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眼中承受苦難的聖徒:絕食四年對抗中共

看中共鐵窗下精英們的苦難(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20日訊】「被五根繩子綁在床上的滋味是極其痛苦的,渾身上下說不出的難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難熬。我想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時組成的嗎!一小時不是由六十分鐘組成的嗎!一分鐘不是由六十秒組成的嗎!我問自己,再多堅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沒問題!那我就一秒一秒地堅持到迫害結束的那一天吧!」

瞿延來自2002年被非法關押5年,期間遭受難以想像的酷刑,他絕食抗議四年多,每天被野蠻灌食。以上經歷是他出獄後寫下的片段。他的辯護律師曾感嘆:面對聖徒般的瞿延來,承受苦難的能力來自真信仰的偉大力量。

然而,他的苦難並沒有結束,2019年8月他再度被非法判刑5年,至今被關押在黑龍江呼蘭監獄。

本系列報導記述中國社會中的一群精英們因信仰「真、善、忍」身陷囹圄甚至家破人亡的真實故事,以揭露中共「假、惡、鬥」的真面目。

瞿延來,1977年出生,今年44歲,黑龍江省大慶市人,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能源工程系。

2018年11月9日上午,大慶市局國保夥同龍鳳區東光分局五六個便衣警察利用開鎖大王開門,私闖民宅,綁架了正在看電腦的瞿延來,搶劫他的私人物品,將他非法拘禁在大慶市看守所。

此後,他被構陷到讓胡路區檢察院、讓胡路區法院,看守所不讓他家人請的律師會見他。

同年8月,瞿延來被非法判刑5年。他不服判決上訴,大慶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冤判。他被劫入呼蘭監獄。

2021年2月25日,瞿延來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九監區。他因不穿囚服,出工走到二門時,被防暴隊人員套上黑頭套、銬上手銬,關入「小號」。

「小號」是中共監獄中用來懲罰犯人的禁閉室,大多狹小、陰暗潮濕、無窗,內有多種刑具,被普遍用來折磨不放棄修煉、抵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瞿延來絕食15天,抵制迫害,被野蠻灌食十餘天。

5月31日,新任中隊長王瑋把瞿延來叫到辦公室裡,用電棍電擊他。瞿延來絕食抗議。8月26日,他又被關入「小號」。

瞿延來在小時候就很喜歡看書,曾獲得黑龍江省化學奧林匹克競賽特等獎。1995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上海交通大學能源工程系。他有一米八幾的個頭,體格健壯,為人憨厚直爽。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所有的宣傳機器都運作起來,誹謗法輪功。他認真看過一個節目,發現那都是對法輪功的栽贓嫁禍。

2001年的4月左右,瞿延來專門抽出時間,一氣呵成,從頭到尾讀了一遍《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看完後,他決定修煉法輪功。

他開始向周圍人講法輪功真相,他單位裡幾乎所有的同事們都明白了,還包括食堂裡做飯的阿姨。

同年8月底,瞿延來向人講法輪功真相時,被警察抓進了哈爾濱市南崗區看守所。剛進去,四十多名犯人對他又打又罵。

他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不管犯人對他如何,他都跟他們講述法輪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犯人們被他的善良感動,尊稱他為「法輪功」。

被關押四十多天後,瞿延來被放回家。沒幾天,10月底,他去了天安門廣場。

他把寫著「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高高地舉過頭頂,同時大聲地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立刻,有警察奔跑過來,將他一頓毒打,隨後他被送入北京郊區的一個看守所,吊起來。

