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疫情衝擊中共「一帶一路」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姬承羲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是習近平外交及經濟政策的核心,也是其北京政府全球擴張戰略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該項目包括了所謂的「數字絲綢之路」、「健康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迄今已招攬了139個國家參與。

一帶一路」由一系列基礎設施項目組成,包括實實在在的道路和港口,還有電信和銀行設施。其基本運作模式是,中國的國有銀行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借貸國再用這些資金支付中方公司的基礎設施建設費。中共向成員國含糊地承諾,「一帶一路」將增加該成員國的國民生產總值(GDP),收益將大於債務。但到目前為止,大部分「一帶一路」項目都沒能讓成員國富裕起來。事實上,該項目所帶來的龐大債務,正在拖垮一些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其中23%的成員國更表示,「一帶一路」已經讓他們的外債增加到不可持續的水平。

「一帶一路」連接了100個經濟體和6個經濟走廊,它們包括:

新歐亞大陸橋:一條連接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白俄羅斯和波蘭的鐵路線。
中蒙俄(中國—蒙古—俄羅斯)經濟走廊:包括了鐵路線和草原公路,連接歐亞大陸橋。
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連接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伊朗和土耳其。
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包括了越南、泰國、老撾、柬埔寨、緬甸和馬來西亞。
中巴經濟走廊:從中國新疆地區一直延伸到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
孟中印緬(孟加拉國—中國—印度—緬甸)經濟走廊。

圖為柬埔寨西哈努克港(Sihanoukville Port)照片。該港口是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的一部分。 (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由於外界對過去項目的不可持續性的批評聲浪日漸增長,再加上新項目投資減少,即使在疫情之前,「一帶一路」就已經處於低谷。就目前來看,大多數「一帶一路」項目都不能產生足夠的GDP增長來抵償債務,樂觀的情緒正在消磨殆盡。被稱為「一帶一路」皇冠上的明珠的「中巴經濟走廊」(CPEC),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中巴經濟走廊已經建了7年,只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到目前為止,中巴經濟走廊對巴基斯坦GDP增長的貢獻,還不足以支付貸款的利息。

而現在,鑒於中共病毒(COVID-19)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即使是「一帶一路」中最有潛力的項目,也不太可能盈利了。在經濟全面復甦之前,成員國不太可能重啟這些項目,這一耗可能就是好幾年。

三分之二的的成員國已經表示,疫情對項目進度造成了負面影響。其中一大問題是,不同的國家採取了不同的封鎖措施,持續時間和嚴苛程度都各不相同。這直接造成了頻繁、不可預測的供應鏈斷裂,讓建設計劃根本無法進行。

迄今為止,中共在「一帶一路」項目中的投資已經超過了5千億美元,用於向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的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中共和其它「二十國集團」(G20)國家,已經向最貧窮的借貸國延長了債務償付期,涉及的貸款總額為165億美元。要知道,疫情期間,許多成員國採取了經濟刺激措施,這直接增加了這些國家的債務和違約風險。中國的不良貸款記錄已經處在歷史高位,如果這些國家再不還項目貸款,那麼這一數字還將急劇上升。

疫情還加速了成員國取消「一帶一路」項目的趨勢。2018年,馬來西亞取消了「東海岸銜接鐵道」(ECRL,又名「東海岸鐵路」,或簡稱「東鐵」)和兩條天然氣管道——「多元石油產品輸送管工程」(Multi-Product Pipeline,MPP)和「沙巴天然氣運輸管道工程」(Trans-Sabah Gas Pipeline,TSGP)的建設。2019年,巴基斯坦取消了價值2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煤電項目(BRI coal plant),並將建設一條新鐵路的貸款額減少了20億美元。緬甸將中方支持的皎漂深水港(Kyauk Pyu)貸款削減了60億美元。塞拉利昂取消了一個預計耗資4億美元的機場。

「一帶一路」項目還面臨另一大困境。許多工程合同都包含了不可抗力條款,可能傾向保護承包商和借款人。由於此前封鎖了工廠和港口,中國現在仍處在復甦階段,而這些條款直接在當下的艱難時刻增加了還款風險。與此同時,中國和世界上其它國家一樣,都遭受著供應鏈斷裂的困擾,這讓製造業和經濟復甦難上加難。

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是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攝於2017年10月4日。(Amelie Herenstein/AFP/Getty Images)

中共已經向超過150個國家提供了5200億美元的貸款,占全球銀行向發展中國家貸款總額的四分之一。在疫情之前,23個「一帶一路」成員國已經陷入債務困境。疫情開始之後,預計將有大量成員國,要求貸款減免和債務重組。

據中共統計,20%的「一帶一路」項目受到COVID-19疫情的嚴重衝擊。但它沒有提及的是,近幾年來,其海外投資一直在減少,「一帶一路」項目也在放緩,疫情封鎖只不過加速了這一趨勢。中共對外投資的年增長率在2016年達到峰值,為49.3%,此後逐年下降。2017年和2018年分別下降了23%和13.6%,2019年相對持平。到2020年,中國對「一帶一路」國家的海外投資比2019年減少54%。中國的不良貸款額已經達到了1.5萬億美元,其公共債務總額占 GDP的270%,其中包括價值2.4萬億美元的外債。

美中貿易戰已經折損了中國經濟,而封鎖造成了進一步萎縮。僅在2020年初,就有超過24萬家企業宣布破產。相應地,中共將重心移向振興國內經濟,以至於它可能沒有資源也沒有動力重啟「一帶一路」。

在2013年時,習近平和世界上許多領導人都認為,由中共主導的世界新秩序不可避免。但如今,完成「一帶一路」的可能性大減。而「一帶一路」的瓦解,也嚴重挫傷了中共想要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霸主的計劃。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獲得上海交通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s Belt and Road Faces Pandemic Economy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