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成立北交所 港學者:習目的是鬥上海幫及江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8日訊】【今日點擊】(4189-1)

提要
成立北交所 港學者:習目的是鬥上海幫江系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晚上,應該是昨天16日,昨天晚上川普發表了一聲明,在明天在華盛頓DC他有個集會。應該是原來川普的團隊當中的一個人,因為這都已經解散了嘛,他的團隊都沒了,原來一個人組織一個集會在華盛頓DC,去聲援1月6日在國會所出的事情,和被抓的600多人,是這麼一個集會。那這個集會呢本來在媒體當中,它沒有太多的影響,大家相對比較忌諱去討論這個問題。原因很簡單,那抓了600多人,那今天在美國社會當中的上層,把1月6日的事情對比成911,小布希也是這麼對比的。

所以他們以這樣的方式去處理這件事情,那這就是今天現在的環境,這是今天的美國對吧,你接受不接受是每個人的事情,但是現實就是這麼個現實。我眼睛裡就時間是個神,你要面對它。在過往的時間裡,過去大概7個月到8個月吧,很少有人碰這個問題,因為這變成了就極其敏感的。因為在FBI、美國司法部,美國所謂的正義的系統,如果你把它叫做正義的話,都是把1月6日的這種東西呢,非常的絕對化,把它定為國家恐怖主義的一種轉型,所以這就是很直接了當的。

死了一個人,被警察打死的,打死完之後呢,最後打死人的人是正義的。在他沒有受到任何威脅的背景之下,所以這是國會警察所做的事情,然後平舖直述帶來的一個背景。那在這個背景之下,結果在明天會有個活動,那這個活動就使得今天在國會,就是美國華盛頓DC的政治菁英們,就把它視為一種,視為一種,有些人利用美國的現在的環境在做什麼,只能這麼解釋,因為他把國會山又用鐵絲網給圍上。

結果昨天晚上川普就發了一個聲明,直接聲援明天的活動,所以就讓很多媒體就有些茫然,誰也不敢太說。因為實在不好說,碰了這件事情,而川普在過去的時間裡,一直沒有碰這件事情。而他在推文當中,他在他的聲明當中呢,就寫得非常平舖直述了。第一,他涉及到美國大選,他說這件事情是因美國大選而來,美國大選是欺詐的,是被偷竊跟欺詐。那這個呢就是從1月6日的本身,是因為這件事情引發幾十萬人,在以美國的憲法的第一修正案為基礎,才出現的故事,出現整個事情。所以這是川普變成了,他的定性就把這件事情又回到,最原始很多美國人的基本的看法,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他說聲援那些在1月6日被政治派系,被不公平的司法系統,被不公平的東西加以迫害的那些人。這個詞就用的很特別了,誰不公平,那就講今天的政府,因為那是司法部、 FBI、 CIA 、國土安全局、國土安全部在做的。所以這就變成了川普跟現在的,整個代表國家體系的,一切司法體系對立了,完全對立的,然後用了迫害這個詞。迫害這個詞是不好用的,迫害這個詞只有在獨裁的,邪惡的政權之下,我們看到是迫害。塔利班是迫害、中共是迫害,那他對比成今天的美國政府是迫害。

所以這就變得非常的,就我看因為他推出來之後,他沒有在他的telegram上用,他是透過他的政治組織,在twitter上拿出來的。拿出來的結果就很多人都登了,登完之後我看大多數誰也不敢評了,因為如果這麼講的話,這是完全性質不同。

那與此同時呢,在中國,中國的環境就是習近平提出了共同富裕,就變成了殺富濟貧。有人說殺富濟貧其實不叫殺富濟貧,是因為殺富濟長。但是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應該完全出自於習近平個人的,一種生命使命的背書,生命使命的背書。他個人被塑造出來,他的生命歷史塑造出來他的生命特點,是不可更改。其實幾乎每個人都是不可更改,所以改變別人的人是愚蠢的,那人們只能勸善。在勸善的背景之下要適時退出,適時退出,這東西跟你沒關係。所以明白的人是這樣,但是爭持的人不是。