然後他被轉到「北京七處」。這是專門處理全國所謂大案、要案的地方。在那裡,瞿延來被酷刑折磨得遍體鱗傷,渾身是血,一條腿被打折了。

當奄奄一息的瞿延來被抬到看守所時,警察和牢頭不敢收他,怕他死在那裡。

關押三十多天後,瞿延來被無條件釋放。

2002年8月,瞿延來去了上海工作;同年9月30日深夜,被上海普陀區公安分局的警察劫持。警察把他的案件當成了上海1999年7.20以來最大的案件,報到公安部。

在刑訊逼供中,他沒有供出任何人的情況,並一直絕食絕水抗議對他的非法關押。

對於瞿延來持續絕食抗議,獄警讓監房裡的犯人毆打他。二十多個犯人輪番上陣,一旁伸不上手的犯人在旁邊吶喊助威。還有的犯人高聲叫著:「什麼都玩過,就是沒玩過人,這回要好好地玩玩人!」

見瞿延來一直絕食,看守所又找到了另一個迫害他的借口——對他強行灌食。

兩個犯人抓住他的雙手從四樓往一樓拖,再從外面的水泥地上一直拖到警車上,送他去灌食。

瞿延來的膝蓋和腳趾被水泥地上細小堅硬的東西磨來磨去,那種滋味,他在回憶起那個過程時說:痛,痛徹心肺。

灌食的管子從鼻子插進胃裡的感覺,就像有一條火蛇在往身體裡鑽,極其痛苦。獄醫經常灌到一半,再拔出管子,接著再插一次,灌剩下的一半。獄醫故意想法折磨他。

2003年3月13日,瞿延來因嚴重胃出血,被送到了上海市監獄總醫院。

病房裡的勞役犯用五根繩子把他綁在床上,還故意把病床搖高,讓繩子勒得更緊;有時候還在瞿延來的臀部下面放一個大汽車輪胎,有時候是側立著把他綁起來,用盡各種方法折磨他。

這種被五根繩子綁在床上,拉扯至極限的滋味是極其痛苦的。正如文首所述,瞿延來用一分鐘60秒來計算,鼓勵自己再多堅持一秒。「堅持到迫害結束的那一天!」

被看守所關押9個月後,法官在醫院大樓的一個小房間內草草開庭,不許辯護。瞿延來被非法判刑5年。他拒絕在任何文件上簽字,卻被強行按上手印,轉到上海市提籃橋監獄關押。

在那裡,瞿延來持續絕食。「教育科」科長對著他大罵:「死你一個人,跟死一隻狗沒什麼區別!」

一天晚上7點左右,瞿延來突然感到內臟器官幾乎都快失靈了,心臟似乎也跳不動了。那是一個生與死的瞬間。

他大腦中閃出一個問題:想死還是想活?他想到,自己死了就不用受苦了。他又想到父母,他們不會崩潰嗎?

他想到了法輪功的師父,他覺得修煉後師父給予他太多太多,洗滌心靈,這一生都無法報答。瞿延來決定:還是應該活下去。後來他休克了。

靠著信念和無私,他走過了生命中的一劫。

曾跟瞿延來有過接觸過的人,都在他身上看到過兩個字——「無私」。無論做什麼事情,他都是先想到別人。

流亡到加拿大的知名人權律師郭國汀曾被聘為瞿延來的辯護律師。

郭律師在海外媒體發表的文章中說:「面對聖徒般的瞿延來,我不能不探索是何種原因,使得瞿延來具有此種超凡脫俗的承受苦難的能力?唯一的解釋便是真信仰的偉大力量。」

2007年,上海交大的19位大陸和台灣的海外校友,共同簽名給當時的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寫了一封公開信。信刊登在海外媒體上。他們呼籲釋放瞿延來。那時他已經絕食了4年6個月。

2007年9月29日上午11點,奄奄一息的瞿延來被一個犯人背到了二號監樓下。樓門口停著一輛車,瞿延來終於被釋放了。

回家後,瞿延來恢復了煉功、讀法輪功著作。僅僅20天,體重就增加了將近三十斤。一個月後,他基本上恢復了正常。

2018年11月9日,公安部給黑龍江省公安廳國保下達祕密指令,按名單實施大抓捕。僅大慶市就有七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瞿延來也在其中,他再一次被非法判刑5年。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