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恆大危機最壞和更壞的結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大陸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陷入債務危機,其破產、爆雷和倒閉、清算的聲音都綿綿不絕。海內外的觀察家都意識到,九月初北京天安門廣場驚現「黑天鵝」的時候,人們在震驚之餘,都猜測中國經濟的「灰犀牛」會什麼時候到來。果不其然,上天的示警實現的就是這麼快:黑天鵝在北方的政治中心出現,僅僅在幾天之後,灰犀牛就在南方的經濟中心登場!

即便是不信神、不相信超自然的力量之人,也會被這樣的「巧合」所震撼,也會在這樣的事實面前經歷心頭沉重的撞擊。恆大集團和整個中國的房地產行業,名副其實的可以算作是中國經濟的「灰犀牛」,因為房地產泡沫的破滅是人們早已預期的,絕對是大概率的事件;而房地產泡沫破滅的衝擊也非常驚人,可以引發中國整體經濟的崩盤,甚至可能引發中共政權的瓦解。

中共官員劉鶴在北京的國務院會議上,將恆大集團面臨的財務困境定性為「流動性問題」,並聲稱不是「資不抵債」。這是否意味著中共不會讓恆大走入破產程序呢?還不一定是這樣,因為無論中共是否出手相助,是否準備接盤,以防止引發整個地產界的破滅,救和不救,其實代價都是非常大的。幾乎可以說,今天的中共的確在恆大事件上,陷入了沉重的危機;這個危機的最後,不是「最好的」和「最壞的」結局的問題,而是「最壞的」和「更壞的」結局之間,哪個最有可能發生的問題。

當然,所謂的「最好」和「最壞」,當然是相對的。作為經濟現象、商業現象、財富的轉移、和商業的洗牌,不管發生什麼事,肯定是對一些人有好處,對另一些人有壞處。有人受益,可能有人遭殃;有人無奈跳樓,可能有人舉杯相慶。在恆大這類的房地產集團公司中,利益的交織,錯綜複雜的利益重疊,是最明顯的。其中,有中共現政權檯面人物的利益;恆大公司高層、白手套們的利益;恆大白手套背後的金主、幕後操縱者、中共前政權人物的利益;恆大公司普通股東的利益;恆大債權人的利益;廣東和深圳地方政府的利益;恆大金融投資受害者的利益;和從宏觀來看,全中國普通百姓的利益。

這些錯綜複雜的利益團體,其利益關係也非常複雜。對恆大公司有好處的,可能對中共前政權的某些領導人家族有好處。但恆大集團的利益,可能還不總是跟中共現政權、趙家現在的當家人的利益,直接聯繫在一起。因為習近平可能挽救恆大,借力打力,趁機剝離優良資產,清除江家、鄧家、曾家的控制;但遇到頑強抵抗的時候,也可能拋棄恆大,丟卒保車,任由恆大破產,最後玉石俱焚。

北京如果不接手恆大,任其自生自滅,恆大的危機可能是中共跨不過去的坎。恆大對中國經濟的衝擊力有多大呢?中共去年八月就給中國房企劃出了「三道紅線」,來限制銀行對房企的貸款支持。三條紅線分別是:一、資產負債率(預收款除外)低於70%;二、淨負債率低於100%;三、現金短債(現金除以短期債務)(相當於速動比率Quick ratio)不小於1倍。恆大呢,是三條紅線全部都踩到了。

房企踩過三條紅線的(紅色檔),就不能再得到銀行貸款;踩中兩條(橙色檔)線,負債每年增加不能超過5%;踩中一條(黃色檔)線,債務規模年增速不能超過10%;即便是財務狀況最健康的房企(綠色檔),銀行貸款擴大的規模也不能超過15%。中國最大的15家房地產企業中,十家都有不同程度的「踩線」問題,它們的負債率都在50%~150%之間。五家沒有踩線的,其負債率也大都在30%~60%之間。但是,這些負債率的計算,都是按照目前嚴重灌水、嚴重泡沫的資產價格來進行的。如果中國的房地產價格因為恆大的自生自滅、破產清算、全面拋售而價格崩盤,所有這些公司的負債率都會迅速飆升,會全部都突破100%甚至200%的負債率,會踩過中共劃下的這些紅線!

恆大曾經有過的「輝煌」,也是中國泡沫經濟的「輝煌」的縮影。恆大在房地產龍頭主業之外,曾擁有職業足球隊、礦泉水、電動汽車,和用來集資、臭名昭著的理財產品(恆大財富)。恆大兩週前公布2021年上半年財報,確認其負債總額高達1.97萬億元人民幣,大約等於中國一年GDP的2%。恆大的麻煩,其實去年9月就開始了,當時恆大開始在全國7折銷售樓盤,還通過「債轉股」轉化了債務1,400億元。隨後,恆大基本上就是在拆東牆補西牆,雖然坐擁土地儲備2.93億平方米,在全國223個城市有778個在建項目,但這些項目都處於停產,並且拖欠了許多工程款。恆大總負債1.967萬億,涉及155家銀行,每天利息支出就是3億元,而現金卻只有860億元。恆大的地產糾紛案件,也高達一萬多起。

