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美都否認首腦會晤 關係有多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拜登習近平9月10日的通話中,是否提到了會面的可能,近日成了外界的一個焦點。美國政府首先否認,中共外交部隨後也變相否認。美中高峰會談今年似乎無望,中美關係到底差到了什麼地步,拜登習近平見面會這麼難呢?

雙方態度表明會面的可能性變小

相比白宮的明確否認,中共外交部比較含糊。9月15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有兩名記者先後詢問:拜登與習近平電話提到面對面會晤的可能性,習近平是否拒絕?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簡單重複了通話後的聲明,最後稱「雙方同意繼續通過多種方式保持經常性聯繫」。

中共外交部既未承認、也未直接否認,但「多種方式保持經常性聯繫」的說法,相當於變相否認了近期拜習會的可能。習近平真的不希望與拜登見面;還是拜登根本沒提;或者是習近平提出見面,拜登未置可否呢?

顯然,此次拜登和習近平的通話,有一些內容無法向外界公布。不僅是拜習會的話題,還有疫情追責,或者被簡化稱為病毒溯源的話題,白宮稱不會公布細節,中共乾脆不提。通常不被公布的,應該更多是嚴重分歧的內容,也可能是雙方祕密達成某種協議的部分。

目前的情勢,拜登與習近平之間形成私下協議的可能性較小,畢竟美中外交層級的會談遇阻。按照美國政府的說法,因為低層接觸不暢,拜登才希望通過高層直接對話推動交流。拜登和習近平之間應該暫時沒有達成祕密協議的條件;假如雙方真有意願私下形成某種默契,面對面私下會談無疑才是最佳的方式,畢竟電話或視頻都會留下記錄。

從雙方的表態看,拜習會暫時無法確定,應該是雙方感到差距過大,見面也無法彌合,只好暫時擱置。

到底誰不想見面

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實際也沒有太多可談的內容,但仍然在6月的歐洲之行中安排了會面,因為雙方都意識到緩和關係的緊迫性。拜登在中俄之間做出了明確的戰略選擇,先把俄羅斯放在一邊,這樣可以專心應對中共的挑戰,只要俄羅斯不與中共聯盟對抗美國即可。普京也希望當面明確表態,不會參與中美之爭,並抓住機遇改善俄美關係。雙方一拍即合,拜登和普京帶著外長會談後,兩人又進行了單獨會談。

相比之下,眼看10月份的G20峰會在即,拜習會仍然沒法確定,表明拜登和習近平至少一人不願見面,也可能兩人都不願見面。

從白宮的角度,暫時沒有推動拜習會的可能性更大些。美俄高峰會之前,雙方外長曾專程會面做鋪墊,既確定了會面的大致日期、地點,也協調好了會談內容。目前中美外交層級則難以溝通。7月底,美國副國務卿舍曼主動訪華,中共最後才不得不同意王毅出面,但仍然讓副部長先談了一天,王毅第二天才趕到,雙方根本沒有交集。中共新任駐美大使秦剛上任,舍曼象徵性會面後再無下文,秦剛只能利用其它視頻交流的場合獨自發聲。

阿富汗危機中,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兩次與王毅通話,都只談阿富汗問題;王毅硬插入中美關係的話題,布林肯卻不回應。雙方外交部門無法有效溝通,站在美國政府的角度,拜習會應該火候不到。

那麼中共一方是否期望拜習會呢?

習近平拒絕拜登的可能性

外界傳聞,拜登提出會面,卻被習近平拒絕了。不能排除這樣的可能性,但從中共的動作看,又似乎恰恰相反。

9月15日,新華社報導,《楊潔篪會見美國民主、共和兩黨代表》。報導沒有列出美方參加視頻對話的具體人物,有其它媒體透露可能是卸任的美國民主黨、共和黨主席之類,不難想像大致是一些熊貓派,但被中共升格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代表」。楊潔篪主動出面,表明中共實際仍然想方設法改善中美關係,至少被當作中美關係開始緩和來宣傳。

9月15日,新華社還報導,《中國駐美使館敦促<華盛頓郵報>停止散布有關新冠病毒溯源不實言論》 。報導稱,「《華盛頓郵報》9月1日刊登社論《尋找病毒來源》」,「嚴重誤導了讀者認知」。報導還承認,《華盛頓郵報》不僅「拒絕發表」中共駐美使館的回應函,反而繼續刊登其它「中國實驗室泄漏論」的評論文章和讀者來信。

由此可見,楊潔篪會見的「美國民主、共和兩黨代表」確實代表不了美國兩黨,也代替不了美國政府和美國社會,但中共卻煞有介事地拔高;倘若拜登提出會面,習近平真可能拒絕嗎?

