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習直指政法系高層 未遂刺殺案透玄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一組由重慶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張軒任組長,督導中央政法委、公安部;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二組由甘肅省政協主席歐陽堅任組長,督導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中央政法機關督導三組由北京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李偉任組長,督導國家安全部、司法部……截至9月14日,3個中央政法機關督導組已全面入駐6家中央政法機關。」這是9月17日大陸《法制日報》新聞《16個中央督導組3個中央政法機關督導組全部進駐到位》的第一段。

這是自2020年7月,中共中央政法委在習近平的要求下,在全國整頓政法系統內部、倒查三十年後,中共當局採取的又一針對政法系的行動,而此次的目標是政法系高層,包括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六大中央政法機構以及31省政法機關。按照新聞的說辭,督導組「開展直接督導和駐點式指導」,釋放出明確信號,那就是:中央督導全覆蓋、無死角,全國政法教育整頓絕不容許「前緊後松」、「下嚴上寬」,依然要敢於動真碰硬、走深走實。一股「殺氣」撲面而來。

請注意上述用詞背後的潛台詞,「全覆蓋、無死角」意思是無論官職高低,只要有問題,都屬於整肅對象;不容許「前緊後松」、「下嚴上寬」,意思是在整肅完中下層政法系統後,絕不能放鬆,絕不能在整肅政法系高層時手軟,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要敢於動真碰硬、走深走實」意思是面對政法系高官,不管背景、後台有多硬,都要敢於觸碰,敢於深入調查,坐實罪狀。

由此可以看出,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國家安全部、司法部以及各省政法系高官們在未來一段時間裡,日子會很不好過,很多人都會夜不能寐,因為在中共這個大染缸中,尤其是政法系這個尤為黑暗的系統中,沒有一個高官是清清白白的,否則就不會爬上如此的高位。

習近平為何此時毫不隱諱地劍指政法系高官?前些年的分析文章多次指出,自江派大馬仔周永康先後執掌公安部、政法系統以來,中國的刑事案件每年以17%至22%的幅度上升,公安部門成了百姓公認的最腐敗、最黑暗的衙門,全國嚴重刑事案率居高不下,黑勢力橫行,各地民眾對社會治安不滿意程度上升。此外,政法系統也是迫害法輪功的重要部門,大批官員和各級警察都犯下罪惡。

對此,習近平心知肚明。2012年在其上位後,為了排除江派的干擾,習針對公安、政法系統也進行了幾次清剿,周永康、孫力軍、鄧恢林、龔道安等有著江派背景的公安、政法系高官接連被拿下。然而,盤踞政法系多年的江派勢力依舊沒有被肅清,各級公安、司法系統的餘孽卻時不時興風作浪,給習近平添堵,為江派張目。

今年1月22日,習在中共第十九屆中紀委第五次全體會議的講話中提到反腐要「聚焦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案件」,要「嚴肅查處對黨不忠誠、陽奉陰違的兩面人,對政法系統腐敗嚴懲不貸,對扶貧、民生領域腐敗和涉黑涉惡『保護傘』一查到底」,並將反腐與政治安全掛鈎。

顯然,落馬的江派人馬周永康、孫力軍、鄧恢林等政法系高官,根本問題絕對是政治問題,即政治上「不忠誠」,是「陽奉陰違的兩面人」。他們對習構成了巨大的政治威脅,尤其是涉及到了政變。從海內外披露的消息看,以江澤民為首的江派人馬幾年前就開始密謀政變,意圖撤換習近平,換上江派心腹,並為此成立了政變班底。

如2012年3月19日深夜,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發動了一場未遂政變,據悉目的是搶奪薄熙來案的關鍵證人、大連實德富商徐明,並伺機行刺原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也有說法稱,周永康調動大規模的武警部隊,包圍新華門和天安門。胡錦濤急調38軍入京,同政法委大樓外的武警發生對峙,武警對天鳴槍示警,但38軍的精銳部隊迅速將眾武警繳械。當晚不少北京市民都聽到槍聲。