恆大的創業,並不是人們從表面看到的那麼光鮮,什麼白手起家、迅速致富。實際上,中國大多數的房企,都是在1992年中共開始國企改制的時候開始創立,他們的創建都伴隨著國有資產全面流向中共權貴,與中共既得利益集團公然掠奪國家財富同步。這些房企大多都是1990年代中期開始籌建,然後借用中共高官、權貴的後台和關係,開始大面積地購買土地、私相授受,然後十年後在2000年代中期開始,紛紛在香港上市,籌集資金後在香港大肆購買香港地產,再回頭發展中國大陸的地產業。許家印與其他作為中共權貴白手套的檯面人物不同的,是他自己也位列中共高級幹部的行列,是全國政協的常委,享受正部級的待遇。許家印的自貢狀「恆大和我許家印的一切,都是黨給的。」的確如此。恆大近年來累計分紅一千多億,許家印持有77%的股份,財富大部分通過他的手,然後進入背後的中共權貴手中。

中國房地產公司的利潤一般只有10%左右,而恆大在海外發行美元債的年息高達12%,20%,甚至36%,是絕對的高利貸。在世界發達國家普遍的零利率甚至負利率的情況下,香港的貸款利率低到1%,但恆大在香港的債券利率則是驚人的10%!

北京如果接手恆大,成本會非常的高昂。因為這不僅是恆大一家公司的事。如果恆大被接盤,恆大超高槓桿、用高債務的方式擴張、用借來的錢分紅和套現,這樣的畸形發展模式就會被認為是可以接受的。那麼,其它幾百家大型房地產公司,在其背後中共派系力量的支持下,也會紛紛效顰,會向當局發難,會變本加厲,會迅速膨脹其債務,也會欠債分紅、加速掏空資產,最後也留給中央政府像恆大一樣的爛攤子,會逼宮迫使中南海接盤。

此時,如果中共當局為了「一視同仁」,頻頻接盤之後,會迅速地繼續擴大中國房地產的泡沫。這會更加危險,因為這只不過是把危機又推遲了一點兒。因為恆大這次的危機,已經震撼了中國經濟的半壁江山,再加上幾十個這樣的案例,推遲危機的結果會更糟,因為下次崩盤的時間會越來越近,越來越急,越來越頻繁,並且崩盤後的損失會更大!

恆大如果倒下,註定會產生「蝴蝶效應」,帶來一系列的後果。百萬建築工人失業,討薪不成會演變成社會問題,供應商無法收回貨款,紛紛破產,已繳納頭款的買房一族,會加入維權的行列,恆大理財產品的投資者,會起訴恆大高層的內幕交易,上百家銀行原來用泡沫價格維持的「資產」頓時成為壞帳,成為中國金融危機的導火索……

坊間傳言,說中共政府有「五招」可以救恆大。第一種是國企直接接盤;第二種是官方協調,安排民營企業接盤,國資少量參與;第三種是把恆大旗下不同項目拆分出售;第四是官方協調、債轉股或者延期追債;第五是什麼都不做,但釋放一些風聲,暗示會放鬆對房地產市場的監管,那麼願意炒房的資金就會自動接盤。

這五個招數,其實都不是什麼真正的招數,也基本上沒有什麼用處。第五個「什麼都不做」,是說中共要放棄了。放棄的結果,就是上面提到的「蝴蝶效應」,會導致房地產市場全面的崩盤。第一招就是上面提到的由政府接盤,但其弊端也已經論述過。第三種的分拆出售,如果可行,恆大早就可以操作,也不會等到今天的地步。還有,如果真的敞開價格出售,必然引發價格崩盤,會拖垮其它企業和整個業界。第四種的債轉股和延期追債,以前已經用過許多次了;就是因為用了之後不靈光,才會出現今天的局面。還有,人民幣債務可能可以新債還舊債,外幣債務呢?就沒辦法了。中共會挪用國庫的外匯儲備幫助這些房地產企業還外債嗎?外儲可是中共的命根子和錢袋子,他們沒有足夠的外匯去這樣做,也不會願意去這樣做!

恆大的財務狀況,也是中國經濟的縮影。恆大破滅,習近平當局是否會出手相救,還有中共內部鬥爭的因素。恆大無疑是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曾慶紅、甚至鄧小平家族的前台白手套。習近平如果立意打擊江曾一派,可能採用「人走財留」的方法,白手套髒了,就扔了,把錢留下來。也就是說,許家印兔死狗烹,會被犧牲掉,普通百姓會承擔恆大垮掉大部分的損失,而其中最優秀的資產、江曾一派的財富,可能轉而進入習近平的控制範圍。

對中國百姓最好的結局,可能就是讓整個房地產的泡沫儘快破滅,順帶的也戳破赤龍的錢囊,破除中共的經濟基礎。中國房市的泡沫,終究會破滅,破滅只是遲早的事。如果今天它破滅了,就像九十年代日本房市一樣,會經過一段時間的陣痛,但中國的房價會逐漸恢復正常,會達到真正的供需平衡,這也許不是一件壞事。

恆大的麻煩,是其公司高層持續的一邊從銀行高息融資、一邊分紅套現,作為白手套協助中共權貴撈錢造成的。無論中共是否出手相助,是否準備接盤,以防止引發整個地產界的破滅,救和不救的代價,都非常的巨大。中共在恆大事件上陷入深重危機,危機最後不是最好和最壞的結局可以選擇,而是中共必須面對最壞和更壞的結局!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