9月14日,新華社報導,《王毅:美國應客觀理性看待中國發展,尋求和平共存、合作共贏 》。報導稱,王毅訪問新加坡時回答記者提問,稱希望「美方客觀理性看待今天的中國,尋找和擴大同中國的互利合作」,「美方尤其要放棄零和博弈思維」;但報導沒有再提「三條底線」、「兩份清單」。

9月14日,新華社還報導,《秦剛:希望美方為改善中美關係做出切實努力》。報導稱,中共駐美大使秦剛參加所謂美中貿易委員會的線上活動時稱,「美方仍不斷對華採取限制打壓措施,包括將九百多家中方實體列入各類限制清單,直接制約了企業自美採購能力和意願」,「希望美方切實為協議落實及雙邊經貿往來創造必要條件和氛圍,而不是雪上加霜」。

中共外交人員忽然又一論上陣大談中美關係,應該是拜登主動與習近平通話,令中共看到了一絲希望。雙方通話後的聲明中,習近平就稱,「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因此,說習近平拒絕拜登的見面提議,似乎不合邏輯;若真能爭取到拜習會,應該對習近平連任有好處;但習近平不願出國、擔心染疫恐怕也是真的。很可能雙方都沒有提及會面,更沒有邀請互訪,再次表明中美關係確實很僵。

中美關係差到什麼程度?

拜登和習近平暫時無法見面,表明雙方關係難以迴轉。

美、日、印、澳四方領導人面對面峰會即將展開,一年兩次峰會的節奏,針對中共的態勢更加明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除了繼續「小圈子」的說辭,也只能眼睜睜看著美國與盟友更緊密合作。

歐盟也剛剛推出了「全球門戶」(Global Gateway)計劃,落實G7+峰會商定的措施,對抗中共的「一帶一路」。一個排除了中共的全球化正在推進,歐盟也正式展開了與中共的「競爭」策略。

9月14日,在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還有記者詢問:美國將於9月22日主持召開全球抗疫峰會,中方是否參會?趙立堅僅稱,「注意到有關報導」,「沒有可以發布的消息」。中共否認美國抗疫第一,一再宣稱自己抗疫勝利,卻無緣此類抗疫峰會,應該相當窩火。中共一再提出與美國和西方各國合作抗疫,卻被排除在外,不但是面子問題,還不得不擔心美國可能與各國商討對中共追責事宜。

在這一關鍵問題上,拜登很可能敦促中共讓步,中共應該也在要挾美國讓步,希望不了了之。不過,作為美國總統,若眼看中共利用瘟疫削弱美國、卻無所作為,如何向美國人民交代。盟友們也在看美國,美國若放軟,自然將失去領導力。拜登與習近平在此問題上的對抗應該才剛剛開始,美國針對中共的出口補貼可能再度啟動301調查,或許就與此有關;中共還期望放鬆以往的關稅和制裁,至少暫時沒戲了。

中共在軍事上的挑釁,已經令中美之間劍拔弩張。中共猛打台灣牌,主動把台灣問題國際化;如今,美國也反過來打台灣牌,中共騎虎難下。

中美之間實在沒有什麼真正可以合作的項目,美國應該也沒指望中共對氣候變化做出什麼真正的貢獻,只要能參加會議、簽字、不添亂就行了。

中美關係差到這個地步,拜登和習近平即使真的見了面,又能談什麼呢?若僅僅重複避免衝突、保持溝通,這樣的峰會實在沒多大意義。中美峰會其實沒什麼看點,隨著對抗加劇,中美關係是否還會更壞,才是看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