再如孫力軍是又一個倒習勢力人馬。2020年參與未遂政變後落馬。大紀元曾援引知情人的說法稱,他的落馬「是習近平要解除對他本人的威脅」,「這個局如果出問題,對習的威脅太大,這種威脅大到可以讓他性命不保」。

而最新曝出的未遂刺殺案則涉及鄧恢林。9月14日大陸搜狐和網易網站發表的一篇署名「商賢老侯」的文章,透露了江蘇省公安廳刑警總隊原總隊長羅文進和重慶市公安局原局長鄧恢林共同犯下的一事,他們「同為湖北武漢老鄉,兩人互通有無,妄議中央大政方針,辱罵國家主要領導人。甚至於計劃領導人在南京舉行紀念活動時不軌,被安全部人員阻止了罪惡活動」。

「計劃領導人在南京舉行紀念活動時不軌」極有可能指的是2014年12月習近平在南京參加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時,進行刺殺。很明顯,羅文進和鄧恢林雖是參與者,但也只是嘍羅,絕非主謀,而在此時劍指政法系高層之際,將這起案件曝光,很耐人尋味。難不成政法系高層中也有其同謀者?而且與江派有關?

如果說,以往針對政法系的清洗旨在削弱江派勢力,但尚為了保持某種平衡,沒有觸碰某些人,那麼,在如今已經是你死我活的「敵對鬥爭」下,習近平還會手軟嗎?

目前,六大中央政法機構的主官分別是: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安全部長陳文清和司法部長唐一軍。這六人中有江派背景或追隨江派的郭聲琨和周強屬於高危官員,而這兩人早已被習敲打過多次。

據傳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表外甥的郭聲琨,在任公安部部長期間,表面上說與習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但暗中卻不時與習唱反調。如2015年維權律師和維權人士被大規模抓捕,正值習近平即將訪美之際,其所引發的國際社會譴責,讓習訪問美國時頗為尷尬。

此外,其在任期間,公安部督辦了不少迫害人權的案件,如2013年良心企業家王功權被刑拘,2014年律師許志永被判刑,2014年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的「建三江案」以及2015年廣州維權人士郭飛雄被判刑6年等。郭聲琨還在2015年5月天津祕密會議上,要求對法輪功學員加重打壓。

也因此,在2016年中央巡視組在向公安部和隸屬其的「610」辦進行巡視反饋時,指出「問題表現在下面,根子在上面」,其畫外音就是主管官員郭聲琨等人在根子上是不忠誠的。如今,在習近平重罰阿里巴巴、整肅滴滴和騰訊、祭出趙薇清理文藝圈等連番打擊江曾勢力的情況下,郭聲琨還能逃脫嗎?

與郭聲琨處於類似境地的周強,同樣多次與最高層唱反調。如2017年習近平出訪瑞士之際,周強在出席全國高院院長座談會時稱,「要嚴懲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犯罪」及要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思潮,不能落入西方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等,央視還有其批法輪功的言論。上述言論立即遭到各界的強烈譴責。這是來自「上意」嗎?彼時有分析指,這不僅與習近平所言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而且明顯是在給習近平挖坑,讓其出醜。

在2019年,周強又深陷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失蹤案醜聞,然而,他雖然遭到最高層的冷眼,但還是沒有被罷官。這一次他還能逃過一劫嗎?

除了郭聲琨、周強兩人是否在督導組入駐後會出事值得關注外,業已退休的原中央政法委書記、公安部部長孟建柱也值得關注。作為江派的大員,孟雖然稱自己「從來沒有批示干預過任何一個個案」,但其任內,各種迫害人權案件屢見不鮮,難道其就沒有責任?

筆者認為,在北京當局發出「全覆蓋、無死角」、嚴禁「下嚴上寬」和「要敢於動真碰硬、走深走實」的信號後,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有政法系高官落馬,包括各省退休人員。而江曾勢力絕不會坐以待斃,還會繼續攪局,更大的惡鬥與廝殺還在後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