習近平在他的一生的過程走到今天,我個人依然相信一種報復,極端報復的心態,代表了今天中國社會中,絕大多數中國人羨慕、妒忌、恨的,內在的恨的心理,所以他也是同樣。所以當懷有恨的時候 ,他對周圍一切 ,周圍的一切都是充滿了憤恨。當一旦憤恨的時候,你就看著他,他一直把這活兒幹完了算,沒招的。

成立北交所 港學者:習目的是鬥上海幫江系

跟大家分享幾篇內容,這是之前那個消息,習近平要成立北交所,就是在北京成立交易所。這種事情一般很少人做,很少做,他經濟中心跟政治中心一般是分離的,那政治中心呢,它在正常的社會中大多都希望比較,比較單純,比較單純的社會環境。在中國其實也一樣,那在中國歷史上,政治中心在北京,但是經濟中心,真正的金融啊、錢財啊、生意啊是在上海,它是這麼回事。那在美國也同樣 對吧,華盛頓DC就是政治,那紐約跟西海岸的加州也好、洛杉磯也好,它就成為了人們,一種以經濟生活為中心的這麼一個環境。

北京是官不是省,那如果你成立金融中心,就是變成了官有錢,那是官的錢一切都是官的,你要這麼想我覺得就對了。那如果一切到那兒,北京成立交易所,你上那兒去上市,你上市完了都屬於中南海的。到北京多大官是大啊對不對,多大官是大,它概念是這個概念,它就完全就不同了。所以通常會迴避的,因為他很難成功的,你說阿里巴巴給我50個億,然後呢?他可以給你50個億啊,救得了急,救不了窮啊,救的了急你現在可以用啊,那窮是你活該咧,那你得運作咧,你不能說你再給我,你再給我,那東西你做不起來的,所以很少這麼做。

而在中國的體系當中,你看到就根本沒有什麼正常人的生活,完全是一種爾虞我詐的環境。這就顯得非常,在我眼睛顯得非常突出了。那是,很多人說是習近平,為了跟上海幫抗衡,跟上海幫跟江家幫抗衡,跟上海交易所這樣的對立。因為上海交易所是當初,江澤民跟這個朱鎔基,在那個時代逐漸恢復。那其實在深圳是他父親弄起來的,深圳是他父親弄起來的,他應該在深圳是有影響,也沒有,你也沒看出來。這裡呢他把他對比成三國了,他說北京就是曹操,他要做曹操;這個上海呢是孫權,這個深圳呢是劉備。

他說什麼都有我,我自己覺得瞎掰啦,他要一統天下,他要一統天下,他有他自己的思考嘍。在金融體系當中他一直控制不了,而對他造成的威脅一直存在,所以北交所的出現應該跟他打擊阿里巴巴,打擊騰訊,打擊恆大是相關的。在中國的環境中,他要把這些巨無霸全給毀了,阿里巴巴要支解,支付寶已經是在桌面上的事,所以他不考慮在國際社會中的環境,他已經切斷。他對這個拜登的完全的拒絕,就表明他已經切斷,他不在乎你們的存在。我可以不出國,我就在我這玩了, 14億人夠我玩的,你美國人多少?3億3 對不對。我14億,我有14億人,4倍的人口,絕對比你玩得好。

那我們有過錢,我們也出去看了,你們不過如此,你們還學我們這一套對吧。那西方的菁英就是共產黨的小學生,那真的是,是共產黨的小學生,我還學你啥對不對。說你們家有東西,沒關係,法國有酒莊我全給它買嘍,是買酒莊嗎?是這麼回事。英國有莊園我給他買嘍對不對,我買了,買完了毀了它,不開玩笑。在西方在北美的很多,很具有獨具特色的一些比較單純的,比如說旅遊區ㄧ些風景區,它帶有歐洲的一些風格,你只要中國人一進去,要不了三五年全毀了。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