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不要走共產獨裁的歷史老路

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Gorrie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992年,歷史學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寫道,蘇聯的解體標誌著「歷史的終結」。

資本主義戰勝馬克思主義

福山的理論有一些其它細節,但他實質上認為在馬克思主義與資本主義的較量中,馬克思主義已經失敗。從古巴到中國,以及其間的任何地方,共產主義國家都經歷了慘痛的經濟失敗、殘暴的政權和可怕的污染。它們絕對是地獄。自上而下、反神的、壓迫性的共產主義制度未能在任何方面兌現其承諾。

相反,各個自由資本主義國家幾乎在所有重要方面都表現得相對較好,比如生活水平、各種形式的人民的自由、技術創新、藝術和政治表達、人權,甚至減少污染。福山認為,我們所需要做的只剩下接納失敗的馬克思主義國家進入資本主義全球經濟的技術管理。

讓中國的形象與我們一樣,還是相反?

但是在走向「歷史終結」的路上發生了一件不那麼有趣的事情。在蘇聯共產主義垮台前十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決定,與中國共產黨接觸不僅將抵消蘇聯的制衡,而且還將使中國變得更像自由資本主義的西方。

我們的想法是,通過給共產黨錢、工廠、技術和市場,我們可以把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改變成一個類似於我們一樣的自由社會。我們以為我們成功了,但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對一萬多名青年學生的屠殺,結束了這種錯覺。

在中共的殘酷表現之後,美國對中共強硬了一點兒。首先,美國以軟弱的制裁作為回應,然後在2000年邀請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從1980年到2020年,中國從一個落後的吃不飽飯的農業國,變成一個在技術、經濟實力和全球影響力上可以與美國相媲美的對手。

這些年來,中共沒有合法地在知識產權和技術方面取得結果,它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從西方竊取了這些東西,而這種做法今天仍在繼續。

社會信用體系的出現

不久前,中共獲得了從面部識別到攝像機、錄音設備、GPS定位器和其它物件的技術能力,又用這些技術創建了一個數字監控系統,以監控、跟蹤、識別、逮捕、拘留和處置那些可能對其政權構成威脅的個人。中共的社會信用體系誕生了。

然後,中共將監控技術打包,稱其為「智慧城市」技術進行營銷,並將其出售給世界各地的其它專制政權。中共當然沒有發明智能技術監控,幾十年來,英國一直是地球上最受監視的社會之一。但中共完善了它。

2019年2月26日,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的GSMA移動世界大會上,參觀者在中國移動展台查看5G智能城市技術。一些世界上最大的通信公司參加了一年一度的移動世界大會。(David Ramos/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帶來極權主義

至於審查和宣傳,美國媒體和學術界與川普(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展開了一場我們從未見過的鬥爭。負面事件被放大,甚至無中生有地被編造,而任何正面事件都報導不足,被扭曲,或根本沒有報告。

但所有這些情況只是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在2019年問世的前兆。

事實證明,美國有我們自己的本土極權主義者,他們已經做好了行動的準備。很明顯,對於美國科技巨頭來說,巨大的財富是不夠的。

他們想要強大的權力,事實上,他們擁有它。

醫學威權主義

可悲的是,科技巨頭們與聯邦政府協作,審查任何與官方中共病毒的說法不同的想法。這類似於中共與中國官方媒體之間的關係。社交媒體公司以及聯邦政府正打著「安全」的幌子,利用中共病毒為侵犯我們的憲法權利辯護。

人權法案不僅保障了我們作為個人的公民權利和自由,而且限制了聯邦政府的權威。現在的情況就好像人權法案本身已經讓位於病毒,取而代之的是醫學帶來的威權主義。

人權法案確實已經屈服。

恐懼的力量

可悲的是,大多數美國人不覺得這是個問題。當然,誰能爭辯說,以醫療安全的名義放棄我們的權利是不明智或不合法的呢?很少,因為如果你這樣爭辯,你會被審查,被公開譴責,失業,或被取消。

現實情況是,18個月來,恐懼被日復一日地強加給我們,而我們必須接受。我們太易受傷害,太虛弱。如果不生活在國家的保護之下,我們不敢面對世界,不敢面對一種存活率為99%的疾病。

中共在這一切中處於什麼位置?到處都是。

中共控制了美國

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年裡,中共一直在購買美國大部分產業,從農田和我們最大的肉類加工廠到AMC電影院和主要媒體。其後果令人心寒:中共正在對我們身體和思想產生巨大影響。這正是中共喜歡擁有的權力。

更重要的是,所有這些科技巨頭在中國都賺了數十億美元,並且與共產主義政權保持著深厚的聯繫。但是,有人真的能反對他們嗎?

但是,這會給美國人民帶來什麼呢?

回歸舊式帝國?

幾十年來,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的壓迫,被全世界視為一個陰暗(淒慘)的歷史反常現象——是前蘇聯獨裁統治的一個黯淡無光的反烏托邦式繼子。以為中共會演變成一個更西方式國家的假想被證明是愚蠢的。相反,目前的趨勢表明,中共是一個擁有全球能力和野心的成長中的帝國,對促成其崛起的西方國家不屑一顧。

從今天的角度來看,也許歷史的反常現象正是美國在我們眼前的消失。

歷史上,一個帝國接一個帝國,主要都以野蠻的力量和暴政為標誌。難道現在我們又要走歷史的老路嗎?

作者簡介:

詹姆斯‧戈裡(James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威利出版社,Wiley,2013年)的作者。他的博客是TheBananaRepublican.com。他住在南加州。

原文「CCP Virus Remaking the World in China’s Imag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