為擔任主席國的中共實際上可以藉這樣的機制來提高自己的地位,並且認為可以和北朝鮮一起扮演雙簧、賊喊捉賊,所以一直試圖恢復這個機制。它多年來一直主張重啟六方會談,習近平在會見金正恩時也要求北韓重返會談。

但是,國際上實際都認為這個六方會談已經破產了。到了川普時期,乾脆就是直接繞過中共這個中間商,直接和朝鮮會談,而且不是那些下面的人談來談去,而是最高領導人面對面的會談。其實這對獨裁國家是非常受用的,它們覺得這讓獨裁者有了提升大國地位的感覺。因為獨裁者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不在意老百姓生活的如何,而主要關注自己的政權和影響。

川普的這幾次行動,是美國正式拋棄中共設置的朝鮮陷阱——六方會談的開始。美國沒有再跟著讓中共去摻和朝核問題,也沒採用費時費力費錢的捐款式和談。反而採取的做法是:加劇制裁、威脅斬首,逼迫其談判。一旦破線,再次制裁。

現在看,美國拜登政府也沒有再回到中共的六方會談死局去。中共的這個計劃也落空了。

Sydney:很有意思,看來真的是「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知道敵人在玩什麼遊戲,才能對症下藥。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